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1,又見呂宗方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忽然好嚮往去長沙。

  長沙也算是大城市。

  楊岳去過的大城市不少。上海、港島都去過。

  遺憾的是,上海是處於日寇的統治之下,自己去哪裡是搞破壞的。港島也是處於英國人控制之下。

  只有長沙,目前還是中國人的地盤。是中國人自己治理的。

  換個說法,這才是自己的大城市。

  在這裡,你可以放心的吃喝。不需要擔心日寇上門找你麻煩。

  在這裡,你不需要隱藏自己的身份。

  在這裡,奉行的是中國人自己的規則。

  但是封萍不太樂意。

  她不想去。

  她討厭軍統。

  軍統是反動派。殺了很多紅黨的人。

  想到要和他們合作,她就十分彆扭。

  「走吧!到了長沙,我請你吃飯。」楊岳將她強行拉入車內。

  黑色的斯蒂龐克牌轎車,早就準備好了。

  他當然不可能走路去長沙。

  好歹也是中校副官,怎麼能走路呢?

  該顯擺的時候必須顯擺。否則,隨便一個人都敢上來惹事。

  現在可是兵荒馬亂的年代。

  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

  尤其是帶著封萍這麼漂亮的姑娘。

  「誰稀罕你的飯?」封萍氣鼓鼓。

  「我稀罕你的飯行不?」楊岳涎著臉回應。

  「不要你稀罕。」

  「我還希望一輩子都能吃到你做的飯呢!」

  「做夢!」

  「我是認真的哦!」

  「你身邊有那麼多的女人,還敢胡說八道!小心我撕你的嘴!」

  「咱也不能在一棵樹上吊死啊!」

  「哼,你們這些臭男人,一個個都是花心大蘿蔔。」

  「冤枉……」

  「哼!如果日本人真的在五年內無條件投降,我倒是可以嫁給你。也不介意你三妻四妾。」

  「真的?」

  忽然感覺幸福來的太突然。

  她這是自己給自己找藉口?

  對!

  一定是這樣的!

  她其實早就喜歡自己了。就差一個藉口。

  就好像是隨便找一個藉口幫自己洗軍裝一樣。其實內心是一萬個願意。只是不好意思說出來。

  這個女人真是……

  喜歡我又不敢說。

  「你做夢吧!」封萍冷冷的說道,「日寇怎麼可能在五年內投降。」

  「總之,你要記住你說的話。」楊岳平靜的說道,「你要是反悔了,你就是小狗。」

  「我反悔做什麼?倒是你,信口雌黃!」

  「好!」

  楊岳就放心了。

  歐耶!終於有個媳婦了。

  還是自己主動送上門的!

  五年以後,漂亮媳婦將會乖乖的到手。真是意外之喜。

  五年以後,日寇會無條件投降嗎?

  呵呵,還用說……

  「哼!」

  封萍嘴角微微冷笑。

  五年之內,日本人無條件投降?

  只怕最樂觀的人都不敢這麼想。

  十年內能打敗日寇,全國人民都可以普天同慶了。

  如果是真的……

  嫁給他也無所謂。

  犧牲自己一個人,換取戰爭勝利,值得。

  何況,這個傢伙長得又帥,又有本事,好像還很有錢,做他的女人也不是很虧……

  唔,胡思亂想什麼呢?

  急忙端正臉色,正襟危坐。

  后座的順溜和馬紅偉眼觀鼻,鼻觀心,表示什麼都沒聽到,什麼都沒有看到。

  隊長泡妞呢!學著點。

  以後能不能娶到媳婦,就看自己學到多少了。

  「走了!」

  楊岳啟動汽車。

  黑色的斯蒂龐克牌轎車風馳電掣的駛向長沙。

  話說完了,他又後悔了。

  不是後悔喜歡封萍。是不應該說出來。

  好怕出事。

  這算不算是給封萍特寫?

  好慘……

  給特寫的女人往往都會死。

  封萍……

  唉,後悔了。

  想扇自己嘴。

  沒事胡說八道什麼。

  有車就是快。幾個小時以後,就接近了長沙城。

  一路上看到的,都是混亂的景象。到處都是人。

  有部隊,有老百姓。

  大多數都是從各地逃亡來的難民。他們的目的地都是長沙。

  問了一些老百姓。有的居然是從江蘇、浙江那邊跑來的。一路上也不知道是徒涉了多長的距離。真是情何以堪。

  無限感慨。

  長沙城裡的人向外跑。而外面的人卻往長沙跑。

  你還以為長沙本地人跑掉了,就會變成一座空城?不可能。從外地湧入的大量的老百姓,反而讓長沙人口更多。

  到了長沙附近以後,斯蒂龐克牌轎車幾乎是走不動了。得慢慢的前行。

  如果是換了別人,肯定是派人在前面開路,將逃難的百姓給推到兩邊。

  楊岳可不敢。

  封萍和順溜都在車上。

  對於欺負老百姓的行為,他們是最最反感的。

  須知道,我黨我軍起家,靠的就是軍民魚水情。欺負老百姓的行為,是絕對不能容忍的。

  只好是一路慢騰騰的前進。

  封萍還將攜帶的食物都分給沿途的老百姓了。

  她沒有帶多少,只好問楊岳要。楊岳只好拿出大量的饅頭、肉包子等,借花獻佛。

  好不容易才來到長沙西門。

  軍統的人已經在這裡恭候多時了。

  楊岳遠遠的看著,臉色漸漸呆滯。

  卻是看到了呂宗方。

  軍統方面派來的人,居然是呂宗方。

  暈哦!

  老呂不是在天津嗎?

  他不是去天津之行什麼制裁任務,怎麼又跑來長沙了?

  難道說,天津的任務完成了?

  緩緩的停車。

  打開車門。下車。

  呂宗方迎上來,伸出手,然後臉色也是有短暫驚愕。

  他也認出楊岳來了。

  暈!

  居然是楊岳?

  他怎麼來了?

  暈!

  難道陳明就是楊岳!

  原來如此!

  就說這個陳明本事為什麼那麼大,能夠讓軍統上層直接點將。

  原來根本就是楊岳的另外一個身份。

  好,好,真是太好了。

  楊岳來了,他就放心了。

  就沒有事情是楊岳解決不了的。

  說來也是奇怪,楊岳居然是什麼照片都沒有留下。

  日寇方面直到目前,都沒有辦法確定楊岳的具體相貌。所以,假冒這個陳明完全沒有關係。

  「你好,你是……」楊岳裝作不認識。

  「我是軍統的呂宗方。」呂宗方不卑不亢的說道,「這位就是陳副官吧?」

  「我是陳明。」

  「陳副官路上辛苦了,請。」

  「請!」

  兩人並肩而行。

  周圍都是人,沒辦法交談。

  好不容易才找到說話的機會。楊岳憋不住問道:「你不是在天津嗎?怎麼跑這裡來了?」

  「任務沒完成。」呂宗方說道,「限期過了,我就回來了。」

  「難度很大嗎?」

  「本來難度不大。但是你鬧出的動靜太大,鬼子強化了天津衛的守備,我沒有找到機會。只能放棄。」

  「哦……」

  楊岳無語。

  原來是自己的責任啊!

  想想也是正常。自己搞出來的動靜好像確實比較大。

  天津衛對於日寇的後勤運輸非常重要。岡村寧次又不是傻瓜,肯定會努力的強化天津衛的防備。

  岡村寧次這個人,很少公開露面。也沒有什麼豪言壯語。是一個典型的實幹派。他既然重視天津衛,天津衛自然固若金湯。呂宗方確實沒有什麼機會。強行動手,只會自投羅網。

  「挨批了?」

  「對。被訓誡了。降了一級。然後被調來了長沙站。專職負責甄別日寇奸細。」

  「怎麼會選中你?」

  「因為我以前從來都沒有來過長沙。算是外人。不可能是日寇奸細。」

  「所以,懷疑日寇奸細就在長沙站裡面。」

  「確切的來說,是在長沙站的九個中校當中。包括行動處、情報處、通訊處等等。」

  「哦。」

  楊岳明白了。

  日寇奸細的能量巨大,肯定不會是小兵小卒。

  軍統長沙站的站長是上校軍銜,下面各個處的處長都是中校軍銜。最高級別的機密,也只有中校以上才能接觸。

  日寇奸細必須是這個級別。所以,甄別範圍大大的縮小。

  「站長自己呢?」

  「他也在甄別名單裡面。」

  「哦……」

  楊岳就頭大了。

  連長沙站的站長本身都是被懷疑的對象啊!還怎麼查?

  萬一奸細就是這個站長……

  搖頭。

  不知道從哪裡著手。

  自己可是完全沒有反間諜的經驗。也沒有本事甄別誰是日寇。

  好懷念有腦海地圖的日子。直接將日寇標紅出來了。直接抓就是了。或者是直接開槍擊斃。然後交給系統來判斷。

  可惜啊……

  現在只能是靠呂宗方了。

  「左藍也在。」呂宗方低聲說道。

  「她……」楊岳感覺不可思議。左藍怎麼會在長沙?

  「八路軍在長沙也有一個辦事處。人不多。她就是其中一個。」呂宗方說道,「她的掩護身份,是長沙女子學校的音樂老師。」

  「哦……」楊岳木然的聽著。

  還是不太明白,左藍來長沙做什麼?

  她到底是做什麼工作的?怎麼到處跑?哪裡都有她?

  大姐,你知不知道,你很危險的。

  你越是活躍,越是容易暴露的啊!

  然後別人給你一槍……

  死了都不知道怎麼死。

  感覺千頭萬緒,不知道是從哪裡開始做起。

  諜戰片裡面的特工,都是非常聰明的。一秒鐘就能想出幾百種辦法。

  而他,幾百秒都想不出一個辦法。

  好慘……

  還得多多鍛鍊。

  「這是你們的證件。」呂宗方拿出兩本軍統的證件。

  楊岳接過來,打開。

  呵,貨真價實的軍統證件。名字是陳明。

  再看封萍的。名字就是封萍。

  呵呵,這真是……

  被軍統給收編了?

  好吧,先狐假虎威一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