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八章 錯綜複雜 五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戴立這個民國時期最為傳奇的特工王,性格非常的暴躁易怒,常常對犯錯的下屬破口大罵甚至是拳打腳踢,據說這個習慣跟上峰蔣總裁有關。

  他自己要是什麼事情辦的不到位,惹怒了蔣總裁,這位也是性格暴躁的典型,後果就是痛罵完了還得罰跪,這還不算完,往往還要拳腳相加。

  但毛仁鳳卻是截然不同的風格,他被山城政府很多人暗地裡稱之為綠毛龜,綠是指他的老婆曾經是戴立的情婦,龜是指他有烏龜度量,行事方式是能屈能伸,見誰都是態度溫和友善。

  雖然很多人這時候看不起他,但許睿陽卻不這麼認為,戴老闆只把握軍統局的戰略方向和重大事務,日常事務都是毛仁鳳負責,是名副其實的第二把手,能讓數量十多萬的軍統局正常運轉,就足以看出毛仁鳳的本事。

  這樣的人就是笑面虎,千萬得罪不得,通過會有一個遊戲規律,那些最早笑出來的人,可能最後要哭,只有笑到最後的才是大贏家。

  許睿陽接觸的重量級角色太多,在看人方面也培養出相當強的眼光,賭戴老闆根本沒意義,他選擇了毛仁鳳作為突破口。

  七點鐘,毛仁鳳乘車準時來到葛寶璋的家裡,司機就坐在車裡等著他,也不多一分,也沒少一分,時間掐算得很準確。

  「主任好,屬下軍統華中區區長,兼任軍統滬市站站長許睿陽,特來向您述職!」許睿陽神色嚴肅的立正站好,行了個標準的軍禮。

  「老弟,我們是秘密會面,這裡也不是在局本部辦公室做述職報告,都是一家人,這些官樣文章就免了吧,快請坐!」毛仁鳳笑眯眯的說道。

  兩人落座後,許睿陽隨即就把箱子拿起來放在桌子上,打開了箱子蓋,在燈光的照耀下,大黃魚閃現出了讓人迷醉的金光。

  「屬下常年在淪陷區工作,一年只有一次機會來山城拜見主任,聆聽您的訓教,我知道主任為人清廉,現在到處貨幣貶值通貨膨脹,這點走私買賣的結餘,是屬下的一點心意,還請主任笑納。」許睿陽說道。

  「老弟有心了,別人送的我未必收,你送我的一定要收,老弟能力出眾成績卓著,在軍統局的前途必然是不可限量,我也得沾沾你的光。」

  「自從加入軍統局以來,你可謂是屢立戰功,但凡交給你的任務,從來沒有失手的先例,對你的工作和本事,戴老闆和我是很放心的。」毛仁鳳自然是「笑納」了,這也不是第一次收許睿陽的錢。

  「我總覺得局本部對我對華中區不那麼放心,我就在滬市,手裡掌握著那麼多的資源,用中儲券偽鈔套購物資最為方便,但局本部卻派了多部門聯合組成的物資採購小組,千里迢迢的到滬市辦理此事。」

  「拍的還不是精兵強將,去了一群關係戶,一個個的都是窩囊廢,連累華中區本部和滬市站本部,被日偽給端了,區本部不得不遷到洛陽,軍統滬市站本部到現在還沒返回租界呢!」

  「我要處置江秉成,他是在華中區督察的職務上叛變的,懲治叛徒的任務,天經地義該交給我們負責,局本部卻不同意,還派人到滬市勸說他歸隊,可勸說的人被他給抓了。」

  「前幾天,叛徒江秉成遭到刺殺,局本部自己派人去了,可是他們在滬市人生地不熟,又沒有情報支持,遭到江秉成的伏擊,損失了兩個弟兄的生命,我都不知道戴老闆到底是個什麼意思!」許睿陽憤憤不平的說道。

  他雖然入行的時間短,但自身有這樣的天賦,而且所在的環境之複雜,一般特工根本沒有機會接觸,這幾年的淬鍊,成為情報界的大行家,按說不是判斷不出來戴老闆的意圖,也不應該說這樣的話,可他就是這麼說了,毛仁鳳並不覺得冒犯,聽得是笑容滿面。

  這就是許睿陽施展的一次心理戰術,他給毛仁鳳展示出來的印象是,雖然職業能力相當強悍,可缺點也很明顯,在職場方面到底還是歷練不夠,加上太年輕了,心裡藏不住話。

  「老弟啊,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咱們不是外人,我就實話實說了。局本部在使用特券套購物資,對待江秉成的事情上,的確偏袒了直屬部門,道理也不難解釋,平衡二字足夠了。」

  「你是民國二十七年加入的軍統,當時我們軍統局還是特務處時期,也叫做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第二處,你的檔案掛在了臨澧特訓班。但特務處所在的力行社,是民國二十年成立的,要論資歷,你就沒有優勢了。」

  「但是你瞧瞧發展的速度,你自從來到滬市後,陸續做了情報組長、特別站長、華中區長兼滬市站長,軍銜比我還要高,銓敘陸軍步兵上校軍銜,整個軍統局十幾萬成員,能和你比軍銜比職務的,不超過十個人,這是什麼概念?讓那些老資格們情何以堪?」

  「再說你手下的成員,靠著你的指揮沾你的光,成績也是格外耀眼,一個個青雲直上。曹伯平馬上就被授予少將副區長軍銜,沈伯陽已經是少將副區長了,校官更不用說,連蔣總裁都對華中區印象很深,這就是簡在帝心。」

  「華中區在淪陷區的第一線戰鬥,沖在最危險的最前沿,同時也伴隨著機遇,立的功勞多了,提拔的時候自然有底氣。可國統區的局本部直屬部門,沒有這麼多的機會出成績,自然要看著眼紅。」毛仁鳳擺出一副老師的模樣。

  「主任,弟兄們在前沿拼殺,是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執行任務,而且是從來不打折扣,局本部這樣對待華中區,有些說不過去吧?」許睿陽說道。

  「老弟啊,戴老闆的思維是放眼整個軍統局,華中區的勢力膨脹的太厲害,眼下有滬市站和豫省站兩個一級站,有三個二級站和一個三級站,多個情報小組,人員也在不斷的增加,這樣發展下去,是容易引火燒身的。」

  「把任務給直屬部門,讓華中區分出一些成績來,這也戴老闆為你好,免得成為眾矢之的,你要理解他的做法,只是這些人掉鏈子掉的太厲害,反倒被華中區看了笑話。」毛仁鳳說道。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