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魯多拉的史萊姆觀察日記~復活篇~ ◆獸王國,毀滅之日◆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死去的同伴復活,又獲得了新的同伴,莉姆露等人正可謂春風得意。

  話雖如此,問題卻也接連冒出。

  獸王國尤拉薩尼亞的獸人們,似乎抱著商談目的來訪了。

  米莉姆與卡里昂發生了戰鬥,結果似乎是米莉姆的完勝。

  這也是情理之中,我默默點頭。

  「即便同為魔王,之間也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麼」

  「當然。米莉姆可是我的侄女,怎麼可能會輸給連覺醒都沒完成的魔王」

  說到底,連對等的戰鬥都實現不了吧。

  恐怕是為了給卡里昂臉上貼金,放了頗多的水吧。

  證據是,在戰鬥途中允許第三者的介入。

  似乎魔王芙蕾也參戰了,看樣子是她和米莉姆共同謀劃的吧。

  「你怎麼看,伊芙利特?」

  「因為難以想像米莉姆大人被控制,果然還是認為這是什麼計謀會比較妥當吧。雖說只是被騙了的可能性也難以割捨——」

  伊芙利特喲,為什麼要在說到這裡時看我呢?

  無所謂就是了。

  可疑的是魔王克雷曼吧,莉姆露他們好像也這麼考慮著。

  不過,在米莉姆似乎盤算著什麼事這一點上,我和伊芙利特達成了共識。

  會議告一段落後,莉姆露貌似憂鬱的陷入了沉思。

  這時向莉姆露搭話的,是穿著執事服的迪亞波羅。

  現在成為話題的是,卡里昂的問題。

  和戰爭中的法爾姆斯王國的問題。

  以及,關於西方聖教會的問題,莉姆露這麼說道。

  迪亞波羅自信滿滿的宣言道,自己能夠妥善處理其中一個問題。

  其他人來說的話可能只是大話空話,但這傢伙總覺得有相應的能力。在我看來也是深不見底的強大,而且感覺他的腦子似乎特別優秀。

  啊啊。我要是也復活了,就能幫上莉姆露的忙了……

  《是。那麼,對復活後為主人提供協助這件事,不抱有意見對吧?YES/NO》

  這種事還用問麼,想都不用想肯定是YES啊!

  只要是為了我的盟友莉姆露,就不可能會吝嗇助力。

  《了解。既然如此,就儘快把『無限牢獄』打破吧》

  是麼,也是呢。

  現在的我,可是有著獨特技能『究明者』所無法比擬的強力權能——究極能力『究明之王』在啊。

  只要和智慧之王合作,這『無限牢獄』根本不是對手!

  莉姆露似乎準備將我復活,作為牽制西方聖教會的對策,智慧之王這般對我告知到。

  興致高昂起來了。

  「恭喜,維魯多拉大人!」

  「現在說這個還稍顯心急啊,庫啊哈哈哈!」

  話是這麼說,笑意卻從腹部深處湧出。

  復活之後與莉姆露再會時,說什麼好呢?

  總之先自誇一通吧。

  為此,先裝作對外界的局勢一無所知好了。

  對了對了,在莉姆露眼前裝作獲得『究明之王』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的。

  『噢,噢噢噢!!這就是能力的進化嗎。我的獨特技能『究明者』,進化成了究極能力『究明之王』!!這不正是回應了我孜孜不倦的探究心,並將其導向究極真理的力量嗎!!』

  這麼說上一通,莉姆露估計會以『好厲害啊,維魯多拉! 居然這麼簡單就獲得了究極能力!?果然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這種感覺,發自肺腑的誇獎我吧。

  然後我也會像這樣回應。

  沒什麼啦,這樣!

  庫啊哈哈哈!

  越來越期待了。

  為了讓那一天早日到來,我也得加油才行!!

  《向16卷轉生!》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