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四章 學院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真的密卷既然已經泄露出去,在用假的掩人耳目還有用嗎?畢竟江湖中聰明的人還是有不少的,想要魚目混珠根本就不可能。」大長老眼神中露出一抹遲疑。

  「先用假的蒙蔽一部分,然後再用鐵血手段鎮殺真的,殺雞儆猴震懾各大勢力。即便不能叫各大勢力肆意使用,卻也能震懾那些二三流的勢力。」公輸家巨子眼神中露出一抹殺機:

  「我不知道是你們當中那個將消息泄露了出去,泄露了我公輸家的絕密,但你現在成功激怒我了。不管你是誰,只要被我抓到,定要你遺滅九族。」巨子冷冷一哼:

  「大長老。」

  「請巨子吩咐。」大長老起手一禮。

  「那密卷最先出現在那個地方?」巨子問了句。

  「似乎是天下各州同時出現的,一出世便瘋狂印刷,我等毫無辦法。」大長老嘆了一口氣,眼神中充滿了凝重:「現在不但那背後黑手印刷,各大書坊為了賺錢,也是瘋狂印刷。至今日何止百萬冊流傳於江湖?」

  巨子深吸一口氣:「對方定然是有有預謀忽然出手。而且能在天下間各大部洲同時出手,定然有我等不知道的隱秘。」

  「普天下能做得這般滴水不漏的勢力屈指可數。」公輸家巨子眼神中露出一抹駭然的殺機:「爾等發動我公輸家的一切勢力,務必找尋出蛛絲馬跡,將此大敵給我挖出來。」

  「巨子,如今墨家已經得了那圖譜,咱們該如何應付?如何應付墨家的打壓才是關鍵。」二長老道了句。

  「最核心的三大符文依舊在咱們的掌握之中,咱們暫時還占據著優勢。嚴加防備墨家,所有勢力收攏。還有,傳信魯妙子,叫其速速返回。」墨家巨子道。

  長安城

  長安城外的一座數十畝地的山谷內,一道道機關建築林立,天地間一道道氣機流淌,虛空中一道道氣機不斷閃爍,無數的人影猶若是螞蟻一般,在地上來回穿梭。

  此地乃是墨家駐地

  細看那一道道穿梭的人影,哪裡是真人?

  分明是一隻只由無數零件組成的機關獸。

  墨家的機關城,乃是天下間最危險的地方,沒有之一。

  就算是天人境界的真君降臨此地,面對著那層出不窮、不可思議的機關術,也要隕落其中。

  而此時墨家的機關城內

  一座地下城內

  一個金碧輝煌的大殿內,站立著數道人影。

  眾人身披黑袍,將一隻方桌圍住,放桌上擺放著一本本典籍。

  「泰山師兄,這符文是真的嗎?」一個身披黑袍,聲音沙啞的男子抬起頭,眼神看向了不遠處的書籍,目光中露出一抹凝重。其眼睛就像是一隻爬蟲一般,被死死的黏在了哪裡。

  「是不是真的,爾等心中不是早就有所判斷?」最中域的黑袍人嘆了一口氣:

  「實在是想不到,公輸家有朝一日會被人坑的這麼慘,最核心的機密資料竟然就這般被人給泄露了出去,只怕公輸家的根基已經被人撼動。咱們閉關藉助這符文,推算出公輸家的核心三大符文並不難。」泰山師兄目光掃過場中眾人:

  「只是我墨家的傳承,卻要在加以嚴格保密,決不可發生公輸家這般事情。祖墳、根基都被人給刨了,實在是難堪的很。」泰山深吸一口氣:

  「前車之鑑啊!公輸家完了!至少未來百年,不得安生。」

  最核心的技能被人家給竊取去,日後天下各地必然會出現無數打鐵世家,一把把神兵利器猶若是雨後春筍般冒出來。

  公輸家的麻煩大了!

  傳承被人知道,誰還來拜師?

  自己在家琢磨,開宗立派不香嗎?

  等同於天下間的所有人都在和墨家搶生意。

  「傳令,我墨家這段時間蟄伏起來,全力破解公輸家的核心奧義,早日將公輸家給壓制下去。」泰山吩咐了一聲,整個墨家猶若是最為精妙的零件,開始不斷運動起來。

  兵器閣

  袁老伯端著茶盞,來到了朱拂曉身前,將一杯茶水送到了手中:「公輸家的事情,是你乾的?」

  朱拂曉破解出公輸家的核心奧義,對於兵器閣來說並不算是什麼隱秘。

  因為整個兵器閣已經有無數嫡傳族人,早就暗中開始研究公輸家的手段。

  「公輸家與我不死不休,那魯妙子咄咄逼人,我若不還以顏色,豈非天下人都覺得我是好惹的?」朱拂曉嗤笑了一聲。

  「你做的真狠,這是將公輸家祖墳都刨了,公輸盤是不過放過你的。」袁老伯一雙眼睛看著朱拂曉:「你何不加入我秦家,以我秦家的底蘊,就算公輸家祖師公輸盤降臨,也要給我公輸家三分顏面。」

  朱拂曉聞言輕笑一聲:「袁老好意,在下心領了。只是我心有野馬,受不得約束。踢開公輸家的絆腳石,再加上秦家掌握的先機,侵吞公輸家的產業,復甦不過是指日可待。」

  聽聞朱拂曉的話,袁老嘆了一口氣:「果然,淺水養不的真龍。」

  「從第一次見面,我就知道你絕非池中之物。」袁老伯看著朱拂曉:「首尾都清理乾淨了沒有?」

  「自然。」朱拂曉道:「否則以公輸家的霸道,我哪裡還有機會坐在這裡?只怕是這兵器譜,也早就被公輸家給掀翻了。」

  武家

  樓閣內

  老僕面色恭敬的站在武曌身後,然後行了一禮:「小姐,都辦妥了。」

  「可曾清理乾淨手腳?」武曌問了句。

  「咱們請杜伏威做的。憑藉總管的手段,此事料想牽扯不到咱們身上。就算公輸家找到大總管身上,又豈敢去尋大總管晦氣?」老者笑著道。

  「大總管杜伏威啊!可是當年禁忌之戰後,唯一橫行在世間的強者。此人修成先天玉身,沒有人能殺得死他。」武曌嘆了一口氣:

  「可是誰有能想到,大總管竟然是陰曹地府的力量?」

  「你覺得姜重寰如何?」武曌忽然問了句。

  「平平凡凡普普通通,不見什麼異常。」老僕道了句。

  武曌聞言揉了揉額頭:「莫非是我的錯覺?」

  「日後密切關注此人,但凡有絲毫風吹草動,立即稟告於我。」武曌低下頭去翻看手中名冊,赫然是武家族譜。

  「是!」管事的恭敬行了一禮。

  朱拂曉閒著無事,空閒的時候去拜訪一番城外的崔員外,亦或者去拜訪教學。

  如今公輸家一團亂麻,整日裡想著撲滅江湖中的火焰,哪裡還有時間來顧及朱拂曉?

  時間悠悠而過,稷下學院開學的日子到了。

  憑藉秦家的手段,想要一張進入稷下學院讀書的名額,並不是什麼難事。

  朱拂曉領著姜黎,兄妹二人向著那書院走去。

  至於說文德書院,朱拂曉已經暗中推拒。

  讀書當然是兄妹二人一起,這個世界經過朱拂曉變法,終究是留下了痕跡,男女之間的關係,無限趨於平等。

  稷下學院處於徐州成外,在一座風景秀麗的山下,占據了一個山頭。

  據說徐州的幾下書院乃是當年應揚天子修建的行宮,然後自從孔聖復活,儒家地位節節暴漲,這行宮也被書院取了教書育人。

  稷下學院乃是一座古色古香的書院,其內廊腰縵回依山傍水,文人之氣瀰漫流淌,一道道氣機在空氣中流淌。

  「哥,這就是稷下書院嗎?據說是一州學子最為精銳的匯聚之地。」姜黎跟在朱拂曉身後,做男裝打扮,抬起頭看向那書院的大門,眼神中露出一抹思索。

  朱拂曉眯起眼睛,抬起頭看向遠方,目光中露出一抹笑意:「走吧,站在外面作甚,以後有的是機會進入學宮內觀賞。」

  朱拂曉領著姜黎,兄妹二人去學院報到,領了字號宿舍後,各自分開。

  朱拂曉向著男子學院走去,姜黎向著女子學院走去。

  朱拂曉背負雙手,行走在這古色古香的書院中,眼神里不由得露出一抹追憶。

  他似乎是想起了前世自己改革科舉的壯舉。

  鷹擊長空,魚翔淺底,為天下寒門士子劈開了一條通天之路。

  「姜重寰!」

  就在朱拂曉心中思念往昔之日,忽然只聽耳邊傳來一道咬牙切齒的聲音,就見一道熟悉的人影,正在咬牙切齒的盯著自己。

  看著水榭下幾個身穿儒家弟子服飾的青年,其中的那個面紅耳赤的領頭人,朱拂曉詫異道:「你不就是當初街頭被我斬殺了同伴的那個墨家士子嗎?你因為晚出手一步,所以僥倖討得性命。」

  「你竟然敢離開秦家的兵器閣,真當我公輸家是好惹的?」那公輸家在弟子死死的盯著朱拂曉:

  「你殺我哥哥!殺我弟弟!日後在這書院中,咱們走著瞧。」

  放完狠話,那弟子轉身離去,不敢在這絕世凶人面前久留。

  其餘幾位士子此時也紛紛的跟了上去,一雙雙眼睛好奇的看著朱拂曉,然後緊緊追隨而至。

  「哥,這是你仇家?」小妹看著那人背影,露出擔憂之色。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