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六章 他回來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諸子百家,都將自己的絕學藏著掖著,唯有孔聖大氣,直接將儒門的修煉法門公布出來。

  雖然門中有良莠不齊者,但因為無數人紛紛投靠,所以儒門絕對是天下間第一大勢力。

  就算是高手輩出的佛道二宗,也遠遠不及。

  儒家養浩然正氣,非極於某一領域,養不出浩然正氣。

  或極於恨、極於仁愛、極於捨生取義等等諸般奧義。

  或許養出浩然正氣之人,也不乏奸詐狡猾之輩,但卻無一不是至情至性之人。

  或重於孝道,或重於友情。

  諸般種種不一而足。

  聽著宇文谷的話,朱拂曉笑了笑:「我自然要選擇儒家,然後參加科考,進入稷下學宮。」

  對於他來說,學習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可以瀏覽稷下學院的藏書閣。

  對他來說,稷下學院的藏書閣才是重中之重,汲取稷下學院藏書閣的典籍,收穫諸子百家的智慧,推演出自己的通天大道。

  現在他已經開始身融法則,將世界之力融入血脈之中,但是他要推演至更高境界,成神做祖,自然要參悟諸子百家的智慧。

  他的法則就是身融世界之力,世界之力內蘊含著天地間的一切法則、一切大道。

  「走,隨我去儒家報導。」朱拂曉拉扯著宇文谷,徑直向著儒家學院走去。

  「我其實是想要拜入道家門下,可惜我資質太差,道家不肯收我。諸子百家中,唯有儒家與佛家不注重資質。」宇文谷跟隨在朱拂曉身後。

  二人一路來到儒家學院,儒家學院的講學者分為三等:一等夫子。二等先生。三等教習。

  朱拂曉是新生,隨著這一屆新生入學,一道聽講。

  學院內並不曾劃分什麼等級,所有學生一視同仁,入學者皆是聚在同一間教室內學習。

  報名完畢,朱拂曉直接鑽入了藏書閣,沉浸於浩瀚的學海中無法自拔。

  徐州稷下學院雖然僅僅只是一座分院,但藏書也超過萬卷,諸子百家無所不包容,歷代先賢的手札、修煉典籍,皆有論述。

  朱拂曉沉浸其中,那宇文谷是個交際花,來到學院只是為了結交稷下學宮中的精英,卻是不肯沉下心來鑽研學問,不斷在學院中四處遊走交際,與各家弟子打成一團。

  「武道!」朱拂曉看著手中的武道經卷,眼底無數符文流轉,露出一抹沉思之色:「有點意思。難道當年朱家的鬥氣修煉口訣已經泄露了出去嗎?」

  他手中的是一本最為基礎的武道修煉口訣,但卻有了一絲絲當年他留在朱家傳承的痕跡。

  隨手翻過樓閣中的典籍,不論是哪一本,修煉的過程中都有著鬥氣修煉的影子。

  「可以很肯定,朱家的鬥氣修煉口訣是泄露了出去!」朱拂曉深吸一口氣:「當年朱家究竟發生了什麼?就連立足根本的修煉口訣都泄露了出去?」

  當年一定發生了很大的事情,而且還是被現如今所有屹立在世上的各大家族給齊心協力的封存下去。

  也就是說,如今還存在世上的各大家族,是既得利益者。

  他繼續鑽研手中的修煉口訣,眼神中露出一抹沉思,手指輕輕敲擊著案幾:「有點意思。」

  「這口訣似乎被歪解了。也不知道是當年朱家的人歪解了鬥氣修煉的口訣,還是那得到鬥氣口訣的人,胡亂編篡了朱家的鬥氣修煉口訣傳了下去。」朱拂曉笑了:

  「有意思了。」

  朱拂曉一目十行,目光過處一道道口訣在腦海中流淌而過,眼神中露出一抹思索:「似乎有人在掩蓋修煉口訣的真相,而且還騙過了諸子百家。」

  他現在越來越好奇,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

  朱拂曉在藏經閣內閉關,參悟各大家族、諸子百家的思想,塑本還原將其吸收,推演出屬於自己的血脈大道。

  他所謂的血脈大道,其實就是修仙!

  以凡人之軀,執掌聖人之力、神魔之力。

  就像是醫家的鑒冰,不過是一個宗師而已,竟然掌握了一縷聖人的規則。

  魔法大道是錯誤的,真正無上大道是魔法與鬥氣的結合,精氣神、身軀與肉體協調一體。

  魔法的修煉拋棄了肉身,鬥氣的修煉拋棄了精神。

  是夜

  萬籟俱寂

  朱拂曉坐在窗前看著手中的書卷,燈火下腦海中無數智慧閃爍,一門門神通被其推演而出。

  「隱身術!」朱拂曉身形一陣扭曲,整個人消失在原地,然後邁步走出屋子,一路徑直向著稷下學院的後院走去。

  朱拂曉一路上縮地成寸,穿過層層壁障,以凡人之軀便可掌握天地間諸般種種的一切法則,徑直出現在了後院的雕塑前。

  「有點意思!想不到天下各大勢力依舊保存著我的雕塑,為我提供著香火祭祀的力量。」朱拂曉看著黑夜的胚胎,慢慢的伸出手去,觸碰著眼前的雕塑。

  「這股雕塑內似乎蘊含著神祗的一縷元神,這一縷元神歷經數百年信仰供奉,已經化作了神胎。」

  撫摸著在石塑上,只感受到一股驚天動地的力量迸射,浩浩蕩蕩的在石雕內流淌。

  「如何吸收這股力量?吸收這股神胎?這必然是先天神祗沉睡之前,為我留下的後手。」朱拂曉心中念頭轉動,腦海中元神波動,精神念力波動,逐漸與神胎中的力量契合。

  「轟~」

  下一刻一股磅礴的力量自那石塑內迸射而出,不待朱拂曉反應,已經鋪天蓋地的灌入了朱拂曉的身軀內。

  伴隨著神胎灌入的,還有無窮無盡的信息。

  與此同時

  那雕塑迸射出無邊金光,金光直插九霄,橫掃神州大地。

  同一時間

  高麗、草原、人族各大道宮、學府,但凡是立有朱拂曉雕塑之地,俱都是神仙震動,迸射出一道道金光,一股浩瀚磅礴的威壓席捲九天十地,無數的修煉者身軀一軟,下意識跪伏在地。

  天師道

  後山

  山崖間空間扭曲波動,一方洞天世界在其中隱隱浮現。

  洞天世界不過十里大小,其內光禿禿的一片,唯有一座簡陋的茅草廬搭建在洞天的中央。

  在草廬前

  此時盤坐著數道人影

  就在那金光迸射,神像光華沖霄而起之時,草廬外的眾人俱都是紛紛睜開眼睛,目光透過兩界壁障,看向了下界。

  「祖師!」

  其中一人睜開眼,目光里露出一抹詫異,眉心處一顆豎眼睜開。

  過了片刻後,青年關閉天眼,看向了身前的數道人影,恭敬一禮:「妙有道君朱拂曉的神像忽然震動,迸射出萬道金光,不知作何解釋?」

  坐在最前方的青年男子睜開眼,目光中雷霆閃爍醞釀,片刻後才道:「他回來了!」

  被稱作祖師的青年自然是張瑾,此時眼神中露出一抹凝重:「我就知道,他絕不會死亡。就連大魔神蚩尤、杜伏威之流都修成了不滅體魄,更何況是妙有道君?」

  「那傳說中的人物復活了?」睜開天眼的男子一愣。

  「天地萬物,皆有因果感應。朱拂曉元神歸位,神像氣機復甦,等同於神靈歸位。」張瑾撫摸著下巴:

  「不知道這位復活之後,該如何處理眼前局勢,當年朱家、翟家的事情,說不清誰對誰錯,可都是爛攤子。」

  「現在最該擔心的應該是李家了!滅了大隋取而代之,可是違背了這位的意志。」張瑾笑了笑:

  「傳我命令,凡是天師道下轄弟子,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找到此人的蹤跡。若有發現,立即匯報。」

  張瑾自袖子裡掏出一張畫卷,遞給了開了天眼的男子。

  男子恭敬一禮,然後退出洞天外。

  張瑾站起身,走入草廬內,卻見草廬內供奉著兩道牌位。

  一者乃是老聃

  二者乃是天師張道陵。

  神位上神光赫赫,有無量神光照耀十方世界。

  張瑾點燃香火,恭敬的奉上,然後才低聲道:「弟子張瑾,有事回報師祖,妙有道君回來了。」

  話語落下,張道陵的排位上一道神光閃爍,卻見一道朦朧虛幻的人影走出。

  「朱拂曉嗎?本座早就恨不能相見。如今那妙有道君何在,本座正要前去拜會一番。」張道陵聲音里滿是喜色。

  「祖師,那朱拂曉強則強,您死而復生也不弱,何必主動去拜會?您乃是前輩,縱使拜會,也該是那朱拂曉拜會你。」張瑾心存不滿。

  「你懂什麼。」張道陵搖了搖頭,眼神中露出一抹心悸:「那朱拂曉的境界,又豈是你能懂的?就算是道祖,修行數百年,卻也不過僅僅只是開闢出這一方荒無人煙的空間罷了。而朱拂曉四百年前,便已經能夠彈指間開闢十個世界。」

  說到這裡,張道陵深吸一口氣:「道祖現在還在那小世界內閉關,揣摩朱拂曉的世界之道,汲取著朱拂曉的智慧,更何況是我?」

  「我若能親自與朱拂曉論道,必然大有收穫。更何況,當年之事咱們還要說清楚!」張道陵深吸一口氣:「朱家與翟家的事情,才是大麻煩。」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