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三章 填平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最快更新最新章節!

  眼見此景,李禾心中大痛。

  過去數日裡,因為後繼兵力跟進的速度受限,王平始終帶著較少的兵力,承擔極沉重的作戰任務,將士們鏖戰兩日,尚能輪番休息,稍稍恢復,而王平整整兩日沒有闔眼,無論精力、體力都用到了極限。

  總算等到曹軍攻勢稍歇,他把指揮權交給副手才半刻,就出了這樣的事?這是疏忽了?還是運氣太差?

  李禾搶過一桿長槍,高舉在手連連揮動,口中大吼道:「來兩百個人,隨我攻上山去,殺散曹軍!東面山上斷不容有失,也去兩百個人!」

  俗語道,將為兵之膽。大軍鏖戰,哪有一帆風順的,越是逆境,越是要靠將校來鼓舞士氣,扭轉局面。將士們慌亂間看到李禾如此膽勇,頓時鎮定,絕大部分人按照李禾的命令行動;少數將士適才跑的亂了,一時找不到武器,便隨手拿著短刀、木棍跟上隊列。

  李禾舉槍的時候,身上又中了兩箭。其中一箭打穿了肋部的甲葉,刺進體內寸許。李禾痛得臉都白了,卻不聲張,領著聚攏過來的將士往西面坡上狂奔。

  奔到棚架邊上,正撞見茅草被人用力撥開,王平嘴裡呸呸連聲吐著木屑草籽,灰頭土臉出來。

  「王校尉沒事!王校尉還活著!」將士們無不大喜。

  「你去土垣那邊!」王平衝著李禾大喊。

  「什麼?」

  「曹軍必然乘機攻向正面,你去土垣方向帶人頂住!傳我將令,諸隊不得後退,敢退者皆斬!」

  「山上呢?」

  王平雙手撐著框架,將身體拔出來。因為腳下被坍塌竹木絆住了,一個趔趄,他順勢向前一撲,單手按地,奮力躍起。有根斷裂的細竹竿刺進了他的小腿,隨著他的動作晃動,他看也不看一眼,隨手拔下。

  前兩日作戰,他身上受了數創,都只經過簡單包紮,此時鮮血又浸透出來。

  但王平卻好似感覺不到半疼痛,他眯起眼睛,看了看山坡上草木搖曳的情形,沉聲道:「曹軍射來的箭矢,全都是輕箭,我料那些人是從各部專門調集的精銳斥候,所以才能一擊得手……」

  說話間,「颼颼」的響聲,從王平的面龐邊緣掠過,這是曹軍士卒射出的箭矢,他們似乎在迫近了。

  「虛張聲勢!」王平嘿嘿冷笑。

  他抽刀橫在面前,稍彎下腰,沉聲道:「只要我們動作夠快,曹軍甲士還來不及登山!我帶兩百本部趕去,一刻之內就能將之擊破……你先穩住正面!」

  王平的部下里,有很多是歷年來投奔他的賨人,頗擅山地作戰,能身披甲冑,於林木溪岩間縱躍如飛。李禾心知,王平既然這麼說了,必定有把握。

  當下他便往土垣方向奔去。

  棚架倒塌的時候,竹竿斷裂崩飛,王平的兩名親兵都被竹竿的尖端扎到,一死一傷。王平從死者身上抽出備用的箭矢、刀槍,向兩百名部下一揮手。

  兩百名立即分散成了廣闊的橫隊,各自擇路,急速登山。

  進入林地沒多久,枝葉就將光線阻斷了很多。地面泥濘濕滑,將士們只能攀著樹木,小心地往上走。

  與此同時,他們聽到上方高處傳來沉重的腳步聲和嘶吼咆哮聲。

  應該是先前派去登高遠眺的將士並未全部戰死,還有人在與敵糾纏。

  「快!」王平略加快些腳步。

  話音未落,就看見高處有好幾團灰色的人影,順著濕滑坡地飛快降落下來,動作敏捷得像在插翅飛行一樣,不像是人,倒像是某種巨大的猴子。當他們距離靠近些,手中的刀斧反射出的光芒愈來愈明顯。

  「小心上面!」好幾名將士一起呼喊。

  靠近坡地的一名士卒扭頭看見了飛撲下來的人和他們手中的利刃,但來不及抵擋。刀斧從高處直劈下來,劈開了他肩膀的骨骼,從胸腔血管豐富處直落而下,噼噼啪啪地斬碎了胸骨,將內臟迸飛到體外。

  這士卒的身軀一瞬間幾乎看不到了,只有巨量的鮮血劃著名各種各樣的弧線肆意噴涌,打在密集的林間枝葉上,像是雨點落下。

  這名士卒是王平的本族後輩,素來擅長格鬥,當年曾遂王平投入徐晃麾下,在巴西郡的山間要隘與句扶、馬忠所部對峙的。但兩軍交戰,他說死就死了,一身的好本事根本沒得發揮。

  王平罵了一句,心裡並不慌亂。在這士卒碎裂的身體倒地時,他已經搭箭勾弦,對準揮刀劈砍的敵人一箭射去。

  雙方的距離很近,而那敵人又沒穿甲冑,箭矢當胸貫入,將他沉重的身體帶得往後連退兩步,頓時斃命。

  下個瞬間,刀光劍影閃耀不斷,緊隨在王平身邊的一批刀斧手,首先與曹軍的輕兵接觸。

  這些輕兵果然如王平所料,是從大軍中抽調出的精銳,個個身手高明,能在奔跑中開弓射箭,也能白刃格鬥廝殺。王平率部抵擋,正吃力的時候,兩翼包抄的弩手齊至。

  交州軍的弓弩之利遠勝於曹軍,上百名弓弩手隱在林間,箭矢密集紛飛。

  衝鋒最前的曹軍士卒本有舉高臨下的優勢,這時候卻被濕滑地面坑害了。他們向下衝鋒的過程中,沒法止步也沒法改換方向。他們竭力還射,卻沒法在奔跑或倒地滑行的時候射中目標,只聽得林間箭矢破空的厲嘯和慘叫之聲不絕,大部分慘叫都來自於曹軍。

  與此同時,李禾衝到了正面土垣,抬頭一看,不禁倒抽一口涼氣。但見埡口正面一整片,全都是黑壓壓的敵兵,無數人狂呼怒號,摩肩接踵地狂奔過來,一時間根本數不清有多少人。

  守軍所設的竹籤陣很快就被踏平了,然後他們又迅速越過壕溝……某幾處壕溝被曹軍用木板和土袋填平;還有幾處壕溝根本就是被不斷跌入其中的曹軍將士軀體填平的。

  不待李禾吩咐,守軍將士瘋狂地射箭,然而箭矢射在人潮中,似乎打滅了幾處小小浪花,又似乎沒有。

  這等規模的攻勢,便是王平全師在此,也難抵擋。何況王平和好幾百的部下,還被牽制在兩側山崗高處了?

  沒過多久,進攻的曹軍開始和土垣高處的交州軍廝殺,酷烈的血腥之氣隨即撲面而來,令人膽寒。

  「將軍,交州軍抵敵不住的。弟兄們斬將立功的機會到了!」曹軍校尉嚴莊輕鬆地道。

  他注意到,交州軍當道建起的土垣西側,有一段兩三丈的缺口。應該是雨后土石鬆軟,壘砌後漸漸坍塌的結果。曹軍便將此地作為主要的突破口,猛衝過去。

  雖然缺口兩側守軍箭如雨下,但曹軍噼噼啪啪地踏著己方將士的屍體和鮮血,不斷迫近缺口,很快就逼近到了雙方槍矛互相戳刺的距離。

  「第二隊,第三隊和第四隊一齊上。軍法隊也向前五十步,但有怯戰者立斬。」曹泰喝令。

  曹泰是曹仁的長子,武略雖不如其父,卻也是曹氏年輕一代中的佼佼者,去年起,他升任武牙將軍,為中領軍曹休部下。此番曹休出兵猛攻排山,曹泰自告奮勇,擔任先鋒。

  聽得曹泰下令,嚴莊連忙揮手,身後數麵皮鼓隆隆大響,催促將士向前。

  這種毫不顧忌死傷的打法,純以蠻力發動,偏偏很是有效。只不過,除非諸夏侯曹氏的親族重將,其他人不捨得如此,一般也不願擔這個責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