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205:拈花指,老子等這一刻很久了(保底更)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一道道震撼驚駭的目光,全都落在氣勢滔天的江大力身上,腦海中還久久迴蕩著那洪亮如鍾般的話語。

  「今日,江某人在此,無論是誰,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都休想打擾東方不敗療傷!」

  一名嵩山派弟子腦瓜子嗡嗡地看著倒地吐血的左冷禪,腦子一熱,下意識一步站出,陡然拔劍衝著江大力怒喝。

  「邪魔歪道休得猖狂!我們嵩山派弟子決計不會向你低頭!」

  「嗯?!好一個初生牛犢!」

  江大力雙眼如電,泛著懾人心魄的寒光,驟然逼視向此人,陡然五指箕張狠狠抓出。

  昂吼!!

  一股狂沛吸攝力頓時在掌心化作龍首浮現,大口一張陡然化作一道龍首氣旋衝出籠罩那名嵩山派弟子。

  嘩——

  周圍嵩山派弟子包括費彬都嚇了一跳,下意識後撤閃開,跟著就聽到一聲「啊」地驚叫,眼睜睜看著同門兄弟如被線拉扯走的風箏般眨眼到了江大力手中。

  「大擒龍手!?」

  少林派一眾僧人全都大吃一驚。

  方圓凝重搖頭,「不,似是而非,不像是大擒龍手!而是不好!吸星大法?」

  方圓雙眼圓瞪驚詫。

  這時,悽厲慘叫也已從那被一爪抓走的嵩山派弟子口中傳出。

  此人全身氣勁遊走,瘋狂湧入江大力手掌之中,全身皮膚如被十幾級狂風猛烈刮動般抖動著,身體瘋狂痙攣,鼻歪眼斜痛苦無比。

  「阿彌陀佛!」

  方圓廣宣一聲佛號,陡然排眾而出,寶相莊嚴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江施主,還請得饒人處且饒人!」

  「得饒人處且饒人?」

  江大力冷笑一聲,感受到左臂也已是充斥滿沛然的氣勁,肌肉如鋼,骨骼強硬,他淡淡一笑,「既然是少林的高僧出口,江某也不能不給面子。畢竟說起來,江某與少林也是有緣得很,放一個廢人的情面,還是有的。」

  話罷!

  砰地一聲。

  江大力隨手像是扔垃圾一般將手中已如軟腳蝦般的嵩山派弟子拋出去。

  一群嵩山派弟子有前車之鑑,反倒竟是紛紛閃避開來,無人敢去接人,唯恐也落得個被砸得骨斷筋折的下場。

  見此狀況,江大力哈哈大笑 神色不屑,「嵩山派不過如此,就是一幫廢物!哪裡比得上我黑風寨的大好男兒!?」

  方圓嘆息一聲,立即出手 三指如拈花般輕輕拈出。

  頓時一股柔和氣勁掠過 落在那將要落地的嵩山派弟子身上,令得此人身軀在半空幾個打滾兒 才安然落地 免受於難。

  「嗯?」

  江大力眸光一凝,「佛祖拈花,迦葉一笑。少林七十二絕藝中的拈花指?」

  「阿彌陀佛!」

  方圓雙手合十神色安然道 「江施主能認出老衲所施拈花指,還說出其典故 又願意手下留情 確是與我少林有緣 不若就此止戈如何?

  你之所求,無非是希望東方教主一身毒傷盡去。

  上天有好生之德。若是江施主願就此罷手,我少林也甘願罷手 不過待東方教主體內毒素排出後 老衲卻是要請東方教主去我少林一坐了。」

  「不行!」

  就在此時 左冷禪怒喝一聲掙扎按著胸口 面色蒼白站起道,「方圓大師,東方不敗這種邪教妖人死有餘辜,這次祂身受毒傷就是最佳的機會,這個機會絕對不能錯失,更不能容許祂的毒傷恢復!否則就將是貽害無窮啊大師!」

  方圓一怔,聞言神色也是略有猶豫。

  「呵呵呵。」

  江大力冷笑看向左冷禪,「要說死有餘辜作惡多端,我看左盟主你也似乎是更加死有餘辜啊。你這些年所做的那些骯髒事情,哪一件不比東方不敗過分邪惡?

  我看,方圓大師最好先滅了你這個禍害,才算是為武林除掉一害。」

  「黑風寨主!」

  左冷禪厲喝一聲,「你休得猖狂!今日縱然左某不是你的對手,方圓大師在此,也容不得你放肆!」

  話罷,左冷禪立即看向方圓,急道,「大師,眼下時間緊迫,不若你出手拿下這黑風寨主,我立即帶弟子衝殺進去,除去東方不敗這個禍害!」

  「這」方圓有些遲疑。

  左冷禪忙道,「大師,這是關乎我們正道存亡的大事啊,東方不敗若是毒傷恢復,肯定也會清算舊帳!」

  「阿彌陀佛!」方圓雙手合十,嘆息看向江大力,「也罷。左盟主你且去吧,這位江施主,便交由給老衲了。」

  「多謝大師!」

  左冷禪大喜過望。

  江大力神色冷然輕笑,「我說過,今天無人能破壞東方不敗療傷。方圓大師不行,你左冷禪更不行!」

  「大言不慚!」左冷禪冷笑,「有方圓大師在,我倒要看看你黑風寨主今天如何突圍?」

  話罷,左冷禪一揮手,便要帶人迅速轉身直奔後方院落。

  「自尋死路!」

  江大力眼中陡現駭人煞光,腳掌重重一跺,身形已是如同箭矢般化作模糊衝出。

  「阿彌陀佛,江施主,還請留步!」

  方圓邁步而出,全身勁力集中於手之拇、食、中三指第一節上,緩慢旋轉若千周,微笑拈花——

  隨著其三指一震。

  嗖——

  空氣中仿佛有無比強勁的無形氣勁憑空誕生。

  江大力前沖而來的身影突然一側,幾乎同時,其體外金黃光芒爆閃,日月金鐘罩鐺地一聲如被某種剛猛氣勁擦過,發出洪亮聲響。

  還未待他再多反應。

  又是兩聲「鐺」「鐺」如敲鐘般的巨響爆發。

  江大力體外金鐘罩護體如遭重錘抨擊,當場爆開崩潰。

  兩股無形卻無比剛猛的氣勁余勢不減掠過。

  然而就在那瞬間,江大力怒喝一聲已然一掌如迅雷閃電般打出。

  這一掌出招,好似金剛拜佛,巨靈摔碑,狂沛無比,卻又迅捷如閃電,打出一股剛猛氣勁。

  轟!

  空氣震動,兩股劈空掌力互相對撞在一起。

  霎時氣流轟然炸開。

  方圓微笑的臉色微微一變。

  立即三指又是緩慢旋轉看似輕柔無比的千周掠過。

  一股無形但卻無比剛猛的氣勁頓時浮現,與余勢不減狂沖而來的沛然掌力碰撞。

  砰地一聲,方圓身軀微微輕晃,被這一下隔山打牛的掌勁震得面色微白,氣血虛浮。

  「師伯!」

  周遭和尚見狀都是色變,神色擔憂。

  拈花指為軟功外壯,內外同修兼陽剛之勁。

  功成之後,三指拈物,無論如何堅實之石,都可應指而碎,傷人於無形之中,卻又偏偏發勁輕柔內力剛強無比。

  然而方圓便是以如此外柔內剛的拈花指,竟然還與黑風寨主硬碰硬中略占下風?

  才沖向院門口的左冷禪更是臉色微變,暗道這黑風寨主委實厲害,暴喝一聲以更快速度電射向院門。

  「給老子都滾開!!」

  就在此時。

  江大力長嘯一聲,九環金刀在手,一刀狠狠劈斬而出!

  嗡嗡——

  九環震顫嗡鳴!

  數道璀璨刺目的刀光弧線,伴隨著無比凌厲煞氣的刀意爆發。

  虎煞金環刀奧義猛虎一聲山月高!

  頓時,在不少少林弟子和嵩山派弟子感覺當中,仿佛突然有一頭猛虎咆哮著衝殺而來,意識都有那麼片刻的恍惚。

  就在這恍惚之際。

  方圓突然怒目暴喝,三指微旋便要再度攔截之時。

  江大力突然脖頸處青筋暴起,雙目怒瞪,狂吸一口氣,猛然張開大口,內氣瘋狂凝聚宣洩,發出一聲狂吼!

  吼!!!

  一道深沉的、如洪鐘般的獅子吼聲,仿佛在山谷水澗中驟然炸響,粗重悲壯,驚天動地,震得周遭空氣扭曲化作如水波般的氣浪擴散。

  隆隆,地面石子劇烈震動。

  方圓和尚首當其衝被這一吼震懾心神,耳鼓隆隆作響,雙眼都是有那麼片刻的發懵,鼻子耳朵齊齊流血。

  少林獅子吼!!

  大量少林弟子和嵩山派弟子全都慘叫著痛苦倒地,捂住耳朵打滾。

  只覺那一剎仿佛耳鼓被震破,腦子要被這股恐怖的聲音鑿開。

  一片白芒爆發,一些少林和嵩山派的玩家直接在恐怖的音浪中,血條清空,化作白芒消失。

  就在那瞬間,江大力狂吼著已持刀殺進,一刀金芒閃過,直劈向方圓。

  「咄!!」

  方圓在那剎那驚醒,雙目怒瞪三指輕柔拈去。

  一股無形如水波般的氣勁頓時籠罩金背九環刀,竟使得這一刀宛如陷入泥潭之中,被定在當空。

  「滾!!」

  江大力渾身氣勢攀升到巔峰,體內內氣進入毀滅狀態,怒吼一掌打出,詭異膨脹的猙獰左臂散發恐怖氣息。

  「阿彌陀佛!」

  方圓低喝,另一手三指拈花攔防而來。

  砰!

  二者相觸碰的剎那,方圓面色陡然漲紅,口角溢血。

  「你還攔不住我!」

  江大力眼神帶笑,眼中暴射出一道冷電般的神光,那詭異膨脹而起的左臂之內,之前吸攝留存的內氣如洪水出閘兇猛爆發。

  方圓面色驟然慘變,變得無比痛苦、駭然、絕望,突地手掌、手臂發出不堪重負般的咔嚓爆響,身軀慘受一股狂沛掌力擊中,頓時砰地一聲直挺挺飛了出去重重落地。

  「哇!」

  方圓大口噴吐出鮮血,趴在地上,花白鬍鬚都沾染得滿是鮮血。

  「殺!!——」

  就在此時,江大力身影已如狂龍般橫衝而過,宛如無情推土機,手中金光大刀旋風般捲起可怖刀風。

  所過之處腥風血雨,人頭飛起,斷肢殘臂漫天飛,嵩山派和少林弟子盡皆死傷慘重。

  如此一幕,直看得遠處觀戰的聾啞門人各個面色如土,瑟瑟發抖,驚恐無比地看著那戰場中殺人如殺雞般的黑風寨主。

  這樣的黑風寨主!

  儼然似已是殺紅了眼!

  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無人能擋!

  鐺——

  突然,一聲金屬顫音爆響炸開,震得所有人才被獅子吼摧殘過的耳朵一陣刺痛,腦子都感覺仿佛要被刺穿。

  擋住了!

  黑風寨主手中那金色大刀竟被人擋住了?

  所有人心中一驚,立即看去。

  便看到左冷禪面色漲紅持劍擋在江大力面前,手中大劍已然彎曲成驚心動魄的弧度,劍身上凝結的寒冰甚至竟如遭遇了高溫般迅速融化成騰騰水蒸氣。

  江大力只手持刀,重達百斤的金背大環刀狠狠抵在左冷禪手中大劍上,粗壯滿是隆起肌肉的手臂緩緩下壓。

  越是下壓

  左冷禪那漲紅的臉龐便越是殷紅得仿佛要滴出鮮血,口角甚至已有鮮血在溢出,雙目充血死死瞪著江大力。

  手中的大劍更是微微顫顫彎曲成了滿月彎弓一般,發出不堪重負的金屬扭曲聲。

  他的喉嚨里,也發出宛如不堪重負般的「嗬嗬」聲,膝蓋都開始彎曲。

  「呵呵呵!!!」

  江大力卻竟還有餘力笑。

  他咧開嘴角,臉上緩緩綻放出一抹笑容,粗壯的手臂隆起的肌肉越發緊繃,越來越用力,雙眼也越來越明亮,笑容更是冷酷中透露一絲殘酷,「左冷禪!你很不錯!很不錯!在我江大力手下,你已經盡力掙扎了!」

  「呃!!呃!!啊啊啊啊!!!」

  左冷禪神色憤怒喉嚨里發出如野獸般的聲音,胸膛像是風箱般劇烈起伏,突然渾身戰慄一般,頭髮亂顫,七竅都在流血。

  他流血的雙眼中迸發出無比窮盡明亮的光芒,使出了所有氣力,包括體內丹田中最後的寒冰真氣,都在瘋狂洶湧爆發。

  「啊啊啊——」

  竭盡全力之下,左冷禪手中彎曲出驚心動魄弧度的大劍,甚至都在緩緩筆直起來,散發出一股驚人的寒意。

  「掌門!」

  「左盟主!」

  周圍嵩山派弟子全都發出壯烈無比的激動悲呼。

  「受死!!」

  「黑風寨主,死吧!!」

  就在此時。

  突然兩道暴喝聲驟然自場外傳來,兩道在江大力眼中渾身散發紅芒的身影陡然出現,一左一右齊齊夾擊殺來。

  「給我死!」

  幾乎在那瞬間,左冷禪仿佛也看到生的希望,暴喝一聲眉毛立刻筆直如劍,雙目中全部都是鋒芒,氣勢大盛雙臂發力暴喝著爆發全身所有凝聚的力量!

  如此一幕,頓時看得所有人都是不由驚呼。

  尤其是正在院落內時刻關注外面戰況的聾啞門人和王語嫣,全都紛紛色變。

  戰鬥到此時,竟然還有人隱藏埋伏,到此刻的最後關頭,才終於出手,發起致命一擊?

  嵩山派和少林弟子全都是一驚之後紛紛大喜。

  黑風寨主果然是多行不義必自斃,這就要死啦!

  然而在那瞬間,江大力臉上的笑容不減反增,一股恐怖的、恢宏熾烈的狂暴氣息,仿佛壓抑許久的火山爆發一般,驟然從他那昂藏魁梧的彪形身軀上猛烈升騰而起。

  6境九陽嫁衣神功!

  突破!!

  啪——

  江大力背後黑色披風都在狂烈氣勁拉扯下,陡然崩得筆直,全身筋骨齊鳴,一圈仿佛氣罩般得力量猛烈爆發開來,瞬間將衣物撐得爆裂成破絮,露出剛強、威猛、充滿霸道堅硬感的肌肉。

  「老子等這一刻已經很久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