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章 一護:生氣的田越好可怕!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事情就如田越所想的一樣,織姬的哥哥在織姬的訴說,以及對於妹妹深深的不舍之下,終於還是喚回了自己的人性,最終,拿起了斬魄刀,對自己完成了淨化。

  「田越,沒想到你這傢伙的觀察還挺強的……」

  露琪亞看著田越:

  「虛被喚回人性,這可是十分罕見的!」

  「觀察只是一方面,我可是做好了情況稍有不對,就立刻拔刀的準備……」

  田越聳聳肩膀:

  「畢竟是同班同學,和織姬認識一場,總要盡力而為嘛,反正暫時空座盯還沒有什麼其他的虛,多等一會兒也沒什麼的。」

  「好了,既然此間事了,也該是我們收尾的時候了……」

  露琪亞上前抱著織姬,讓其在自己的懷裡放聲大哭,不過,此等橘勢大好的情況,並沒有維持多久。

  露琪亞等織姬哭的差不多後,拿出記憶替換器,直接轟暈了織姬!

  ………………

  「是真的,昨天真的是有個相撲大力士闖進了我的家裡,拿出手槍對著我的房子開了一槍,將牆壁轟出了一個大洞呢。

  黑崎同學、朽木同學、久保同學,還有龍貴……」

  織姬對著剩餘的幾人招了招手:

  「你們快來幫我證明一下啊!」

  田越、一護、露琪亞在其餘同學們那不可置信的眼中,神情僵硬的點了點頭,隨後,田越小聲的對著露琪亞抱怨:

  「話說,相撲大力士闖進普通人家裡也就算了,那傢伙究竟要多麼腦抽才會要拿手槍打牆?

  就算如此,一把普通的手槍,究竟要有多大的威力,才能把牆轟出一個直徑近一米的大洞?

  能寫出這種文案的傢伙,邏輯是跟著一頭哈士奇學的嗎?」

  「邏輯什麼的先不考慮……」

  一護看著露琪亞也是一臉的迷茫:

  「能夠研究出記憶轉換器的傢伙,無論怎麼想,那都是一個腦子聰明到了極點的人吧?

  這種聰明的傢伙,難道會犯這種錯誤?」

  「你們有所不知……」

  露琪亞談及此事也是一臉的惆悵:

  「能夠研究出記憶編輯器的傢伙,當然不會是邏輯混亂的傢伙,只是這樣的傢伙,在某些事情上,是酷愛簡化工作步驟的。

  在記憶轉換器研製出來後,他順帶著就發明了文檔編輯器,那是一種非常神奇的機器。

  只要輸入幾個時間、地點、人物之類的關鍵詞,機器就會根據這幾個關鍵詞,自動生成很多段事件!

  本來,因為是機器,所以羅列出來的事件大部分都是驢唇不對馬嘴。

  不過這也正常,本來這就是為了減輕工作人員的壓力,提供新的思路用的。

  結果底下的傢伙圖省事,別說編輯了,很多內容都懶得看,直接就照搬著輸入了記憶轉換器里。

  等到死神使用的時候,一切都已經晚了。

  而前技術開發局長更是個任性的傢伙,見到自己的研究出現了這種情況。

  他非但沒有把所有的機器回收,反而是說出了『哎呀,出現了這種效果,意外的很有意思嘛』之後,就徹底的不管不問了!」

  一護:「(ー_ー)!!」

  田越:「(;一_一)」

  「好,好隨便的傢伙……」

  一護的眼角止不住的抽搐:

  「這種傢伙都能當上技術開發局的局長,你們死神,好像並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高大上了呢!」

  「沙雕到了這種程度,居然還能呆在局長的寶座之上……」

  第一次聽見了這種秘聞,就連田越也是忍不住驚嘆:

  「我怎麼越來越感覺,我們死神這個組織有些不靠譜了呢……」

  「田越,你說出來這話,就不覺得虧心嗎?」

  一護看著田越,同樣是滿滿的嫌棄:

  「雖然我們相處的時間不長,但說到沙雕的舉動,我感覺你絲毫不弱於那個前技術開發局局長啊!」

  田越:「(╬ ̄皿 ̄)」

  隨著一護的這段話語落下,一護不禁打了個冷顫,感覺屋內的溫度,瞬間下降了好幾度。

  待到他向著冷源發出的位置看去,頓時驚恐的發現,田越,正一臉冷酷的盯著自己!

  「小子,看來是我一直保持著快樂老大哥的形象,以至於你都忘記了自己的處境了是吧!」

  田越抬起了右手,搭在了身體已經開始僵硬的一護的身上:

  「老子從小到大,一直都是一個嚴於律己、恪守規矩的嚴肅存在,對於沙雕這種行為,更是深惡痛絕!

  沒想到老子保持清白保持了一輩子,居然能被你小子用我最不能忍受的詞語埋汰!

  一護小老弟,看來你很懂得如何徹底的去激怒一個人嘛,來,來,來……」

  田越的手掌收緊,帶著一護向著教室門口走去:

  「我們去找幾棵大樹,通過他們的斷口,我讓你好好體會一下,說錯話,究竟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一護:「……」

  「哇,田越你們這幫傢伙真是的……」

  此時的一護神情悲苦,此時的一護萬念俱灰!

  然而,幸運的是,還沒等田越拉走一護,一護的損友淺野啟吾便拽著領域給損友小島水色走了過來:

  「有了新朋友就忘了老朋友,而且居然敢和三個美麗的少女呆在一起,這種好事居然沒有叫上我!」

  「或許就是因為你這種色急的樣子,一護才沒有叫上你吧!」

  淺野啟吾,是個有色心沒色膽的的傢伙,但小島水色則是個喜歡成熟大姐姐,同時也非常受女性歡迎的泡妞高手,他看著一護,不禁流露出了一絲失望:

  「一護,但不管怎麼說,對於去織姬家裡這件事,你也要象徵性的邀請我們一下的吧。」

  「抱歉,啟吾、水色,情況緊急,欸,不對……」

  一護剛想要和兩個損友表達歉意,但馬上反應過來這是個機會,他一把抓住了兩個人的手腕:

  「啟吾、水色,關於織姬這件事情水很深,單靠一句兩句話說不明白,來,我們三個人去角落,單獨的聊一……」

  「聊什麼聊!」

  一護想要藉助朋友之力,擺脫田越的毒手,然而,田越絲毫沒有給到一護機會,相反,帶著恐怖的眼神,田越掃向了啟吾和水色:

  「兩位,一護剛剛犯了點兒錯誤,正想從我手裡逃走,你們可要仔細分辨,不要被一護牽連了啊!」

  「原來如此!」

  看著田越恐怖的眼神,啟吾神情凝重的點點頭:

  「一護,我突然想起我還有一道數學題沒做,我正好要回去把他做了!」

  「沒錯!」

  水色也是流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我也想起手機遊戲有一關沒打,我要趕緊通關去刷新記錄呢!」

  一護:「∑( ̄□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