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意外情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一晃兩個月過去了,眼看著進入了1852年9月底。這個季節對於其他溫帶或者亞熱帶國家來說是一年當中最舒適的季節,但對高緯度的俄國來說卻意味著冬天即將來臨。

  一般到了這個季節,意味著俄國即將進入冬眠狀態,而冬眠狀態的俄國顯然不太可能睡著跟土耳其打仗。自然地尼古拉一世非常氣憤,先是將涅謝爾羅迭叫進了御書房臭罵一頓,說他對外交工作極其不負責,竟然用了這麼長時間也未能讓土耳其屈服,簡直就是屍餐素位不干人事。

  挨罵的不僅僅是涅謝爾羅迭一個,遠在伊斯坦堡的緬什科夫這是不在聖彼得堡,否則他會被罵得更慘。只不過尼古拉一世雖然不能當面罵這個老太監,但派個特使去罵那個老傢伙一頓是完全可以的。

  跟著老父親一起在冬宮廝混的小阿德勒貝格很榮幸地就接過了這個差事,在冷空氣即將南下的時候踏上了南下的道路,一路向南徑直前往伊斯坦堡臭罵緬什科夫。

  「注意分寸,既要讓陛下滿意,又不能讓親王閣下下不來台!」

  對於老父親的告誡下阿德勒貝格忙不迭地點頭,只不過跟若干年前他前往瓦拉幾亞當特使那回差不多,他依然沒怎麼往心裡去。

  或者說他雖然聽進去了,但是完全沒辦法做到老阿德勒貝格的要求。對他來說要麼得罪緬什科夫要麼就得讓尼古拉一世不爽,比較之下他還是更願意得罪前者。

  小阿德勒貝格走了,挨了一頓罵的涅謝爾羅迭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顯得有點呆滯,完全沒有了往日的身材,一副烏雲蓋頂愁雲慘澹的樣子,看著讓人揪心。

  「首相大人,就算陛下派遣特使前往督促緬什科夫親王,恐怕也沒有戰爭風險吧?冬天一到,根本不適合大軍展開,如何作戰?」

  這個道理涅謝爾羅迭當然懂,客觀上說拖到了現在這個月份,基本上也就決定了在明年五月份之前不可能爆發戰爭。可是對他這個首相來說,這很值得慶幸或者高興嗎?

  畢竟按照他的本意,壓根就沒想跟土耳其開戰,現在雖然將戰爭的風險延遲到了明年五月份之前,可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次的延遲反而讓戰爭爆發的可能性變得更大了。

  畢竟之前尼古拉一世雖然急不可耐,但並沒有決定一定要用武力解決問題。那時候他還是講道理的,武力不過是他最不優先的那個選擇。

  可拖了這麼久之後,那位陛下的耐心顯然已經耗盡了,他已經沒心思也沒興趣繼續跟土耳其周旋,更傾向於用武力解決問題。

  如果在明年五月份之前土耳其人繼續這麼頑固死扛,那麼戰爭必然會爆發,那時候最壞的局面就可能出現,他這個首先搞不好都會受牽連。

  涅謝爾羅迭更擔心的是歐洲自消滅拿破崙之後的秩序崩潰,那才是最大的噩夢。而現在這個噩夢極有可能變為現實!

  涅謝爾羅迭有種預感,一旦俄國跟土耳其開戰,潘多拉的魔盒就會被打開,各種妖魔鬼怪和瘟疫都會跳出來,然後整個歐洲就會被重塑,一切都變得不可預知,搞不好最壞的那種可能性會出現。

  一想到這個涅謝爾羅迭就莫名覺得很是煩躁,明明冷空氣帶來的寒意讓人發涼,可他卻覺得渾身燥熱,心裡頭就像有把火正在一點點將他熬干。

  這種感覺實在太難受了,涅謝爾羅迭只能暫時先不去想這個讓他上火的問題,忽然問道:「羅斯托夫采夫伯爵最近跟烏瓦羅夫伯爵有衝突?」

  手下人雖然不明白涅謝爾羅迭為什麼忽然問起這件事,畢竟事情並不是很大,說是衝突,還不如說是有一點點摩擦,雙方不過是在御書房關於烏克蘭總督問題發生了糾紛,烏瓦羅夫伯爵中意的候選人被羅斯托夫采夫伯爵無情地三振出局,並且羅斯托夫采夫伯爵還將自己推薦的候選人推上了總督寶座,自然地烏瓦羅夫伯爵生氣也是正常。

  個把總督的變化其實引不起涅謝爾羅迭的注意,但是烏瓦羅夫伯爵和羅斯托夫采夫伯爵為了一個總督的位置發生直接摩擦,哪怕是很快就平息了也值得他關注。

  畢竟這兩個人的身份和地位擺在那裡,作為尼古拉一世的左膀右臂,他們之間要是有問題,很容易引起朝廷內部的震盪。

  如今外面的事情一團糟,如果俄國內部的兩位頂級大佬也內訌了,那涅謝爾羅迭真心是要抓瞎,哪怕是為了他自己也得調解這二人之間的糾紛。

  「開個舞會吧!」涅謝爾羅迭嘆了口氣說道,「將兩位伯爵都請過來,我要跟他們聊一聊。」

  顯然涅謝爾羅迭是準備出面當和事佬了,以前這一類的事情他沒有少做,他府上的舞會一度成為俄國官場上消解內部矛盾的最佳場所。

  只不過最近這些年他是越來越力不由心,類似的舞會越開越多,每每解決一個問題連帶著會帶出一竄問題。搞得他是十分頭大,完全搞不明白舞會這一招為什麼越來越不好用了。

  其實並不是這一招不好用了,而是俄國內部的問題越來越多越來越無法自我調節解決,哪怕涅謝爾羅迭跟個裱糊匠似的四處補漏也忙不過來。

  究根結底還是俄國現行的制度已經暗藏了太多問題,已經無法自我修復,哪怕是涅謝爾羅迭拼盡全力地區修補,也跟打地鼠似的按下了葫蘆浮起了瓢。

  又處理了一批雜七雜八的破事,涅謝爾羅迭愈發地覺得心力憔悴,他不得不摘下眼睛緩緩地挪到窗口,推開窗戶借著外面乾冷的空氣降一降心火。

  只不過這只能治標,雖然暫時舒服了一點,但不一會兒他就覺得頭暈目眩四肢發涼,他趕緊合上窗戶,準備去沙發上坐一坐暖和暖和,可他剛剛轉過身,剛邁出左腿就覺得天旋地轉,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就一頭栽倒了地毯上暈了過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