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八章 彌天大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一定有大事發生!一定有大事發生!」宇文谷面色狂熱的站在那裡,抬起頭看向無盡蒼穹,目光中露出一抹癲狂:

  「我們在見證歷史!」

  「姜兄,你錯過了一場歷史!你知道嗎?你錯過了一場歷史。你錯過了一次見證歷史的機會。」

  朱拂曉故作睡眼朦朧的自屋子內走出,抬起頭看向無盡蒼穹,眼神中露出一抹好奇:「歷史?什麼歷史?」

  「你知道想要發出這等神光,該是何等高手嗎?就算是各教聖人,也萬萬及不上其萬一。」宇文谷的眼神中充滿了狂熱。

  「哦?」朱拂曉搖了搖頭,看著天邊神光消失,方才慢慢悠悠的走入屋子內,閉上眼睛感悟著那先天神祗留給自己的信息。

  沒有關於當年之事的絲毫提及,有的只是天下各家道法演變的精粹,還有諸子的思想,此時盡數傳入了朱拂曉的腦海中,對於朱拂曉推演出屬於自己的神通手段,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朱拂曉眯起眼睛,感受著那一縷神靈的元神,心中無數想法在腦海中流轉而過,然後化作無盡的養分,滋潤著其心神。

  時間在一點點流逝,一邊的宇文谷依舊在喋喋不休,而朱拂曉卻陷入了修煉狀態,關於世界之力的修煉,有了更深層次的推演。

  時間忽然間就慢了下來,朱拂曉在書院內閉關修煉,整理每日自己的所學。

  他不著急去解開五百年來的真相,也不著急去解開五百年來的秘密,磨刀不誤砍柴工,諸子掌握了聖道法則,觸及到了聖道領域,他並沒有能壓服天下諸子的信心。

  這一日

  朱拂曉站在書院的人造湖前,天空中細雨飄飄,夾雜著道道雪花,打濕了其手中的油紙傘。

  朱拂曉撐著油紙傘,走在寂靜無人的學院道路,聽著耳邊傳來的讀書聲,不由得心神一陣舒緩。

  「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諸子百家的聖人竟然可以自時空深處復活?」朱拂曉心中疑雲重重。

  就在其心中沉思之際,一道腳步聲由遠及近,向著其走了過來。

  雪花伴隨著那道人影的靠近,竟然被無形的力場排開,天人之力左右著天地間的諸般氣象。

  「你回來了!整整消失了四百五十年,你可終於捨得露面了。」聲音蒼老,露出一抹激動。

  正在看著湖泊的朱拂曉聞言不由得一愣,然後猛然轉過身去,然後不由得一愣。

  一道熟悉的人影出現在眼前,那本來不該出現,但卻又偏偏出現在此地的人影。

  一道老態龍鐘的人影,正在目光灼灼的看著自己。

  鬍鬚發白

  身軀顯得有些佝僂

  白鷺書院的夫子——牛夫子。

  也是當初朱拂曉在白鷺書院求學,眾人為了奪取蛟龍血,替朱拂曉化解了很大麻煩的那個牛夫子。

  朱拂曉愣住了!

  牛夫子也愣住了!

  他本以為牛夫子早就該埋葬在歲月的塵埃中,可誰知他竟然證就了天人?而且還就隱藏在這稷下書院內?

  牛夫子呆呆的看著朱拂曉,看著那張稚氣的面孔,然後愕然,不待朱拂曉開口,便歉然道:「抱歉,老夫認錯了人。」

  牛夫子的激動消失,眼神中露出一抹失望。

  若看背影,還真以為是曾經自己認識的那個人回來了,那背影、那氣度,那種超然物外的氣勢,他只在一個人的身上看到過。

  可是看著那稚嫩的面孔,牛夫子在其臉上看不出絲毫當年的模樣。

  「先生是?」朱拂曉心頭一動,並沒有和牛夫子相認,而是故作不知。

  「老夫姓牛,在這稷下學院做一個夫子。」牛夫子道。

  「學生薑重寰,見過夫子。」朱拂曉起手恭敬一禮。

  「莫要多禮,老夫與別的夫子不一樣,老夫不興這個。」牛夫子輕輕一笑,然後上下打量了他一遍:「你是哪裡人?」

  「學生就是徐州人氏。」朱拂曉回了句。

  牛夫子點點頭:「你的氣質很獨特,特別像老夫曾經的一個學生。」

  「很像先生的學生?能被先生惦念不忘的學生,一定很獨特。」朱拂曉道。

  「確實很獨特。」牛夫子看著眼前的青年,忽然道:「小伙子,有沒有興趣拜我為師?成為我的關門弟子?」

  不知為何,牛夫子看著眼前的青年,忽然心中升起一股衝動,很想將眼前的青年收為弟子。

  朱拂曉聞言笑了:「弟子見過老師。」

  牛夫子聞言點點頭,露出滿意之色:「明日你上午隨那些士子去學堂聽講,下午直接來後山尋我。」

  「夫子住在後山哪裡?」朱拂曉好奇的道。

  「後山只有一座草廬,你去了就知道。」牛夫子說完話轉身離去。

  看著牛夫子遠去的背影,朱拂曉露出一抹詫異:「想不到牛夫子竟然突破至天人妙境,實在是出乎我的預料。不過當年宗師鳳毛麟角之時,牛夫子便已經是天下間赫赫有名的宗師,天資、氣數都是出眾之輩。」

  朱拂曉心中無數念頭流轉,看了牛夫子一眼,然後繼續轉身看向那湖泊,以及湖泊上蕩漾起的漣漪。

  自從有了神靈之力加入,朱拂曉修行一日千里,修行至越加難以窺測的地步。

  預料中公輸家的報復並沒有來。

  第二日上午

  朱拂曉來到了武道課,一位儒門先生氣血如龍,正在為各位學子講述武道境界的修煉。

  儒門雖然修煉浩然正氣,但武道卻依舊沒有落下。

  武道不但可以增幅浩然正氣,更可以助長朱拂曉的神力。

  「這《大河真氣》乃是天下間所有宗門、江湖築基法門,乃是最為基礎的的武道修煉口訣,從一個肉體凡胎,直指宗師的法門。」先生站在課堂,掃過場中的學子,在其身前懸掛著一張幕布,幕布上勾勒著一道道經脈穴位,還有大河真氣上提及的真氣運行法門。

  「大河真氣乃是天下各大宗門所公認,最佳築基的法門,大河真氣可以轉化為天下間的任何真氣,不論日後拜入哪一家,皆可將大河真氣轉化為哪一家的真氣。」先生聲音滔滔不絕:

  「此功訣乃是諸位聖人推演,則被天下眾生,惠及天下百姓的大眾口訣。雖然這真訣修煉起來緩慢,毫無出彩之處,但卻勝在平穩,不易走火入魔。」

  「自功訣真氣自丹田起,過夾脊入左右天府,然後由天府入任督……」

  看著上方滔滔不絕的先生,朱拂曉瞳孔一縮:「不對勁!」

  他翻開手中口訣,眼睛裡無數智慧流轉:「這大河真訣不對勁!怎麼可能入夾脊然後通天府?如此口訣,只能修成小周天,但卻大周天無望,更何談感應天地之力,汲取天地間的魔力?」

  朱拂曉低頭看著手中的口訣,陷入了沉思:「不應該啊!既然是諸聖推演的口訣,怎麼會有這麼大的破綻?修煉了這大河真訣,再想要突破至無上天人,只怕此生無望。」

  朱拂曉心中萬千念頭轉動,眨眼間就在那大河真訣內看出了足足十八處謬論之處。

  「這大河真訣是根據楊家鬥氣口訣演變而來的,其根源乃是楊家鬥氣,是我當年曾經傳下的法門。」朱拂曉看著手中口訣,眼神中露出一抹思索。

  待到下課之後,朱拂曉也不吃午飯,而是直接來到武道樓閣,翻看其中的武道口訣。

  要知道大河真訣乃是天下普及的法門,若是連大河真訣都出現錯誤,那後果實在是太嚴重了。

  朱拂曉登臨樓閣,隨手拿了一本《太初正解》的武道真氣修煉口訣,然後不由得瞳孔一縮。

  放下那太初正解,朱拂曉陸續翻閱樓閣上的典籍,然後倒吸一口涼氣。

  所有的口訣無一例外,都被人給篡改了。

  若是天下人修煉了此口訣,永生無望天人。

  「誰幹的?各家聖人?還是……消失的大隋?」朱拂曉手指敲動書冊,站在樓閣中沉思。

  半響過後,朱拂曉起身下了樓閣,一路徑直來到女子學院,然後將姜黎喚了出來。

  「哥!」

  看到朱拂曉,姜黎遙遙的喊了一聲,然後撲了過來。

  「你這丫頭,這等地方也沒個正形。」朱拂曉敲了敲姜黎的腦袋:「跟我來,哥有話和你說。」

  朱拂曉牽著姜黎來到了一個偏僻角落,然後道:「你進入學院,可曾開始修煉武道?」

  「先生正在傳授大河真訣。」姜黎道。

  「你記住了,除了我傳授你的口訣,書院內的任何口訣都不得修煉。」朱拂曉叮囑了句。

  看著朱拂曉嚴肅的面孔,姜黎喉嚨里的萬千為什麼,瞬間吞咽了回去,只是道了句:「知道了。」

  「記住了,我傳你的口訣,足夠你修煉一輩子。書院的口訣都不過是大路貨色而已,千萬不可捨近求遠。」朱拂曉又千叮嚀萬囑咐,然後才與姜黎告別。

  看著姜黎遠去的背影,朱拂曉略做沉思,然後向著後山走去。

  他想要問問牛夫子,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

  朱家與翟家,為何忽然消失了。

  ps:感謝「元芳」大佬的打賞。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