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五章 硬漢哭聲 前往登州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謝謝你...佑兒...!」

  倚靠在床上,陰弘智一臉慶幸的表情看著一邊的李佑,發自內心的說了一句謝謝。

  李佑則是微笑著擺擺手道:「謝我就不用了,要謝的話,舅舅就要謝謝父皇的仁慈...還有就是舅舅還有一定的利用價值。」

  「哈哈...!」陰弘智笑了起來:「你看懂了陛下讓我牧守登州的意思了!」

  「什麼...?」一邊的陰誠微微皺眉:「陛下不是看在往日的恩情上,才免了父親的死罪?」

  「往日的恩情有...不過,恩情只是其中之一,陛下用人可不會如此的簡單。」陰弘智看著李佑和陰誠道:「當年陛下登基之後沒有多久,就做了一件讓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他將弟弟李元吉的王妃楊氏納入後宮。作為皇帝,這簡直是荒唐無道,一時之間,群臣譁然。

  可是陛下卻仍然一意孤行,冊封楊氏!

  根本不顧群臣非議!那麼,陛下真的是個荒淫無道的君主嗎?既然他貪戀美色,為何不娶同樣天香國色的鄭觀音呢?

  事實上,我們可以從當時陛下面臨的處境和唐朝內外部的環境來看,就能夠明白陛下做出這個決定背後的深意。

  首先陛下的皇位,是靠手中的刀槍搶來的,原本就沒有合法性!李建成自武德元年被立為太子之後,在政治、經濟、軍事、行政上頗有建樹,群臣中心向李建成的並不在少數,尤其是太子府的東宮舊臣,許多都是權重朝野的重臣。

  再者,各地領兵的鎮守、將軍,以及州郡長官,他們只認李建成這個太子,現在忽然陛下上位了,大家能心服嗎?

  更重要的是,李家起兵靠的是關隴貴族、世家大族的支持,沒有他們的全力支持就沒有李唐天下,他們所擁有的人脈實力,即使是皇帝也深為忌憚。

  從外部環境來講,武德九年的唐朝,遊牧民族虎視眈眈,邊境警報頻傳,大唐連年征戰國力空虛,根本騰不出手來鞏固邊防。

  所以,迅速安定朝政、加強中央集權、鞏固「來之不易」的皇位,就成為陛下最為迫切的事情,那麼他納楊氏入宮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了!

  弘農楊氏始於漢昭帝時丞相、司馬遷的女婿楊敞,世居弘農。楊敞玄孫為東漢太尉,子楊秉、孫楊賜、重孫楊彪皆為太尉,數百年來長盛不衰,在朝野之間擁有著巨大的影響力。

  隋朝的楊堅、重臣楊素、楊林等皆是楊氏旁枝,李世民納楊氏入後宮,實質上是一場政治交易,楊氏獲得了在唐朝榮寵無比的地位,陛下則獲得了強大的世家外援!

  所以納娶楊氏,怎麼看都是一樁合算的「買賣」,即便陛下知道這樣做會引起非議,可為了江山穩固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可是鄭觀音也是隋朝潭州都督鄭繼伯之女,出身於北朝望族滎陽鄭氏,同樣擁有巨大的影響力和龐大的朝野實力,娶了鄭觀音,也一樣能夠獲得鄭氏的支持嗎?」陰誠問道。

  「父皇不敢娶...在玄武門之變中,李建成與鄭觀音所生的五個兒子,全部被父皇所殺,可謂寸草不留、斬草除根,做得乾乾淨淨、絕了所有的後患!

  鄭觀音與李世民,既有殺夫之仇,又有殺子之恨,她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委身於父皇,就算父皇強娶了她,他能睡得安穩嗎?

  鄭觀音又怎麼可能不拼個魚死網破呢?這樣一來,不僅鄭氏無法父皇所用,甚至會翻臉成仇!父皇肯定考慮到了這一點!」

  「沒錯!」李佑說完,一邊的陰弘智連連的點頭:「佑兒是真的成熟了,陛下之所以敢娶楊氏,是因為楊氏與李元吉並沒有子女,從這一點來看,楊氏與李元吉的夫妻感情並不融洽,成親數年而無所出,已經說明很多事情了,所以李元吉被殺,楊氏也並沒有多少悲傷之意。

  楊氏與李元吉的婚姻,原本就是政治聯姻,現在嫁給陛下,也是政治聯姻,又有什麼區別呢?楊氏既然與陛下沒有太深的仇怨,那麼陛下娶了她也不會有太大的心理負擔。

  就像現在的我...陛下知道我已經沒有反抗的力量,更重要的是,我還有一點剩餘的價值,但是其中有一個最重要的,那就是陛下想要用我來賣一個人情給佑兒。

  我畢竟還是佑兒的舅舅,佑兒這個人重親情,陛下已經看到了這個弱點,所以陛下沒有殺我,反而用了我,素以我其實要謝謝的還是佑兒,如果沒有現在的你,那麼這次我就是必死,我們陰家也一定會完蛋。」

  「這就是家族聯盟的原因...?」陰誠看向了李佑和陰弘智。

  陰弘智笑著點頭:「誠兒,你還太嫩了...對了...。」陰弘智看向李佑道:「佑兒,我知道你想留誠兒在你的身邊,但是誠兒還是太嫩了,所以這次我前往登州還是想著將誠兒也帶走,陰家也會全部都離開長安,他們留下來,都會給你留下麻煩。」

  「可是...登州很苦...。」李佑提醒一下。

  「總比死了要好,而且我會在明天就上表直接前往登州。」陰弘智笑著道。

  「可是父親,你身上的傷...?」陰誠一個擔心。

  「傷沒有什麼問題,死不了的...我們還是早點走為妙,這個長安我們多待一天,就多一分危險,我們死了沒有關係,但是要是因為我們傷害到了佑兒,那我就真的該死了。」

  陰弘智看著李佑有些可惜的道:「我們舅甥才剛剛化解了隔閡,但是卻要千里相隔,不過,我相信終有一日,舅舅會帶給你最大的助力,這次舅舅離開,可能會見不到你的母妃。

  你替舅舅轉達你的母妃,說舅舅會回來的,到那個時候,弟弟一定會去姐姐那裡認錯,對不起...!」說完,陰弘智的眼睛紅了。

  李佑也是微微的嘆息了一聲,跟著點點頭道:「舅舅,母妃從來都沒有怪過你,她只是心疼你,不管你做了什麼,也不管你走到那裡,你都是母妃唯一的弟弟,至親的弟弟。」

  陰弘智笑中帶淚的點點頭:「我這一輩子,最對不起的人就是姐姐,好在,慶幸的是,佑兒沒有被我帶歪,姐姐有了依靠,這是我現在最慶幸的。」

  這個空間的陰妃很幸運,因為李佑的穿越,但是另外一個空間的陰妃就沒有這個好運了,公元638年,李世民封李佑為齊王,拜起皺都督、齊青等五州諸軍事、齊州刺史,命李佑前往封地居住。

  陰妃因擔心年幼的李佑無法獨立生活,便讓自己的弟弟陪著兒子一起前往封地居住,拜託其弟弟好好輔佐照料李佑。

  然而令陰妃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好弟弟竟然慫恿自己的兒子造反。當李世民得知李佑企圖造反的時候,並沒有立即治李佑的罪,而是說了一句:「只要他安分地留在封地,我便不會主動治罪。」陰妃得知李世民沒有治李佑的罪。

  便急忙修書一封,派人送去給兒子,目的是勸兒子不要輕舉妄動,更不要再有謀反之心。但遠在齊州的兒子根本聽不進母親的勸導,反而是極其相信舅舅的話。公元640年,李佑回京後,稱病沒有回封地。

  公元643年,李佑聽從舅舅的慫恿,謀反被抓。李世民以「謀反罪」將李佑貶為庶人,並賜死。陰妃因受到李佑的牽連而被貶為嬪,就連宮女太監都能隨意欺辱她。

  有她的地方,所有人都會選擇孤立她,甚至是侮辱和毆打她,為了不被侮辱和毆打,自此,陰妃選擇孤燈為伴,直到終死。

  「對了...舅舅,你這一去登州山高水遠,一路上的安全我不是很放心,所以我給你準備了二十人的護衛,希望你不要嫌棄。」

  「護衛...?」陰弘智擺擺手道:「佑兒的好意,舅舅心領了,不過,護衛還是不需要了吧...這些人還是留下給佑兒,要知道這京城可比登州危險的多。」

  「呵呵...。」李佑笑著點頭:「確實京城不是很安穩,但是那些護衛我卻無法留下,不如,舅舅還是先看看護衛吧...。」

  說完,李佑拍了拍手,隨後有二十位男子走了進來,帶頭的那位大概有兩米的身高,看到了陰弘智之後,那位大塊頭居然直接的哭了起來,跟著就是往陰弘智的身邊一跪道:「主人...陰獸無能...!」

  原來這二十人都是陰弘智的以前的黑甲衛,也就是陰弘智的親衛,看到這群人,陰弘智則是再次流下了眼淚:「怎麼是你們呀...起來,都起來,不是你們無能,而是我對不起你們,是我害了你們呀...!」

  悔恨的眼淚從陰弘智的眼睛中大顆大顆的落了下來,其實陰弘智被抓之後,最擔心的就是這群黑甲衛,這些黑甲衛,都是陰弘智的死忠,現在全部因為謀反被抓,一定是死路一條,這些可都是一群不到三十歲的人,他們一心一意的為了自己丟掉性命,這讓陰弘智最為愧疚。

  現在看到還有倖存之人,陰弘智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大聲的哭了起來,而陰弘智一哭,其他的黑甲衛也是控住不住情緒一起陪著哭了起來。

  一群硬漢的哭聲,是這個世界上最心酸的事情。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