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2,我才是一家之主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呂宗方很快就走了。

  他現在也是忙碌的不行。比鄭耀先還忙。

  話說,很久沒有鄭耀先的消息了。不知道這個傢伙最近是在忙什麼。刺殺任務完成沒?

  好像沒有聽說?

  估計也是沒有完成……

  這位後來的軍統大佬,此時此刻還在默默的發育。

  「誰啊?」封萍下車,蹙眉問道。

  「軍統的人。」楊岳隨口說道,「既然你不想和他們打交道,我就沒叫你。」

  「算你還有點良心。」封萍悻悻的說道,「那我們從哪裡入手抓日寇間諜?」

  「不知道。」楊岳直白的搖頭。

  封萍愕然。

  你不知道?

  那你跑來長沙做什麼?

  來吃乾飯?

  「我真不懂。」楊岳一本正經的回答。

  封萍無語了。

  她聽出來了。楊岳確實沒有撒謊。

  要是說衝鋒陷陣,開槍爆破,這個陳明肯定是當仁不讓。可是,找日寇間諜這種事,他可能真的干不來。

  一個是粗活。

  一個是細緻活。

  完全是兩個極端。

  反間諜,需要的是腦子。

  「那我們怎麼辦?」

  「先找個地方住下來。好好玩兩天。」

  「玩?日寇馬上就要發起大規模的進攻,你還有心思玩?」

  「那你說怎麼辦?」

  「我……」

  封萍頓時憋住。

  好吧。她也不是很聰明的姑娘。

  她也不知道怎麼去抓日寇間諜。

  以前從來沒試過。

  「放心。日寇一定會在五年內無條件投降的。」楊岳信誓旦旦的說道。

  封萍嗤之以鼻。

  我要是信你,我就是傻子。

  「順溜,想吃什麼?」楊岳乾脆不管她了。

  他才是一家之主。

  他做主的事情,她反對也無效。

  再說了,她也沒有能力反對啊!

  她除了長的漂亮一點,好像就沒有其他的優點了。但是他就是喜歡這樣的。

  如果所有人都像高寒那樣,無所不知,無所不曉,他倒是害怕了。

  萬一在外面做點什麼壞事,豈不是被她連底褲都套出來?

  打住。

  打住。

  又胡思亂想什麼呢?

  「餛飩!」順溜不假思索的回答,「我要吃兩碗!」

  「好!」楊岳打了一個響指。

  走,就去吃餛飩!

  他從小就喜歡吃餛飩!

  現在有那麼多的大洋,絕對可以大吃特吃。

  兩碗算什麼?

  請你吃十碗都沒有問題。

  之前連串的搏殺,讓他的小金庫暴漲。捨得請人吃餛飩。

  至於其他的就免了。

  自己的小錢錢可不捨得亂花。

  藉口找個地方停車。其實是將車子收起來。然後帶著他們步行入城。

  在中國人控制的城市就是爽歪歪。可以光明正大的背著狙擊步槍入城。隨便拿出警備司令部的證件就可以順利通行。

  同時也是說明,長沙城內部的盤查不是非常的嚴格。日寇奸細想要混進來很容易。

  就好像是之前假冒國軍的那些日寇,說不定也能混進城。

  說不定小鬼子會在城內展開破壞什麼的。

  搖頭。

  想那麼多做什麼?

  整天杞人憂天。九戰區也不是傻瓜。

  那個薛長官還是有幾分本事的。還沒有愚蠢到湯伯恩之流。

  所以……

  趕緊去吃餛飩吧!

  掃了一眼,找了一個最大的賣餛飩的攤檔。

  「老闆,來七份餛飩。」

  「好咧!」

  「老闆,多少錢?」

  「一塊錢一碗。」

  「這麼貴?」

  楊岳有些意外。

  封萍也是一愣。

  一塊錢,那就是一元法幣啊!

  「法幣?」

  「對。法幣。一塊錢。」

  「啊……」

  封萍感覺燙手。

  一碗餛飩就要兩塊錢法幣啊!那還得了?吃不起。

  一個川軍士兵,每個月的薪水才兩元法幣。也就是剛好兩碗餛飩的價格。

  楊岳沒有說話。只是腦海里迅速的過了一遍。

  看老闆的樣子,不像是要宰客。估計也不敢。

  他穿著國軍中校的軍裝,封萍穿著少校的,順溜和馬紅偉,也是換上了標誌的川軍的軍裝。老闆再大膽,也不敢宰客。除非是不要命。

  估計是通貨膨脹的厲害。

  「老闆,麵粉價格很貴嗎?」

  「貴得很。一斤就要十幾法幣呢!」

  「哦。謝謝!」

  楊岳點點頭,明白了。

  國統區的通貨膨脹,確實有點厲害。

  不僅僅是因為國府濫發貨幣,無限制的印刷法幣,還因為物資短缺。

  日本人基本上控制了全中國物產最豐富的地方。大部分的糧食產出,其實都是掌握在日本人的手裡。大西南、大西北,本來就比較貧瘠。

  偏偏是敵占區又有大量的老百姓湧入國統區,導致這裡人口更多,物資更加短缺。

  「七份,一個大洋行不行?」楊岳拿出一枚銀元。

  「多了。多了。」老闆大喜過望。

  「行,給你。」楊岳慷慨的遞給。

  得到一個重要的信息。

  一個銀元,現在已經價值至少七元法幣了。甚至是更多。

  而當初法幣發行的時候,一法幣可是等價於一銀元的啊!

  果然戰亂時期,金銀才是硬通貨。

  法幣什麼的,嚴重的不保險。幸好系統獎勵的是美元、英鎊。

  「謝謝!」

  「謝謝!」

  老闆收到一個銀元,十分高興。餛飩放的很足。

  本來是要吃兩碗的。結果吃了一碗就吃不下了。封萍更是只吃了半碗。剩下的擺在桌面上。

  附近有一群小孩子虎視眈眈的。一個個拼命的咽口水。

  楊岳招招手。他們立刻上來,將餛飩碗抱起來,然後哧溜哧溜的吃的精光。

  沒什麼感慨的。

  現實就是這樣。

  他一個人也沒辦法拯救。

  除非是將日寇攆出華夏。然後建立新中國。

  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老闆,知道牙行的人在哪裡嗎?我要租幾個房子。」

  「長官,我認識的人就有房子。」

  「是嗎?」

  「對……啊,薛長官來了。」

  「薛?」

  楊岳條件反射的向後看。

  還以為是薛岳來了。薛長官。不是九戰區司令官長官薛岳嗎?

  後來才發現不是。是薛君山。

  唔……

  胡家的大女婿薛君山。

  長沙城某保安大隊的大隊長,名副其實的地頭蛇。

  他出現在這裡,難道是來吃霸王餐的?

  好像他這樣的人,吃霸王餐是常態吧!

  卻看到薛君山遠遠的扔出幾個銅板,剛好是落入老闆旁邊的竹簍里。

  唔,好奇怪的年代。

  十幾個銅板就相當於一元法幣了。

  身為保安大隊長的薛君山,居然都不用法幣,也是醉了。

  不過對老闆倒是好事。老闆肯定是願意收銅板,不願意收法幣。誰知道法幣會有什麼變化呢?

  「薛長官,一個人?」

  「我給你的錢也不夠兩個人吃啊!」

  「薛長官說哪裡話……」

  「別廢話!快點!」

  「好咧。」

  老王頭轉身忙碌。

  忽然又想起一件事,向薛君山說道,「薛長官,這幾位長官剛好要租房子……」

  「租房子嗎?」薛君山斜眼看著楊岳。

  一個國軍中校,一個川軍少校,他也沒有怎麼放在眼裡。

  現在的長沙城,最不缺的就是當兵的。將軍遍地都是,何況是校官?即使是遇到了,也裝作沒看到。

  大家不是一個系統的。他才不用鳥別人。

  「對!最好是獨門獨院的。」楊岳平靜的說道,「租金好商量。」

  「租金好說。絕對市場價。不坑你。但是我只收現大洋。其他都不要。沒有現大洋的話,就不用說別的了。」

  「可以。」

  楊岳點點頭。

  當即拿出一大把的現大洋作證。

  「行,你跟我來。」看到楊岳真的有現大洋,薛君山也不吃餛飩了。

  帶著楊岳他們,來到附近的一所宅院。

  不靠街。很安靜的。

  附近還有幾個大院子。都是空蕩蕩的。裡面的東西都搬光了。但是殘留的雕樑畫棟,還能看出原來的豪富。

  「這些都是……」

  「都去鄉下躲難了。你要是想租,便宜點。」

  「好,我都租了。」

  楊岳還真是不缺錢。

  他現在需要的就是這麼一個地方。

  不是住人。是存放物資。

  他會有大量的物資需要在這裡出現。比如說大米什麼的。

  這些東西,非常的重要。

  必須是找一個有足夠大的空間來存放。

  他目前還有幾千噸的大米。如果釋放出來,肯定是非常壯觀的。

  「這一片都租給你。每個月只要三十個大洋。三個月起租。」薛君山似乎更像是生意人,算數都不帶打轉的。麻溜得很。

  「可以。」楊岳點點頭。

  「我只收現大洋。」薛君山再次重複強調。

  「明白。」楊岳拿出足足五百個大洋。裝了好大好大的一個布袋子。沉甸甸的。

  薛君山頓時就眉開眼笑了。

  有錢的主啊!

  他喜歡!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