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四章 定奪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須臾間,兩軍的戰鬥便進入了白熱化。

  曹軍要奪回鹿門山周邊的要地,就要突破排山這個咽喉之地,而想要兵抵排山,先得衝過過風埡。而交州軍要拿下鹿門山,威脅襄陽、樊城的腰膂之側,首先便要穩固控制排山,將曹軍阻絕在過風埡以北。

  而過風埡的戰事勝負,又取決於對土垣西段這個小缺口的爭奪。

  兩軍將士就在這塊兩三丈寬闊的狹小區域惡鬥。金屬與金屬碰撞粉碎;肢體與肢體在地面進退,在空中飛舞;無數腳步踐踏著地面,將鮮血踏進泥里,再把泥漿攪成血漿。

  在整片戰場上,人的喘息聲、吶喊聲、喝罵聲、痛呼聲、呻吟聲混雜成不斷升騰的漩渦。反倒是土垣的缺口處,將士們把所有的力氣都壓榨了出來,用於向對手展開最猛烈的砍殺,用力向前移動,把對手壓倒。他們沉默著廝殺,沉默著死去,偶爾有一聲短促的呼叫,隨即被空中不斷厲嘯的箭矢破空聲掩蓋。

  兩軍不約而同地都將最精銳的部下投入到這個缺口。大體來說,王平的部下裝備更好些、戰鬥意志更強些。他們日常的生活水平更高,也就有更多時間來錘鍊自己的武藝和體力。

  這使他們能夠在這死亡的漩渦中多堅持一會兒,能殺死更多的敵人來為自己陪葬。

  而曹軍始終處於攻勢。毫不吝惜生命,便是曹軍最大的優勢。

  曹軍用數以百計的甲士督戰,任何人遲疑不進,甲士立即將之斬殺,懸首示眾。在這樣的嚴苛軍法下,曹軍將士們殺氣騰騰,宛如猛獸,嚎叫著迎向死亡。

  就在兩方將領的視線中,他們用槍矛、用刀劍,甚至飛身猛撲,用牙齒和拳腳撕咬捶打,用自己將死的身體來拖住交州軍將士的隊列。

  隨著時間推移,缺口內外的地面被屍體鋪滿,又堆積得越來越高,曹軍將士們一點點地將陣線往土垣的內部壓倒,甚至還有人使用鐵錘等武器猛砸土垣,試圖把缺口擴得更大。

  缺口後方數十步,有人問李禾:「李司馬,該怎麼辦?」

  過風埡後方兩里,馬忠微微動容:「曹軍竟兇惡至此!」

  馬忠文武雙全,被雷遠視為得力助手,但這幾年來,他主要負責左將軍府的日常事務,不直接參予軍務。他在交州時,見交州軍的裝備、訓練水平和士氣都不斷提升,攻伐周邊蠻夷,無不應手摧破,難免對己方的信心十足。

  然而這一次北上荊襄,先前夤夜突襲倒還罷了,頭一次硬碰硬的惡鬥,竟然艱難到這種程度!

  馬忠不由得轉問扈從:「敵將舉曹字軍旗,可知是誰?」

  扈從稟道:「是曹仁長子、武牙將軍曹泰。」

  「怪不得,怪不得。」馬忠喟然嘆氣。

  雷遠正往高處走幾步,試圖看得更清楚些。他灰色戎服的下擺和靴子都沾滿了泥污,顯然是聽聞戰事緊急,才翻山越嶺至此,但他怎麼說都是見慣了屍山血海的宿將了,前線越是慘烈,他越是穩若泰山,絲毫不見焦急慌亂。

  聽得馬忠嘆氣,雷遠「嘿」了一聲:「德信,你嘆什麼?」

  馬忠道:「這樣的打法,分明是殺敵一萬、自損一萬甚至更多的笨辦法。可曹氏政權以數十萬戶的士家保證兵員充足,以諸夏侯曹氏親族將領拍板下決心,上來就硬生生和我們拼消耗,拼人命……實在難以應付!」

  再看片刻,馬忠實在按捺不住。他按著腰間佩劍上前幾步,又退回來,欲言又止。

  雷遠麾下部屬們,也有派系劃分。以郭竟為首,包括賀松、丁奉這樣的灊山舊人團體規模最大。而雷遠從益州巴西郡簡拔的馬忠、王平、句扶、馮樂等人,也隱約自成一個小班底。

  這個小班底當中,王平、句扶兩人都是雷遠本部的帳下校尉,統帶數千精銳。此刻王平所部陷入苦戰,馬忠怎麼也看不下去。

  雷遠或許不太在意部下的親疏遠近之分,但馬忠身為長史,有責任替上司稍作權衡。

  他猶豫片刻,終於勸道:「君侯,寇封將軍的兩千人就在後面待命,是不是……」

  雷遠徐徐道:「再等一等。王子均尚有數百人的預備隊,我估計,他快要從西面山上下來了,他有辦法。」

  話音未落,只見李禾揮動軍旗示意,土垣缺口邊的守卒猝然後退。

  兩方角力之際,一方稍退,另一方必定狂突猛進。瞬間曹軍如潮水般猛衝入土垣以內,為了爭奪早一步衝殺的機會,甚至有不少人在土垣前方擁擠成一團,彼此推搡。

  而進入土垣內部的數百人喊殺衝鋒,猛跑了一陣,卻見眼前營壘空空蕩蕩,並無一個敵人。正猶疑間,空中傳來一聲尖銳的哨響,交州軍的預備隊忽然從側面殺到。這一支預備隊集結了大量強弓硬弩,將無數箭矢、弩矢密集如雨地傾瀉出去。

  第一批衝進土垣的曹軍將士,都是精銳中的精銳,是作戰經驗格外豐富的悍卒。他們中的刀盾手立即高舉盾牌,沒有盾牌的,則伏低身體,用護臂遮擋面門。

  然而,當箭矢密集到了一定程度以後,盾牌甲冑之類很快就失去了意義。也許一名士卒能憑藉盾牌、甲冑格擋四五箭甚至更多,可到了第十支、第十五支,總有那麼一支有力的箭矢穿透防禦,將他們射傷、射死。

  少數用盾牌擋住了箭矢的幸運者,則發現同伴們被割草一樣地掃倒,將他們的身形孤零零地凸顯出來,於是更多的箭矢向他們集中。

  王平不知何時從西面山上回來了,他腳步沉穩地站在一排弓箭手中間,將自家的校尉旗幟升起。當弓箭手們射到第五第六輪的時候,他們把長弓背回身後,弩手們也把強弩收起,所有人取出懸掛在腰間的繯首刀,開始加速奔跑。

  站在他們對面,還能試圖反抗的曹軍,不過百餘人罷了。

  即便雷遠站在兩里左右距離,並不能看清曹軍士卒的具體動作,但他們的隊列鬆散如此,便決定了他們的命運。

  須臾間,曹軍屍橫就地,王平帶著部下發起反攻,很快就重新占據了缺口處。

  曹軍的攻勢此時便延續不下去。

  在如此激烈的戰鬥中,曹軍不斷把部隊投入到土垣缺口處,前後至少動用了五支披甲率很高的精銳部隊,超過上千人。這樣的精銳戰必先登,堪稱是全軍的骨幹。而骨幹如果盡數被摧折,對全軍士氣便形成可怕的打擊。

  曹泰只要有一丁點的用兵經驗,就不會在這時候逼迫將士們繼續作戰了,恐怕他需要至少兩三個時辰的時間來重遍部伍、鼓勵將士……而兩三個時辰以後,天就黑了,小股滋擾尚可,大戰只能等到明天。

  「可以了。」雷遠微不可察地鬆了口氣。

  這個時間裡,己方也好換防。他對李貞道:「去請伯昇將軍來。」

  李貞去了沒多久,催馬疾馳回來,身後跟著幾名風塵僕僕的騎士。

  他縱身下馬,跨前幾步道:「將軍,回來路上碰見了任暉將軍的信使,說有一樁急事、大事,須得十萬火急,請主公定奪。」

  任暉所部是偏師,行動的自由度很大。雷遠還特意吩咐,可以多徵詢鄧范的意見。

  他們出了什麼事?什麼樣的急事、大事,讓任暉和鄧范都不能決斷?

  雷遠心中咯噔一跳。他穩住心神,向那幾名騎士招了招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