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唯一能做的事情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米哈伊爾大公的心情很不錯,這些天他算是體會到了大權在握的快感,看著一大群人唯唯諾諾對他俯首帖耳,那感覺實在太妙了。

  反正米哈伊爾大公是愛上了這種感覺,讓他都有點不想回聖彼得堡了。

  只不過米哈伊爾大公的感覺好歸好,但是在普羅佐洛夫子爵看來這傢伙壓根就是被耍得團團轉。你看看這一天天根本就是在做無用功,除了被人拍馬屁拍得很爽之外,有一丁點實際作用?

  不過對普羅佐洛夫子爵來說這樣最好,他還真擔心這對活寶兄弟出來壞事呢!現在這種狀態就最好,看著他們不干實事一天天的浪費時間就挺好!

  對普羅佐洛夫子爵來說,與其關心這對沒啥用的活寶兄弟還不如多關心一下羅斯托夫采夫伯爵的動向。畢竟現在烏克蘭唯一的大鱷就是這位欽差大人,他的選擇將決定這裡的事情最終將走向何方。

  有時候普羅佐洛夫子爵也會代入羅斯托夫采夫伯爵的角色,看看自己如果處於這位伯爵的地位會如何做。但是隨著時間一點點推移,他的種種猜測都沒有落到實處,這讓他也是有點摸不透這位伯爵了。

  那羅斯托夫采夫伯爵在做什麼呢?簡單說羅斯托夫采夫伯爵在等,等時機成熟,其實對他來說基輔方方面面的情況都是清清楚楚,舒瓦洛夫和康斯坦丁大公這兩邊能打的牌他基本都是門清。

  處於這種地位,他要做的其實就是為這兩家創造適合的出牌時機,誘導這兩家一步步將所有的牌都打出來。等這兩家牌都打完了,也就是他出面收拾一切收割最後果實的時候。

  從某種意義上說羅斯托夫采夫伯爵就像是等待果子成熟的果農,果子熟了他直接拉出去賣錢就完事了。

  當然啦,對於這兩家的表現他基本還是滿意的,尤其是康斯坦丁大公這邊,他尤其滿意。之前他還擔心這位大公表現太拉胯,跟不上舒瓦洛夫伯爵的節奏,需要他額外關照這位,幫著他一步步的往外出牌。

  而最近這幾天康斯坦丁大公的實際表現完全超出了他的預計,不管是最開頭一上來生撕舒瓦洛夫伯爵,還是後來暗地裡打梅爾庫洛娃這張牌搞彼得.巴萊克,都算漂亮。

  在羅斯托夫采夫伯爵看來,只要對方打出了這兩張牌最後的結局就不會太差,就算最後收穫不到什麼東西,也能讓烏瓦羅夫吃癟。

  當然,對羅斯托夫采夫伯爵來說,康斯坦丁大公出牌的節奏還是欠點火候的,略微顯得有點急,如果更加能沉住氣一點,那就更好了。

  「康斯坦丁大公沒有這個能力,我想這位伯爵應該有個不錯的參謀。」

  羅斯托夫采夫伯爵的判斷讓謝爾蓋很是疑惑,他不明白自家老闆是怎麼得出這個結論的。因為在他或者說在聖彼得堡貴族圈裡康斯坦丁大公的風評是比較好的,一般都認為他精明能幹手段頗高。

  對謝爾蓋來說一個精明強幹手段高明的皇子有當前的表現不是很正常嗎?可是聽羅斯托夫采夫伯爵的意思,好像這位大公水平不咋地,如果沒有參謀根本沒辦法應對相當的局勢。這可能嗎?

  「你以為那位大公很精明很能幹,是個文韜武略的天才?」

  謝爾蓋看了看羅斯托夫采夫伯爵,以他對伯爵的了解,很清楚這番話是什麼意思。只不過他依然有點接受不能,難道康斯坦丁大公不厲害嗎?

  「謝爾蓋,」羅斯托夫采夫伯爵忽然有點語重心長的意思了,「在政壇上,看人的眼光是一項很重要的能力。你必須能夠清楚地分辨出一個人的本質,比如他究竟是什麼能力又是什麼心性……而現在我從你的表情能夠看出,你這項能力的水平並不高!」

  謝爾蓋有點不服氣,不過他並沒有說什麼,因為羅斯托夫采夫伯爵還是第一次直接告訴他某方面的能力不行。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所以他有點懵逼,在猜想羅斯托夫采夫伯爵這麼說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而羅斯托夫采夫伯爵則繼續說道:「你很聰明!很善於觀察和思考,這很不錯。但是你的觀察和思考並不一定能夠得出正確的結論,這就是問題。」

  「當然,這有你缺乏經驗的問題。不過我還是要說,最大的問題是你太容易受到外界因素的干擾,這些外力總是讓你做出錯誤的判斷!」

  謝爾蓋咽了口吐沫,他心中的不安愈發地明顯了,因為今天的羅斯托夫采夫伯爵表現太奇怪了,他總覺得這位伯爵好像是要給他上最後一課然後跟他告別似的。

  這讓他腦瓜里嗡嗡的,不斷地試圖告訴自己想多了,但是馬上羅斯托夫采夫伯爵又會用新的話加重他的疑慮。

  「你接觸的那個圈子,好像是上流社會的精英圈子,好像他們一個個都是人中龍鳳,但是我要告訴你,這些人不過是一些驢糞蛋罷了!大部分都是一些草包,所以他們的判斷毫無價值!」

  「不要因為他們說好你就覺得什麼是好的,也不要因為他們說壞你就覺得什麼是壞的。而你就是太容易被他們帶跑偏了!」

  看著已經是一臉懵逼的謝爾蓋,羅斯托夫采夫伯爵很有點語重心長地教育道:「你的學會用自己的眼睛看問題,然後做出自己的判斷,不要受他們的干擾,這對現在的你非常重要,因為我相信跟了我這麼多年,您的腦瓜還是有這點判斷力的!」

  稍微一頓,羅斯托夫采夫伯爵乾脆一氣說道:「現在你大概猜到了我為什麼要跟你說這些。是的,我的朋友,差不多到了我們該分別的時候,你在我身邊已經學不到更多的東西了,而且你也應該單獨出去闖一闖增長閱歷和經驗了,這非常重要。甚至可以說你未來能走到哪一步,就看你是不是能學到點什麼了!」

  說著羅斯托夫采夫伯爵微微一笑道:「現在,你最好想一想到底想去哪裡增長閱歷,作為你的朋友和老師,這將是我唯一能為你做的事情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