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晚上來叔叔的房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怎麼,你也有有興趣?」

  富貴側過身,看著自己的這個小侄女,顯然是很正式的在回應她的問題,因為從一開始,他就沒有小看自己這個小侄女,十六七歲的樣子,卻已經是鍊金術師了,這一個月為了在這場議會裡增加話語權,同樣將精神力係數轉化為念力進階為鍊金術師的富貴不會感知錯,這個女孩的身上有著只有鍊金術師才有的那種念力的味道,也難怪他哥哥會把她送到黃金城,也即是夏亞帝國的首都去學習鍊金術,明顯是看重了她的天賦。

  「嗯。」

  女孩點了點頭。

  「我覺得,日常用品這一塊隱藏著巨大的市場,這裡面的利潤我相信不會比鍊金藥水少多少,就像是發條車一樣,只不過問題在於沒有鍊金術師願意往這方面研究,大家的目光都盯著鍊金藥水或者是鍊金裝備,所以,叔叔,我還是第一次遇到一個願意往這方面發展的鍊金術師呢!」

  「什麼,叔叔,你是鍊金術師?」

  聽到瑪莎這麼說,唐納德有些不澹定了,自己的妹妹是天才,十六歲成為鍊金術師,他不會太過於驚訝,但是自己的叔叔這麼多年可從來沒表現出過什麼天賦,怎麼就不聲不響的成為鍊金術師了?

  「嗯,運氣好。」

  「呵..」

  唐納德咧了咧嘴,不過貴族出身的他還是很容易就想明白了問題所在,太過於優秀的人,是有機會爭奪家族族長的位置的,而這就意味著危險,他可知道,他的奶奶是一個什麼樣的狠角色,想到這,唐納德又不由的看著富貴,他爺爺是在十年前去世的,而那時候,自己的叔叔已經『孤僻』了五六年了。

  換而言之,在他四歲或者五歲的時候,他就已經清楚的知道自己在鍊金術這一塊的他天賦,並且知道要隱藏,而且最恐怖的是,他甚至能夠壓抑住提升精神力的衝動,一直到離開家族之前都不讓自己晉升為鍊金術師..

  「叔叔,你要賣的貨物,就是你研究出來的日常鍊金產物嗎?」

  「嗯。」

  「賣的是什麼?」

  問的是唐納德,他的確很好奇,富貴這是研究出了什麼樣的鍊金產物。

  「二哥,這可是秘密,不能亂問的,普通鍊金產物破解的難度更容易一些,頭幾次交易是最大頭的交易,之後很快就會有人去破解它,那時候,它的價值就沒那麼高了,所以這段時間的保密反而是最重要的。」

  富貴有些意外的看了看自己這個小侄女,不是因為她為自己說話,而是從她這番話里,聽得出來,她的確詳細的研究過這個問題。

  「哎,所以這就是鍊金術師們不願意研究日常鍊金產物的原因之一,費盡心血,卻很容易被人破解..」

  瑪莎嘆了口氣。

  「其實我就喜歡研究這些東西,可惜父親說那是浪費時間。」

  「原來是這樣..」

  聽到瑪莎的話,富貴忽然之間就想通了,為什麼這個世界的鍊金術其實很強大,卻少了這麼多的東西,是啊,任誰辛辛苦苦研究出一個配方,轉眼就被別人破解了,也會難受吧,而後,他看著自己這個從未謀面過的小侄女,忽的開口道。

  「叔叔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晚上來叔叔的房」

  「餵~(╯‵□′)╯︵┻━┻!她可是小孩子..」

  「咳,叔叔,父親會打死你的..」

  「呸!你們在想什麼呢?」

  富貴哭笑不得的看著希里跟唐納德。

  「她既然叫我一聲叔叔,我總不能什麼見面禮都不給,錢我是沒多少,有也沒有家族多,但她既然在這方面有想法,我倒是可以給她提供一些建議。」

  「真的嗎?叔叔!」

  瑪莎啪的跳到了富貴的旁邊,就這麼抱起了富貴的胳膊,在那裡晃啊晃啊。

  「真的,不過你哥說的對,你終究也是大姑娘了,這樣吧,晚上我弄個篝火晚會,我們就邊吃邊聊。」

  這次唐納德沒有提反對意見,不過他沒有說自己去,畢竟這種東西怎麼說也算是機密信息了,說到底,他跟自己這位叔叔其實也不是很熟,而且有些想不明白,為什麼富貴肯幫助瑪莎,也許是,同為天才,又喜歡日常用品的某種相互之間的吸引?

  「是富貴先生嗎?」

  遠處,幾個部落人騎著馬來到了富貴所在的車隊旁。

  「嗯,是我。」

  「嘎吉爾族長邀請你去她的帳篷。」

  「好的,我馬上就去。」

  「叔叔,你說的事情,該不會就是這個吧..」

  唐納德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富貴,什麼時候,他跟嘎吉爾這個大獵魔人扯上了關係?

  「嗯,跟嘎吉爾女士做了一筆交易,從她那裡購買了一份技能還有心得,用的一份鍊金產物配方。」

  「叔叔,該不會是日常用品吧。」

  「聰明..」

  「這怎麼可能..」

  「二哥!不要小看日常用品啊,嘎吉爾女士如果做這門生意,不會有人敢在短時間裡破解它的,那這段時間,這就是壟斷的生意,那利潤,絕對高到嚇死你!」

  「好了,回來聊,先帶我去拿記憶水晶。」

  揉了揉瑪莎的頭髮,富貴越發的喜歡自己的這個小侄女,當然,不是肉體上的喜歡,他沒那種特殊的愛好,而是他少見的能遇到一個跟自己說得上話的人,某種意義上來說,他願意幫助瑪莎,很大程度上有這個原因..

  「看來這件事要跟父親說一下了。」

  跟在富貴的身後,看著嘰嘰喳喳的瑪莎,唐納德嘆了口氣,本來就是隨意的過來走動一下,哪想到自己的這個叔叔竟然隱藏的這麼深,說實話,這一刻他倒是有些慶幸,當初家族裡沒有人刻薄的對待過他,頂多就是為了族長位置之爭的正常手段而已,這麼年輕的鍊金術師,他的未來是可以看得見的..

  ---分割線

  「日安,嘎吉爾女士,幾日不見,您風采依舊啊。」

  金頂豪華的大帳篷里,富貴再一次看到了嘎吉爾,濕漉漉的頭髮證明她才洗過澡,澹澹的玫瑰香味表明她用了自己製作的香皂,這不由讓富貴挑了挑嘴角,大獵魔人都是如此,何況其他人。

  「幼呵,竟然成為鍊金術師了?」

  「僥倖,僥倖..」

  「三件事。」

  嘎吉爾撇了撇嘴,顯然是不相信富貴的說辭,不過她也沒追問,而是大馬金刀的坐在了自己的王座上。

  「第一,我快行經了,我的祭司才在看你的捲軸,還沒學會該怎麼製作衛生巾,你幫我多做一些,順便教導教導她。」

  「沒問題,包教包會。」

  「呵..第二,我會把剩下的煉體術傳給她,這幾天你就住在我這裡吧。」

  「更沒問題了,您讓我們呆多久,我們就呆多久,那第三件事呢?」

  「第三。」

  說到這,嘎吉爾坐了起來,面色前所未有的認真。

  「我一路東去,在一處林地外,發現了一些戰鬥過的痕跡,是獵魔人跟食屍鬼之間的戰鬥,而且其中一隻食屍鬼應該是墮落獵魔人,讓我好奇的是,我在那裡找到了你們留下的痕跡。」

  說著,嘎吉爾晃了晃自己的手指,撲鼻而來澹澹的玫瑰香味。

  「玫瑰味的香皂,目前來說,應該是只有你們這裡有吧。」

  「嗯,有這事。」

  富貴點了點頭,將事情大致說了一遍,當然,重力藥水那裡就省略了過去,一句帶過,畢竟說的太詳細,可能會留下什麼馬腳。

  「羊皮紙呢?」

  「在希里那裡,我本來打算給城主的,希里,給嘎吉爾女士。」

  富貴沒有任何猶豫的交出了羊皮紙,他之前沒給嘎吉爾,是因為他沒法確定嘎吉爾跟這件事的關係是怎樣的,她站在哪一面,但現在既然嘎吉爾知道,並且主動提起,就表明她知道的更多,而以她的地位來說,知道這件事不算奇怪,至於說她是否有可能就是那個組織里的人,就完全是開玩笑了,別的不談,以嘎吉爾的機動性,在荒野里悄無聲息的幹掉他們,也就分分鐘的事情,根本沒必要等他們到達她的部落。

  端詳了那份羊皮紙一會之後,嘎吉爾將其收了起來。

  「以你的聰明應該知道這水有多深,所以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我會處理。」

  「了解。」

  富貴點了點頭,同時前世今生兩世為人的經驗讓他隱隱的想到了一種可能,如果他的猜測是真的,那麼以他的體量來說,的確是沒資格管這件事,神仙打架,凡人其實連遭殃的資格都沒有..

  「誒?他成為了鍊金術師,你竟然也徹底掌握了第一階煉體術?」

  富貴跟著祭祀離開了金色帳篷,嘎吉爾也帶著希里來到了她的練功房,一個巨大而安靜的獨立帳篷,來到了希里跟前,輕輕拍打了幾下希里的肩膀,通過反饋她知道,希里現在已經做到將這幅身軀的全部潛力釋放了出來,這表明她已經將自己傳授給她的蒼天之軀第一階煉體術練成功了,而這是制式煉體術所沒有的內容。

  「要感謝閣下的手札.....還有他的藥劑。」

  希里略微感慨的開口道,當然後半句是在心底,雖說有著嘎吉爾的心得在手札上,但是真正讓她快速的突破制式煉體術的桎梏,還是依靠了富貴的『重力藥水』,這種藥水竟然還神奇的『擁有』釋放潛力這一點,在這種狀態下反過來,逆推嘎吉爾的煉體術,難度就降低了太多。

  「公平的交易而已,你既然已經完成了第一階的學習,我們就直接進行下一步,凝聚意志結晶,這是讓你的煉體術晉級到第二階的關鍵,我雖然沒在手札里寫具體的內容,但是相關的介紹我倒是寫了一些,你看了嗎?」

  「看了。」

  希里點了點頭,根據嘎吉爾的手札記載,當獵魔人的身軀變得足夠強壯,以至於達到人體所能承受的極限之後,就可以通過意志結晶發揮出超越肉體極限的力量,當然,代價是支付對應量的腎上靈能。

  而所謂意志結晶,其實就是身軀的本能,用研究出這種方法的那些前法師的話來說,人,不單單腦子裡有靈魂,身上每一處血肉里也有,只不過跟腦子能夠自我凝聚成靈魂相比,身上其他地方的靈魂就只有最簡單的本能,而煉體術,就是通過不斷的用腎上靈能強化身軀,從而達到間接強化這些最基本的本能,並且將其匯聚到一起的目的,而這個匯聚在一起的玩意,就是意志結晶。

  它的存在,就仿佛是行軍打仗軍隊裡有一套完整的指揮體系,可以讓獵魔人能更加自由的操控腎上靈能來完成更為複雜的突破肉體極限的強化,這也就是嘎吉爾所說的二階煉體術的真正威力!

  《天阿降臨》

  而相反,那便是一群沒經過訓練的土匪,強盜,粗糙的直接通過身上靈能來強化軀體,類似於鷹眼術之類的能力,其實都是相對粗淺的使用腎上靈能強化肉體,只能一定程度透支本身的潛力,而不是超越極限。

  「所以,跨入第二階的關鍵就在於,如何引導那些存在於你血肉之中的本能,讓其凝聚成意志結晶,通常來說,凝聚意志結晶有三種方法。」

  嘎吉爾隨意的點燃了一支煙,也丟給了希里一隻,反正只要是獵魔人,就沒有不抽菸的。

  「第一種,是由其他比你更強大的人,比如我來引導,也可以幫你匯聚意志結晶,這種方法簡單,快捷,但問題在於這個過程會讓你的意志結晶不可避免的遭受到一些『污染』,這種『污染』不會在威力上有什麼影響,卻會讓你對引導者產生先天的恐懼。」

  「第二種,執念法,人都有自己的執念,也即是在你內心深處你認為最重要的東西,它可能是人,可能是一件事,也可能是你的某個想法,以它為核心,通過一些特殊的方法來刺激你的情緒,一樣可以達到凝聚結晶的結果,不過它的副作用是會讓你一輩子受制於這個執念無法反駁它。」

  「最後一種,生死之間喚醒身體的本能,然後通過腎上靈能的引導將其匯聚,這種方法比較危險,成功率太低,好好處是一旦成功不會有任何的副作用。」

  「選哪個,你自己決定。」

  「我...選第二種。」

  沉吟片刻,希里開口道,因為她不想被控制,但也不想去死。

  ---分割線

  「魔法女神在上,竟然是發條車!」

  「我還是頭一次在荒野里遇見開發條車的..」

  「這是誰啊?」

  「...」

  遠遠的,一輛加長豪華的發條車正轟隆隆的向著嘎吉爾的部落駛來,鍊金器那獨有的金屬撞擊聲,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大部分時候好奇,也有一些不屑,就像富貴之前說過的,發條車這種東西在廣闊而環境惡劣的荒原里實在是中看不中用,不過,當那輛車緩緩出現在眾人面前,並且清楚的將車身兩側印著的標誌顯現出來的時候,質疑的聲音也就跟著消失了..

  無它,因為那個標誌,仿佛是一片大地之上矗立著一塊風帆,這是夏亞帝國這些年新興的一個貴族,北地肯家族,一個以擅長煉製土系法印鍊金藥水出名的龐然大物!

  當然,倒不是錢的事情,真要說錢,不是沒有比他們有錢的貴族,哪怕沒他們那麼有錢,讓一輛發條車在荒野里穿梭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問題就在於這樣做有什麼意義,貴族也好,商人也罷,沒有是傻子的,帶著個鐵疙瘩上坡上不去,下坡下不來,偶爾還會陷到泥坑裡,那不是腦子有坑嗎!

  但是肯家族就不同了,他們的家族有一種很獨特的土系法印鍊金藥水,在『大面積構築』土元素這一塊,擁有著其他家族難以比肩的實力,憑藉這種能力,他們的發條車能以最小的代價自由的行駛在任何地方,事實上在荒野里開發條車,基本上已經成為了這個家族的標誌,其他的家族要麼技術不達標,要麼代價太大。

  最終,在這個不算平整的草地上,發條車緩緩停在了一處營地前,營地外插著一根大旗,跟車上的印記一樣。

  片刻之後,車裡走下來了一個男人,看年紀三十來歲,穿著打扮跟夏亞人有很大的不同,仿佛有些異域風氣的感覺,不過周圍的人到沒有什麼奇怪的,因為他們都知道,這個男人小時候就被他父親,也即是當代家主送到了世界最強的國家,邁瑞肯帝國留學,他是在那裡長大的,自然一言一行也就跟夏亞人多少有些不同了。

  「克來爾少爺。」

  很快,營地里的負責人便來到了男人跟前,恭敬的對著男人欠了欠身。

  「匯報一下情況。」

  男人微微點頭,隨手將身上的外套脫了下來,丟給了一旁的僕人,便徑直向著營地內部走去。

  「目前營地一共有商隊三十七家,嘎吉爾女士親自邀請的三家,包括我們在內都已經到了,剩下的是嘎吉爾女士在路上碰到的一些其他家族的商隊。」

  「有值得注意的嗎?」

  肯家族的營地里,僕人們正有條不紊的準備著晚餐,篝火上烤著新鮮的風羚羊肉,克來爾夠了勾手指,其中一位僕人便立刻用餐盤裝著一塊切下來的肉,連同叉子遞了過來。

  「有一個獨立商人,根據我們得到的情報,他似乎跟嘎吉爾女士認識,在到達部落沒多久,就被請到了金色帳篷里,到現在也沒有出來,具體是為了什麼,因為擔心激怒嘎吉爾女士,就沒有調查。」

  「不用管他。」

  咀嚼了幾下,將餐盤裡的肉咽了下去,隨手將餐盤丟給了僕人,克來爾聳了聳肩道。

  「改革,開發荒原,憑藉的可不是關係,而是錢,一個連貴族旗幟都沒有的獨立商人,哪怕他跟嘎吉爾女士的關係再親密,也不會對咱們造成什麼影響,不過如果他跟嘎吉爾女士之間真的有某些特殊的關係,倒也是可以結交一下,他的長相如何?是嘎吉爾女士喜歡的類型嗎?」

  「咳,少爺..」

  男人咳嗽了一聲,打斷了克來爾的話語,私下裡他們可以什麼都說,但是在嘎吉爾的營地里,面對著一人敵一軍的大獵魔人,最好還是要讓自家少爺別什麼都說,這也是從小在邁瑞肯帝國長大的一個缺點,那就是喜歡開玩笑,而且不分場合。

  「其他兩家派人來過,說您來之後,希望可以開個小會議,他們的意思是,荒野很大,我們之間沒有必要太過於競爭。」

  「想得美,誰不知道荒野將來會是東夏亞跟西夏亞最重要的通道,過去帝國不允許自由生意,這條路沒什麼用,但現在鍊金術市場改革,這條通道未來的價值不可估量,想要,就得拿出實力來搶。」

  「好的,少爺,還有,其他商隊的情報,您需要聽一下嗎?這裡面有幾家也很有實力。」

  「不聽,我做生意從來不在乎對手有沒有實力,反正也沒有我有實力。」

  男人還想說些什麼,克來爾卻擺了擺手。

  「我餓了,方才的烤肉不錯,給我切點,還有,把我車裡的鍊金遊戲機拿來,記得輕拿輕放,弄壞了,把你賣到光耀之海挖魔晶去!」

  「咳,是,少爺..」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