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一章 只要茶渡不收錢,那就不是打黑拳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喂喂喂,啟吾,水色,你們兩個不是吧!」

  眼見兩個救命稻草扭頭就走,一護頓時感受到了一種深深的背叛:

  「啟吾,你這傢伙最討厭的就是學習,哪裡可能去做數學題啊!

  水色,你所有的課餘時間都用來泡妞了,怎麼可能有時間去玩遊戲?

  你們兩個傢伙不要走,趕緊回來,我真的是有事情和你們說的!」

  「一護,背叛這種事情,可是你不對在先的……」

  聽著一護的祈求,水色的表情一片冷酷:

  「既然如此,那你也就不要怪我無情了!」

  「一護,有些事情,做過了就無法再次回頭了……」

  啟吾一臉神情黯淡的拍了拍一護的肩膀:

  「如果你不想我們友情的裂縫越來越深,這種懲罰,你這一次還是獨自承受好了!」

  「喂,你們這兩個傢伙!」

  一護氣的大罵:

  「我明明說去織姬家裡另有隱情的,你們這兩個傢伙,不要給我揣著明白裝糊塗啊,眼下我身處險境,你們趕緊過來救我……」

  「嗯?身處險境?」

  一護的話沒有說完,田越抓著一護的手掌,不禁再次用力了幾分:

  「一護,我這明明是老大哥對於小弟的教育,這麼到了你的嘴裡,就好像是我要故意打擊報復你一樣了啊?」

  田越的眼神溫和,語氣卻是愈加的冷酷:

  「小弟,你這樣說話,讓大哥很傷心,說不得,我們要把大樹換成電線桿了!」

  一護:「(?ω?)」

  「嗯?血腥味?茶渡,你這是怎麼了?」

  兩根救命的稻草溜掉,一護只能絕望不已的被田越拽走,然而,就在即將離開教室的時候,一護卻是突然看見來上學的茶渡,受傷了!

  「你怎麼受傷了?」

  「啊,我頭上的這個,是因為昨天被從工地上掉落的工字型鋼樑砸到了,手上這個……」

  茶渡摸了摸頭上的創可貼,又摸了摸手上的:

  「這是剛剛被一輛摩托車撞到,不過,那個騎車的人受了重傷,我把他送去了醫院!」

  「所……所以你才來晚了嗎?」

  一護愕然的看著茶渡:

  「你這傢伙,身體還是那麼的不可思議!」

  「這可不是不可思議這麼簡單了吧!」

  田越隨手將一護丟到了一邊,繞著茶渡走了一圈:

  「摩托車的撞擊我們就不說了,那工字型鋼樑,可是重量過噸的存在。

  從高空落下砸到你,居然才只是輕傷,雖然前兩天揍你的時候就有感覺,但你這傢伙的身板還是超出了我的預料……」

  田越摸著下巴:

  「茶渡,我們今天放學後,就去打黑拳賺錢怎麼樣!」

  茶渡:「???」

  「田越,你這傢伙瘋了嗎!」

  聽了田越的話,一護頓時沖了過來:

  「這種事情要是被抓到,茶渡會進監獄的,要知道,茶渡才只是一個十五歲的高中生啊!」

  「啊~啊~啊~,這都不是問題的……」

  田越不在意的擺擺手:

  「茶渡獲得的收益,我都會自己留下的,只要茶渡不收錢,那就不是打黑拳了!」

  一護:「(;一_一)」

  田越的神邏輯,讓一護瞬間呆愣在了原地,一腳踹開了一護後,田越拽著茶渡,直接離開了教室。

  ………………

  「茶渡老弟,還是讓大哥好好告訴你,關於黑拳的好處吧!」

  「茶渡老弟,打黑拳最重要的是心黑手辣,由於是無規則格鬥,所以,各種無下限的手段都能夠使用……」

  「茶渡老弟,雖然你的外表有些粗獷,但我知道你是內心善良的,記住,面對敵人,就算不打殘他,也要讓他失去戰鬥意識的……」

  「茶渡老弟,打黑拳的傢伙,手段都很陰險,你要記住,他們可是會使用各種手段,來讓你產生疏忽,你可千萬要小心啊……」

  「田越……大哥……」

  茶渡一手拎著鳥籠,一手被田越拽著,然而,他的臉上卻並沒有抗拒,反而是一種猶豫的神色:

  「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靈魂,有惡魔嗎?」

  「哈?」

  聽了這話,田越停下了腳步,很是怪異的看了茶渡一眼,當場面不改色的編起了瞎話:

  「這個世界上,哪來的惡魔,你這傢伙恐怖小說看多了吧!」

  「並不是這樣!」

  眼見田越說出了這種話,茶渡晃了晃手中的鸚鵡,而鸚鵡猶豫了一下後,聲音清脆的開口:

  「哥哥,世界上是真的有惡魔的!」

  「嗯?」

  聽了鸚鵡的話,田越的雙眼中頓時冒出了光芒:

  「茶渡,沒有想到,你這傢伙居然這麼會馴養鸚鵡嗎?這簡直就像是把人的靈魂抽出來,關進了鸚鵡的體內一樣啊!」

  「我的遭遇的確是這樣!」

  聽到田越這麼說,鸚鵡頓時傷感的開口:

  「我的確是被惡魔抽走了靈魂關進了鸚鵡的體內的!」

  「茶渡,你這傢伙真的是高手!」

  田越再次驚嘆,同時把鸚鵡從茶渡的手裡搶了過來:

  「茶渡,我想好了,我以後會給你買大量的鸚鵡,而你只需要不斷的把它們訓練成像這個鸚鵡一樣就好了,這種通人性的鸚鵡,我們一定不愁銷路的!」

  「田越,把那鸚鵡放下!」

  看著田越絲毫不相信自己的話,茶渡是真的急了:

  「我和那個鸚鵡說的都是真的,我之所以沒有反抗你,就是覺得你的實力高強,想要藉助你的力量,幫我們共同對抗惡魔!」

  茶渡對著田越伸出了手:

  「把鸚鵡給我,既然你不相信這種事情,那我絕不能讓你處於危險之中,我會獨自面對這一切的!」

  「哈?茶渡,你這傢伙不是吧!」

  田越很是不滿的看著茶渡:

  「你這不想和我合作,而編出的藉口,也太爛了!」

  「我們說的是真的!」

  田越手裡的鸚鵡,看著田越背後突然冒出身影的虛,驚叫了一聲:

  「小心背後!」

  「背後,什麼背後?」

  田越看似無意識的向前邁出了一步,躲過了身後的虛的攻擊,隨後,很是疑惑的看向了茶渡:

  「茶渡,看起來,你這鸚鵡訓得並不完美嘛,有時候,還會亂叫的!」

  「並不是亂叫!」

  眼見田越「走狗屎運」一樣的躲過了虛的攻擊,鸚鵡再次大叫:

  「惡魔已經過來了,它就在你的而背後,我們趕緊逃跑吧!」

  「嘿,我說你這個破鳥!」

  田越隨手撿起了街邊的木板,發泄一樣的隨手砸在了虛那扶在牆壁的手指之上:

  「再給我胡言亂語,信不信我直接把你烤了!」

  鸚鵡:「Σ(°△°|||)︴」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