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六章 錯綜複雜 三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許睿陽和加文在茶樓一直聊到十一點多,喝了兩壺茶才分別離開了,這次的談話基本等於是一場培訓,許睿陽感覺自己受益匪淺。

  加文是美國的情報人員,所在的環境不一樣,對國際局勢知道的自然很多,給他介紹了南太平洋戰場的情況,還有歐洲戰場的情況,這些都是他了解很少卻又非常想知道的信息。

  礙於彼此的身份,接觸的時間過長也不行,許睿陽重視自己的安全,加文也需要保護自己的情報渠道,更何況,許睿陽已經約了人吃飯,到孔家的私人聚會場所與兩位小姐共進午餐。

  三個人因為距離的原因,雖然接觸的時間不算太多,可彼此之間相處的很不錯,只要許睿陽來山城,總會湊在一起吃飯,抽時間在山城到處轉轉。

  大小姐還幫他購買了山城政府中央銀行發行的節約建國儲蓄券一百萬美元,美金公債一百萬美元。

  當汽車開到目的地,門房看到是他,直接陪著笑臉放行了。這裡可是孔部長的家人聚會場所,能到這個地方來的外人幾乎見不到,而許睿陽卻是能夠多次來吃飯的特例。

  「居然讓你們二位千金小姐等著我,真是罪過!」

  許睿陽進屋後才發現,大小姐和二小姐已經在等著他了,他甚至心裡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

  能讓她們這樣做,那就意味著真把自己當做朋友,是另眼相看,身為山城政府的皇親國戚,孔部長家的千金小姐,向來只有別人等著她們的份,能到場就是很給面子了,尤其是二小姐。

  「就會說一些言不由衷的客套話,剛來到山城就到處瞎轉悠,也不知道主動看看我們,心意不誠的表現。」二小姐笑著說道。

  「行了,別總是擠兌他,上輩子是冤家嗎?睿陽,這幾個月你的海昌貿易公司,發給國統區的貨物比以前減少了八九成,是遇到什麼難處了嗎?」大小姐伸手端起茶壺,給許睿陽倒了杯茶。

  你饒了我吧,我喝茶喝了半上午,都快喝飽了!

  「前兩個月是有一些麻煩事,好在已經解決了,海昌貿易公司正在恢復以前的操作,月底就能向山城發貨了,供應的數量還和以前一樣。」

  「滬市盛通貿易公司,在國統區搞走私搞的聲勢浩大,想必你們也聽說了,他們仗著有日軍的強勢部門撐腰,想要搶我的買賣,但是又不知道國統區的水有多深,結果碰了一鼻子灰。」

  「在國統區採購的幾批戰略物資,不但價格高出很多,還被各路神仙吃拿卡要,拖拖拉拉的一個月都走不了一趟貨,這顯然不符合日本人的設想,於是,就狼狽不堪的退出了走私圈子。」

  「可盛通貿易公司存在的時間不長,影響卻已經造成了,折騰的我也是焦頭爛額的,這次來山城的主要目的,就是和客戶們碰個面,重新把渠道梳理一下,商談後續的交易問題。」許睿陽說道。

  「多大點事啊,你怎麼不早點和我說,我把他們攆出山城就是了,敢不聽話,把他們扔到嘉陵江里餵魚!」二小姐很隨意的說道。

  「那倒是不用,還沒有到這樣的地步,海昌貿易公司在國統區的買賣,也是沾了孔家的光,敢難為我的還不多,我已經很知足了。」許睿陽說道。

  他說的也是實情,雖然有軍統局的暗中關照,但軍統局還做不到一手遮天的地步,各地的大勢力如果是後台強硬,不買帳也很正常,軍統局也不敢輕易招惹他們。

  而孔家就不一樣了,這是皇親國戚的身份,不管山城政府再位高權重的軍政大員,包括那些戰區司令,遇到孔家也是退避三舍,海昌貿易公司和孔家合夥做買賣,這也形成了一層堅實的保護傘。

  「孔家要是真像你說的那麼厲害,林世良也不會被槍斃了,敢打孔家臉的大有人在!要不是軍統局多管閒事,事情能演變成這樣?」二小姐冷笑著說道,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也不知道哪根筋錯了,轉身就出去了。

  林世良特大走私案,是由軍統局發現並且把他抓起來,可最終決定他命運的,不只是軍統局的戴立,還有委員長侍從室和對山城政府貪腐極度不滿的美國大使,三方發力,促使有心反腐整頓風氣的蔣總裁,下令對林世良處以極刑,孔部長做了許多工作,事實證明是一點用處都沒有。

  這其中牽扯到錯綜複雜的原因,林世良的走私案件高達三千萬法幣,數目非常巨大,引起社會輿論的強烈關注。

  委員長侍從室之所以要求嚴辦,也是考慮到山城政府的名聲腐朽不堪,要是再因為親戚的關係,把林世良給從輕發落,毀壞的是山城政府根基。

  而蔣總裁也因為美國大使的批評,擔心因為林世良的案件,引起美國政府對山城政府的懷疑,影響到日後的援助,雖然林世良是孔家內定的女婿,終究不是女婿,殺了也就殺了,更何況此人是死有餘辜。

  孔家對軍統局自然是相當的憤恨,在孔家看來,走私在國統區能算多大的事?戴立狗拿耗子多管閒事,最終把林世良這個准女婿給殺了,這個仇恨早晚要找戴立算。

  「林世良特大走私案鬧得整個國統區沸沸揚揚,我遠在滬市都聽到了相關消息,輿論對山城政府很不利,就憑軍統局的戴老闆,未必有這樣的能量說動蔣總裁,下令把林世良處死,很可能是有其他的幕後推手。」許睿陽說道。

  站在他自己的立場,暫時不希望軍統局和孔家產生嚴重的對立,這會影響到他的關係渠道,身為軍統局特工,自然要以戴老闆的意志為自己的行為準則,勢必要放棄孔家這條線。

  但他實際的身份是地下黨成員,這種損失會影響到自己在山城政府的潛伏,所以,他得對林世良案件產生的惡劣後果,進行適當的緩和。

  「你說的有道理,我父親也是這樣判斷的,而且最主要的就是委員長侍從室第二處的陳主任,這個人最受我姨夫的信賴,簡直到了言聽計從的地步,他向來看不慣孔家和宋家,為人固執不知道變通,聽內部的消息,他是極力主張要槍決林世良的。」大小姐點點頭說道。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