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六十一章 蝴蝶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相比其它物種,人類善於創造,智慧,韌性也無可比擬,若將所有平行時空的人都集中過來,永恆族絕非對手,這也是永恆族適時發動神誡的原因,他們要確保人類不會聯合,無法形成對永恆族的優勢。

  可惜,這第三次神誡已經晚了。

  但,他轉頭望向遠方,喃喃自語:「來了。」

  帝尊,厄姬的出現,給人類這一方再度帶來了高手,紅顏梅比斯有把握對抗星蟾,古神被陸源老祖拖住,陸隱要將這場戰爭持續下去。

  天穹,太古雷蝗轉身就走,毫無預兆,看的陸源與古神驚詫,怎麼跑了?

  星蟾正打算再勸勸陸隱,忽然毛骨悚然,一種讓它發寒的氣息靠近。

  緩緩回頭,不是吧,那玩意怎麼能來這?它們不是不出來的嗎?

  大天尊忽然抬頭望向遠方,緊接著,古神,陸源,雷主,紅顏梅比斯,木神等皆望向遠方,有什麼東西接近了。

  下一刻,陸隱也感受到了,那是一種壓迫的感覺,仿佛天邊在離自己越來也近,近到觸手可及。

  怎麼會有這種感覺?

  第一厄域寂靜無聲,所有人都感覺到了,齊齊望向遠方。

  星空扭曲,道道漣漪擴散,如同河流。

  一隻蝴蝶,飄飄起舞而來,帶著美麗的光芒,照耀整個黑暗星空,沿途灑下的銀色光芒,如同星河,璀璨美麗。

  所有人呆滯,一隻蝴蝶?

  唯一真神閉起雙目。

  大天尊緊盯著那隻蝴蝶,是它?

  陸源皺緊眉頭,好眼熟,在哪看過。

  蝴蝶緩緩飛舞,停在第一厄域上空,灑下溫暖的光芒。

  它很美麗,非常美麗,五彩斑斕,仿佛這世間最美的顏色都集中在它身上,而它帶給第一厄域的溫暖,驅散了所有人的敵意。

  「各位,還請聽我一言,這場戰爭,能不能停下呢?」和煦的聲音,帶著溫暖與綿柔,蕩漾在所有人心中。

  陸隱望著蝴蝶,很好聽的聲音,還是個女的,這種聲音有種讓人想睡覺的感覺。

  「我想起來了,是你。」陸源大喊一聲。

  「我也想起來了。」紅顏梅比斯上前一步,盯著蝴蝶:「當初你路過天上宗,給第一大陸帶去災難,是師父出手將你喝退,是你吧。」

  大天尊盯著蝴蝶,她也想起來了,那隻蝴蝶。

  蝴蝶飛舞:「抱歉,那時候剛剛突破,心智還不成熟,給各位帶來麻煩了,實在抱歉。」

  「你來做什麼?這場戰爭與你有什麼關係?」陸源問。

  蝴蝶聲音綿軟細膩,讓人聽了很舒服:「永恆族曾幫過我,人類也曾幫過我,我希望雙方可以罷手。」

  陸源好笑:「既然都幫過你,就走吧,這場戰爭與你無關。」

  「如此恢弘的戰爭,決出勝負,雙方付出的代價都太大了,無論是永恆族還是人類,我希望可以結束這場戰爭,也算還了雙方的恩情。」

  陸隱有種荒謬的感覺,他第一次聽到這種理論,這隻蝴蝶不是好東西。

  它分明就是來停戰的。

  想著,陸隱看向唯一真神,見他很自然的閉著雙目,更肯定了。

  這就麻煩了,不管這隻蝴蝶目的是什麼,它實力絕對很強悍,當初能給第一大陸帶來災難,始祖親自出面才逼退,可以想像。

  如果它站在永恆族那一方,人類絕對討不了好。

  「如果我們執意要開戰呢?」陸源直言。

  蝴蝶灑下光芒:「戰爭,不好,唯一能消除戰爭的方法,要麼一方徹底消失,要麼,勢均力敵,如今看來,你們人類很想持續戰爭,說明你們占據優勢,那麼很抱歉,我要站在永恆族這一方,讓雙方實力均等。」

  「不過你們放心,如果因此導致人類戰敗,我也會幫你們人類回去,不會讓永恆族傷害你們的,算是還你們恩情。」

  蝴蝶的理論讓所有人覺得可笑,就好像上來給別人一刀,然後再給別人治傷,就算還了恩情一樣,荒誕可笑,但他們笑不出來,這隻蝴蝶,很強。

  星蟾現在站在一邊都沒有說話,而且狀態都變了,變成了金色,帶著草帽,握住荷葉,看起來很是無辜。

  在蝴蝶出現的一刻它就變成這樣,顯然,要麼顧忌蝴蝶,要麼,認為這場戰爭不太可能持續。

  依照陸源的脾氣,一定要打,尤其蝴蝶這種理論讓他噁心,但這隻蝴蝶究竟什麼實力,他沒底。

  「星蟾大哥,你說呢?」蝴蝶忽然問星蟾。

  星蟾一激靈,眼睛眯成彎月,笑呵呵的:「對,你說的都對。」

  「星蟾大哥,我是在問你有什麼想法,還請如實說,好嗎?我很嚴肅的。」

  星蟾眨了眨眼,一甩荷葉,很嚴肅的樣子:「你說的都對。」

  眾人無語。

  「星蟾大哥還是這麼幽默。」蝴蝶來了一句。

  星蟾訕笑,幽默你爺爺。

  如果不是惹不起你,你爺爺早把你撕了生吞活剝,不過這隻蝴蝶說的不錯:「人類這一方的,我勸你們真別打,打不過了,現在永恆族這一方多了我們兩個,你們那除非也多兩個同層次的,否則還打什麼?你說對嗎?陸大老闆?」

  星蟾認準了陸隱,他對人類太了解了。

  陸隱望著高空,這一刻,蝴蝶轉動,顯然,也在看著陸隱。

  陸隱看著蝴蝶:「可以。」

  兩個字,代表這場戰爭,結束了。

  陸源不在乎多兩個高手,他就這脾氣,但陸隱說結束,他沒有反駁。

  紅顏梅比斯,包括雷主都沒有反駁。

  怎麼看,現在結束戰爭都應該,永恆族硬生生多了兩個始境高手,再加一個深不可測的昔祖,怎麼打都沒用。

  「這位蝴蝶前輩,敢問名號。」陸隱望著蝴蝶。

  蝴蝶也在看著陸隱:「你可以叫我天恩,人類,你很大度,我喜歡你。」

  陸隱笑道:「我也喜歡你,天恩,你的聲音,很好聽。」

  「謝謝。」

  陸隱望向唯一真神:「第六厄域歸我們人類,永恆,你沒意見吧。」

  唯一真神睜開眼睛,與陸隱對視:「那是你的戰利品。」

  「半祖之身,卻能從我這搶走一片厄域,陸隱,你不愧是擁有濁寶的人,你濁寶的價值甚至更在江峰的三神器之上。」

  不少人愕然,濁寶?

  他們不清楚濁寶,卻清楚雷主江峰擁有的三神器。

  正是憑藉三神器,江峰在極短的時間內崛起,帶領白雲城屹立宇宙,令永恆族都忌憚。

  也正是因為三神器,白雲城才被永恆族覬覦,唯一真神想搶奪。

  陸隱居然有超越三神器價值的至寶?

  這麼一說,很多人都理解了,怪不得陸隱崛起的那麼快,一個半祖,卻參與祖境戰場,甚至來到始境戰場,他經歷了多少生死,一步步走過來,都是因為那件至寶?

  人性貪婪,陸隱有至寶一事必然會傳出,引得整個宇宙關注。

  但,陸隱已經不在乎,現在的他,背靠始境陸源老祖,整個天上宗有多少高手?

  誰能覬覦他的東西?

  但還不夠,他要真正對外展示武力,詔武,要儘快開始了。

  …

  第六厄域,神力湖泊被黑色母樹抽走,這片厄域屬於人類了。

  陸隱沒有將其打碎的想法,這片厄域將是進攻永恆族的前站。

  在這裡不僅可以看到唯一真神,也可以讓紅顏梅比斯這些強者,以此為跳板,進入其它厄域。

  第一厄域戰爭結束後,蝴蝶,星蟾,全部離去。

  陸隱請紅顏梅比斯幫雷主對付太古雷蝗,紅顏梅比斯剛好取回力量,正要熟悉一下。

  同去的還有帝尊。

  這場戰爭兩個目的都達到了,唯一真神被困,屍神被殺,讓紅顏梅比斯取回力量,唯一的變數就是古神突破始境,好在陸源老祖同時突破始境,讓雙方力量平衡。

  而蝴蝶的出現,是陸隱不解的。

  他特意找陸源老祖問過,得到的答案不太清晰。

  只知道這隻蝴蝶曾攪亂過第一大陸,被始祖喝退,而今它究竟代表什麼立場,陸源老祖他們不知道。

  大天尊同樣不知道。

  不久後,天上宗對外宣布,定下了詔武日期,陸隱要在詔武到來之前,見一些人。

  剛回到天上宗,紅顏梅比斯回來了,還帶來了江清月。

  太古雷蝗跑了,紅顏梅比斯他們白跑一趟,白雲城也暫時安寧。

  「陸兄,父親正式以白雲城城主之名,邀請你做客。」江清月告訴陸隱。

  陸隱詫異:「現在?」

  江清月點頭:「父親讓我告訴你,他知道有關天恩的一些事。」

  陸隱臉色一整:「帶路。」

  虛空裂開,陸隱跟隨江清月一步踏出,再出現,已經來到一片熟悉的星空。

  說熟悉,因為這裡赫然是太陽系,陸隱看到了木星,看到了月球,看到了地球,這片星空他很熟悉。

  白雲城,就源於地球。

  一直以來,陸隱都有個疑惑,六方會,真的是平行時空?

  如果是,為什麼沒看過相同的人?

  曾經有人給過答案,說是不同的平行時空,在某一個時間節點出現偏差,發展歷程就將不同,未必會出現相同的人,但,這其中有個悖論,既然不出現相同的人,或者沒有親眼證實有過相同的人,如何確定那就是平行時空?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