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5節 佛說魔說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眾人聽到琴絲的結論後,都感覺有涼意從背心衝起。

  這世上只有一個單鵬,卻有越來越多的女修?

  感覺嗓子有些乾澀,史密斯很是擔憂道,「琴絲,我們不太懂得你的意義。」

  琴絲凝重道,「在如今的時刻,有一批我們。」

  她說的怪異,史密斯好在懂了,「你是想說,在公元1126,還有一批我們?」

  「就是如此!」

  琴絲肯定道,「在末世已有平行理論,是說因為某些關鍵的改變後,世界會出現一些分岔口,每個分岔口,都會形成另外一個宇宙空間。」

  眾末世人點頭。

  他們對這個理論並不陌生,事實上,在沉約的那個年代,蟲洞引發的穿越改變,就形成了平行空間的諸多假想。

  「因此,這個世界有無數的我們。」

  琴絲看著眾人,「既然如此,就可能有無數個女修。」

  「那為何只有一個單鵬?」史密斯先生問了句,按照這個理論,這世上本有無數的單鵬才對。

  琴絲澀然道,「我方才已經說了,單鵬已統一。一個身心統一的人,不會抑鬱、不會精神分裂。」

  薛仁佳立即點頭。

  「那一個身心統一的人,在空間因某些原因裂變分層後,不會形成兩個,始終都是一人。」

  琴絲凝聲道,「處於分裂的人,會忘記前生的事情,處於統一的人,會記得所有輪迴的事情!」

  沉約微有訝然。

  琴絲說的是極為高明的科技理論,可和佛經所言不謀而合。

  根據佛經所講,真正修行證道之人,會在徹底證道後,記得所有輪轉的經過!

  一念及此,沉約臉色微變。

  琴絲已望過來,帶有深意道:「根據佛經記載,還有我們的研究,證道之人,會記得自身輪迴的所有世,因為他們完成了統一。」

  她說的和沉約想的一致,可她隨即說出沉約在想的心事,「那你呢?你記得你的所有世的事情嗎?」

  沉約默然片刻,搖搖頭。

  水輕夢立即道,「根據魏紫君所傳經文記載,這應是大徹大悟才會出現的事情。」

  琴絲隨即道,「洋蔥空間分層中、公元1126年,你水輕夢應該還在。」

  水輕夢沉默下來。

  琴絲說出水輕夢沉默的原因,「你若不在,就不會被暗中的女修打得失去記憶,變成暖玉。為何會出現這種事情?為何有兩個你?」

  水輕夢並不避諱,「因為我沒有完全統一,因此會出現兩個層面的我。」

  琴絲沉聲道,「不錯,因為我們都是尚存分裂的人,是以我們會有很多個。」

  「可沉約只有一個,他記得所有的事情。」水輕夢明白了什麼。

  琴絲點頭,盯著沉約道,「不錯,因為你的統一,你才會在時空改變中,記得所有的事情。可是,你所有的記憶為何只停留在你午夜醒來那個時間點,卻記不得更多的累劫之事?」

  沉約考慮的正是這個問題。

  琴絲說的不錯——統一的他才能在變幻的時空中如一,不存在分裂的情況,但統一的他,本應該記得更多的事情。

  當初石田秀子、暖玉和他討論過類似的問題——她們的結論是,沉約做了自我封印!

  可這個結論放到如今,卻有著更多的問題——他為何要封印自己的記憶?如今的他,為何還是無法破解封印?

  《我有一卷鬼神圖錄》

  那時候對他封印記憶的結論是——他是在危機時刻只能如此?但如今的他的能力進展可說一日千里,那當初他的能力本也是深不可測,是什麼力量會讓他這般做?

  沉約微有困惑,終於道,「你有答桉?」

  琴絲凝望沉約良久,嘆口氣道,「我以為你會有答桉。」

  二人均是沉默。

  眾人面面相覷,更不懂二人在說什麼。

  半晌,琴絲打破沉默,「這也是都子俊他們拒絕你加入的時候,我和蕭楚沒有太過抗爭的緣故,事實上,你看起來比女修更難以揣摩,我們無法帶著這大的疑點,讓你加入進來。」

  「可你現在選擇和沉約坦誠交代。」水輕夢指出關鍵轉變。

  琴絲笑笑,「那是因為,沉約用行動證明了他的問心無愧、光明磊落。」

  看著沉約,琴絲再道,「經書記載,佛主駐世時,魔王難以動搖正法,但魔王卻想到對付佛主的方法——那就是在佛主不在的時候,會化身千萬壞佛正法!」

  沉約知道琴絲在說什麼。

  根據記載,佛說,我滅度後,正法五百年,像法一千年,末法三千年,其義如此;魔說,正法相法,無與爭鋒,末法之時,穿你袈裟,破你戒律,壞你正法!

  記載的意思,和琴絲所言的大同小異。

  以沉約之能,自然聽出琴絲更多的言下之意,「你是想說,創世鏡規則下,單鵬如一,但女修早就化身千萬,女修試圖以魔王對佛主的方法擊敗單鵬。而我們眼下的境況,只是大千世界中,單鵬和女修交鋒戰爭的一個縮影?」

  言語落,眾人驚。

  那一刻,所有人都是神色凝重。

  真正的勇士,可以直面淋漓慘澹的真相。

  因此在這世上,並不是所有人都可正視真相的。

  真相讓人絕望。

  許久,史密斯先生凜然道,「單鵬只有一個,女修卻能化身千萬?如此一來,那豈不是有輸無贏的戰爭?」

  眾人心寒的正是這點。

  琴絲看向眾人,「這不是一場必輸的戰爭,因為單鵬並非疲於應對,他一定有他的計劃……」

  眾人多是不信。

  琴絲卻是肯定道,「單鵬封印了女修的手下,就證明他的計劃已經展開,因為最終是李雅薇最終戰勝了女修的那些手下。單鵬幫助我和水輕夢,同樣證明單鵬計劃的高明,因為我和水輕夢,女修第一次的計劃並沒有得逞,因為我和水輕夢,才讓沉約至此,擊敗了女修的第二次復甦的計劃。」

  眾人由凜然轉為振奮。

  琴絲再道,「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千里。單鵬的計劃早就展開,如今到了反攻的時刻,但目前的只有你……」

  盯著沉約,琴絲一字字道,「才能帶著覺醒的我們,徹底的擊敗女修,完成我們對女修的反攻計劃!」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