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六十章 優勢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古神一步踏出,手持長矛刺向鬥勝天尊。

  長矛刺入鬥勝天尊體內,鬥勝天尊咳血,金色血液流轉,鬥勝決瘋狂運轉,死死抓住長矛。

  頭頂,紅顏梅比斯到來,身旁還跟著陸隱。

  紅顏梅比斯一拳砸向古神。

  古神抬眼:「早料到你忍不住,開紅,你不該把他帶來。」說完,長矛突兀變為黑灰色,一掃而過,將鬥勝天尊肩膀生生撕開,直指天空。

  紅顏梅比斯一拳轟在長矛之上,發出震天巨響,陸隱同時出手,觀想心臟處陸地,同時釋放心臟處陸地與之重合,他要施展翻天掌。

  就在這時,古神忽然暴退,後方,雷霆砸落,劍鋒橫掃,雷主降臨。

  雷主一劍落空,卻又從不可思議的角度刺向古神退避的方向。

  古神以追逐時間的速度出現在雷主身側,一掌壓落。

  「雷主小心。」陸隱大喊。

  雷主平靜,金色雷霆瞬間接天連地,而天穹之上,太古雷蝗的藍色雷霆也同時降臨,兩股雷霆相連,正下方,恰好是古神。

  「永恆都要避讓,就憑你也想擋?」

  古神抬頭,望著兩股雷霆落下:「大人的仁慈,卻被你們當做軟弱,江峰,你真以為大人在避開你?」

  兩股雷霆交織在一起,直接將古神淹沒。

  之前雷主靠著這一招逼退過唯一真神,然而現在,古神任由雷霆落於自身,長矛自雷霆之中射出,化作一道黑芒穿透雷主身體,射入虛空,沿途留下巨大的虛空裂縫,無之世界久久無法閉合。

  雷主捂住傷口,面對此刻的古神,讓他有種直面唯一真神的感覺。

  一步錯,步步錯,與這種強者交手,任何一點失誤,大意,都將成為深淵。

  這種感覺以前只有唯一真神能帶給他,太古雷蝗也無法帶來這種危機,如今,古神也帶給了他這種感覺。

  古神自雷霆之內走出,手中再次出現長矛,遙指雷主:「你白雲城,是我見過修煉一道上最能走捷徑的,勢,就是你們的捷徑,但你們真了解這個捷徑嗎?」

  「所謂勢,便是那三神器帶給你們最接近宇宙之初的那種感覺,不斷修煉勢,等於讓你們不斷接近宇宙之初,這是其他任何時空都做不到的,但你為何不突破始境?」

  「你,可以嘗試突破,為什麼不做?」

  雷主放下手,掌中猩紅一片,他倒轉劍鋒,也不見他做什麼,傷勢快速癒合:「相比這個,我更好奇,你現在所使用的那種黑灰色物質,叫什麼?」

  「掌.神之境。」古神道。

  雷主讚嘆:「掌.神之境,不愧是神之境,我的雷霆都破不開,當今宇宙能與你一戰的不多了。」

  「突破始境,你也可以達到。」古神道。

  雷主搖頭:「我底蘊太淺,修煉歲月遠不如你們,暫時不可能突破。」說著,抬頭看向一個方向,那裡,陸隱目光也看著他。

  「那個小朋友都可能比我先突破吧。」

  陸隱不止一次看過雷主,而今,算是真正見面。

  古神看向陸隱:「可惜了,沃土再猶豫片刻,我就有時間解決這個禍患。」

  天穹之上,陸源第三步踏出,周身序列規則瞬間消失,與古神一樣。

  他目光垂落:「大強,你說誰是禍患?」

  古神看向高空,身體懸浮,緩緩與陸源齊平:「你陸家的人,都是禍患。」

  陸源冷笑:「有本事你剷除了看看。」

  古神之所以出手,就是想在陸源突破始境時,儘可能解決人類這一方的高手,但人類反應極快,所有絕頂高手全部聯合,以他始境的實力都沒能殺死任何一個。

  紅顏梅比斯的支援,雷主的插手,讓古神無功而返。

  高空之上,所有人都望著古神與陸源。

  這一戰的最終結果,要看這兩人。

  古神已經展露難以想像的可怕實力,憑一己之力壓著所有人類高手打,陸源呢?又如何?

  昔祖望著那兩人,她也很好奇,達到始境的古亦之與陸源,究竟誰更強。

  橫掃天地的威勢毫無預兆出現,似乎將整個第一厄域一分為二,天地變為了兩種色澤,黑灰色與金色對抗。

  古神與陸源彼此對視,誰都沒說話。

  黑色母樹之上,唯一真神依然那麼平靜,平靜的讓人不安。

  唯有太古雷蝗的雷霆不斷閃耀。

  陸源忽然盯向太古雷蝗:「滾。」

  恐怖的威勢忽然湧向太古雷蝗,這一嗓子差點沒讓古神下意識出手,而太古雷蝗雷霆如同炸毛了一般,全呲起來,警惕盯著陸源。

  陸源咧嘴,笑容頗為猙獰,這種笑容讓太古雷蝗越發警惕,但它沒有退,儘管它達不到始境的層次,但憑著本身的特殊,敢與任何強大生物碰一碰。

  陸源無奈,本想嚇走太古雷蝗,好讓雷主空出手,這一戰優勢就更大了,但太古雷蝗居然沒走。

  「太古雷蝗天生天養,捕捉雷霆為食,本身形態所化,並非實體,你嚇不走它。」古神漠然。

  陸源盯向古神:「看來我們要先打一場,看看是你厲害,還是我厲害了。」

  古神並未拒絕,他了解陸源的脾氣,這場戰爭沒那麼容易結束。

  就在這時,虛空裂開,荷葉率先探出。

  看到荷葉,所有人都知道,星蟾來了。

  陸隱皺眉,他們沒僱傭到星蟾,星蟾此刻出現可不是好事。

  巨大的星蟾走出虛空,一眼掃過戰場,看到那兩股恐怖氣勢爭鋒,嚇一跳,二話不說,直接變換形態,化為了手握鋼叉,頭戴深紅草帽的斑斕色:「先說好,我不想打。」

  所有人望著星蟾。

  陸源目光冰冷:「蛤蟆,你來幹什麼?」

  星蟾看向陸源,咧嘴一笑:「這不是沃土嘛,又見面了。」

  「沃土,大強,我看看,咦?開紅?你沒死?」

  下方,紅顏梅比斯望著高空:「蛤蟆,這場戰爭與你無關,滾開。」

  星蟾握住鋼叉,使勁晃了晃:「永恆大老闆僱傭我了,用前所未有的高價僱傭我,希望我能幫他擺平這場戰爭。」

  說完,它目光轉向六道輪迴界下的大天尊:「太鴻,你是不是不能出來了?哈哈,你出不來了,那就好,那就好。」

  陸源瞪大眼睛:「蛤蟆,插手我們天上宗與永恆族的戰爭,你在找死。」

  星蟾擺了擺鋼叉:「我不想插手,但永恆大老闆價格太誘人了,沒辦法,大家給我個面子,別打了,擺平這場戰爭,可以是贏,也可以是不打,對不對,永恆大老闆?」

  黑色母樹之上,唯一真神淡淡開口:「可以。」

  星蟾連忙感激:「謝過大老闆。」

  隨後抱緊鋼叉,眼睛眯起心形,望向下方:「陸大老闆,你看?」

  眾人隨他的目光看去,星蟾口中的陸大老闆正是陸隱。

  陸隱才是這場戰爭的決策人,儘管陸源突破始境,又有紅顏梅比斯,大天尊在此,但誰都無法忽視陸隱的影響力。

  有些人修為高,卻無法統領全局,大天尊,陸源,他們修為奇高,可以對標敵人最強者,但真正可以決定這場戰爭的,還是陸隱。

  不管是永恆族還是人類這一方,都認可。

  這也是當初陸隱被傳死亡後,永恆族無所顧忌的原因。

  陸隱,是唯一一個可以輕易影響,並整合六方會的人,其餘人都做不到,哪怕陸源突破始境,依然做不到。

  這就是影響力。

  星蟾都能看清。

  陸隱望著星蟾:「我出一個價格,你幫我們對付永恆族。」

  星蟾嘆息,為難:「陸大老闆,你應該早點出價,生意講究誠信,你懂得。」

  陸隱嘴角彎起:「你不聽聽我的價格嗎?保證你心動。」

  星蟾苦惱:「不聽,肯定不聽,陸大老闆是聰明人,既然這麼說了,肯定有你的把握,我不想背叛誠信,陸大老闆,對不住了,下次,下次請一定提前僱傭我。」

  它的聲音非常真誠,已經被誘惑到了。

  陸隱想僱傭星蟾的價格,是蜃域,大恆先生收集山水畫石頭的目的就是蜃域,他猜測不是大恆先生要收集,而是星蟾。

  說出蜃域,同時也可以試探星蟾對此了解多少,說不定能知道旁人進不去蜃域的原因。

  可惜,這蛤蟆不上當。

  死蛤蟆,總能在關鍵時刻礙事,要儘快解決它了。

  「小七,死蛤蟆交給我。」紅顏梅比斯握住拳頭,強悍的力量令空間都扭曲。

  陸隱眼睛眯起,點點頭。

  高空,星蟾注意到了:「喂喂喂,開紅,我沒得罪過你吧,別跟我過不去啊,為你們人類想想,這場戰爭一定能贏?你看,你都對付我了,人類這方肯定少一個高手,對不對?沒必要,真的沒必要。」

  陸隱取出至尊山,帝尊,厄姬走出。

  看著這一幕,星蟾無語,人類哪來那麼多高手?一個個冒出來,有完沒完了?

  唯一真神挑眉,人類比永恆族其實一直都有優勢,只是這個優勢沒被發現,然而兩次神誡過去,人類終究利用到了這個優勢。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