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4章 老妖怪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一道略微有些虛幻的半透明人影從佛珠里晃了出來。

  月白色的袈裟,光溜溜的腦袋,掛著十八惡人珠,面色陰柔,貌若好女,嘴角帶笑。

  

  這是一個看起來很陰柔的和尚,雖然陰柔,但是能夠看出來他是一個男人。

  「前輩。」

  安索殘魂現身,對著蘇凡微微行禮,語氣尊敬:「沒想到我這個試煉竟然還能吸引前輩這樣的人,真是蓬蓽生輝。」

  之所以他會把自己的態度擺的這麼低,是因為它本就是已經成了靈魂,所能夠看到的,當然是靈魂層次上的。

  所以在他看到蘇凡的靈魂的第一眼,就深深的被震驚了。

  那種龐然的,完全不是這個世界應該存在的東西。

  雖然蘇凡的靈魂上有些破損,然而有一個詞語叫瑕不掩瑜。

  所以,他一瞬間就清楚了自己的定位。

  「不對,你根本不是安索。」

  就在這時,神農鼎從蘇凡的契約空間裡跳了出來,忍不住警惕的看著面前的陰柔和尚。

  雖然這個和尚,長得和他的那位老朋友一模一樣,但是氣質完全不一樣,開口閉口的性格也不同。

  神農鼎還不至於蠢得連自己的朋友都認不出來。

  而面對他的質問,面前的這一抹安索殘魂,倒是大大方方的承認了:「我當然不是他,我只是他的一抹殘魂,留在這裡,等待有緣人。」

  「如果不嫌棄的話,前輩可以稱呼我為安寧。」

  「我這一生只渴望著最後的安寧,而現在終於回歸到安寧的懷抱之中,叫安寧似乎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安索殘魂,或者說安寧,臉上一直都帶著非常平淡的笑容。

  「既然是留在這裡等待有緣人,那為什麼這個佛珠又會到我的手中?我應該也不算是這個試煉的有緣人吧。」蘇凡沒有在意,自己面前的到底是安索還是安寧,而是挑著自己心裡,感覺到疑惑的問題,直接詢問。

  神農鼎看著面前貌若好女的大和尚,心裡感覺怪怪的。

  但是他又不得不承認自己曾經熟悉了那個老朋友,早就已經消散了。而現在留下來的這一抹殘魂,是自己的那位朋友,又不是自己的那位朋友,和自己有關係,也算是沒關係。

  所以讓他的心情,感覺到更加複雜了。

  「前輩雖然算不上是嚴格意義上的有緣人,但是前輩能夠毫髮無傷,並且完全不動搖的,通過這段路,我的心中感覺異常在意。」

  安寧撥弄著自己手上的佛珠,嘆了口氣。

  「倘若曾經的我能夠有這樣的定性,也不至於被逐出師門,成為日後最大的悲痛。」

  「所以我選擇主動現身在前輩的面前,也正是因為我知道,前輩並不屑於我這試煉中的一切,我才會放任自己的這一抹殘魂出現。」

  ——這你可就想錯了。

  蘇凡有些走神的想。

  他哪裡是不在意這些東西,而是因為這試煉給出來的,除了成品,就是成品,而他最不需要的,就是成品。

  正當蘇凡想要問問,這一抹殘魂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是為了什麼原因的時候,似乎是因為知道蘇凡想要問什麼,安寧主動說:「前輩不用擔心我為什麼會出現。」

  「如果前輩能夠允許我跟隨前輩,看前輩這一路上在秘境的所作所為,那安寧將感激不盡,僅此而已。」

  他的姿態放的很低。

  而且說話也非常誠懇。

  把自己擺到了一個晚輩的地步。

  坦白來說,他的要求並沒有什麼過分的。

  也就是說蘇凡並不覺得有什麼好拒絕的,他身邊的東西各種雜七雜八的已經足夠多了,再多一個也無所謂。

  何況……

  他比較有心思想要知道在傳承斷層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而生活在傳承斷層之前的安寧,就是一個非常好的詢問人選。

  「可以,不過我也有一些問題想要向你詢問,你要做到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蘇凡說。

  這個要求對於安寧來說約等於沒有。

  他本就只是一抹殘魂,主體都已經消散了,他又有什麼秘密需要保守呢?

  雙方一拍即合,也算是皆大歡喜。

  旁邊的溫書雪這時候已經回過神來了,看著忽然現在蘇凡身邊半透明的靈體,雖然有一瞬間的驚訝,但還是明智的選擇了默不作聲,當自己是一個瞎子,聾子,傻子。

  不管,不問,不聽,不看。

  「你已經醒了?剛好我這邊的事情也處理完了,我們去找你弟弟吧。」蘇凡看著已經從幻境中回過神來的溫書雪,微微一笑。

  溫書雪點點頭:「都聽前輩的吩咐。」

  她指著一個方向:「就在那邊,我感覺到我弟弟的氣息,絕對在那邊。」

  「可。」

  蘇凡頷首,表示自己明白,然後踏上了溫書雪所指的方向的路途。

  半透明的靈體……

  溫書雪一直在自認為不顯眼的打量著對方,陰柔的和尚……他是突然出現在這裡的,到底是什麼人?

  安寧當然感覺到了對方的打量視線,不過他完全沒有放在心上,於他而言,他不感興趣的人,在他的眼裡無異於空氣。

  「原來是這個地方。」他繞有興趣的打量的四周,尤其是蘇凡他們要去的地方。

  「若是我沒有記錯的話,你們現在要去的地方應該是第二別處。」他有心情提點。

  溫書雪聽到他說自己要去的地方,立刻豎起耳朵詳細的聽,忍不住詢問:「第二別處是什麼地方?」

  安寧看了她一眼。

  眼神中的無機制不像是一個正常人,讓溫書雪嚇了一跳。

  好在安寧並沒有介意到底是誰問出來的這個問題,他本就是要說的。

  「第二別處,分荼離迦,也叫分荼梨迦,」安寧的眼神中有些恍惚的回憶,「這是我……不,應該說是原本的我,在這裡設下的一處受苦之處。」

  「這裡倒是一個好地方,對於像你這樣的人,倒是可以在這裡洗滌,沐浴,澄澈內心。」這句話他是對著蘇凡說的,眼神中滿滿的都是對蘇凡的讚賞。

  不過這種神情一流露,安寧就立刻回憶起來,自己面對的是一個前輩,不應該用這種神態,他收斂了一下自己的神色,隨後又看向旁邊一臉緊張的溫書雪。

  語氣顯露出幾分刻薄。

  「至於你……」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