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1章 《孤獨的研究》完結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溫馨的歐式小屋之中,此刻的氣氛卻顯得無比沉重。

  「還有事情嗎?」

  三枝風見將杯中的茶水一飲而盡,緩緩吐出了一口氣,其意已經不言而喻。

  「最後還有一件事。」唐澤從手提袋中拿出了一本厚厚的手稿遞給了對方。

  「又是小說嗎?」三枝風見詫異道。

  「這是中嶽修先生在所寫的小說。」唐澤開口解釋道。

  「在牢獄中寫的嗎?」三枝風見看了一眼手稿道。

  「中嶽先生他在牢中專心的寫著小說,只為了得到評論家「毒藥」先生,也就是你的認可,才寫了這本小說。」唐澤解釋道。

  「但我可是嚴厲批評過他的。」三枝風見開口道:「他居然還讓我看?」

  「中嶽先生說了,你的批評辛辣的要死,甚至讓人覺得屈辱,但反過來說,每一個字,每一句都代表著一定有一個人,認認真真的品讀過自己的作品。」

  唐澤笑了笑道:「認真的品讀一個作家的作品,這不正是最好的聲援了嗎?」

  「小說家還真是一個了不起的傢伙啊。」

  三枝風見翻著手稿帶著無限的感慨道:「我不過是對別人所寫的東西說三道四,挑毛病挑個沒完,但他們卻將批評當做了進步的鞭策。

  明明沒有寫書的人,評論家就完全沒有存在的必要。」

  三枝風見自嘲道:「真是一無是處的人生啊,沒有朋友沒有戀人,唯一的感情中也是敗犬。

  甚至到了最後還殺了人。

  三枝風見,男,42歲,無業,這則報導放在新聞中播報出去,恐怕是會讓人發笑的吧。」

  「不,我並不認為如此。」

  唐澤開口道:「作為一個評論家,你客觀公正的做好了自己的工作。

  比起社會上那些所謂的權威評論家,在推理小說這個群體中,沒有人不知道你的名字。

  你堂堂正正的完成了自己的工作,無愧於心,也無愧信任你的人。

  現在你要做的,就是堂堂正正的將一切說出來,這也是你一直以來所做的不是麼?」

  三枝風見雖然持才傲物,但他所追求的也不過是純粹公正的事務罷了。

  如果不是因為他的導師沒有容人的心胸,他這樣純粹的人,或許能夠在學術上走的更深。

  即便落魄成為了社會的邊緣人,依靠網絡成了最有名的網絡評論家,也依舊沒有以此牟利。

  網絡上的名人有多賺錢這都是眾所周知的的,即便現在網絡還沒有那麼發達,也同樣如此。

  但三枝風見卻沒有以此牟利,而是依舊清貧。

  或許他有各種各樣的缺陷,但其評論家的品格足以被人稱道。

  「在臨走之前,我希望你們能接受。」

  三枝風見站起身,開了自己的茶櫃,從中挑選出了兩盒茶葉:「這是我親手調製的,希望你們能夠喜歡。」

  將兩盒茶葉遞到兩人手中,三枝風見朝著兩人鞠躬道:「這次給你們添麻煩了。」

  「不會。」唐澤道謝後,看向三枝風見道:「你還有什麼想帶的嗎?」

  「那張照片。」三枝風見將相框打開,取出了愛犬的照片,小心的將其放在口袋,看向唐澤道:「我們走吧。」

  三人離開了公寓,開車向著警視廳的方向駛去。

  因為對方的態度和行為算是自首,兩人也並沒有拷押對方,而是由越水七槻開車,唐澤和三枝風見坐在了後車座。

  「雖然這話不該由我這個刑事問,但事到如今,為何三枝先生到了這個時候,還要找到我們呢?」

  越水七槻在等著紅綠燈的時候,以後車鏡看向後排的三枝風見:「這個案件明明已經結案了,如果不是你自己說出來的話,完全就是一樁完全犯罪了。

  我們提審中嶽修先生的實話,他也同樣覺得夏美小姐的死和他有關。

  記憶模糊的他,以為是對方防抗讓自己失去後,誤以為自己死亡,然後陪自己一同殉情了。

  他覺得是自己害死了夏美小姐,所以承認了自己的罪行。

  可以說,案件已經形成完美的閉環了。

  這種情況下,你又為什麼…」

  「你覺得是因為什麼呢?」三枝風見笑了笑道。

  「因為這場完美的犯罪,並不是由你的意志去完成的。」

  越水七槻透過後視鏡的反射,看向三枝風見道:「而且,即便是夏美小姐本人的意願懇求你的,但殺死自己喜歡的女人,恐怕也在日日夜夜不斷折磨著你自己吧。

  而你答應了夏美小姐,要照顧阿魯一輩子,所以你才會在之前保持著沉默。」

  「遇到你們之後不久,阿魯便壽到正寢去世了。」

  三枝風見從口袋取出了那張相片,看著兩隻柴犬親昵的合影,眼中帶著溫柔:「我覺得這或許是天意,在那天遇到你。

  所以,才有了茶話會的邀請,而這正是我的贖罪。」

  說完這些之後,三枝風見不再言語,而車內也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

  唐澤兩人將其帶回了警視廳,接受了對方的自首。

  在做完一切筆錄與唐澤即將分開之際,三枝風見叫住了唐澤。

  「《孤獨的研究》真是合適的標題啊。」

  三枝風見笑著看向唐澤道:「現如今,我給予了這個小說最終的結局,能否在寫完後給我看看?」

  「當然。」唐澤點頭道:「這是應該的。」

  「那麼,我期待著。」三枝風見說完便閉目不語了。

  而唐澤與越水七槻兩人離開了審訊間關上了房門,也將這個案件畫上了最終的句號。

  「後續的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

  唐澤看著越水七槻交代道:「這件事後續肯定還會有麻煩,交給我就好。」

  因為這個案件是已經結案的,現在進行翻案,當時辦案的刑事肯定會被罵的狗血淋頭。

  而他們肯定也會想辦法進行補救,比如去求上司把案件要過來交給他們負責處理。

  這樣一來,即便中途犯了錯,也算是有始有終勉強補救了。

  而手下人出了這麼大的疏漏,當長官的面子上也過不去,自然會想辦法幫扶一下。

  再求到上頭,這事就越來越小了。

  畢竟說到底也就是個誤判而已,大佬們並不在意事情交給誰處理,只希望造成的影響能夠儘快消弭。

  但把案件交給他們處理,唐澤著實是不太放心。

  畢竟三枝風見的情況實在是有些複雜,而之前負責案件的刑事,面對導致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可能會心懷不滿。

  這是很常見的事情,哪怕這件事從根本上的原因來講,錯的本就是沒有查出真相的他們,但他們不會去怨恨自己,只會去從外部找原因。

  如果刑事在這邊刻意使壞,他會判出的罪行會很嚴重,所以唐澤打算把這個案件負責到底。

  而這樣一來勢必就會和他們發生衝突,唐澤自己是無所謂,但要是給越水七槻使絆子,即便妨礙不了什麼也煩人的了。

  所以唐澤讓越水七槻退出,自己負責這個案件,這樣不管誰來了,面子都不用給。

  當然,也因為這個案件,唐澤是切實體會到了後續的事情有多麼的「簡單」。

  曾經他都是當個甩手掌柜,只管推理不管後續,以為那些東西都是簡簡單單就能搞定的。

  但現在他才知道這到底是一件多麼折磨的工作。

  一連忙活了大半個月,才終於把這個翻案的案件給搞定了。

  中途他的有些抓狂的,想要把案件交給那兩個刑事了。

  但因為他察覺兩人表面上說的好聽,但還是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反而記恨三枝風見,唐澤便直接拒絕了他們。

  三枝風見找到自己自首,就是信任自己,自己自然不能辜負對方的信任。

  如果真讓他們在其中搞事情,導致法院沒辦法進行公正的審判,那對於三枝風見來說也是一種背叛。

  當然除了特意負責這項工作的後續之外,他還請了妃英理作為辯護律師,儘可能的幫三枝風見減輕罪行。

  最終三枝風見以「得承諾殺人」的罪名判決,結合當時的複雜情況,情節上減輕了處罰。

  而或許是這個案件的情況比較特殊,所以一直到了案件塵埃落定的今天,唐澤的獎勵才進行了結算。

  算起來從這個案件發生之前,一直到案件結束,基本上花費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了。

  將時間幅度拉的這麼長的案件,唐澤還是首次遇到。

  當然這也不是沒有壞處,起碼唐澤最近可是安安生生的,過了半個月的平和日常。

  不說獎勵,單單這麼長的休息時間都算是一種隱形福利了。

  將各種想法排除腦海,唐澤開始查看起本次獎勵來。

  【孤獨的研究】

  完成度:完美

  【恭喜宿主獲得化學(3年)】

  評價:悲劇的發生是悄無聲息的,這是三個不幸的人演變而出的悲劇。

  這是屬於孤獨人的故事,而這個故事的主角沒有同伴,也沒有可以信任他的人,而你的出現,帶給了他解脫。

  冥冥之中,你獲得了命運的青睞。

  這三年的化學直接讓唐澤的該項技能達到了化學(C級)【10/20】,僅差一點就突破到B級了。

  當然唐澤事後也了解到,三枝風見所學習的便是化學,這也算是本次獎勵的「定點偏愛」了。

  要是真完全隨機個別的技能,還真未必有現在的好。

  除此之外,他的側寫技能也有了極大的突破,提升了兩級達到了側寫(C級)【9/20】。

  有這麼大的自主提升,其實也是順利成章的事情,畢竟他這次的推理可沒有靠證據,甚至可以說絕大部分的推理完全都是靠側寫來完成的。

  除了最終的結局唐澤留了白,前面的過程確實推延的幾乎與曾經發生的案件一致。

  也正因為如此,他的側寫才有如此大的進步。

  雖然側寫看著作用不顯,但其實也可以算作是一種讀心預判,精通這個即便是在主線中也能發揮極大的作用。

  比如預測敵人的心理,以此更好的制定策略等等。

  這波可以說是收穫滿滿。

  除此之外,要說誰還因為這個案件而改變了命運,那自然便是中嶽修先生了。

  或許是經歷了大起大落,他整個人也變得成熟起來,沒有了之前東施效顰的毛病,而是實打實的有了自己的思想。

  他在牢房中的那本小說,雖然最終也只是被三枝風見稱為馬馬虎虎,但唐澤品讀後覺得已經是中等之作了。

  這對於中嶽修來說,已經是很大的進步了。

  經歷了牢獄之災後,中嶽修出來也變得沉穩起來,他祭奠了夏美小姐,決定終身不娶,餘生只與寫作為伴。

  當然,他也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後果,對於三枝風見的感官也很複雜。

  但最終,他決定在三枝風見服刑的日子,替他經營「毒藥」的博客。

  當然,評價還是由三枝風見來進行,他只是代為轉述。

  監獄中還是允許的看書的,加上面見機會,這並不是什麼難事。

  但對於兩個男人來說,這或許也是一種互相折磨,他們愛的人最終因他們而死。

  他們活著,見到對方的每一天,都會提醒他們曾經的過往。

  當然,這些都與唐澤無關了。

  雖然他會為案件而惆悵,但那不是他的故事,充其量只是一時的參與者罷了。

  所以在徹底解決了案件後,他便不再關注這個案件的後續,而是著眼於眼前的平和日常了。

  至於為什麼唐澤這麼肯定不會再發生案件,不是他使用了【平安無事卡】,而是新年將至了。

  而這次不再是時間混亂的新年,而是真真切切的新年。

  而在新年期間,偵探體質不會發生作用,而且也不會有案件發生,這可是系統消息通知的。

  唐澤當時在看到這個提示的時候也很驚訝,不過很快便意識到了,這與主線有關。

  他清晰的記得,這次「列車篇」開端的案件,便是在新年過後不久發生的。

  當然,該做的準備和布置唐澤都已經做完了,他也沒有什麼好緊張的。

  現在他要做的,就是好好的享受新年。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