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七章 錯綜複雜 四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大小姐所說的這位委員長侍從室第二處的陳主任,被譽為是民國時期的文膽,這個榮譽也能體現出他的分量有多重。

  軍事委員會委員長侍從室,等於是清朝的軍機處,侍從室的處長就等於是以前清朝的軍機大臣,還得是領班軍機大臣。

  那侍從室第二處是幹嘛的?

  是專門負責黨政事務和外交政治的機構,但凡是呈遞給蔣總裁的文件,都要先由侍從室第二處審閱,簽署自己的意見,他們的一句話,可以決定很多人的生死和前途。

  「事情的起因的確是因為軍統局多管閒事,但我覺得冤家宜解不宜結,畢竟這件事的主導不是戴老闆。孔家對我很關照,承蒙兩位小姐不嫌棄,以朋友來對待我,我也說點個人的想法,不對的地方,還請你們海涵。」

  「孔家在全國有那麼多買賣呢,把關係搞得太僵硬,對雙方都沒有好處,我聽聞,部長在山城政府也並非是一帆風順,對頭也不少,而軍統局的戴老闆比孔家樹敵還多。」

  「最好的解決辦法不是雙方為敵,而是要想方設法化解這次矛盾,彼此之間肯定是做不成朋友了,但做盟友符合雙方的利益,人死不能復生,二小姐還年輕,有的是機會,以孔家名門千金的身份,有的是人追求。」許睿陽說道。

  大小姐的性格脾氣和二小姐簡直是兩個極端,一個溫柔謙和,一個暴躁蠻橫,這些話要是當著二小姐的面說,估計對方准得跳腳不可,但大小姐肯定要理智的多。

  「你的分析很有見地,倒像是智囊這樣的角色,在淪陷區有點屈才了。可我父親和戴立,都是自尊心很強的人,要他們主動握手言和,估計是不可能的。」大小姐搖搖頭說道。

  「想要讓這些大人物們緩和彼此的關係,需要合適的契機,不能把話說的太直白了,那樣可能會適得其反。你也知道,我和軍統局方面有些聯繫,很多貨物都是供應給軍統局的關係戶,所以能把孔部長的意思傳遞給戴老闆,做個中間人倒是沒有問題。」許睿陽說道。

  「可這個台階不太好找,我從來不插手父親的工作,也不知道該怎麼樣去操作。」大小姐有點為難。

  越是大人物,越是位高權重,就越是把面子看得比天還大,軍統局的戴老闆抓捕林世良,掀出來這件大案子,等於是打了孔部長的臉,要是沒有合適的台階,這件事真不好辦。

  「大小姐天資聰穎冰雪聰明,不插手是因為不想被世俗所擾,只要你稍微用點心思,就不是多難的事情,我對你可是很有信心。其實你只要把我有意化解兩家矛盾的話說給孔部長聽,如果他有這樣的心思,就會默許你和我聯繫,如果沒有,就會當面制止。」許睿陽說道。

  這是玩了一出典型的心理暗示手段,這種大人物之間的矛盾,豈是他這種小人物能化解的?說得難聽點,他沒有這樣的資格,想要做個和事佬,得有對應的身份地位。他把自己當根蔥,戴老闆和孔部長也得願意拿他蘸醬才行!

  許睿陽唯一的優勢是,兩邊表面上都是他的客戶,戴立是老闆,他和大小姐關係不錯,有一定的基礎,所以也不算是自不量力。

  「我要是提到你,他絕對會認為是戴老闆私下通過你,想要化解緩和彼此的關係,你這傢伙真是太聰明了,連我父親也要算計,當心他收拾你!」

  「這是打算做兩家的買賣,讓家父和戴老闆都欠你的人情,難怪能成為滬市最大的走私商,咱們吃飯吧!」大小姐笑著說道。

  「我這只不過是夾縫中求生存,混口飯吃而已!二小姐跑哪裡去了?她沒回來,我們就吃飯,這樣不太好吧?」許睿陽遲疑著說道。

  「不用管她,什麼時候餓了,再給她做一桌就是了,我特意交代廚房給你做的羊肉,嘗嘗味道怎麼樣。」大小姐說道。

  許睿陽對海昌貿易公司的業務是大撒把,他控制著滬市的緊缺物資,大多數都是以貨換貨的方式操作,所以,他來到山城,也不想干擾辦事處的正常運轉,吃完午飯後回到駐地,美美的睡了一覺,然後起床後就開始喝茶。

  四點鐘,一個電話打了進來,毛仁鳳通知他,晚上七點鐘在葛寶璋家裡碰面,戴老闆和梅樂斯外出視察訓練班了,要後天才能回來。

  許睿陽從帶來的行李中拎出一隻黑色的皮箱子,一半是五十元面值的美元,一半是金光燦燦的大黃魚,為了尋求毛仁鳳的支持,他這次帶來了二十萬美元和十根大黃魚。

  戴老闆生活腐化是事實,可是他其實不怎麼缺錢,因為來錢的渠道多。但毛仁鳳目前作為秘書主任來說,主要還是靠著工資和經費,雖然送禮的也不少,但是不會有人送這樣的厚禮。

  許睿陽知道,但凡出手就得下重注,而且必然會收到滿意的效果。

  晚上六點半,許睿陽就來到了葛寶璋的家裡,這也是固定的聯絡點。

  許睿陽並沒有空著手,而是帶了兩箱名貴的葡萄牙桑德曼波特紅酒,還給他帶了滬市冠生園的點心、蜜餞和糖果。

  「許老闆,我靠著海昌貿易公司的走私買賣混飯吃,跟著您沾光,您怎麼給我送東西啊,還是這麼珍貴的葡萄酒,真是讓我過意不去!」葛寶璋笑著說道。

  在民國時期,後世大名鼎鼎的拉菲酒莊紅酒,價格其實並不高,而這種來自葡萄牙的桑德曼波特紅酒,價格算是相當靠前的,在山城拿出來相當有面子。

  他是戴老闆的心腹,忠誠度非常高,否則也不可能擔任這樣的角色,負責戴老闆秘密接見的任務。

  雖然他沒敢想許睿陽是軍統特工,可他也知道,能夠讓戴老闆和毛主任每次都要秘密接見的人,與軍統局的關係肯定非常密切。對方這麼給面子,他也覺得很開心,證明人家會做人。

  「這話說得就見外了,每次到山城都來麻煩你,我這心裡也是過意不去,不過一點小禮物而已,聊表寸心了。」許睿陽也笑著說道。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