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難辦(上)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首相暈倒了?」

  第一個獲知涅謝爾羅迭突然暈倒不省人事的奧爾多夫公爵,然後他第一時間就趕到了御書房前去報告。

  這個消息讓尼古拉一世大驚失色,幾次三番地追問了幾遍,有點不太相信這是真的。

  「消息千真萬確,據說首相摔倒在了窗前,完全不省人事,請來的大夫說有中風的跡象……」

  中風!!!

  這讓尼古拉一世愈發地覺得棘手了,如果涅謝爾羅迭僅僅是偶然暈倒或者太累了什麼的,問題還不大,修養修養過了這一段就可以繼續上班為他當牛做馬了。

  可中風就不一樣了,不管是半身不遂還是臉歪嘴斜,這都意味著涅謝爾羅迭沒辦法繼續當首相了,哦,對了外交大臣也當不成。俄羅斯一下子少了首相和外交大臣這兩個最重要的大臣,不說天下大亂,肯定多少也會亂一陣子。

  更糟糕的是尼古拉一世完全沒有這方面的思想準備,雖然最近幾年他跟涅謝爾羅迭的分歧很大,很多事情上都有分歧,但他也不得不承認這個老傢伙暫時還離不開,至少他能維持俄國政壇的穩定。

  而且尼古拉一世壓根就沒有找過涅謝爾羅迭的接班人,這個老傢伙要是必須退休了,他上哪找一個老成持重能維持朝堂穩定的人呢?

  甚至尼古拉一世想一想這個問題就覺得頭疼,在這個節骨眼上若是涅謝爾羅迭倒下了,那誰來維持政壇穩定,誰來主持外交工作,很土耳其還在談判呢!

  「該死的!」

  尼古拉一世陡然站了起來,繞著辦公桌走了三五圈,煩躁得想要砸碎辦公桌才好。

  「再去打探一下,算了,我派個內侍去慰問看看情況吧!」

  尼古拉一世剛想就這麼辦立刻就發現奧爾多夫公爵似乎有點欲言又止,他皺了皺眉,問道:「有什麼問題?」

  奧爾多夫苦笑道:「陛下,這個事情並沒有傳開,只是我在首相府的內線打探到的消息,是否確實還無法肯定,一旦您派人前往……」

  尼古拉一世立刻反應過來了,他之所以頭疼涅謝爾羅迭的病情,最重要的擔心影響穩定,而現在首相府那邊還沒有向他通報相關情況,消息也沒有傳開。一旦他派人過去慰問那等於是直接揭蓋子了。

  要知道盯著涅謝爾羅迭屁股下面位置的人可不是一兩個,誰不想當首相啊,一旦讓這些人知道了這個情況,那還不聞風而動,恐怕小事會被他們搞成大事,大事就直接變得沒辦法收場了。

  尼古拉一世愈發地煩躁了,派人過去探查不行,可他又想知道究竟是個什麼情況,這怎麼弄?

  這時候奧爾多夫公爵又說話了:「陛下,要不我親自走一趟去看看情況?」

  尼古拉一世抬起眼皮望了他一眼,想都沒想就直接否定了:「不行,你太扎眼了,平白無故跑過去算怎麼回事?聖彼得堡消息靈通的又不止是第三部,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盯著首相呢!」

  其實奧爾多夫公爵也就是這麼一說,他其實一點兒都不想去,因為涅謝爾羅迭暈倒的時機實在太敏感,剛剛尼古拉一世才教訓了他一番,土耳其的事情又是一腦袋包,這個時候怎麼就暈倒了還不省人事,看著好像有點不對味啊!

  如果他跑到涅謝爾羅迭的府上這麼一看,要是涅謝爾羅迭真的中風了不省人事了,那接下來俄國政壇就是一場腥風血雨。至於涅謝爾羅迭裝病,那他是如實跟尼古拉一世反饋呢?還是幫著一起撒謊呢?

  如實跟尼古拉一世反應,那涅謝爾羅迭的西洋鏡直接就穿幫了,等於破壞了老首相的一番心思。這不是讓他直接得罪涅謝爾羅迭嗎?

  至於幫著撒謊,那風險也是不小,畢竟他雖然是第三部的總長,但絕對做不到一手遮天,這種要命的消息尼古拉一世肯定不止他這麼一個渠道。而且他手下那些人也靠不住,盯著他位置的不是一個兩個,一個個都巴不得他趕緊下台,怎麼會放過這個打小報告的機會!

  那奧爾多夫公爵為啥還要主動提出來呢?

  道理很簡單,御書房就他跟尼古拉一世兩個人,他又是第三部總長,如今皇帝如此焦躁他必須幫著排憂解難,至少也得裝作願意幫助皇帝分憂解難不是。

  而且奧爾多夫公爵也知道尼古拉一世不見得會同意讓他去,以他對這位沙皇的了解,這種大事上他一貫很謹慎,寧肯多看看也不願意冒險。

  果不其然,尼古拉一世立刻就否決了他的建議,這讓奧爾多夫公爵有點竊喜又有點得意,這說明他把准了尼古拉一世的脈,只要不出意外,這件事上他應該不會受牽連。

  「皇儲在做什麼?」

  奧爾多夫公爵還在竊喜的時候尼古拉一世忽然就問到亞歷山大皇儲那邊去了,這讓他有點詫異:咱們不是在說涅謝爾羅迭的事情嗎?怎麼忽然扯到皇儲那裡去了?

  雖然不知道原因,但他趕緊回答道:「皇儲好像跟一幫朋友去圍獵了。」

  尼古拉一世點點頭,吩咐道:「那就讓皇儲走一趟,他去正合適!」

  講實話,奧爾多夫公爵並不覺得這個主意多麼好,因為皇儲的目標一樣很大,盯著皇儲動向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他突然往首相府跑一樣的扎眼好不好。

  只不過奧爾多夫公爵也不好多說什麼,也許尼古拉一世有自己的考量呢?他又不是沙皇,怎麼知道這位至尊究竟有什麼打算。

  那麼尼古拉一世為什麼要讓亞歷山大皇儲去呢?原因很簡單,他就是故意的!

  他直接派內侍去慰問和讓亞歷山大皇儲去拜訪可能都會把事情鬧大,但這裡面還是有區別的。直接派內侍那就等於是直接對外共布涅謝爾羅迭不行了,是選新首相的信號。

  但是派亞歷山大皇儲去拜訪雖然一樣讓人浮想聯翩,但並不是選新首相的信號,就算被人知道了,頂多也就是以為他派皇儲去了解首相的病情,然後看看情況好壞再做以後的決定。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