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七章 天下動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張道陵一雙眼睛看向無墾虛空,似乎能看到無窮大地,天地萬物盡數倒影在其眼帘:

  「越是推演朱拂曉曾經留下的痕跡,就越會知道當年朱拂曉修行到了何等偉大的境界。就算是老聃悟盡天道變化,但是卻依舊在天道之內。而朱拂曉已經超脫天道,凌駕於天道之上。」

  張道陵看向張瑾:「你且坐鎮天師道,若發現朱拂曉的蹤跡,務必通傳與我。此等偉大的人物,值得我親自拜訪。若能論道,我或許打破生死法則,重新衍生血肉,徹底逆轉生死。」

  長安城

  稷下學宮

  一道黑衣人影踏破夜空,徑直落在了那神像前,一雙眼睛看著那雕像,眼神中露出一抹狂熱之色:「這……這……你終於回來了!你終於回來了!」

  長安城

  大內深宮

  李淵面色凝重的站在高樓上,看著稷下學宮內那沖霄而起的金光,浩蕩神威瀰漫九天十地。

  「他回來了。」李淵深吸一口氣。

  「是回來了,我感受到了他的氣息。那一直以來沉寂之中的雕像,竟然復活了。」紫陽道人站在其身邊,感受著那浩蕩神威,眯起了眼睛:

  「陛下可曾想好如何與其交代了?」

  「大隋覆滅,非我之罪,實乃天下大勢所趨,群雄並起群狼噬虎之局。」李淵道了句:

  「他是一個顧全大局的人,如今天下已經定鼎,他沒道理拿我李唐開刀。」

  說到這裡,李淵深吸一口氣:「在這,朕也不是沒有準備。繡寧那一支這些年朕可沒有虧待了。」

  「可惜三娘子擋不住歲月的力量坐化了,否則李家想要化解此事不難。」紫陽道人深吸一口氣。

  「再者,朕登基之後,對於前隋餘孽,並未斬盡殺絕,朱拂曉就算是再霸道,也要講道理不是?」李淵苦笑。

  秦王府邸

  李世民站在天井中,一雙眼睛看向稷下學宮:「多麼熟悉的氣機?時隔四百年,再一次感受到他的氣息,本王只覺得心中安寧。」

  「李家的危機,才是眼前的大事。」長孫無垢自屋子內走出:「大隋的滅亡,天下各大勢力終究要給他個交代。」

  「越王楊桐與太孫楊標打出了狗腦子,將大隋底蘊盡數耗盡,楊家鎮壓不得天下群雄,又能怪得了誰?」李世民笑了笑:

  「再者說,我也有手段化解了他的怒火。只是翟家與朱家的事情,卻不好交代。」李世民深吸一口氣:

  「朱拂曉復活,對你我來說,乃是一件大喜之事。大哥咄咄逼人,父皇對我心存忌憚,已經暗中拉攏了無數的朝臣,不斷對我秦王府打壓。當年錯非大哥出手,秦瓊豈會遭受重創,秦家又豈會分裂?」李世民深吸一口氣:

  「當年清河郡覆滅,朱丹以及哪一系秦家族人被驅除秦家,然後下落不明不知所蹤,這背後的黑手太多。天下各大世家,有一個算一個,能清清白白的不多。畢竟覬覦秦家秘傳的可不僅僅只有五姓三宗。」

  「他現在活了,有的人開始焦急了。我就知道,憑他的本事,怎麼會就那麼隨意的死亡?」長孫無垢深吸一口氣:

  「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找到他的蹤跡。若能得他支持,區區李建成又算的了什麼?縱使是李建成獲得了諸子百家的力量,那又如何?當年朱拂曉壓得天宮與地府也不敢放肆,還是在朱拂曉消失了一百年後,天宮地府才頻繁動作。」

  說到這裡,長孫無垢笑了:「哪位歸來,對於天下來說,又是一場滔天風暴。」

  長安城外

  一座破舊的道觀內

  李淳風與袁天罡二人坐在一起,手中演算著先天八卦。

  看著天地間照亮了整個神州的金光,還有那復甦的神威,浩蕩的天地氣機,李淳風與袁天罡你看我我看你,面無表情的坐在那裡。

  「我就知道,他不會死亡。」李淳風笑了,只是笑容里露出一抹苦澀:「你我該如何與她交代?」

  「交代?怎麼交代?」袁天罡眼神里露出一抹悲痛:「叔父都被人給暗算死了,你我當時整日裡追查暗害叔父的兇手,可誰知那浩大的朱家與翟家,一夜之間就分崩離析了。等到咱們聽到消息的時候,已經晚了。」

  「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李淳風一頭霧水。

  「不知道!」袁天罡無奈苦笑,目光里滿是無奈。

  神像復甦,對於天下所有從古老而來的勢力來說,都是一場驚天動地的駭浪。

  那個禁忌時代壓得天下喘不過氣的男人,在以這種方式向天下人宣告他的歸來。

  有人歡喜有人愁

  徐州城外

  一個小村莊內

  一個做農夫打扮,三十多歲容顏的男子,此時手中持著一把魔法劍,站在農田中熱淚盈眶:「道君!你終于歸來了!你終于歸來了!大隋滅了!祖父死了!」

  「我一定要找到你,請您為我楊家做主。」農夫打扮的楊標看著那照亮了天地乾坤的金光,眼神里露出一抹喜色。

  「郎君,深更半夜不睡,怎麼在月色下流淚?」就在此時卻見茅草屋門打開,一道中年的女子聲音傳來,前太子妃化作了普通農夫,面容黝黑滿是泥土的自屋子內走出。

  「他回來了!」楊標揮了揮手中的魔法劍:「此劍乃是道君欽賜,今夜天空放光,照亮十方世界,魔法劍隨之感應,是道君回來了。咱們拋頭露面的苦日子到頭了!」

  更遙遠之處

  杜伏威站在一座山頭,身披鎧甲,握住腰間長刀,眼神里露出一抹苦澀:「我不甘心啊!」

  朱拂曉是絕不會叫他登臨那個位置的。

  王圖霸業,萬物成空。

  南北對抗,他杜伏威雖然與李唐比起來處於劣勢,但憑藉他的神通手段,李唐也消滅不得他。

  「哎,傳信李閥,就說……本座欲要歸降。」杜伏威縱使是心中有億萬不甘,卻也只能低下頭:「李家好算計,那人的血脈,竟然被其提前藏起來了,我不敗誰敗。本以為那人消失數百年,早就被天道葬送了,可誰知道竟然復活了。」

  憑朱拂曉當年的神通本事,如今閉關五百年重新回來,一身神通本事可想而知,根本就不是他能抗拒的。

  太子李建成府邸

  魏徵手中拿著算珠,輕輕撥動算盤,眼神中露出一抹思索。

  「我就知道,這禍害絕對沒有死。天魔大道他都能推演出來,這等禍害又豈能隨意死亡?」魏徵眼神中露出一抹思索:「只是到如今,很多事情要重新思考,這李建成到底還值不值得支持。」

  王圖霸業談笑間,不勝人間一場醉。

  此時此刻,天下間各大勢力沸騰,一雙雙眼睛看著那浩蕩神光,擔憂者有之,畏懼者有之。

  書院內

  朱拂曉感受著那浩蕩的信息,眼神中露出一抹神光:「這就是先天神祗留給我的底蘊嗎?」

  「這是屬於『神』的力量。」朱拂曉緩緩睜開眼,看著眼前雕塑逐漸恢復沉寂,金光收斂一空,方才身形一閃,人已經消失不見。

  朱拂曉才走不遠,一道道破空聲響,就見一道道人影自門外而來,死死的盯著那神光逐漸收斂的雕塑。

  此時一個中年男子自遠處而來,落在了神像前,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眼前的雕塑,目光中滿是激動:「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會回來的!

  「院長!」一個鬚髮皆白的夫子對著青年男子一禮:「不知今夜為何此雕像神光直衝鬥牛?」

  「他回來了!」院長的眼神中滿是興奮。

  「誰?」夫子一愣。

  院長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那雕塑。

  與此同時

  公輸家的酒樓

  魯妙子看向那直衝雲霄的金光,還有那浩蕩神威,不由得面色巨變:「不可能。世上怎麼會有如此恐怖的強者?與此人比起來,諸位聖人又算的了什麼?」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感受著神光中蘊含的浩蕩力量,眼神中露出一抹駭然。

  天地法則似乎在這股力量之下,變得極其渺小。

  武家

  小樓上

  身穿小衣的武曌,此時推開窗子,看著後院雕塑內迸射出的神光,不由得瞳孔一縮。

  快步來到書房,自機關內取出一本書冊,然後手掌伸出打開,一行字跡出現在了其眼神中。

  良久之後才聽武曌深吸一口氣:「果然!」

  她的眼睛裡有一抹神光在流轉:「不可思議!墨家的冶煉之朮忽然被人給破解,或許……。」

  武曌眼睛裡露出一抹思索。

  書院的宿舍內

  此時整個書院一片沸騰,無數士子走出寢室,看著那沖霄而起的神光,還有那浩蕩神威,心神駭然莫名。

  「姜兄,你快來看!你快來看啊!」宇文谷在院子外大喊大叫。

  「看什麼?」

  故作睡眼朦朧的朱拂曉自屋子內走出,漫不經心的看著天邊即將消散的神輝,嘀咕著道了句。

  「此等神威,簡直是堪稱恐怖,你可曾見過?你可曾見過?只怕傳說中的聖人,也比不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