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碧麟九絕花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瘴氣活了。

  就是字面意思,它仿佛有了自己的意識一般,在探查之中,高空之中的七彩霧氣似乎是釋放出一種奇特的異香,在那噬人的毒霧之中居然分泌了一絲香甜的露珠。

  而這種香味傳遞很遠,足以吸引那些在高空之中準備覓食的魂獸靠近。

  一旦魂獸被這種奇特的香味所迷惑,貪圖小利來到了這片森林的上空,那麼就會出現徐川然眼前的這一幕。

  瘴氣活了,它們如同一深潭之中的惡獸一般積蓄在下方,當魂獸來到蜜珠旁,可怕的霧氣……就張口了自己的血盆大口。

  這些毒氣仿佛擁有智慧一般,它們先從四周開始緩緩升起,等到將魂獸完全包裹之中,那些毒氣才開始,以一種可怕的速度向內塌縮。

  這是對於一些強大魂獸的伎倆,對一些弱小的魂獸,單單憑藉毒物的擴散速度,就已經可以讓那些飛鳥瞬間慘死。

  魂獸一旦被霧氣毒倒,就要隕落在落日森林之中,而它們的屍體就是毒瘴的養分和溫床。

  原本印象之中的森林應該是一切生命的搖籃,但落日森林的核心之中卻全然不是這樣,它們轉化成為了一種特殊的形態,整片森林都變為了「捕食者。」

  厚重到粘稠的毒霧完全遮蓋來著頭頂的太陽,但森林之中的植物已經進化到已經不需要汲取太陽的光照。

  徐川然路過一個還沒有分解完畢的魂獸屍體.這裡可以算得上是荒涼森林之中一抹亮點,因為在魂獸屍體之上,盛開著無數朵詭異的花朵。

  在這些花朵之中,飄散出細小的蘊含劇毒的粉塵,它們混入到毒瘴之中,而毒瘴不斷的襲殺其他生物,花朵不斷綻放,如此往復,這些毒瘴也就越來越強大。

  那些瘴氣其實已經注意到了徐川然,它們其實已經有過幾次對徐川然發起了試探的攻擊,但在極致之冰的護盾之下,徐川然保持著前進。

  風險和收益是相同,像這樣極度危險的地方,被無盡毒霧包裹的地方,徐川然越發對於這些毒霧所守護的東西好奇了起來。

  繼續前進,徐川然突破毒瘴,腳下冰霜覆蓋為徐川然凍結出道路,而越往森林深處行進,徐川然手上的冰帝紋身也就越來越閃亮了起來。

  終於,徐川然來到了系統所指示的地方,那是一處山谷,而在山谷的邊緣地區是一片碧綠,一片驚人的碧綠。

  碧綠色的光澤遍布大地,而它們源自於山谷邊緣的那一株株碧綠色的植物。

  它們看似凌亂但卻又非常完整的鋪在了大片大片的土地上,人為設計的痕跡非常明顯,可怕的毒物將整個山谷包裹一圈,它們是毒瘴的源頭,同時也是守護者,將這裡面的人間仙境以這種方式對外完全隔絕。

  這些碧綠色的植物一直向兩側延伸開來,它們大約只有半米左右高度,每一株碧綠色的植物都有九片奇形怪狀的葉子,這些葉子有點像是人手,但卻有七指,有一些體積較大的,甚至是九指。

  而在它們的頂端,則綻放著一朵朵碧綠色的大花。那些碧綠色的霧氣,就是從這些大花的花蕊中散發出來的。它們緩緩向外擴散,然後就融入到那些七彩毒瘴之中。

  「……這是?」

  徐川然微微吞咽了一口唾沫似乎要將心中的那一抹膽怯吞下肚子,然後徐川然拿出了一塊金屬然後扔了出去。

  金屬砸在遠處的花朵之上,下一刻,似乎是有生命一般讓整株花都開始劇烈顫動了起來,就像是有生命一般!

  那塊金屬的顏色瞬間變得斑斕,一股股濃郁的碧綠色煙霧驟然從那塊金屬之中上冒起!

  下一刻,金屬的體積就開始以驚人的速度變小著,這種難以想像的劇毒居然還帶有對金屬的極強的腐蝕性?!

  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碧磷七絕花,斗羅世界之中,最毒的幾種植物之一。」

  在徐川然疑惑的時候,系統的聲音如期而至。

  「它的劇毒擁有著強烈的腐蝕性,即便是金屬也要在劇毒面前融解,如果生物中了他這種毒素,他的身體將會在毒素的作用下快速的溶解,並且過程極度痛苦。」

  「碧磷……七絕花?!」

  在看到連金屬都被腐蝕掉之後,對於這種植物的名字,徐川然可謂是深深的記在了腦中。

  「宿主啊,這就是神的手筆。」

  此刻系統的聲音帶著一抹感慨:

  「能想像嗎?這種植物在整個大陸上極其稀少,但在這個地方,這個有一公里寬的峽谷外圍所包裹的一圈,成千上萬株的都是這種碧磷七絕花。」

  「碧磷七絕花能夠進化成為魂獸的,而且在系統您面前,已經有很多已經完成了進化,也正是它們,操控那麼強的碧磷毒雲在落日森林上空獵殺魂獸。」

  「在那些碧磷七絕花之中,有一部分的葉子是九指形態。這就是碧磷九絕花,也就是已經成為植物系魂獸的層次。因為碧磷七絕花本身在植物界的層次極高,因此,只要是能夠成為魂獸境界,那就意味著,它的修為就是萬年級別的……」

  「也就是說……」

  徐川然突然間想起自己看到那些花從之中,一眼望去,發現九指的數量好像出奇的高之後,徐川然的額頭就猛然飄下了一滴冷汗。

  「也就是說,宿主你面對的那些碧磷七絕花中,有成百上千的碧磷九絕花,而在那些萬年碧磷九絕花全部同時催動的碧磷毒雲的情況之下,這個地方基本堅不可摧,牢不可破。」

  徐川然陷入了沉默之中,但系統的聲音還沒有停下。

  「而且提示一句,宿主你剛剛金屬扔到的那朵,就是已經成為了魂獸的碧磷九絕花哦。」

  此言一處,徐川然的身體僵硬了一瞬。

  而就在這個時候,隨著那朵碧磷九絕花的瘋狂顫抖,其他的碧磷九絕花居然也跟著他瘋狂的顫動了起來!

  急促的的沙沙聲以恐怖的速度增長擴大,徐川然只感覺自己的眉頭瞬間發麻了起來,身體瞬間緊繃起來,微微抬起頭,徐川然的眼瞳就陡然收縮。

  高空之中的厚重毒霧,此刻已經已經凝聚起來!它們居然匯聚起如同實質一般毒團操著向徐川然砸來!

  徐川然呆住了,那可是成千上萬的萬年植物系魂獸啊!而且還是頂級的萬年植物系魂獸。沒想道它們居然還能同仇敵愾,向軍隊一般發起大範圍的攻擊?!

  徐川然此刻身體僵硬,但在如同隕石一般的毒霧襲擊之時。

  一段身影出現了。

  冰花飄舞,氣溫驟降,一隻寒冰手掌突然間在徐川然前面凝聚而成,剎那,飄散在天空的獨舞,轉瞬就變成了紛飛的雪花。

  光華悄然閃爍,冰帝此刻從那沉睡之中甦醒,隨著冰藍色的光點匯聚,嬌小冰帝的身影出現在了徐川然的肩頭。

  雪花飛舞,佳人出畫,此刻冰帝已經脫離凡軀,不再是一副蠍子的模樣,而是化作了人形。

  「滾。」

  聲音迴蕩,剎那間,滿天飄雪。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