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各方反應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冰原此刻的景象從上空來看,就像是一朵巨大的,直徑上百公里的蓮花從一個點瞬間綻放開來一般,在這個之中,冰元素瘋狂暴動,宛如天災降臨。

  冰原之中的大部分魂獸瘋狂的遠離這個地方,而只有一小部分的存在緩緩來到了這朵蓮花的面前,前來見證面前著冰元素躁動的一幕。

  冰帝的力量暴躁的充斥在整個天地之中,企圖拉攏整個世界之中所有的力量,這種行為出現在魂獸身上只有兩種情況,一種是要拼命的時候,而另一鍾就是在突破的時候。

  但冰帝在突破嗎?

  上次徐川然遇見的上百米高的泰坦雪魔王看著面前的躁動的冰元素,面容之中帶著一絲悲痛。

  因為在他眼裡,面前冰帝拉攏天地力量的手段太過於粗獷,似乎是完全沒有理智一般,只是單單在汲取能量。

  想起冰帝近年來暴躁,想起冰帝已經逼近四十萬年大關,想起冰帝隔絕外界氣息的樣子……

  在這種情況之下,在擁有二十多萬年修為的泰坦雪魔王眼中,面前的暴起的冰蓮只有一個可能了……雖然說這種情況說出來顯得如此殘酷,但它已經確定……冰帝此刻只是在最後的垂死掙扎。

  「即便是強如冰帝也要在折損在時間的磨礪之中嗎……雪帝走了,冰帝也走了,冰原的未來……到底是怎麼樣的啊……」

  泰坦雪魔王微微低頭,對面前的蓮花表示敬意,在所有魂獸眼中這已經赫然是冰帝死亡之前的最後獨舞。

  遠處出現一排寶石的身影,此刻也是低頭表示自己最高程度的敬意,這是冰碧蠍一族,它們本來是獨行俠的,但在自己種族的王,冰帝的氣息越來越衰弱的時候,它們全員到來到了這個地方。

  其中不乏也十萬年級別的冰碧蠍,不出意外的它即將晉級新的冰碧帝皇蠍,曾經蒙受冰帝恩惠的種族此刻也是到場,整個冰原之中的種族都仿佛在此刻哀悼此刻極北三大天王冰帝的最後一刻……

  ……

  而此刻,在大陸的中心之地,那星斗大森林的核心區之中。

  一位頭上擁有一對黑色龍角,黑色長髮到達小腿的英俊男人,用一雙閃爍著黃金之光的豎瞳平靜的看著北方。

  「北方傳來冰元素的暴動,算算時候來看的話,看來是那位極北之地的冰帝已經達到了大限將至的時候……真是可惜,它們命數有盡,還是沒能躲過時間的摧殘,不能活著看到魂獸的崛起。」

  「帝天,你也別太著急了。」

  一道柔和的女聲出現,而這位被稱為帝天的男人則是搖了搖頭:「我只是有感而發而已,我曾經見過北方的那位真正主宰,對方修為之高,不下於我,但可惜她的結局和這位的結局或許都是一樣。」

  帝天微微甩手,向湖面走去:「曾經,不管魂獸修煉到多強,熬過了多少苦難,最後迎來的也只是死路一條,但從今以後不會是這樣了……等待主上完全康復,屬於魂獸的神界就即將來臨……」

  他的身影此刻消失不見……

  ……

  冰原之中的異常狀況對於強者來說只能算得上是微微有些感慨的事情,但對於在冰原附近的人來說,這一次異動可謂是千載難逢的事情。

  因為大量魂獸遠離冰帝的領地,讓冰原外圍的魂獸陡然增加,前來冰原進行探索和生態記錄的學者們在這一段時間之中收穫了大量的資料。

  但……幾家歡喜幾家愁,在一處北方的軍營之中,氣氛此刻卻有些壓抑,一位金髮的少年陰沉這臉坐在床上,而在他的面前卻半跪著一大堆中年人。

  如果徐川然此刻在場,顯然能夠一眼認出他來,當然,只要熟知大陸基本家族信息的人,在看到這位金髮少年那奇特的雙瞳之後,也自然能夠認出這個少年的身份。

  「你們的意思是……你們兩個魂王,一個魂帝居然沒有跟上一個史萊克的一年級新生?!你們這些廢物!白虎公爵家養了你們幹什麼的!連一個魂尊都能跟丟?!」

  這位金髮少年正是戴華斌,而此刻的他的氣勢極度壓抑,眼瞳之中充斥這無盡的兇狠的殺意以及仇恨。

  這讓半跪在他面前的這些中年人雖然說修為遠比戴華斌強大,但此刻卻在他的謾罵面前戰戰兢兢,不敢有任何反駁。

  他們是白虎公爵家培養的死侍,完完全全服侍於白虎公爵家,一般情況下是不會出現,並且也不會調用,但這個是,在極北之地的一處旅館之中,卻出現了三位戴家的死侍。

  「少主息怒,因為徐川然從學校牽走了一匹百年的黃麟馬,腳力非凡,同時痕跡極小,同時他還不喜歡走官道,導致我們追蹤起來非常困難。」

  最後還是三個人之中的那位魂帝站了出來回答了戴華斌的問題,他此刻也是沉聲說道:

  「我們只是在最近才摸查到徐川然來到了冰原之中,而且他一個人走入了冰原已經有了很長的時間,完全沒有回來,冰原之中局勢更加複雜,這才導致我們毫無進展,但最近冰原異常,魂獸暴動來到外圍,徐川然必然被迫要回到小鎮之中!」

  「好!既然如此,那你們應該知道怎麼辦。極北之地人煙稀少,最好動手,徐川然他什麼樣子的我不管,活著的,死了的,斷只胳膊缺條腿的也沒有什麼關係!」

  戴華斌站了起來,臉上露出和他這個年齡完全不相匹配的陰險和殺意,而這一刻,白虎公爵家的死侍以及戴華斌出現在北方軍營之中的目的已經顯而易見……

  「必須把徐川然的屍體給我帶來!」

  戴華斌咆哮的說著,他雙目猩紅,壓抑著瘋狂,在新生考核之後,他在史萊克學院之中吃盡了羞辱!如今,他的內心怎能不瘋狂!

  被砍下了手掌,並且戴家和朱家的武魂融合技還沒有使用出來,卻被別人搶先一步進行武魂融合的這件事情已經讓戴華斌完全淪為了學院裡的笑柄!

  而且最讓戴華斌無法接受的就是,自己和朱露的武魂融合技,已經不再像之前那樣流暢契合,雖然說朱露已經盡力配合,但一感受到朱露的魂力,戴華斌就感覺自己的手掌時不時會出現瞬間的巨痛。

  這是後遺症一般的情況,足以讓戴華斌癲狂。

  「死了的天才就不是天才!」

  戴華斌一把拋出自己腰間的匕首,然後狠狠的刺入面前的木桌之上!面色癲狂,扭曲。

  「未來可期?!去死吧!現實不會給你任何成長的空間!一年?兩年?一個月的機會都不會給你!既然你自己從學校跑出來,還沒有人護著你!那就去死吧!去死吧!」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