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不適合你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謝爾蓋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復,他在羅斯托夫采夫伯爵身邊做秘書差不多已經有十年了。這十年下來不說有感情了,至少對這個位置的好處還是心知肚明的。

  別看他這個秘書並沒有什麼實權,但是羅斯托夫采夫伯爵的政治地位擺在那裡,不說是宰相至少也是皇帝的絕對心腹寵臣,這種人的家臣那也是見官大一級,他走到外面只要亮出羅斯托夫采夫伯爵的招牌,不要說橫著走,至少沒有人敢跟他炸刺找彆扭。

  反正謝爾蓋是一點兒也不羨慕自己的那些同齡朋友,那些人最出彩的也不過是在軍隊裡當個少校或者中校,或者在地方上當個小市長,哪裡能跟他這種巨頭圈邊緣人相提並論。

  這些年下來謝爾蓋已經習慣了被恭維被仰視被尊重,如果這輩子都這麼下去他也不會有太大的意見。

  當然,謝爾蓋自己也知道是不可能的,總有一天羅斯托夫采夫伯爵會老去,他的獲得的寵幸也可能變少,這是自然規律誰也無法避免。但是他還是希望這一天來得越晚越好。

  而就在剛才羅斯托夫采夫伯爵明白無誤地告訴他了,這一天很快就會到來。以他對伯爵的了解,恐怕基輔這邊的事情結束了,他就得離開。

  這讓謝爾蓋有點暗自傷神,也有點悵然若失。只不過他將這一切掩飾得很好,或者說他自認為掩飾得很好,不會被羅斯托夫采夫伯爵看出端倪。

  至於為什麼做這種表面功夫,原因也很簡單,謝爾蓋跟了羅斯托夫采夫伯爵這麼些年,不說安全掌握了伯爵的性格,但一般的喜好還是不難把握的。

  謝爾蓋深知羅斯托夫采夫伯爵做出的決定一般是不可能收回的,既然他已經說了讓他離開,那麼他最好服從安排。否則伯爵不說很不高興,至少會對他有意見和看法的。而這些意見和看法將決定他未來的升遷,謝爾蓋可不想老實窩在地方,他還是希望儘快回到聖彼得堡這個中心的。

  此外他還知道羅斯托夫采夫伯爵喜歡有衝勁有朝氣不畏懼困難的年輕人。如果他表現出一丁點畏難情緒,那麼他在羅斯托夫采夫伯爵心中的評價肯定會變低,這一樣會影響他的仕途。

  有鑑於此,謝爾蓋就儘量克制心中的失望和遺憾,儘量表現得好像很開心,希望給羅斯托夫采夫伯爵留下好印象。

  只能說謝爾蓋還是太不了解羅斯托夫采夫伯爵了,他這個人是見心見性,對於身邊人是什麼性格不說了如指掌但也是能摸個**不離十。

  簡而言之,謝爾蓋心裡頭想的表面上裝的都瞞不過他的眼睛,不過他並沒有對此說什麼,也沒有教訓謝爾蓋,因為這完全沒有必要。

  這人啊,有小心思有小九九一點兒都不奇怪,如果這些小心思小九九的出發點能讓他繼續上進或者給他動力那就是好事。畢竟人非聖賢誰還沒有點私心呢?

  私心如果有正面效益那不妨聽之任之,等到這私心的正面效應消失了負面效應出現的時候再糾正不遲。

  就像謝爾蓋這樣的,他想留下好印象想方設法地給自己爭取點便利並不是什麼大問題,任何人都會這麼做,誰面試的時候不想給老闆留下好印象啊。這不能說不對。

  但如果謝爾蓋始終都只做這種表面功夫,而不干實事,那才有問題。而那時候羅斯托夫采夫伯爵也不會對他客氣,肯定會給他個深刻的教訓,讓他明白光玩虛的是不行滴!

  看謝爾蓋沉默了一陣,羅斯托夫采夫伯爵問道:「還沒有想好想去哪裡嗎?」

  其實吧,謝爾蓋自己也在打算盤,既然離去已經不可避免,那麼他肯定要為自己考慮找一個好出路了。

  那什麼樣的出路才算好呢?對此謝爾蓋是有屬於自己的清醒認知的,在他看來離開聖彼得堡就算不好,他覺得首先在聖彼得堡機會更多也容易引起重視和注意,最關鍵的是離羅斯托夫采夫伯爵近,有了麻煩好找家長不是。

  千萬不要小看了這一點,如果給他扔到一個鳥不拉屎的鬼地方,那天高皇帝遠那些地方上的刁民還真不見得特別買羅斯托夫采夫伯爵的帳,那時候他怎麼發揮羅斯托夫采夫伯爵秘書的影響力呢?

  他馬上回答道:「國務會議那邊好像正好出缺,我想去那邊鍛鍊鍛鍊。」

  國務會議其實也是閒職,畢竟這個機構頂多撐死了算個皇帝的諮詢機構,他並不能決定國家大計方針,在這裡面任職一般既顯貴又清閒,而且離皇帝又近,屬於名流貴族們鍍金的最好去處。

  自然地謝爾蓋也想去這裡鍍鍍金,萬一能進入尼古拉一世或者亞歷山大皇儲的法眼,那未來是一點兒問題都沒有了。

  只不過羅斯托夫采夫伯爵對此卻非常失望,因為剛才以及之前他已經跟謝爾蓋說過很多次了,他最需要的是增長閱歷和實際工作經驗而不是刷存在感。

  存在感刷得再多又如何,你處理不來實際問題一樣分分鐘歇菜,羅斯托夫采夫伯爵見過太多太多在國務會議等類似機構刷印象鍍金的貴族青年是怎麼被淘汰的了。

  畢竟哪怕是尼古拉一世這種皇帝,他真正需要的也是能幫他解決問題的人,你就是跟他關係再好,處理不了實際問題,他也是不會重用的,頂多也就是像對待克萊因米赫爾伯爵那樣榮養起來。

  那有什麼意思?

  在羅斯托夫采夫伯爵看來,他培養出來的人多多少少還是該有點志向的,不應該只想著混吃等死。

  所以他淡淡地否決道:「國務會議暫時不適合你,你現在應該增長經驗,而不是將寶貴的時間浪費在那裡。」

  謝爾蓋都愣了,因為他覺得國務會議是最好的去處,可羅斯托夫采夫伯爵卻毫不猶豫地就否定,多少他有點失望,不過他也聽出來了伯爵說他暫時不適合,也就是說以後可能就適合了,這也不算太壞……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