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260:仇敵齊至,可堪大力一拳?(月票26/2700加更)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寨主!」

  所有親衛隊女玩家看向正坐在藤木大椅上的江大力時。

  一連串密集的刀與拐交擊聲音驟然自戰圈外爆發。

  萬人郎悶哼一聲蹌踉倒退,虎口崩裂,手中大刀都已是脫手飛出,身體經脈都有些受創,內傷遠比外傷嚴重更嚴重。

  這還是前天他受到江大力的傳功灌輸,實力早已突破到外氣境,否則根本接不住對面之人兩招。

  噔!

  就在此時,武烈也悶哼倒退到了場內,與萬人郎並肩而立,神色難看。

  但見他的胸前縱橫交錯,至少有三道以上深可見骨的血痕,月白衣衫都已被血色染紅。

  一名手持鐵拐的黑衣老者以及一名冷笑著手提長劍的冷冽男子出現在了場內,身上氣息俱是不弱。

  「你們是誰?竟敢如此放肆殺上我黑風寨,簡直不將我們寨主放在眼裡!」

  萬人郎狠狠瞪著二人怒喝。

  他話音才落,山下又傳來西涼九鬼的慘叫和呼救聲。

  提劍冷冽男子嘿然一笑道,「你還不配知道我們的名字,不過我可以告訴你,我們都來自乾羅山城!」

  「乾羅山城?」

  武烈神色疑惑。

  萬人郎卻是一驚悚然變色,「黑榜高手毒手乾羅的乾羅山城?這是江湖中的黒道巨擘。」

  「嗯?沒想到,你還算有點兒眼力。」

  持拐黑衣老者嘶啞一笑,一雙看上去仿佛沾染有綠痰般的渾濁雙眼盯著武烈點頭,「你不錯,若是願意現在退出黑風寨,我可以做主讓你加入山城,成為山城一員,為乾羅城主效力,豈不比跟著一個將死的黑風寨主要強不少?」

  「哼!」

  就在此時,一道冷哼傳出。

  江大力豁地睜開雙眼,眼眸如兩道電炬,直落在持拐黑衣老者和提劍青年二人身上,冷淡道。

  「沒想到堂堂毒手乾羅,不去找怒蛟島浪翻雲的麻煩,卻是來找我黑風寨主的麻煩,難不成是看中了會州這塊彈丸之地?」

  持拐黑衣老者和提劍青年俱是立即轉移注意力,看向江大力,見其身上氣息雖是充滿詭異可怕,但卻似還透著一股虛弱,當即紛紛心中一定。

  黑衣老者呵呵淡笑,「會州可不算是什麼彈丸之地?原本這塊地就已被我們城主看上?隨時可取。

  沒想到卻被你黑風寨主捷足先登,不過沒關係?你幫我們山城拿下了整個會州?我們城主再從你這裡奪走,也是一樣。

  若是你現在識時務呢?不若直接歸降我們山城,想必城主是會給你非常好的待遇。」

  「呵呵呵如果是想要刺激試探我?你們現在已經成功了。」

  江大力發出淡淡冷笑?緩緩起身,龐然魁梧的身軀就像是一座小山在升騰,令黑衣老者二人全都雙目微微眯起,暗暗防範。

  「乾羅若是親自來我這黑風寨?今日或許我還會忌憚三分?但就憑你們這兩根蔥?也敢在我江大力面前放肆!?嗯?」

  江大力怒目圓睜,兩道宛若實質般的寒光直射而出,宛如猛虎欲擇人而噬。

  黑衣老者二人全都如臨大敵,提劍青年深吸口氣冷笑,「黑風寨主?你莫要在此虛張聲勢,我們都知道?你已經因修煉嫁衣神功出了茬子,就算你剛剛又重修成功?又有幾分力可發揮出來?若是照你曾經的性格,你現在就應該衝出來和我們交手了。」

  江大力眉頭一皺?還是佇立原地?似在遲疑。

  「桀桀桀黑風寨主?你也有今天?你曾經不是非常猖狂囂張的麼?怎麼現在不囂張了?現在山腳下已有大批你昔日仇敵殺上門來,我看今日黑風寨都要跟你一起覆滅。」

  就在此時,一道飄忽不定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發出這聲音的主人像是在半空飛,又像是在地底穿行,一會兒在左、一會兒在右,一會兒在上,一會兒在下。

  江大力冷眸一掃,便見黑夜之中。

  一些宛如瘦猴子般的形影重重,忽而在樹上躥,忽而鑽入地底,令地面隆起溝壑,不由冷哼。

  「沒想到,你們這些膽小如鼠的地鼠門鼠輩今日也來了?看來,我江大力今日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啊。」

  「桀桀桀江大力,你記得你當日在棋盤山所殺的那個地鼠門人嗎?那是我們戚長老的兒子,卻被你殺了,你心狠手辣,今日被我們地鼠門報復,死有餘辜。」

  一個地洞中突然鑽出一個瘦皮猴子般的人,險些鑽入玩家們的防守圈,被寧肅等人立即出手逼退。

  「哈哈哈哈,堂堂黑風寨主,昔日多麼風光,今日卻是要依靠一群女流之輩才能保命嗎?」

  就在這時,又有一個大漢帶著十幾二十號人殺上山來,神色冰冷盯著江大力,語氣嘲諷。

  江大力一看這些人身上衣物服飾,神色淡然,「一群失了掌門人的嵩山派嘍囉?你們也來送死了?」

  「住口!」

  那持劍大漢冷喝怒道,「我是嵩山派新任掌門人司馬德!你莫非是沒聽過我的名號?今日司馬德便要殺了你為左盟主報仇!」

  「還有我們華山劍宗的人,江大力,你欺人太甚,竟敢抓了岳不群關起來,岳不群就算再怎麼偽君子,也是我華山派掌門,豈能容你如此羞辱!?」

  突然又有三人殺上山來。

  江大力詫異看過去,認出三人身份,卻也刻意裝作不認識微微頷首,「雖然我不知道你們三個無名之輩是誰,但你們來找麻煩的理由,都沒有錯。」

  其中一個矮胖者大怒,「混帳,我們是華山劍宗的封不平、叢不棄、成不憂,你可聽過?」

  江大力雙臂環胸,「我看你們三個,待會兒都可以叫一個名字,那就是活不了。」

  「混帳!」

  封不平等三人頓時勃然大怒。

  這時,山下的喊殺聲卻是已漸漸微弱,江大力眼角也是笑出了一些紋路。

  今日之局,由他一手構成。

  未免山寨中山匪和玩家被這些土著強者衝擊死傷慘重。

  他也早就暗中交代幾個信得過的心腹,帶著人馬佯作阻攔即可,無需硬拼攔截。

  不過現在,居然這麼快就沒再有任何打鬥,顯然也是那些門派安插的暗樁發揮了作用,主動帶著一些山匪避開各自的防守崗位,避開了衝上山的敵人。

  而這些暗樁,其實也都是江大力在最近一手提攜起來的,因此,也可算是他早就將計就計設計的圈套。

  很快,陸續便又有幾行人上得山來。

  其中兩人均是五十來歲年紀,高鼻深目,一者持杖,一者持筆,氣勢不凡。

  另一行人卻是一群禿驢,當首一人身披袈裟手持法杖,頭上九道戒疤,下巴一捋白須,卻竟是少林的人。

  還有一行人卻都是一些鶯鶯燕燕的女人,當首一人冷麵如霜,長得竟與王語嫣有六七分相像。

  除此之外,便是幾個渾身散發紅芒的叛徒山匪帶著各自的心腹守在山道之旁,全都神色冰冷看向江大力。

  這些卻就都是這些敵對勢力早就安插好的暗樁了,只不過江大力早就已是知曉。

  其中一人甚至便就是昔日西蛇山山寨的寨主陸壺,此刻在遠處守著山道死死盯著江大力,神色又是懼怕又是冰寒。

  「少林分寺方丈方證大師,曾經被黑風寨主江大力逼死的那個方圓禪師的師兄,實力比之方圓禪師還要強,曾經任我行都打不過他!」

  「還有來自西域的玄冥二老鶴筆翁和鹿杖客,他們據說在一個多月前投靠了汝陽王府,這二老的實力也是一等一。」

  「這些女人,似乎是曼陀山莊的人,為首那人是李青蘿,曼陀山莊莊主。」

  地鼠門的門人幾乎在來一行人時就報出一行人的身份,他們是天生的會搜羅情報的高手。

  對於任何風吹草動的消息,都第一時間掌握。

  故而對於這些來人的身份,自是很清楚的,越是念到最後,這些地鼠門人就越是興奮激動。

  隨著他們這一聲聲報出來人身份,仿佛就像是一重重大山狠狠碾壓而來,場內的氣氛愈發寧肅,充滿壓抑。

  一行守在江大力身旁的親衛隊女玩家全都神色凝肅,手心冒汗,但在這一刻,她們也都不願撤走一步。

  就在此時,幾條山道上包括山腳下突然又有喊殺聲傳來。

  大量山寨玩家以及山匪似反應過來中了敵人的調虎離山之際,紛紛殺回。

  霎時,山上各處的火把在夜色中如一條條長龍,向著中心處匯聚,喊殺聲震天。

  江大力甚至就聽到不少玩家喊著「殺敵救寨主為黑風寨戰盡最後一滴血生是黑風人,死是黑風魂」等熱血吶喊聲,不禁心中微暖。

  「阿彌陀佛!」

  少林寺分寺方丈方證念了一聲佛號,聲音甚至壓過了山道傳來的山呼海嘯般的喊殺聲,雙手合十看向江大力悲憫道。

  「江寨主,今日之局面,你也清楚是萬分危急之刻,上天有好生之德,你若放棄反抗,隨老衲去少林,懺悔思過,吩咐你這些小的,也莫要再造殺孽,我方證當保證你可安全到少林。」

  「哼!方證大師,你這話,我們玄冥二老就不答應了。」

  鹿杖客拐杖往地面狠狠一杵,發出砰地聲響,眼神冰冷,「這江大力殺我汝陽王府王妃的貼身婢女趙錦繡,便是不給我們王妃面子,今日他要麼歸降於我們,要麼被我們打死,誰也保不了。」

  鶴筆翁聞言也是冷笑,「沒錯。誰要救走這江大力,得先問過我們玄冥二老。」

  李青蘿面若寒霜盯著江大力冷哼,「我這次來是為了小女,你若是肯放了我女兒,我頭也不回,立即離開,否則休怪我不客氣。」

  「呵呵呵,現在看來,大家都想要這黑風寨主死,方證大師,你少林縱算是武林泰斗,今次也不能一言而決吧?」

  來自乾羅山城的黑衣持拐老者一笑道。

  他一向自負,少有看得上眼之人。

  但眼下出現在此地之人,華山派和嵩山派的也就罷了,這方證和玄冥二老,卻令他不得不慎重對待。

  「殺一個小小的黑風寨主而已,竟然還勞動各位大駕光臨,興師動眾,也太抬舉他了!」

  提劍冷冽男子笑著說道,「既然你們都這麼有興趣,不如現在就動手吧,以免夜長夢多。」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神色異樣,便是方證也望定江大力,默然不語,仿佛在思索尋找動手的時機。

  頓時,氣氛再度變得一片沉凝肅然,充滿壓抑。

  今天能來這裡的人,都是經過了百般試探後才上山。

  沒有誰是傻子。

  內心都不平靜。

  他們的確認為,今日黑風寨主是必死無疑。

  因為種種跡象包括現在鎖定感應到的氣機都表明,江大力的實力絕對跌落了,氣息雖是可怕,卻並不算強,反而有些虛弱。

  然而,曾經黑風寨主那彪悍無比的戰績,卻也是令他們每一個人都在忌憚,都在心裡權衡,擔心第一個強出頭,會不會吃虧。

  江大力一直都沒有出聲,一直環抱著雙臂在等候。

  此刻,眼見山道上的玩家和山匪都快殺上來了,依舊都再沒有來人出現,他不禁一陣失望。

  又一看陷入僵持都不敢動手的方證等人,江大力嘴角勾勒起招牌式的淡淡冷笑,譏誚道。

  「看來,今天也就只有你們這群人來為我江大力送行了?難道,我要死在你們這群人的手裡?

  我還以為,慕容復會來,還以為令狐沖也會來。

  看來,是我想太多了」

  黑衣持拐老者聞言冷哼,「既然你知道要死在我們這群人手裡,來再多的人,又有什麼用呢?不過是見證你黑風寨主的隕落罷了。」

  聽到江大力自己承認是要死在他們這群人的手中,在場眾人全都是紛紛心中稍定。

  藏經閣內的窗戶旁,段譽看到眼下這等局面,有些幸災樂禍道,「沒想到,這作惡多端的黑風寨主今天被這麼多仇人找上門兒來,而且連你母親王夫人都來了,看來他今天是在劫難逃,王姑娘,你也能得救了。」

  王語嫣卻是神色滿是憂慮搖頭,「恐怕事情沒這麼簡單,我知道這個大惡人外表粗獷,實則心思縝密,絕不可能令自己置於眼下這般境地,恐怕還有變數。

  待會兒我只能準備立即衝出去,求他不要傷害我母親。」

  段譽一驚,「什麼?不會吧?難道這種局面,他還能翻身?就算他的實力是全盛時期,恐怕也不行吧。」

  二人說話時,突然又傳來一陣喊殺聲。

  「寨主!!我們來救你了!」

  「寨主,你在黑風寨就在,老子今天就算憋尿三小時也絕不下線,死戰到底!」

  就在此時,山道上終於出現大批玩家殺來。

  頓時引得陸壺等守在山道的叛徒迅速轉身準備結陣抗敵。

  「寨主!我回來了!你還不能死在這群人的手裡啊!」

  一道熟悉的聲音從下方山道中傳來。

  江大力一怔,便看到一道熟悉的玩家身影快速縱躍靠近,那頭頂上頂著的名字,頗為眼熟。

  「古色異人!」

  「沒想到曾經選擇背叛山寨離開的你,竟然在現在這個時候返回」

  江大力心中詫異微暖。

  但在下一刻,他眼神帶著冷意看向玄冥二老等人。

  「差不多了,那些現在都不願冒出頭的,也都不會出來了,是時候解決這些麻煩了。」

  江大力心中一動,直接通過勢力面板,發布了一道命令。

  頓時,正在衝上山的玩家們紛紛一愣,全都接到了面板中傳來的提示。

  「《止戰》

  黑風令:黑風寨主命令你現在立即停止衝上山戰鬥的舉動,保存實力,駐守山道,他將親自出手,解決一切麻煩!

  (注意:這是黑風寨主發布的黑風令,任何黑風寨中膽敢有違者,都會在第一時間被逐出黑風寨。)」

  「寨主!」

  「總瓢把子!」

  「臥槽,力哥這是要幹什麼?難道打算一個人扛下所有嗎?」

  接到面板的黑風令提示的玩家們,瞬間都譁然轟動了,深色滿是不敢置信和抗拒。

  我都快衝上山了。

  你突然告訴我別動,留在山道上看你一個人的表演?

  臥槽這是真有自信,還是要慷慨就義保全大家啊?

  有玩家熱血上涌直接就想抗命衝殺上去。

  但就在這瞬間,江大力發出冷酷大笑,臉上緩緩勾勒出了一絲令方證這些人全都感覺不妙的危險弧度。

  「你們!今天既然都來了,那就都留下吧!!」

  江大力狂喝一聲,雙臂一屈之間,渾身散發出氣沖霄漢般的冷酷氣息,那股熟悉的龍吟虎嘯之聲驟然爆發。

  昂吼!!!

  一聲震撼山巔的龍吟咆哮轟然炸響。

  江大力哈哈大笑,腳步一蹬地面。

  大腿肌肉驟然賁起!

  砰地一下地面巨顫。

  他整個人沖天而起,雙臂環繞龍形旋渦般的一圈氣浪。

  轟!!

  空氣爆顫。

  江大力身影瞬間變得模糊。

  方證等人全都一驚,沒料到這個時候江大力竟然還敢搶先出手,而且氣勢如此強橫可怕。

  「殺!」

  江大力一衝便跨越十餘丈距離,裹挾狂霸氣勢一掌打向黑衣持拐老者,速度迅猛得宛真猶如一頭游龍。

  黑衣持拐老者大驚,只覺面前一道模糊身影驟然襲來,氣息猛烈得令人窒息,一個裹挾狂暴氣浪的手掌猛蓋而至。

  「我就看你是不是虛張聲勢!!」

  他毫不猶豫厲喝一聲,上步、掄拐,「呼!」地一聲以泰山壓頂之勢劈向江大力。

  這一拐勢道之猛,即使是一塊石碑也會被擊碎,沉猛剛強!

  赫然是他最引以為豪的絕技力斷山淵。

  然而,砰地一聲狂暴交擊。

  鏗

  鐵拐直接在一股巨力下被打得彎折出驚心動魄的弧度,被江大力宛如鋼澆鐵鑄般的鐵掌打得直接撞擊在了老者身上。

  咔嚓!!

  黑衣老者雙目暴凸,胸膛骨頭瞬間崩裂碎開,扎入肺腑,一口鮮血頓時到了嗓子眼,但還未噴出,其身形就如斷線風箏般飛了出去。

  「大哥!」

  提劍男人剛想去接,但瞬間感受到衝擊的恐怖危險,忙慌張避開。

  「砰」!!

  黑衣老者直接撞在了一顆大樹上,撞得樹木咔嚓斷折,他身軀呈不規則扭曲狀翻了過去,雙腳曲起架在斷折樹木上,絕無生理。

  「嘶!」

  所有人嚇了一跳,駭然變色。

  砰地一聲!

  江大力昂藏威武得彪形身軀冷冷站定,踩踏得腳下地面宛如地震般顫動,嘴角漸漸勾勒起一絲冷冽弧度。

  在其身側45度角距離不過一丈的位置,提劍男子渾身如墜冰窟,嘴裡的舌頭都嚇得涼到根了,腮邊的肌肉一下子變得僵硬

  (不多說了,燃燃燃,求月票推薦票!)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