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1章 你敢打我就敢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第631章你敢打我就敢殺

  當皇帝時間長了,許多事情也看透了,雖說是皇帝,那也不是說什麼就是什麼的。誰都有自己的利益,皇帝只不過是兼顧各方的利益罷了,晉商已經獨自輸血好幾年了,如果有想法不再捐輸,那也情有可原,畢竟誰的錢都不是大風颳來的。而且大明朝廷的情況大家也都清楚,這些年捐輸朝廷,基本等於打水漂,指望朝廷還錢,那是在做夢,除非朝廷能把南直隸等地的錢收上來。

  張嫣沒敢有什麼保證,朱由檢心裡也能理解,他站起身鄭重其事的施了一禮,「那朕就謝過皇嫂了,事情成不成,此事朕都不會怪皇嫂的。」

  「哎,陛下,本宮可當不得這一禮,你只要不怪罪本宮就成!」

  送走了朱由檢,張嫣靠著門框悵然若失。以前那個皇弟越來越像個帝王了,初記得剛剛登基那會兒有什麼事情都會一起商議,感情也深厚的很,這些年卻完全不同了。若不是為了銀錢,怕是這輩子都不會來西宮看一眼吧。張嫣並沒有生氣,坐在朱由檢那個位子上,這麼做並沒有什麼錯,但同樣張嫣也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錯。

  不久之後,一封信送離皇宮,至於經何人之手送出宮的,這一點沒人在意。鐵墨在京城密布眼線,哪怕是在宮裡也有許多晉北黨的人,這一點朱由檢心裡也清楚。起初朱由檢也想過嚴查一番,可是錦衣衛查了半年毫無所獲,打那時候開始,朱由檢就知道錦衣衛已經名存實亡了。宮裡勢力複雜,那麼錦衣衛又何嘗不是如此。

  曾經,朱由檢也後悔自己當初的所作所為,可世上沒有後悔藥的。廠衛崩塌,想要重建,那已經不是錢的問題了,朝廷掣肘數不勝數,文武百官又豈會容你重建廠衛?

  沒過多久,消息送達晉北,如今鐵墨就在宣化府處理公務,所以送信人倒是省了許多路程。看了信中內容,鐵墨也是大皺眉頭,事實上鐵墨最近的日子也不好過,近兩年連續繳費,軍費支出就是一筆天文數字,要不是靠著以前的積累,恐怕晉北軍務早就崩盤了。以戰養戰,一直是鐵墨的方針,但最近流寇也學乖了,就拿高迎祥和李自成來說,最近打陝西打得那麼猛,卻是沒帶多少財帛,搞得晉北軍大勝一場,除了撈了一筆糧草,毛都沒撈到一根。

  崇禎需要一大筆財帛充當軍費,用來賞賜遼東有功之士,這錢可以不借麼?鐵墨自然是不想的,可這個時候斷了捐輸,那以前那麼多努力豈不是白費了?這些年因為與崇禎關係交好,晉北黨也沒少撈好處,打著朱由檢的旗號,無論是兵力還是商業都擴充了許多。不管怎麼說,皇帝的旗號就是大義,很多時候把朱由檢這尊佛搬出來能省很多事。哪怕是文武百官想要擋著,也只能暗中耍手段,不敢明著來。

  若是斷了跟崇禎之間的關係,少了這份大義,許多事情做起來就不會那麼順心如意了。而且,鐵墨相信,如果晉北黨撤一步,那些清流黨一定會往前邁一步,修復與崇禎之間破裂的關係。

  就拿東林黨來說,為了壓制晉北黨,徹底掌控大明朝的話語權,他們非常需要崇禎的支持,為此他們恢復向朝廷輸血也未嘗不可。以前一毛不拔,那是沒有威脅,不需要那麼做,但是現在晉北黨崛起速度太快,已經讓東林黨百官感受到威脅了。

  此一時彼一時,只要利益需要,隨時都可以改變策略的。所以,思來想去,鐵墨覺得這筆錢還是要出,不過這次好名聲不能全讓朱由檢占了,遼東那幫子人可以拿錢,但是得讓他們知道這兩年日子過得滋潤了些靠的是誰。

  因為事情緊急,鐵墨在宣化府駐足兩天便快馬加鞭趕回了張北,月亮宮內眾人早就等候多時。

  「統計了麼?我們這次能拿出多少錢?」鐵墨可不知道財帛方面的事情,這些事情一直是常閔月和海蘭珠親自打理的。提前錢,常閔月便蹙起了黛眉,她將手裡的帳本放在桌子上,面無表情的說道:「自打你送來消息,奴家便著人清點,眼下多福號以及商隊這邊能抽出的錢最多只能有兩百三十萬兩。」

  兩百三十萬?似乎有點少了,鐵墨轉頭看向別處,海蘭珠急忙說道:「你別看我,晉北各處稅收剛剛持平,你想在稅銀方面打主意,勸你趁早死了這份心。晉北庫存的銀子每一厘都是有用處的,你現在抽銀子,等於飲鳩止渴,咱們好不容易撐起的好局面就沒了。」

  這下鐵墨就有些做難了,海蘭珠說的也是實情,晉北各城看似恢復了稅收,可每一分銀子都有用處,現在用了,那麼明年各處建設就得停了,這對初始階段的晉北等同於滅頂之災。

  可是錢還得想辦法啊,看到鐵墨神情煩悶,海蘭珠想了想,無奈的說道:「要說銀子,也不是沒有,你為什麼不從江南調呢?那徐家父女眼下可是有錢的很,徐文海出海走了一趟,可搶了不少好處。艦隊那邊各項資金早已經劃撥過去,搶的那些財物也沒什麼別的用處,不如調過來用一下。不過嘛......」

  後邊的話海蘭珠沒有說,不過多數人都知道是怎麼回事兒。徐家父女可不是省油的燈,徐文海還好說,那徐美菱心裡就多了。之前徐美菱隨著大軍北上,也曾來過張北,只是她覺得住在月亮宮內沒有地位,一怒之下帶著人跑回了江南。徐美菱心裡有氣,這點鐵墨心裡比誰都清楚,可阿琪格就那個脾氣,誰能管得了?

  徐美菱跟阿琪格不和,他鐵某人夾在中間左右為難,總不能告訴徐美玲,以後月亮宮內徐美菱當三房吧?那阿琪格還不得拿把彎刀把他鐵某人切了。阿琪格這娘們,誰都惹不起。哪怕是海蘭珠和常閔月也不敢跟這個女人較真,沒有辦法,人家手裡實打實的握著不少兵馬呢。

  得,這些狗屁倒灶的破事沒法明著說,只能自己想辦法了。

  在鐵墨忙著籌措銀兩的時候,七月初的遼東卻陷入了一場沉悶的迷局之中。碎成總集聚眾將,一臉喜色,吳三桂奪下盤山大敗熊光璧的消息來得太及時了,這簡直就是一場及時雨啊,如此良機,要是再打不垮女真韃子,豈不是他孫承宗無能了?

  崇禎六年七月初四,盤踞在廣寧一帶的三萬關寧軍突然離開廣寧,向東北進發,目標直撲錦州東邊的松山。孫承宗的目標真的松山麼?不,他的目標是過松山,直指東北方向盤山腹地。

  當孫承宗大軍進發鬆山的消息傳到海州城,駐守海州的阿基特、多鐸、烏日朗等人都慌了,尤其是阿基特,一旦孫承宗過松山進入的可是他的駐地了。阿基特站在廳里直罵娘,甚至連阿巴泰的祖宗十八代問候了一遍,你們守大凌河和錦州,人家孫承宗乾脆不打錦州了,領著人抄大家的後路去了。烏日朗勸誡阿基特要冷靜,卻被阿基特罵了個狗血淋頭。

  不怪阿基特罵人,烏日朗以及多鐸等人完全是站著說話不腰疼,海州一帶可是他阿基特的地盤,一家老小可都在海州呢,一旦漢人大軍真的殺過來,女真勇士們打不過可以騎馬向北撤,可他阿基特的家人怎辦?

  七月初四午時,阿基特領著上萬大軍朝著松山趕去,打算將孫承宗的大軍擋在松山以南,防止這股大軍與盤山城的吳三桂大軍合二為一,可他們做夢也沒想到孫承宗到達松山後,稍作休息,便立刻折返,於松山堡西面高坡將阿基特和烏日朗堵了個嚴嚴實實。面對如狼似虎的關寧軍,二人苦戰一番只能後撤。

  同日申時末,孫承宗領兩萬聯軍一路追擊,不到半天時間,關寧軍將海州西南方向的營口城圍了個水泄不通,這下營口城裡徹底亂了。

  阿敏急的在屋裡走來走去的,他也不知道漢人奪下盤山的消息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話,他要是還不撤,可真就有點愚蠢了。

  子時不到,阿敏以及阿巴泰的大軍陸陸續續的撤出,關寧軍也沒有阻攔,更沒有派兵追擊。

  崇禎六年七月初五辰時,當黎明到來,孫承宗領兩萬大軍攻進營口,營口徹底落入明軍之手,算是解決了趙率教的心腹大患,這下女真韃子是打死也不敢停下來打一場打仗了,只要自己多加小心,誰還能奈何得了他趙率教?

  松山東部山坳,趙率教站在烈風之中,遠處有一片光禿禿的地方,就在日前,他放了一把火,將女真人燒的屁滾尿流。現在阿巴泰到了,他趙率教需要怕麼?現在阿巴泰手握兩萬大軍,而他趙率教手裡只有不足一萬五千人,擋得住阿巴泰麼?

  趙率教很有信心,他一定能擋得住阿巴泰,就算阿巴泰再有五萬大軍,他也不怕,因為此戰,阿巴泰不敢打。

  松山之下,是幾萬女真兵,阿巴泰眉頭緊鎖,謀劃著名一場縝密的攻山大計,只要拿下松山山坳,圍困盤山,當有三成把握重新奪回盤山城的。

  「報....貝勒爺,對面漢人送來一封信,說讓您親自拆閱!」

  阿巴泰眉頭一挑,嘴角冷哼,那姓趙的又耍什麼鬼花招?拆開信,只是看了兩眼,阿巴泰的臉就白了,只見他身子一晃,兩眼一翻,人就暈了過去。

  「貝勒爺.....貝勒爺....」

  帳中諸將一陣大亂,堂堂七貝勒竟然被氣暈了,那信上倒是寫了什麼?

  眾將七手八腳的將阿巴泰抬到帳內矮塌上,隨後就是軍中醫者被喊進來,等著確認阿巴泰無事後,眾人才放下心。

  心中沒了擔憂之後,大家才想起剛剛阿巴泰扔地上的信,又返回軍帳尋找一番,終於在案子底下找到了那張紙。能將七貝勒氣暈過去,想必是文采飛揚,言辭犀利的長篇大論了吧?可只是掃了一眼,眾將都傻了眼。想當年諸葛孔明罵死王朗,當真是言辭犀利,出口成章,一通喝罵,引經據典,滔滔不絕。七貝勒可比王朗強多了,心性也穩重的很,能將他氣倒,想必話語比諸葛孔明還要厲害的,可事實上,諾大的白紙上,只有寥寥幾十個字,那字寫的也是不堪入目。就這麼一點字,把七貝勒氣暈了?

  「聽聞七貝勒體恤部下,趙某人也不矯情,願雙手奉送海州以及城中百姓外加七千將士!」

  眾女真將領看的是面面相覷,心底到抽涼氣,他們仿佛看到了一個男子露出一副無賴嘴臉,那人左手摸著下巴,眸子裡滿是得意的笑容。趙率教要奉送海州城,那自然再好不過了,可問題是後邊二十幾個字。幾十萬百姓以及七千多將士也會送回來麼?有可能送回來,不過那一定是屍體。眾女真將領全都站在帳中默不作聲,他們有點明白七貝勒為什麼會被氣暈過去了,不是貝勒爺心胸狹窄,實在是那漢狗太無賴了。

  大金國與大明不一樣,人口對於女真來說就是寶貝。要是海州周遭的女真族人被屠戮一空,那對整個大金國無異於沉痛的打擊。

  這哪是一封討好信,簡直就是閻王令符啊。呵呵,那趙率教倒真是不矯情了,光明正大的耍無賴,他這寥寥幾十個字說的已經非常明白了,只要貝勒爺領人強攻松山,他趙率教就下令屠了海州附近幾十萬女真族人,另外之前七千多俘虜也不放過。明白了趙率教的意思,每個人心頭都涼嗖嗖的,怪不得都說趙率教是一頭老虎,如今一看,當真不虛。

  屠夫,這他娘的就是一個魔王,。如今難題已經擺在七貝勒以及他們這些軍中將領面前了,面對趙率教的威脅,他們要不要繼續進攻?只要他們打下松山,以趙率教的性格定然會用血腥手段屠戮海州周遭。更過分的話,趙率教還會配合孫承宗一把火將海州大部分地方燒成白地,總之,我得不到的,別人也別想得到,漢人真能幹出這種事兒。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