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4章 終於動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第574章終於動了

  或許呂偉良說的很對,此時攻打宜川城的話不僅能減輕商州城的壓力,還能沉重打擊基輔大本營的囂張氣焰。想到就去做,王岩迅速作出安排,留下萬餘兵馬留守潼關,其餘士兵隨他出征宜川城。將近兩萬大軍,趁著宜川附近兵力空虛,一定能給官兵帶來沉重的打擊。

  王岩懷揣著信心走向進攻宜川的道路,他一生謹慎,唯一一次心動,卻讓他踏上了不歸路。周定山的大軍紋絲不動的釘在梁贊河,呂偉良的商州守軍一動都不敢動,不過王岩出兵宜川城的消息已經送來,所以呂偉良已經不再像之前那樣擔憂。官兵,不是厲害麼,等宜川噩耗傳來,看誰能忍得住。

  呂偉良已經在暢想潼關大軍縱橫宜川城的一幕,官兵真的是被西安局勢逼急眼了,居然做出了狗急跳牆的事情。不過可以理解,宜川城西部三座堅城,潼關和商州城已經落入義軍手中,唯一的西安城如果再陷落,那宜川就光禿禿的暴露在義軍將士的進攻之下了,三座城池相互依託,可以死死地鉗制住宜川城,哪怕官兵有十萬大軍,也動彈不得。宜川雖好,但有先天缺陷,就是城牆殘破,易攻難守,註定守著宜川,就等於給自己增加了很大掣肘。

  呂偉良以為周定山不知道潼關發生的情況,可實際上王岩這邊一行動,周定山這邊就開始為下一步行動做準備了。之所以還沒有行動,就是不想讓王岩所部反應過來,只要他靠近宜川城五十里範圍,到時候就算老天爺降世,也別想救他了。這個時候,白崇和閔貴等人也終於明白為什麼周定山一定要堅持不惜代價的打上商州城頭了,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給商州城製造壓力,進而讓王岩做出錯誤的判斷。

  可以想像,所謂的西安城攻防戰以及商州城攻防戰全都是幌子,無論第一軍馳援藍田山,還是第二軍駐紮梁贊河,都是為了誘騙潼關大軍進攻宜川城。看著麾下眾將,周定山凝重的臉上終於多了一絲輕鬆之意,「事到如今,本將也不瞞大家,從一開始,宜川大本營方面督師和王先生早就制定了計劃,我們的目標就是借西安和商州城,儘可能的消滅潼關的賊兵主力,為下一步重創高迎祥所部做準備。如今藍田山附近的兵馬已經向南直插王岩所部後方,我們的任務就是拖住商州城守軍,等第一軍進入指定位置後,迅速回援宜川城,配合第一軍全殲王岩以及王德勞所部,這可是晉北軍改制以來規模最大的一場殲滅戰,還望駐軍勠力同心,莫讓督師失望!」

  白崇等人心潮澎湃,他們已經被這個偉大的計劃深深的震撼,「督師萬勝,滅高迎祥....滅高迎祥...」,眾人振臂高呼,對他們來說,勝利已經是早晚的問題,因為流寇已經不知不覺中落入彀中。

  王岩所部為了不引起別人的注意,故意沿著丹陽河行軍,一直到了第二天午後方才進入岑波鎮地界,到了這裡,流寇感慨良多,在這裡義軍曾經經歷過一場慘敗,那一戰,義軍再無進攻宜川城的勇氣。可是現在他們重新回來了,這一次一定要活閻王付出代價。

  王岩命令各部於岑波鎮就地駐紮休整,如此過了一夜,方才向宜川城運動。這時,王岩打出旗號,已經不怕被人發現了,到了這裡,已經靠宜川城如此近,就算官兵其他大軍想要馳援也來不及了,最先抵達宜川城的一定是他的潼關大軍。巳時,寒風肆虐,道路上人煙稀少,就連鳥獸也不願意出沒,越過黑楊林,前方就是宜川城南部,此時一支銀光璀璨的騎兵正嚴陣以待,人數約有兩千餘人。

  王岩笑了,這就是宜川城最後的力量麼,活閻王太天真了,就靠這點兵馬就想擋住潼關幾萬大軍麼?

  雲府騎兵並沒有立刻發起突襲,而是散開陣型,將整個戰場拉得很開。騎兵散開,一隊千餘人的黑甲步兵出現在戰場上,他們維持著嚴密的方陣,聳立在騎兵中央。王岩的手慢慢抬了起來,不管宜川城還剩下多少兵馬,這一仗不得不打,大軍走到這一步,如果還放棄眼前的機會,老天爺都會生氣的。

  轟隆隆,騎兵開始了衝鋒,可聲音卻來自自己的後方,大地顫抖,發出沙啞的哀鳴,又是一支銀甲騎兵,他們人數更多,約有四千人左右,全都是清一色的銀甲。王岩終於覺察到一絲不對勁兒,「不對,這是第一軍的騎兵,是他們新組建的騎兵,為什麼?為什麼第一軍的人會出現在岑波鎮方向?」

  當王岩陷入不妙的境地時,遠在兩百里外的商州城也接到了消息,看著手中的喜訊,呂偉良臉上看不到半點喜色,反而如死了親爹一般難看。高迎祥陛下率軍攻打西安,西安城沒打下來,卻是拿下了藍田縣,而藍田方面的大軍直接逃走,第一軍不知去向。

  此時高迎祥已經有點回過味兒來了,完了,上官兵的惡當了,為了守住西安城這座幾朝古都,官兵應該死死地釘在藍田山才對,可是他們跑了,他們為什麼會消失,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們衝著王岩的兵馬去的,原本馳援西安城的官兵撤回後,第一個反應也是進入宜川,天啊,為什麼會這樣呢?

  這個時候高迎祥後悔了,呂偉良也後悔了,可後悔也晚了,這個時候就算想通知王岩也來不及了。

  讓呂偉良更加震驚的是,一直駐紮在梁贊河按兵不動的周定山所部也終於動了,他們的進軍方向意圖十分明顯,就是向北越過華陰縣直插岑波鎮。呂偉良這個時候根本顧不上跟王岩那點私人恩怨了,就算王岩以前再惹人討厭,也不能看著王岩所部被剿滅。

  這個時候,呂偉良救援心切,再次犯了一個錯誤,他在沒有摸清楚梁贊河具體情況,沒確定周定山所部是不是全部撤走的情況下,竟然焦急的組織了一萬大軍救援岑波鎮。梁贊河東部高坡上,斥候欣喜地稟報導,「周將軍,果然不出你所料,呂偉良為了救援王岩,已經出兵岑波鎮。」

  「很好,傳令閆濤所部立刻調頭攔住呂偉良,閔貴、白崇所部繞到後邊,今日,本將要一戰打殘呂偉良」周定山雄心勃勃,緊緊地握起了拳頭。呂偉良所部,戰鬥力或許不是最強的,但資格非常老,算是高迎祥麾下的老牌兵馬了,如果能重創呂偉來那個,那麼對高迎祥和李自成都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呂偉良一路急行軍,在來到合陽平原的時候,終於碰上了閆濤的騎兵,看到這支嚴陣以待的鐵甲騎兵,呂偉良心裡的不安感越來越強烈,只是走到這一步,必須硬著頭皮走下去,撤退肯定是來不及了。今天呂偉良放下了那些不現實的想法,他從沒有像現在這樣勇敢過,今天,他是一名真正的刀客。拔出手中的鋼刀,戰馬打著響鼻,上萬大軍,在這合陽平原上組成了龐大的畫面,「全軍上前,為了潼關的兄弟,絕不後撤。」

  「嚯」那種發自內心的吶喊是最動人的,但閆濤又豈會怕?

  為了等待這一刻,謀劃了那麼多,豈能放過這些賊兵,騎兵對壘,將戰爭的殘酷演繹的淋漓盡致,在合陽平原上,上演了一幕可歌可泣的戰鬥。呂偉良麾下的先鋒部隊勇敢的沖向了列陣等待的雲府騎兵,也許他們的戰鬥力不如李自成麾下的精銳,但他們的戰鬥意志卻是最驚人的。

  流寇步兵發起了最猛烈地進攻,他們用以命搏命的的打法一點點往前推進,閆濤執行著上邊的軍令,並沒有與對方殊死搏殺,而是邊打邊退,消磨著對方的戰鬥意志。終於,白崇以及閔貴的兵馬趕來,面對三面合圍,這些流寇的命運可想而知。

  呂偉良拼命抵擋,最終也擋不住敗亡的命運,最終只能帶著幾百名殘兵殺出重圍,合陽平原上,戰鬥漸漸進入尾聲。這一仗打得異常慘烈,這種絞肉機式的打法冷酷無情,最終只是活下來四百多名流寇俘虜,其他人全部被晉北軍剿殺。

  高迎祥麾下這支資料很老的兵馬,僅僅剩下幾百人,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呂偉良沒死在合陽平原,如果連這位義軍大人物也落入晉北軍之手,那李自成就要吐血了。呂偉良活下來了,但是鬥志還能剩下多少呢,看著一個個鮮活的面孔倒在眼前,他的心被一點點剝開,碎成渣滓。

  打掃完戰場,周定山親率上萬大軍向岑波鎮開進,而此時宜川南部戰事也進入白熱化階段。王岩不是蠢貨,從第一軍出現那一刻起,他就明白自己被算計了,之前所有的一切,就是為了將潼關駐軍引入事先挖好的陷阱中。

  避無可避,沒有別的選擇,王岩一輩子謹小慎微,這個時候卻像個狠人一樣發起了瘋,老子手中握有幾萬大軍,就算官兵想啃下來,也要崩掉他們兩顆牙齒,面對眼前的困局,他沒有豪言壯語,只是冷冰冰的吼道,「諸位,你們聽好了,我們現在陷入官兵的重重包圍中,向前是死,向後也是死,你們是想像個勇士一樣殺身成仁,還是要當一輩子的懦夫?還有膽子的人,拿起你們的武器,就算是死,也該讓官兵看看咱們義軍將士的厲害。」

  大多數人已經知道了實際情況,絕境之下,反而沒有了太多想法,他們以一種有死無生的打法開始換命,面對流寇這種打法,晉北軍實在適應不了。狹路相逢勇者勝,恰恰占據優勢的晉北軍是不想跟這群失敗者換命的。

  林騰是一名普通的雲府騎兵,他想要建功立業,他不畏死亡,但絕對不想跟這群敗兵換命,可很多時候不是你想怎麼樣就能怎麼樣的,一名流寇士兵揮舞著鋼刀撲了過來,這名流寇飛身而起,抱著林騰滾落馬下。落地之後,二人扭打在一起,這名流寇張開嘴狠狠地咬住林騰的耳朵,疼的林騰哇哇大叫,這個時候,林騰骨子裡的凶性也被逼了出來,他拔出靴子裡的匕首,扣住對方的眼睛,狠狠地戳在他的脖子上,一下兩下,直到這名流寇士兵沒了動靜,可是林騰的半隻耳朵也被咬了下來,「娘的,真當老子怕你們了,賊子們,來啊,到這裡來。」

  林騰揮舞著手中的匕首,左手撿起地上的鋼刀,這一刻他什麼都不怕了,就像一個被鮮血養出來的凶獸。這樣的場景到處都是,被流寇換命的打法壓迫著,晉北軍的戰法也變得混亂,陣型也沒法保持,很多人都被逼得失去了理智。

  鐵墨一直在遠處觀望著戰場,這種混亂的場面實在不是他想看到的,雖然一身戎裝,但鐵墨是不會親自上場廝殺的,到了今天這個地位,如果還需要親自上戰場廝殺,那就是麾下將士無能了,沈永忠也同樣看得直鄒眉頭,「實在沒想到王岩也可以這麼能打,督師,這樣打下去實在不值得,我們勝券在握,無需跟對方換命,屬下建議南邊放開一條路讓對方逃命。只要周將軍所部來得及時,依舊能在岑波鎮擋住這支殘兵。」

  鐵墨也是這種想法,既然硬拼代價太大,不如放對方一條生路,看到生機,這些流寇反而會產生情緒波動。旗語打出去,直接通傳前方幾名游擊將軍,不久之後,第一軍節節敗退,露出了一條道路,這個時候流寇哪還管是什麼方向,有了生路,一窩蜂的就往前沖。看到這種情況,王岩卻咯噔一下,他想制止,可根本沒可能,阻止流寇勇士逃命,那第一個被殺死的就是他王岩。狡猾的官兵,果然不給義軍將士機會。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