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207:收手,如何收手?一劍難斷恩仇!(為月票7/800加更)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力!!!」

  江大力一聲暴喝,自身軀內,陡然湧現出一股強悍凌厲的氣勢,如同高山仰止如同海嘯狂暴,有一種一往無前披荊斬棘勇者無懼的鋒芒。

  九陽嫁衣神功!

  突破7境大成!

  一個恢宏狂暴的氣罩轟然爆開,九陽護體真氣!

  鏗鏘!!

  兩道怒吼殺來的人影手中兵刃才襲到江大力身上,便瞬間被九陽護體真氣轟然衝擊反震開來。

  鐺!

  一個巨大金鐘在九陽護體真氣催動下恢宏出現,瘋狂旋轉。

  江大力腳下青磚啪地一下直接在其崩裂炸碎。

  他獰笑狂喝一聲粗壯的手臂猛然發力,如雷霆烈焰般洶湧澎湃的氣勁瞬間爆發,膨脹手臂肌肉炸碎護腕,金背九環刀嗡鳴狂震,刀芒暴漲,陡然在左冷禪絕望嘶吼的聲音中下壓!

  「刀!!」

  鏗鏘!

  左冷禪虎口崩裂慘叫,手中大劍彎曲成驚心動魄的弧度狠狠壓著其雙臂狠狠貼在其胸口,金背九環刀前刃直接撕裂其胸膛,深深切入其胸骨,殷紅血液飛濺,單膝砰地一下跪在了地上。

  「左盟主!!」

  所有嵩山弟子和少林弟子全都駭然變色。

  就在那剎那,一個宛如小太陽般的狂沛能量氣勁猛地自金刀中爆發。

  「啊!」

  左冷禪慘叫一聲,手中長劍鏗鏘一聲斷折,身軀直接被一刀金色刀光切過,慘叫聲戛然而止。

  瞬間!

  在無數道震撼目光下。

  左冷禪臉龐上浮現出一道觸目驚心的紅線,其雙眼不敢置信般絕望瞪著,紅線驟然擴散,飈射而出。

  「死有餘辜!」

  江大力冷哼收刀,一腳踢出。

  砰!

  左冷禪身軀在鮮血飛濺中化作兩截飛出重重落地。

  「左盟主!!」

  「左掌門!」

  嵩山派弟子只覺腦袋轟地一下宛如炸開了,頭皮發麻如天塌了下來,各個發出呼天喊地的悲慘叫聲。

  「左冷禪竟然就這麼被殺了,他竟然在戰鬥中突破了!這」

  「退,快閃,這個黑風寨主顯然早就料到我們會出手,一直隱而不發,在剛剛才突然突破出手!」

  兩名剛剛殺出的神秘人無比驚悚盯著江大力,只覺剛剛受到九陽內氣衝擊的身軀此時還經脈灼痛,紛紛驚懼就要後撤。

  然而在這瞬間,二人全身汗毛都突然乍立而起,精神心靈感受到一股驚人的鋒芒將他們鎖定,仿佛他們一旦有絲毫妄動?就將遭遇致命一擊。

  「你們!」

  江大力單臂持刀斜指而來?眼眸睥睨冷視兩名渾身籠罩紅芒的玩家,嘴角微翹語氣冷淡。

  「你們便是上次在黑木崖襲擊東方不敗的那一批異人中的成員吧!看來這次的事情?又是你們在牽頭搞鬼。」

  在看到這兩名突然出現的玩家瞬間?江大力便已認出這二人在上一世的身份。

  左盟高手,名刀和王劍。

  上一世?這二人雖並未列入一神二後三仙四佛等玩家的層次,卻也是僅次於這些玩家的存在。

  左盟中?除了針魔?就數這二人比較有代表性。

  名刀和王劍額頭冒汗,均不發一言冷冷盯著對面魁梧得像是小山般持刀指來的江大力,都感受到了無比強烈的壓力。

  比之江大力突破之前還要強得多的恐怖壓力。

  此時,江大力的確已進入了一種實力在極具提升的狀態。

  他體內一道道穴竅被如洪流般遊走衝擊而過的九陽嫁衣內氣沖開?一個個如犁庭掃穴般清理盪開?渾身氣勢愈發凝聚雄渾。

  這就是九陽神功大成後才能達到的層次。

  百竅開,周身玄關通。

  內氣不再只是儲存於穴竅之中,而是遊走全身自成循環一體。

  如此,方才不會再泄氣,反倒是無比持久?更兼誕生九陽護體以及百毒不侵等奇效。

  而這,僅僅只是九陽神功的一方面?大成後的嫁衣神功雖然令他體內灼烈痛苦更甚,卻也令他感覺全身有使不完的氣力?似乎一舉一動都能開碑裂石。

  感受到對面黑風寨主江大力身上的氣勢越來越懾人可怕,名刀和王劍極具默契突然暴喝?身形一動紛紛如電射般朝著兩個方位逃竄。

  「想走!?」

  江大力冷笑一聲?幾乎在二人身形暴退逃避的剎那也隨之而動?他突然刀歸入鞘中,一步踏出。

  轟!

  沛然氣勁自其腳下爆發。

  空氣嗡地一顫,模糊成粘稠氣浪被撞開。

  他的身影以超越曾經身法四五成的速度狂沖而去。

  卻不是沖向二人中的任何一人,而是在道道驚詫目光下電射到了二人之前站立的中央位置。

  驟然站定的剎那,雙掌突然齊齊探出,五指箕張!

  昂吼!!!

  一道震懾人性的龍吟虎嘯聲自江大力筋骨舒展間轟然炸響。

  他的手掌張開,如爪,又聚攏,一股股磅礴的力量旋轉於手掌之中。

  轟然間帶動起一股強大的氣流,形成了狂吼衝出的龍首,一吸之下爆發出驚人的吸攝力。

  咔咔咔

  大量地面鋪就的石磚紛紛被這兩股恐怖的吸力吸起倒卷。

  名刀王劍兩名玩家身形頓時如斷線風箏般倒飛而會,紛紛驚叫之間翻轉身軀拼命,刀劍齊出。

  霎時刀光閃耀爆發驚人之芒,以一種極為詭異的角度切向江大力。

  另一側劍光則如游龍而至,順勢而為,配合角度奇詭的一刀殺來。

  反兩儀刀,正兩儀劍,刀劍合璧!

  兩股爆氣境的境界威壓,從二人身上兇猛爆發。

  「殺!」

  名刀王劍狂喝。

  然而,江大力卻在此時突然大笑一聲,猛一吸氣,大嘴一張!

  吼!

  一股恐怖的音波扭曲空氣如水紋般驟然擴散,轟擊在名刀王劍二人身上的剎那,瞬間二人如遭雷亟慘叫,頭頂血條瘋狂跌落,刀招劍招都霎時散亂。

  砰砰!

  二人悶哼一聲齊齊落入江大力厚而寬的手掌之中,抓住脖頸,被粗壯雙臂提起懸空,一股狂霸的吸力頓時蠻橫爆發。

  「呃啊啊啊」

  名刀王劍紛紛發出非人似的慘叫,面部青筋如蜈蚣蚯蚓般隆起,雙目赤紅,體內的內氣如洪水般順著江大力的雙臂倒湧入其體內。

  如此恐怖的一幕。

  直看得周圍所有嵩山少林之人全都倒吸一口涼氣,一些玩家更是嚇得面無人色。

  突然兩道白光閃動爆發。

  名刀王劍二人竟直接被吸得氣血一空,直接掛掉化作白光消失。

  叮噹

  一刀一劍墜落在地,發出清脆聲響。

  江大力冷哼,看著兩隻手掌中僅剩下的兩套衣物,頗有些意猶未盡,冰冷眸光不由看向不遠處的嵩山少林之人。

  嘩

  所有人頓時嚇得紛紛退避閃開,面如土色。

  「阿彌陀佛」

  方圓的身影顫顫巍巍站起,縱然身受重傷面如金指,手臂也是斷折一條,卻也仍舊面色堅定凝望江大力。

  「江施主,今日至此,我少林嵩山已是死傷多人,嵩山左掌門亦是死於你之手,老衲懇請江寨主能網開一面,就此罷手。」

  「罷手!?」

  江大力眯起眼輕笑,隨手撕扯下纏繞在腰間的破爛衣物,魁梧壯碩的身影如猛虎巡山般走向一眾嵩山少林人。

  一人氣勢,震懾全場。

  「前來這裡找麻煩出手的,是你們嵩山少林的人,現在說罷手的,也是你少林,方圓和尚,莫非你以為少林的面子那麼大?」

  江大力背後金刀突然刀環震顫,爆發嗡嗡狂鳴,刀把上閃耀的光芒仿佛刺在所有人心裡的一箭,令人膽寒。

  方圓感受到來自江大力身上的殺機,垂眉看向滿地殘肢斷臂屍體,一聲嘆息,單掌豎起道。

  「冤冤相報何時了,得饒人處且饒人。卻是貧僧先前太過咄咄相逼於東方施主,才釀成今日之苦果,以至諸多人殞命於此,實屬不該,實屬糊塗。」

  「哦?」江大力神色譏誚,「沒想到和尚你竟然還知道是你們有錯在先,倒是難得多一個明白人。」

  說著,江大力突然大笑,大笑轉冷笑,冷笑又恥笑道,「滄海波瀾無時定,一劍如何斷恩仇?和尚你以為一句輕飄飄的不該,就能彌補這麼多人的命?」

  此話一出,頓時所有少林僧人全都怒目而視看向江大力,若非知曉打不過,恐怕真是想衝上去拼命。

  殺人的可是你黑風寨主,憑什麼算在方圓大師頭上?

  這大概是他們所有人此時心裡最真實憤慨的想法。

  「阿彌陀佛!罪過罪過!」

  方圓長嘆一聲頷首悲苦道,「江施主教訓得是,懺悔已不能彌補死去之人的性命,貧僧現在只願能以貧僧一人之命,救在場剩下所有人的性命。

  還望江施主念在你手上所戴念珠的情面上,選擇寬恕,留有餘地,結下善果!」

  「師伯!」

  所有少林僧人全都一驚立即便要阻止。

  然而方圓卻是突然一聲低喝,身上爆發一股氣勢,直震得周遭和尚站立不穩踉蹌退避。

  在那瞬間,方圓三指輕柔點出,宛如佛祖拈花,面帶微笑,手法輕盈落在眉心。

  轟

  一股輕柔氣勁爆發。

  方圓雙目一瞪,漸有血色,身軀顫動靜立當場,手掌無力垂下,鼻孔流血,花白鬍鬚上霎時沾染幾滴血珠。

  「好個方圓!」

  江大力有所動容,緊緊皺眉。

  「師伯!」

  「方圓師伯!!」

  所有少林和尚見狀睚眥欲裂,全都瘋狂撲向方圓,哭天喊地,悲慟無比。

  「方圓願自殺保你們這幫廢物,我江大力敬他還算是個人物,你們這幫小和尚小光頭,現在滾還不遲。」

  話罷,江大力看向另一邊長鬆一口氣的嵩山派一眾人,卻是突然獰笑出聲。

  「但是你們這群慫蛋,尤其是你費彬、陸柏二人,今天誰也別想逃!」

  轟!

  江大力腳步一踏,身形衝出,霎時龍吟虎嘯再起,鐵拳鐵掌揮舞之下,氣勁縱橫,無一合之敵。

  慘叫聲霎時再起。

  又很快消斂。

  嵩山派一眾左冷禪走狗,盡皆殞命喋血當場,伴其一起黃泉路走一遭。

  與此同時。

  華山腳下,某處村莊的土地廟復活點中。

  名刀王劍二人的身影從中走出,均是身無長物,面色無比蒼白,神色憤怒鬱悶,心裡懊悔莫及。

  他們二人在復活後才發現一個無比驚恐的情況。

  這次死亡後,非但武學境界全都跌落了一成。

  辛辛苦苦好不容易練到了2000多的內氣,竟是盡數付諸東流,被黑風寨主的吸星大法吸走,內功境界也是因此一落千丈,直接回歸到了起點。

  如此一來,他們現在除了武學境界還在,一身內氣修為已蕩然無存,很多武學招式甚至沒有內氣配合都施展不了,簡直就是兩年多的努力廢掉了一半。

  二人越想越是憋屈憤怒,不禁都是仰天怒吼。

  「啊啊啊!黑風寨主!混蛋啊啊啊!」

  「黑風寨主,你最好永遠都這麼一直強大,否則遲早有一天我名刀要將你碎屍萬段!!」

  這一日。

  棋盤山喋血大戰,慘烈的戰況,也已被人同步發到了江湖論壇上。

  無數玩家在看到黑風寨主江大力大戰五嶽盟主左冷禪以及世少林高僧方圓的視頻後,齊齊失聲。

  左冷禪慘死刀下,一刀中分,屍體兩截,嵩山派所有弟子陪葬。

  方圓被逼自殺,挽救少林弟子,戰況之慘烈之宏大,直叫人心神震撼,久久不能平復。

  「冤冤相報何時了,得饒人處且饒人。」

  「滄海波瀾無時定,一劍如何斷恩仇?」

  方圓和尚與黑風寨主之間的兩句對話,更是在無數人心中百般流轉,只覺真切體味到了江湖浪潮中得仇冤與無奈。

  問江湖,何處是江湖?

  江湖便在人心之中。

  而人心,又如何安定的下來?

  無法安定的一顆心,自然也便碰撞出愛恨情仇總難休。

  人生意氣,三千青絲,盡置高閣處!罷,罷,罷,隨然而止,心歸靜落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