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我是準備解救純情少女!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朱露走了,提著她那飄蕩著濃郁香味的飯盒就迅速的離開了這個地方,腳步輕盈迅捷,身姿莞爾,朱家擁有幽冥靈貓武魂的少女身材很早熟,看著那漂亮的背影,徐川然的眼瞳一直閃過一絲欣賞。

  確實,還是大的好。

  「原來是朱露啊,聽說最近她在食堂裡面幫廚,目的是為了帶著家族裡面的高端食材,通過幫工來請求學院食堂里的大師親手出手烹飪。」

  對於和食堂有關的事情,王冬兒倒是真的一清二楚,徐川然和蕭蕭跟著王冬兒總是能吃到食堂里味道最好的那一批東西,而這也是讓王冬兒和食堂里的工作人員非常的熟悉。

  此刻對於王冬兒說的,朱露在食堂幫廚這件事情,徐川然和蕭蕭兩個人沒有任何的懷疑,有的只是驚訝。

  「請求學院食堂裡面的大師親手烹飪高級食材?學校食堂裡面最高的那個餐口的食物還不夠高級嗎?每一道菜都是一堆堆的金魂幣啊!」

  出身比較平凡的蕭蕭驚訝的說著,而見慣了世面的王冬兒此刻擺了擺手:

  「雖然說學校里食堂的東西也算很不錯吧,掌廚老師可以算得上大陸數得上號的高手,但蕭蕭你要清楚,這畢竟只是史萊克外院,外院的高端食材不會有太多,真正奢華的,只會出現在內院。」

  蕭蕭非常聰慧,聽著王冬兒的解釋之後也是瞬間恍然大悟的說道:

  「外院的食材有限,但是廚師的實力不只如此!朱露在食堂裡面幫忙的話……請求主廚出手拿高端食材烹飪,也就是說可以獲得整個大陸之中都一等一的美食嗎!」

  「就是這樣!」王冬兒有些嘆息的感慨了一聲:「不得不說,戴華斌這個傢伙啊,看上去挺討厭的,但福氣還真的有,至少朱露一心一意跟著他。」

  「我聽食堂的工作人員說,朱露食堂裡面做事可是非常認真而且不求回報,本來學院食堂是不會單獨給學生開小灶的,但掌廚老師說自己實在是忍受不了一個小女孩如此辛苦的認真工作之後,獲不到任何一點回報,所以說就只好出手。」

  王冬兒摸了摸下巴然後思考說道:「戴華斌的手傷回復的很快似乎也是有這個的原因呢。」

  「嘖嘖嘖,聽說白虎公爵家最近打獵到了一隻年份非常高,而且血統很強大的地龍,那地龍肉要是在大陸真正頂尖的超級廚師手中到底會成為什麼模樣呢……」

  一聊到吃的,王冬兒的嘴巴就跟機關槍一樣蹦個不停,蕭蕭和徐川然眼睛也是陡然之間亮了起來,只不過兩者眼睛亮起來的願意卻有些不同!

  「一定會很好吃吧!」

  蕭蕭感慨的說道,露出了純真的笑容。

  「真是一個好女人呢!」

  徐川然感慨的說道,露出了「純真」的笑容。

  「喂喂喂!徐川然!徐川然!緩一緩!緩一緩!你這傢伙的表情怎麼突然間變得那麼噁心啊!」

  王冬兒看著自己身邊的徐川然,看著那那幅怪笑著的樣子,王冬兒只感覺一股深深的惡意從徐川然的身上散發而出。

  「王冬,你知道一句話嗎?攻心為上,攻城為下,一個城池之中,戰士就算是再強壯善戰也敵不過軍心的渙散……你還記得我之前說了什麼嗎。」

  徐川然認真看著王冬兒然後說出這樣的一句話,王冬兒頓時眼瞳微微顫動:「你的意思是……你想要要通過朱露廢……對付戴華斌?!」

  廢了一個人,這個事情對於年紀12歲的王冬兒來說,實在是有些遙遠和陌生,以至於她甚至不敢完全說出接觸這個詞彙。

  對於王冬兒來說,從小就生活在養尊處優狀態下的她根本不理解什麼叫做仇恨,但王冬同時也明白一個簡單的道理:

  莫經他人苦勸他人善。

  霍雨浩的仇恨是顯而易見的,那種拼命修煉的姿態,那副身體之中唯有仇恨不斷燃燒才能支撐著他那副原本脆弱的身體堅毅不倒地執行每日的修煉。

  霍雨浩母親幾乎是直接的死在戴華斌的手中,當知道這個的時候王冬兒其實是茫然的,當和自己比較熟悉的徐川然也表示自己和白虎公爵家有仇的時候,王冬兒更是表示沉默。

  「放心了,王冬,我徐川然畢竟又不是什麼惡魔,自然是不會做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情的。」

  徐川然此刻在王冬兒保持沉默的時候說明了自己的立場,但就在王冬兒眉頭微微放鬆的時候,徐川然卻微微一笑然後認真的說道:

  「戴華斌這個傢伙一眼看上去就非常心高氣傲,驕傲自大,能毀了他的只有他自己而已。」

  「朱露從小就在朱家長大,當她能夠和戴華斌使用武魂融合技的時候,她整個人的人生都已經被家族安排的明明白白,但她自己渾然不知,而且安心的沉浸在其中。」

  徐川然大手一揮眼神之中閃動一分光芒:

  「但如果……在這個時候!我給朱露一個改變的契機呢!我在她的人生之中架設上一條完完全全陌生的道路的時候,你覺得她會忍得住嗎?!」

  徐川然心情極度的看著王冬兒,而這頓時讓王冬兒眉頭一皺,然後無奈的拍了拍自己的額頭然後說道:

  「喂喂喂!你這傢伙好惡毒啊!但你能不能不要在你計劃什麼陰謀詭計的時候大聲對和我說啊!搞清楚了啊!我可不是你的同夥!」

  「沒事,到時候要是我被戴家的人抓住了,我開口就是:我可是吳天宗少宗主王冬的兄弟!誰敢動我!」

  「你敢!」

  此話一出,王冬兒頓時大怒,拎起拳頭就往徐川然身上砸,而徐川然則是一邊躲,然後一邊嘴硬說道:

  「戴華斌這個傢伙看樣子就是和朱露除了武魂融合技之外沒什麼感情的傢伙,眼睛裡面估計都想著怎麼上位,跟了這樣的男人可是會悲劇的,我這可算得上是在準備解救純情少女!」

  「唉唉!你這傢伙的拳頭明明這麼軟乎乎的為什麼錘起人來還這麼疼!蕭蕭!幫幫我!」

  看著面前打鬧的兩人,站在一般的蕭蕭此刻嘆息一聲然後無奈的說道:

  「我現在可是什麼都不知道,能不能給我解釋一下,為什麼然哥會和戴華斌他們有仇呢?」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