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五十九章 三步入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紅顏梅比斯臉色凝重:「序列規則的反撲,遍布整個時空,這是破鏡入始的劫難,要想規則不近身,只能先壓制規則,三步入始,指的就是這個。」

  「第一步,當前時空所存在的序列規則幾乎都會出現,第二步便是壓制這些規則,第三步,便是驅散規則,達到規則不近身。」

  「如果古亦之成功踏入始境,當前時空所有人都無法以序列規則對他出手,他,卻可以動用序列規則,等於說將所有敵人,強行壓下一個境界。」

  陸隱震撼望向第一厄域,能讓所有人規則無法近身,這,就是始境。

  三步入始嗎?

  他沒有跟始境交過手,並不清楚這規則不近身有多可怕,但卻體會過被規則強壓的感覺,每一戰都要想盡辦法摸索對方的規則,找到對方規則的漏洞,相當難打。

  古神一旦踏入始境,陸源老祖他們的序列規則將毫無用處,到時候所有人都會被古神的序列規則強壓,這還怎麼打?古神本就強大。

  陸隱能想到,其他人自然也能想到。

  凡了解始境的,此刻臉色都沉了下來。

  雖說祖境對抗始境也可以打,但那是雙方差距很大,一方突破始境的前提下,古神本就不比任何人弱,此刻突破始境,陸源,紅顏梅比斯兩人聯手都不一定撐得住。

  紅顏梅比斯鬆開手:「看來,我也要嘗試突破一下了。」

  陸隱看向紅顏梅比斯:「前輩要突破始境?」

  紅顏梅比斯苦澀:「突破的可能不足百分之一,但總要有人嘗試擋住古亦之,不然,別說橫推永恆族,人類能否自保都未可知。」

  陸隱心一沉,古神其實是被唯一真神控制了,但有什麼區別?不管什麼原因,他現在幫的就是永恆族,如果人類這邊沒有始境擋住他,那就麻煩了,不知道會死多少人。

  始境,不在陸隱預料之內,他沒想過此戰中,古神會突破始境,誰也無法將所有的情況都預料到,難道預料到古神有可能突破始境,這一戰就不打了嗎?

  再艱難,戰爭都要打下去,這是所有人的選擇,別說古神突破始境,就算三擎六昊都突破始境,人類也不可能放棄,他們不可能甘心被永恆族圈養。

  紅顏梅比斯體表出現實質化的力量,唯有打破虛空,出現那宇宙之初,呼吸那一口氣,才能真正嘗試踏入始境。

  忽然的,她停下了,望著第一厄域。

  只見第一厄域金色光芒大作,傳來陸源的聲音:「大強,你突破,老子就不能突破嗎?你以為就你可以?看誰更狠。」

  陸隱呆呆望向第一厄域,那是封神圖錄的光芒,陸源老祖,要突破始境了。

  三界六道底蘊之深,很難想像。

  紅顏梅比斯只有百分之一的機會成功突破始境,是因為她失去力量太久了,她的力量都變得陌生。

  陸源老祖不同,他始終沉睡於陸天境,儘管是因為第二大陸之戰受傷要恢復,但他的力量可沒有失去。

  此刻,古神能突破,他也必須突破。

  第一厄域徹底顛覆,陸隱遠在第六厄域,都能看到第一厄域上空那恢弘的序列規則反撲,以及璀璨的金色光芒,老祖,一定要突破成功。

  此刻,第一厄域所有人都後退,遠離陸源與古神,這才是狠人。

  虛主驚嘆,他經歷過璀璨的天上宗時代,對陸源的所作所為居然一點不驚訝,如果其他三界六道都在,或許都能突破吧,這些怪物。

  帝穹早已從單古大長老卡片中出來,臉色難看至極。

  他們三擎六昊一直對標三界六道,但如今,古神與陸源都在突破始境,他們呢?他們根本無法突破。

  帝穹很清楚,自己打不開那最原始的宇宙星空,無法呼吸到那一口氣。

  墟盡,箭神他們都做不到。

  三界六道卻能做到,這就是差距。

  黑色母樹之上,唯一真神讚嘆:「太初創建六片大陸,建立天上宗,這些我都不在意,真正讓我佩服的,是他教導出來的弟子,一個比一個厲害,沒有一個讓他失望,可惜,他做的太過了,有些行為,不能做。」

  大天尊看著遠方,此刻,古神與陸源屹立天穹,一個正在踏第二步,要強壓序列規則的反撲,一個,要呼吸那一口氣,他們,都成長到這一步了。

  遙想當初,這些小傢伙看她咬牙切齒,恨不得給她一棍子的模樣,時光如梭,一轉眼,過去那麼久了。

  古神完全被無盡的序列規則掩蓋,看不清裡面。

  陸源憑著封神圖錄與點將台,生生破開虛空,呼吸到了那一口氣,雙目同時失去焦距,周邊,序列規則不穩。

  兩個人突破始境,將第一厄域徹底淹沒在序列規則之中。

  隨著古神第三步踏下,周邊淹沒他的序列規則忽然消散,他看向遠處,陸源目光也在這一刻恢復焦距,與古神對視。

  「你又何必這樣。」

  「你敢做,我為什麼不能?」

  「我只想讓此戰,罷休。」

  「廢話,永恆族不倒,我人類豈會罷休。」說完,陸源一步踏出,瞬間被無盡的序列規則淹沒。

  這些序列規則與淹沒古神的又不同。

  淹沒古神的序列規則如同坍塌的虛空,而淹沒陸源的序列規則,卻如七彩的雲。

  但面臨的危險,兩人都一樣。

  昔祖平靜看著,突破始境,並不容易,但對於積累深厚的三界六道而言,卻是水到渠成。

  眾人本以為也會等著陸源突破始境的結果,但古神卻突然出手了,以空間追逐時間的速度,降臨陸天一身前,抬手壓向陸天一。

  誰也沒想到古神突然出手,陸天一同樣沒想到。

  但有一人想到了,正是木神。

  陸天一頭頂出現一塊木頭,古神一掌壓在木頭上,將木頭粉碎,而此刻,陸天一反應了過來,急忙後退。

  古神看向遠處的木神。

  木神盯著他:「古亦之,沒人比我更了解你,當初第三大陸遭難,我數次支援,對你的行為了如指掌。」

  古神讚嘆:「你不出手,我都忘了,放心,我會留你一命,當做曾經的報酬。」

  眼前,陸天一一指擊出,天一之道。

  古神四面八方皆被封鎖,唯有眼前的天一之道才是必須走的路,他抬手,一把抓向陸天一。

  陸天一與古神交戰過不止一次,他的實力也夠資格與古神一戰,但從未有一次,古神這般兒戲,僅僅掌中出現黑紫色物質,便抓住了陸天一一指,令天一之道崩潰於無形,而陸天一的破之序列規則更是直接消散,無法成形。

  陸天一臉色大變,這就是,規則不近身?

  古神抓住陸天一手指,掌心用力下壓,陸天一半個身體被壓入大地,無法反抗,他身側點將台出現,撞向古神,與此同時,封神圖錄出現,金色光芒閃耀,辰祖,枯祖齊齊走出,一左一右對古神出手。

  當初第一厄域之戰,陸天一儘管被厄域大地削弱實力,但憑著他自己聯手辰祖與枯祖,足以對戰古神。

  然而這一刻,古神完全變了,他的氣息與之前不同,黑紫色形成的長矛自手中成形,一矛刺穿陸天一手臂,直刺頭顱。

  陸天一在關鍵時刻消失,還是天一之道,能看到旁人看不到的路。

  即便古神抓住陸天一,都被陸天一逃開。

  枯祖拼死一般撞向古神,整個身體乾枯,辰祖出手,施展從未出現過的力量,令虛空不斷轉動,如同一個活著的生命,打向古神。

  古神長矛橫推,抵住辰祖與枯祖,鋒芒畢露,一掌打在長矛之上,將辰祖與枯祖直接打退。

  另一個方向,鬥勝天尊手持金色長棍砸落。

  四面八方聚攏虛神之力,形成生命的體溫計。

  這一刻,人類一方絕頂高手全部圍剿古神,而永恆族,帝穹,箭神等竟無一人出手,他們也都好奇,此刻的古神,究竟有多強。

  古神掌中,黑紫色物質逐漸變化,形成了另一個色澤,黑灰色。

  難以形容,這不應該是一種顏色,更像是一種生機,一種萬物初始的感覺,仿佛宇宙之初,就應該是這種顏色。

  天穹之上,江峰警惕太古雷蝗,目光落在古神身上,盯著那種色澤,沒錯,就是那種感覺,那就是走出人類極限之路後的可能,原本他以為自己所走的已經到極限,這個人打破了這個極限,那種色澤,才是極限,或者說,通往極限的路。

  古神手臂完全被黑灰色物質凝聚,單臂一揮,虛空定格,緊接著,完全破碎,整個虛空被切斷了,削出巨大的無之世界平面要將鬥勝天尊他們全部吞噬。

  恐怖的威力讓所有人駭然。

  人類頂尖高手,在這一刻全部被巨大的無之世界席捲,推向遠方。

  帝穹等人震撼,這就是古神突破始境後的實力,這也太恐怖了,他們自問也根本擋不住。

  如果說突破之前,他們尚且有與古神一爭之心,現在,完全沒有了。

  這個人應該參與唯一真神還有大天尊之戰,不應該參與他們的戰爭。

  ----

  感謝 [email protected]百度 兄弟的打賞。

  在外出差,太累了,加更有些傷,但今天是兄弟的生日,所以,加更奉上,謝謝兄弟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