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我來這只是為了三件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幽幽……或者說幽香綺羅仙品,也就是這株被冰帝冰封的大花表示自己很慌,對方的神力完全不像是造假,是和那個人一個層級的存在!

  雖然說力量顯得非常微弱,但在極致之冰泉水的加成之下,對方可以毫不顧忌使用神力,在這種情況之下,整個冰火兩儀眼所有的魂獸加起來也不夠對方拿捏的啊!

  那個人呢!他不是說會保護這個地方嗎?!快出來救一下啊!這裡進強盜了,你的那本書也被搶走了,難道你還不出來不能管管嗎!

  幽幽此刻在極致冰晶的封印之中瑟瑟發抖,這些仙草雖然說是10萬年魂獸,但戰鬥力卻普遍很低!在之前感受到陌生的神力波動的時候,這種不安的預感就籠罩攏到了她的心頭!

  完蛋了!完蛋了!

  而現在,當對方直接出手,把那個人留下的書籍搶到手上,還沒有引來那個人的降臨之後,幽幽的內心就恐懼了起來,因為她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對於人類到底是有多麼可怕的誘惑力啊!

  「自古天下寶地唯有強者可得,原來如此了,冰火兩儀眼居然是被萬年之前已經成神的那位唐三所占據。」

  徐川然關上書籍,然後向冰帝扔去,並不需要看完,系統就已經幫助徐川然完成了全部的記錄。

  而對於徐川然所看的這本書籍,冰帝其實也是非常好奇,接過之中,看著書中記載的內容,她的眼瞳之中也是再次閃過一分驚訝。

  「確實也只有他了,萬年以來,也只有他被確定成神,看來對方也是在這裡取得了重大的機遇……以至於,對方在成神之後都對這塊地方念念不忘,將這個地方進行了規劃和修整嗎?」

  冰帝喃喃自語翻看這書籍前面幾頁,那是唐三的留言,這對於冰帝來說有一種不真實的幻夢感。

  在以往40萬年修為的生命之中,冰帝完全沒有接觸到一點關於神的東西,但這段日子裡不但自己成為了神獸,自己還來到了這個讓已經成了神的唐三都為之念念不忘的人間福地?

  冰帝只能是感慨命運的齒輪一旦推動起來事情的變化速度遠遠超過她的想像,而在看完前面的那些留言之後,冰帝的眼瞳微微眯起。

  這是既然是神的後花園,那麼對於外人的闖入,那個神必然留有後手。

  唐三在書中標明了這個地方是受他所保護,並且規劃的人間福地……而他的規定裡面,即便是有人費盡千辛萬苦來到了這個地方,通過了一切的考驗,也只能最多在這裡拿取七株仙草。

  如果是別人來到這個地方,面對如此多的天才地寶的誘惑,即便是他可能已經一方強者,但礙於自己一位頭頂之上一位神的壓迫,或許,他還真的就只拿7株仙草然後灰溜溜的離開了……

  但……這一次卻不會這樣。

  冰帝看著遠處的徐川然,之間此刻的徐川然,感受著系統快速傳輸給自己的那些知識,徐川然嘴角的笑容已經越來越濃郁了起來。

  「用毒用藥之法……真是有意思,真是有意思!這玩意要是用好的話,在戰爭之中可謂是所向披靡!唐三啊,唐三,你可算是送了我一份大禮!」

  徐川然哈哈大笑一聲,神界和這個世界的一切聯繫已經被完全屏蔽,那就意味著這一處洞天福地此刻已經易主!

  所以,徐川然抬起頭來。猛然將自己的雙手高高舉起,並且大聲的喊道:

  「OK!全體目光向我看起!全體目光向我看齊!我宣布一個事!」

  此言一出,冰帝,幽幽,以及其他擁有智慧的十萬年仙草瞬間將目光望向此刻舉起手來的徐川然。

  「根據那個人規定,我只能在這個地方拿七株仙草,這是為了保護這裡的環境,我當然是非常贊成保護環境。」

  身上的冰晶此刻瓦解,幽幽粉紅色的花瓣輕輕抖動掉自己身上的冰霜,聽著徐川然此刻的話,幽幽此刻內心陡然之間升起了一絲茫然。

  你這又是啥意思啊?明明不守規矩的拿了書,現在又要守規矩了嗎?幽幽陷入茫然的情緒,但並不妨礙徐川然此刻進行自己的發言。

  「我知道,因為毒物和藥物之間是相互克制的關係,一旦拿取的仙草數量多了,就可能會導致冰火兩重天之中毒物跟藥物之間的平衡可能被打破。」

  徐川然徐徐而談,幽幽此刻也是隨著徐川然的話語而冷靜下來,確實,徐川然現在說的東西是實話,而這頓時讓一種錯覺出現在了幽幽的心中……

  難不成……這個人不是強盜嗎?

  幽幽琢磨著,而就在這個時候,當感覺到所有魂獸的注意力已經集中之後,徐川然收起自己一隻手,伸出來的手則是收起兩根手指,露出3這個數字。

  「所以!我今天來冰火兩重天只辦三件事!」

  「公平!」

  「公平!」

  「還是TM的公平!」

  徐川然大聲的說著,而此刻,魂獸們聽著徐川然的話語,他們的心中瞬間閃過一絲茫然。

  公平……這是什麼意思啊?

  在冰火兩儀眼這個封閉地區所成長的這些十萬年修為的仙草,雖然說他們在修為到達之後有靈智開啟,但終究還是完全沒有任何的涉世經驗。

  所有魂獸之中,或許只有幽幽的智慧最高,而在聽到這個之後,她也完全不明白徐川然的意思。

  「你……到底想幹什麼……」

  最後,在火泉那邊出現一道似乎有些倔強不服輸的女聲,一株火紅色的仙花替所有魂獸問出了它們心中的疑惑。

  「阿嬌,幹得好啊!」

  幽幽在心中暗暗為一株仙草點讚,而對於這個問題,徐川然則是微微一笑,然後自己的手指向冰帝。

  「嗯?」

  冰帝疑惑的微微歪了歪頭,魂獸此刻再次把目光望向正在吸收冰泉力量的那道恐怖身影。

  「意思很簡單。」

  徐川然說道,然後看著火泉那邊的那住仙草微微一笑,將手掌舉到自己的面前,然後緩緩握爪。

  「我全都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