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258:北冥凌波,統統融為一爐(保底五千多字)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欲用其利,先挫其鋒!

  當丹田內的內氣徹底化為一空之後。

  仿佛否極泰來一般,一股比之先前要精純醇正許多的真氣誕生而出。

  思想感應之中,這一股真氣煌煌威嚴,似雷電霹靂,熾如烈火。

  運轉之間,再無曾經那種經脈如針扎般的刺痛感,反倒是如犁庭掃穴般,真氣所過之處,渾身暖融融散發熾烈氣息。

  這股真氣運轉一個周天。

  江大力便已是出了一身的汗,頭頂冒出蒸騰熱氣,但卻感覺渾身舒泰,遍體輕鬆,仿佛有股使不完的勁兒。

  沾染了汗液的強壯肌肉宛如刷了一層油的銅牛,散發著古銅色的堅硬剛猛感。

  又是運轉幾周。

  江大力長吐出一口氣。

  唰

  氣如白箭,穿透雨絲,竟還散發熾烈溫度,彰顯五臟六腑之強悍。

  江大力收功而起,雙眼神光湛湛,散發著冷酷的光芒,氣機已遙遙感應到山腰處一股氣機出現,在以極快速度上山。

  耳朵聽到遠處傳來的嘈雜聲。

  顯然,九陽嫁衣神功再度重修後,他如今已是脫胎換骨、伐毛洗髓。

  身體比之先前更強悍了不說,便是靈覺感官也都變強了不少。

  「寨主,大理段氏的那位小王爺來了。」

  這時,一名山匪匆匆自外面跑來匯報。

  「嗯。」江大力擺擺手,「帶他直接來此見我。」

  話音方落。

  前方山道處已傳來衣袂破風聲。

  沒多久,一道宛如白色匹練般迅速竄來的身影自山道出現,身影裹挾著模糊氣浪化作殘影,捲起塵土。

  如此狂飆極速的身法,頓時驚得不少山匪和玩家均是駭然。

  然而那身影如白虹般掠上山頭,突然就出現在了藏經閣前的小場子前停住。

  卻在停住的剎那腳步似沒站穩,身影一個前傾發出「啊啊」叫聲,猛地撲倒在地。

  如此一幕,登時便令周圍一群如臨大敵的玩家和土著山匪一愣,旋即忍俊不禁大笑起來。

  也唯有比較親近段氏的武烈沒有笑。

  但見段譽竟如此不堪,武烈心裡也是不免失望,才升起的一些小心思立即埋下,甚至都不敢在此時與段譽走得太近。

  「啊呸!」

  身穿白衣儒袍的公子哥從地上爬起吐出一口泥土,尷尬看向周遭大笑的山匪和玩家,緊張哼道,「笑什麼?我我剛剛只是沒站穩而已。」

  他說著,雙手揚起袖子?撣去身上灰塵?星目一掃周圍一眾看上去凶神惡煞的山匪,又是略感膽怯。

  但一想到王語嫣?他膽氣突生大喝?「誰是黑風寨主?站出來!我要見王姑娘,我要帶她離開這裡。」

  玩家寧肅輕笑一聲?手持小皮鞭走出對著段譽道,「這位段公子?要見我家寨主和王姑娘?就隨我來吧。」

  段譽一看這一群山匪中,竟還有如此冷俏的一個女子,而且看樣子也是山匪,不禁暗道可惜?卻也是放鬆了不少。

  當即應了一聲?隨著寧肅穿過小場,來到藏經閣門前。

  段譽邊走邊是左顧右盼,心下不斷轉動思索,待會兒見到王語嫣後,該帶著王語嫣從哪個方位逃走才能順利些。

  突地聽到寧肅在旁道?「看到我家寨主,還不行禮?」

  段譽一驚?頓時看向前方。

  在看到那一群女玩家中被簇擁著坐在藤木大椅上的魁梧壯漢,猛地一驚。

  「這他就是黑風寨主?難怪外面傳言黑風寨主威猛可怕?這看起來,也的確是太強壯威猛了?看起來氣勢比我那義兄都不差。」

  段譽打量坐在那裡就宛如一座小山般的江大力?只覺對方仿佛渾身都像是鋼筋鐵打?筋骨深處,似乎蘊含著狂暴無匹的神雷,迎面就給他一眾彪悍,勇猛,如大魔頭般的氣勢。

  心下剛剛才升起的一些勇氣,不免又是弱下幾分。

  「你就是大理段氏的王子段譽?」

  一道深沉卻洪亮如晨鐘暮鼓般的嗓音,仿佛老虎在山崗發出吼聲,陡然傳來。

  江大力雙手交叉在一起,托在下巴上,手肘襯著椅子扶手,充滿野性的眸子冷冷盯著段譽。

  段譽頭皮一麻,才想起見禮,忙提起手中摺扇,對江大力抱拳,「小生的確是大理段氏的小王子段譽,見過黑風寨主!我」

  段譽咬牙,猛地挺胸昂首道,「我這次來,是為了王姑娘而來,只希望寨主您能放過王姑娘,有什麼條件寨主您可以開,便是黃金萬兩,我也可以給您。」

  「呵呵呵呵」

  江大力仿佛聽到了笑話一般,突然笑起來。

  周圍一眾親衛隊女玩家也都是忍俊不禁,紛紛笑起來。

  「你笑什麼?」

  段譽鼓起勇氣,微微側身道,「我說的句句屬實。」

  江大力冷哼,「莫非你認為,王語嫣就只值區區黃金萬兩?況且我黑風寨,莫非還缺這萬兩黃金?」

  段譽一呆,這才覺得的確是如此,若是給他黃金萬兩去換王語嫣,那也是不可能的,這簡直就是褻瀆。

  他暗道慚愧罪過,立即看向江大力急道,「那黑風寨主你到底要怎樣才肯放過王姑娘?」

  江大力呵呵一笑,坐直身子靠在椅背上冷道,「聽說你段譽得傳了大理段氏的六脈神劍、還得傳了逍遙派的北冥神功、凌波微步等武學,我的要求也不高。

  只要你能從這三門武學中,拿出兩門武學給我,我也不是不可以讓你去見王語嫣,但她願不願意跟你走,就是另一碼事了。」

  「你!」段譽怒目圓瞪,「你也是為了我身上的武學?我之前好不容易逃過一個大和尚之手,他就是覬覦我段氏的六脈神劍。」

  江大力平靜道,「這只是一場公平交易。我並不執泥於六脈神劍,你若是給我另外兩門武學,我也可以讓你去見王語嫣。」

  段譽神色遲疑為難,「但是另外兩門武學也是我得自琅嬛福地之內的神仙姐姐,未經人允許」

  「什麼狗屁未經人允許?」

  江大力冷喝打斷,「我看你就是捨不得傳人神功。

  你可知琅嬛福地內那女子雕塑乃是何人?

  想必你心裡也是有所答案的,那女子便是王夫人的母親,也即是王語嫣的外婆。

  你為救王語嫣交出神功,有何不可?便是她外婆在此,也絕對會毫不猶豫做出同樣選擇。」

  江大力說此話,卻也是誆騙段譽,那神仙女子雕塑,卻還並非王語嫣的外婆李秋水,而是李秋水的妹妹李滄海。

  然而段譽卻哪知其中內情。

  聞言一呆,口中喃喃,「這」

  這黑風寨主講的道理,好像也的確是沒毛病。

  「琅嬛福地內的神仙姐姐雕塑就是王姑娘的外婆,我為她的外孫女交出神功,這也的確不算違背信義。

  而且當初我學會這兩門神功時,也是迫不得已想要藉此逃出困境的情況下。

  雖是得了神功,心裡卻也不願背負神仙姐姐提到的復仇使命,眼下這黑風寨主既是要學,不如就給他算了,但也要他答應神仙姐姐交代的使命!」

  段譽心中思緒百轉,思考清楚後頓時也就不再糾結了。

  當即,直接從懷中掏出一卷記載有凌波微步以及北冥神功的綢包舉起道。

  「我這便是記載有凌波微步以及北冥神功的秘籍,若是給了你,你也需應下這秘籍末尾所交代之事,還有,你必須讓我帶走王姑娘,如此我才肯將之給你。」

  頓時,江大力面板收到訊息。

  「您觸發任務《段譽贈書》

  任務內容:您威逼要挾段譽贈出神功《北冥神功》以及《凌波微步》,作為條件,您允許他帶走王語嫣。

  任務要求:接受秘籍上所交代任務,允許段譽帶走王語嫣。

  任務獎勵:《北冥神功》、《凌波微步》。

  是否接受?」

  江大力冷哼,直接選擇拒絕,對段譽冷道,「我說過,你把神功秘籍給我,你可以去見王語嫣。

  但她願不願意跟你走,那就看你有沒有本事,你若是沒本事帶走她,難道本寨主還強迫她跟你走?」

  「王姑娘怎麼可能不願意跟我走?」段譽一愣,差點兒笑出來。

  他自信王語嫣是絕對願意跟他離開的,當即改口道,「好,我給你神功,你讓我去見王姑娘,她一定會願意跟我走!」

  江大力動動手指。

  立即有名玩家上前,直接從段譽手中取了記載有神功的綢包,隨後轉身神色炙熱將神功交給江大力。

  周圍一群其他玩家見狀,也都是神色欣喜。

  黑風寨又多兩門神功秘籍,對於他們這些玩家而言,也是有極大好處的,以後只要積累足夠的貢獻點、潛能點的等,他們也是能學習神功的,黑風寨勢力變得越來越強大了。

  「帶他去見王語嫣吧。」

  江大力接過綢包,對一旁玩家齊兒道。

  頓時,齊兒便帶著神色欣喜急不可耐的段譽進了大門緊閉的藏經閣內。

  「《北冥神功》、《凌波微步》!」

  江大力眼神灼灼落在手中兩種神功秘籍之上。

  面板傳來提示。

  「您獲得了天階絕學《北冥神功》、您獲得了天階絕學《凌波微步》。」

  兩門天階絕學。

  其中《北冥神功》簡直就是吸星大法的加強完美版,能修煉出北冥真氣,修煉到大成可陰陽兼具,陽剛時北冥真氣煎熬如火爐,陰柔時北冥真氣冷於寒冰數倍。

  北冥神功大成後,兼容天下武功。劇毒不侵。強凶霸道,隨手攻擊便有莫大威力。真氣護體防禦大增,受到攻擊時反震敵人。更會形成提速的特效。

  對於這門神功,江大力也就非常看重其陰陽兼具的特性,還有完美吸功、提升移動速度的特性。

  除此之外,其他的特性,他倒是並不怎麼在意。

  至於《凌波微步》這門輕功身法,雖是輕功身法,但實則也是輔助修煉內功的一門特殊武學。

  凌波微步是以動功修習內功,腳步踏遍六十四卦一個周天,便可令內功有一分進益。

  也即是平常走路跑步就是在練功。

  故此,江大力雖不感冒這門輕功身法那飄逸玄妙的步伐,對於其輔助修煉內功的特效還是非常感興趣的。

  上一世,玩家八王中的小靈王便是繼承了段譽的衣缽,學會了這兩門神功,故而才躋身八王之列。

  當時江大力對這兩門神功便垂涎三尺。

  但現如今,這兩門神功擺在面前,江大力反倒是很平靜,能冷靜思考這兩門神功中那些特性對其有用,可以吸取優化自身的武學體系,哪些對他而言是花里胡哨,沒必要納用。

  這般思考時。

  江大力已是首先翻開北冥神功開始翻閱。

  一番粗略翻閱下來。

  只覺是似懂非懂,感覺難以言喻。

  倒是神功末尾李秋水添上的那一則話語,言及學神功者,要助她殺盡逍遙派以及星宿派的弟子云雲,引來他一聲嗤笑。

  「學你個勞什子神功,就要幫你去殺你那些姘頭,李秋水啊李秋水,我江大力一生行事,又何須你來教。」

  江大力直接選擇拒絕這個傳承任務。

  頓時面板傳來提示,李秋水對他的好感降低。

  江大力也無所謂。

  就算以後再遇見在西夏當皇妃的李秋水,他也不懼,得罪就得罪了。

  至於段譽那裡好不好交代,他就更是懶得理會。

  原本若是如小靈王那樣的玩家學神功,那也就只能按部就班的接受傳承任務,否則很可能會交惡段譽,得罪李秋水,玩家根本沒得選擇。

  不過他江大力可不是什麼玩家。

  「正好《北冥神功》需要化去功力之後才能學習,我現在的狀態,也是恰如其分。

  這次,我不如就所幸玩一次大的。

  將《北冥神功》、《凌波微步》、《達摩易筋經》以及《九陽嫁衣神功》全都融為一爐,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徹底融合,看看能創出一門什麼獨特的神功!?」

  江大力看著面板中豐厚的修為點和潛能點,眸光熠熠。

  吩咐玩家們全都在周圍留守護法。

  江大力拿出《達摩易筋經》,將之與《北冥神功》、《凌波微步》的綢卷放置一起。

  先是全都再次翻看了一遍,做到熟爛於心後,江大力直接消耗無比海量的潛能點,將三門神功,直接融入《九陽嫁衣神功》之內。

  隨著48000點潛能點劇烈消耗下去。

  霎時間,江大力只覺腦海宛如一聲嗡鳴,大量繁複而又奇奧的武學理論開始瘋狂灌輸在腦海。

  面前神功秘籍瘋狂顫動,一個在翻頁,一個則在迅速鋪展開來。

  霎時神功秘籍中那一些繪滿了經脈穴位的男女小人兒,仿佛紛紛動了起來。

  開始圍繞著江大力旋轉,在思潮的海洋中徜徉。

  一個個靈光如地涌金蓮般竄出、碰撞。

  江大力丹田內的真氣再度散功化解。

  卻又如死地後生般重新凝聚。

  一股真氣自下丹田突然衝上中丹田,停留在胸口膻中穴的位置,散發熾烈陽剛霸道絕倫的可怖氣息。

  一股真氣則靜靜沉澱在下丹田,宛如冰海汪洋、深不可測,散發出陰寒懾人冷厲無匹的鋒銳氣息。

  隨著江大力發功運轉,一熾烈、一陰寒,兩股真氣一順勢而轉,一逆勢而轉,走不同經脈穴竅。

  霎時他身上所散發出的氣息也如雷霆烈焰、冰川寒洋一般。

  嗤

  左側地面原本被雨水濕潤之處頓時如遭烘爐烘烤,瞬間乾燥,草木發枯。

  右側地面則霎時冷凍出些許凌寒微霜,草木凍僵。

  在周圍不遠處護法的玩家見狀,全都悚然大驚,回頭看向自家寨主時,便只見寨主一頭黑髮無風自動,身上所散發出得氣息恐怖懾人,仿佛迎面就有風刀霜劍、熱浪滾滾同時襲來。

  頓時有人經不住打了個冷戰,有人則只覺渾身燥熱。

  「好怪異的內功,好個黑風寨主,沒想到你散功之後,竟然還能破而後立,索性才只是剛剛起步,今天當真是留你不得了!」

  就在此時,一聲嘶啞如夜梟的老者聲音突然從山道處傳來。

  緊接著便是一些慘叫悶哼聲。

  顯是一些才發現老者的山匪衝上去便被打殺了。

  「來者何人!休得打攪我寨主修煉!」

  武烈的怒吼聲在此時自外面爆發。

  「哈哈哈哈!!」

  就在這時,又一聲大笑聲突然響起,樹影晃動間一條人影衝出暴喝,「武烈小兒,你這喪家之犬而今卻也是為你的昔日仇敵賣命,可笑不可笑?給老子滾開!」

  砰然一聲爆響。

  武烈的慘叫悶哼聲傳來,顯是來敵兇悍,他竟還吃了些虧。

  就在此時,山寨腳下,也傳來了一陣激烈打鬥和喊殺聲。

  「寨主!」

  頓時一眾親衛隊玩家全都神色凜然,立即收縮防護圈,寧肅更是扭頭看向仍坐在藤木大椅上安若泰山般散發恐怖氣息的江大力

  (求月票推薦票!保底五千多字的更新啊,稍後晚上還有加更!月票清空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