第四十八章 所以說……廢了他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史萊克學院的考核區位於武魂系中北部,毗鄰斗魂區,其實這塊地方當初建設起來的設計方案和斗魂場差不多,本身魂師的考核最直接的方式也就是戰鬥,但相比斗魂區,考核區的面積就要要大得多了。

  整個對戰平台簡直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廣場一般,每組進行的對戰區域很小,不過20米×20米的空間,逼迫學員畢竟完全正面的迎接對方的攻擊。

  每年都會有大量的學員因為通不過考核而被淘汰,其中,大部分考核就都是在這考核區進行的,這裡是新生的墓地,史萊克學院一向以自己的高淘汰率著稱,這第一次的新生考核,在以往可至少要刷掉一半以上的新生。

  上午是緊張的分組,考核下午才正式開始,因為今天是考核的第一天,為了讓新生們先有所適應,因此,今天的考核每一組都只進行一場就可以離開了。

  參加新生考核的學員一共有三百一十組,共計九百三十人,而在這三百一十組學員中,最終只有一百五十組能夠留下,勝利一場的隊伍積一分,三輪比賽之後,如果全部失敗則是直接淘汰出局。

  王冬兒和徐川然一同經過了上午的抽籤,下午比賽的時候,徐川然和王冬兒吃完午飯之後就來到了備戰區之中。

  但在那個地方,一個長得不算特別美,但卻清清秀秀的十分耐看的小姑娘卻已經早早的在哪裡等候著徐川然和王冬兒。

  蕭蕭很早就起來了,此刻小姑娘的臉上紅撲撲的滿是興奮,王冬兒和徐川然兩位和自己一個隊伍實在是太讓她興奮了,畢竟這兩位,尤其是徐川然,現在可是已經被公認的史萊克外院第一天才!而自己居然和這樣的的一個隊伍!

  「蕭蕭,沒想到你這麼早就來了。」

  「嗯!」

  王冬兒對著她溫和的打了一個招呼,蕭蕭點了點頭,目光就越過了王冬兒,然後看著王冬兒身邊的徐川然,而當看到徐川然高大的身影之後,一種安心也是在蕭蕭的心中蕩漾了起來。

  對此,王冬兒身體微微有些僵硬,而徐川然則是微微一笑然後說道:「走吧,既然都已經到了準備時間了那我們先去比賽場地上看看吧,第一場,我們要漂漂亮亮的贏下來才行。」

  徐川然這一組集結完隊伍之後就向屬於自己的比賽場地上走起,路過看到了也看到了很多在這裡準備參加比賽的其他班級學員。

  大部分人看上去有的心懷忐忑,有的則是摩拳擦掌,大家都是十一、二歲的孩子,心裡根本藏不住事兒,彼此對視時,非常清晰的流露出敵意,當看見徐川然之後,則是臉上一白心中暗暗祈禱自己不會那麼早的遇上徐川然他們。

  畢竟新生打贏老生之中事情實在是太過離譜,和他對上的話勝率渺茫,但他們之間很可能只有一半人能夠留下來。

  雖然說考核雖然有十場比賽之多,但要是第一場被壓倒性的強大碾壓,也很是會影響到後面比賽的心情。

  「所有新生請注意,所有新生請注意,請按照安排,立刻進入考核區準備參加新生考核。還有最後十分鐘的時間入場,過時將被視本場考核棄權處!」

  隨著擴聲魂導器的廣播響起,徐川然一行人已經來到了屬於自己的場地之上,而當徐川然他們看見迎面走過來的一位冷麵金髮少年之後,王冬兒和徐川然顯然都眉頭微微一挑。

  「怎麼是他?!」

  徐川然看著面前的金髮少年眉頭一皺,對方的標誌其實非常非常矚目,那一雙極度詭異的重瞳詮釋著對方驕傲的身份,星羅帝國白虎公爵家的孩子。

  作為為白虎公爵的嫡子,戴華斌雖然不是嫡長子,但他的武魂強大,自幼得到的也是最好的教育。

  不只是學習如何修煉武魂,更要學習如何參與戰爭,如何殺敵。白虎公爵乃是星羅帝國三軍統帥,他的兒子,未來是一定要有軍隊經歷,為此,戴華斌早早的就已經在老師的訓練之下養成了一顆狠辣的心。

  年僅五歲時,為了練膽,他就親手殺死過小魂獸,如今成長到現在這種程度,他已經有了幾分軍人的氣質,而且他的天賦,單單從目前來看,在白虎公爵的幾個兒子中是最好的。

  戴華斌一向有一顆自傲的心,即便是來到了史萊克學院他也自信自己不輸於人,而且一旦戴華斌在史萊克學院闖出名堂,那他以後再去軍隊之中也將如魚得水。

  他不想輸,也不能輸。

  戴華斌此刻微微眯起眼睛看著面前徐川然,他攥緊自己的拳頭,那場徐川然和徐三石之間的斗魂比賽他自然也是了解,對方的人氣大漲他也是知道。

  踩著別人上位,永遠都是捷徑。

  此刻,看著徐川然的眼神里,戴華斌眼瞳之中有了一抹冰冷的狠意。

  「雙方準備!」

  考核對戰的流程很快,全校那麼多新生要在幾天的時間裡面完成全部考核必然要流程迅速,當看見要進行對戰的小組到了現場之後,作為裁判的老師當即準備開始進行第一場對戰。

  聞言,在場的六個人同時的擺出了自己的戰鬥姿態,徐川然拿出了自己的戰錘,王冬兒來到徐川然身後,而蕭蕭則是迅速的退後了一步。

  「他是那個和雨浩有仇的人。」

  王冬兒在徐川然身邊小聲的說道,徐川然也是平靜的點了點頭:「沒錯,霍雨浩和我說過,他的母親雖然說是積勞成疾,但病倒的最後一根稻草就是這個傢伙。」

  王冬兒眼瞳猛地一縮,她終於明白難怪為什麼平常如此堅決的一個少年為什麼會在看到這個人之後失態成那個樣子。

  「他其實是霍雨浩的殺母仇人。」

  徐川然平靜的說著,心中此刻卻補充了一句:

  他也是白虎公爵家幾十代以來的天賦最高的一個,而日月帝國,不能容忍有第二個白虎公爵的誕生。

  「所以說……」

  徐川然眼瞳之中紫芒閃動。

  「廢了他。」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