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六章 高級會所 兕子賺錢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陰弘智走了...第二天一早,陰弘智親自上表想要儘快的前往登州赴任,李世民答應了...所以就在上表後的一個時辰後,陰弘智帶著全家人離開了長安,前往登州。

  而李世民之所以讓陰弘智活著,並且讓陰弘智前往登州牧守一方的原因就是,很快李世民就要進攻高句麗了,登州則是離高句麗最近的一處海港...只要陰弘智可以治理得好,那麼登州是可以作為一處後勤基地的。

  李世民很精明,他對任何事情都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不會有無緣無故的恨。

  所以千萬不要小看李世民,如果你小看了,那麼你將被李世民給吃的一點都不剩。

  ...........................

  「好熱...好熱...!」

  時間過了大約三天,不知道為什麼長安的天氣突然變熱,本來長安的溫度應該是二十八到三十左右,可是最近幾天,長安的溫度就像是發了瘋一樣,從三十到三十二,再到三十五。

  一群本來生機勃勃的孩子,都已經沒有了活力,一天下來就是趴在冰塊的旁邊一動不動。

  對了...三十五度是室內的溫度,如果是室外的溫度,那麼可能有四五十度,拿著鐵鍋煎雞蛋應該沒有問題,這樣的熱度,比上次突然的熱還要強上幾分。

  好在上一次的熱災,僅僅持續了很短的時間,所以沒有釀成什麼大麻煩,但是不知道這次的熱災又要持續多少天,長安官府已經在加急的製作起了冰塊,這些冰塊足以讓長安百萬人使用。

  對於朝廷的這次恩典,長安百姓也是感恩戴德,可是就在長安百姓感恩戴德的時候,長孫無忌卻發現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長安附近的幾處水渠都開始下降了,而如果水渠的水都下降的話,那麼其他地方的水位也一定會下降,這樣的乾旱對農作物那絕對不是一個好消息。

  「兕子...我們的賭坊已經建的差不多了,你什麼時候去看看...。」肖寶兒來到了李明達的身邊討好的看著李明達道。

  「寶兒...什麼賭坊,賭坊...怎麼叫的這麼難聽,我們那個叫會所,高級會所,可不是長安城中那些低賤的賭坊可以相比較的。」李明達一個翻身從自己的床上起來。

  「是...是...我錯了,是高級會所,不是什麼低賤的賭坊,那你是不是要去看看?」肖寶兒站在李明達的身邊討好的笑道。

  「嗯...!」李明達點點頭:「那就去看看吧,對了...五哥和九哥呢?」

  「公子當然是為了徵兵在忙,至於晉王殿下,那就不知道了,這段時間,晉王殿下都是早出晚歸的,您都沒有他的消息,我們就更不知道了。」肖寶兒回答。

  「這個傢伙又跑哪裡去了,哎...就是塊爛泥...走了,不管這個傢伙,我們去看看我的高級會所,等建造好了了,那就是我大唐長安最奢華的地方,那樣本公主也能日進斗金,哈哈...!」李明達開心的笑了起來。

  一邊的肖寶兒看到李明達開心,自己也是一起笑了起來,隨後,肖寶兒就陪著李明達將衣服給穿好,跟著兩人一起出了房間,然後前往李明達的那間高級會所。

  這個高級會所就在平康坊,占地大約十畝,一共分為三層,李明達直接將本來準備建造公主城堡的二十萬貫都給拿了出來。

  為什麼李明達要建造這個高級會所,無他,就是想要賺錢,李佑和李明達在船上前往汴州的時候,一次喝多了,李明達就想要去下面玩骰子,牌九賭錢。

  但是卻被喝醉了的李佑給拉住,那個時候的李佑已經有些酒後吐真言了,他看到李明達對骰子和牌九就痴迷,就大肆的嘲笑了起來,說李明達是沒有見過世面的土包子。

  李明達當然回懟了,問他你見過世面世面,接著酒勁李佑就直接將現代的賭場遊樂設施都給一一的說了出來,還清楚的描述了賭場的服務內容,李佑的這些內容說出來之後,李明達在感覺到了新奇之後,跟著就給李明達打開了另外一道窗,這是一個機會,一個賺大錢的機會,她要在自己五哥還沒有來得及做之前,直接將這個事情給做了,那麼這些就都成了自己的東西。

  那樣,李明達自己就能大賺一筆。

  馬車停在了李明達的會所前,此時會所的大門上面有四個大字,字體飄逸靈動,一看就是李世民的飛白體,這四個大字是李明達寫的,天上人間...這就是李明達會所的名字,別問為什麼李明達要取這個名字,問就是李佑醉酒的原因。

  「兕子,到了,下來吧...!」肖寶兒率先跳下馬車,跟著在馬車下面墊上了一個馬凳,隨後肖寶兒打開馬車車門,李明達這才笑嘻嘻的走了出來,

  「哇...我寫的字真不錯。」首先抬眼看了一下自己寫的字,讚嘆一聲後,李明達就直接走進了會所之中,肖寶兒緊跟其後。

  你只要剛剛進去,前面就是一道長長的走廊,走廊的兩邊是水榭,下面有錦鯉遊動,兩邊則是假山和奇石,竹林等...十分的風雅!

  等來到走廊的盡頭,那裡有一扇大門,門的兩邊站了各自六名的少女,清一色的十四歲,個頭一樣高,面容更是青澀美麗,臉上全部帶著微笑,保持最美的微笑。

  看到李明達之後,十二位少女一起躬身喊道:「歡顏貴客光臨...。」

  李明達看著這一場景不住的點點自己的小腦袋,對於這樣的表現,李明達很滿意,等進入了大門之後,裡面的就會有一個換籌碼的地方。

  在此地換好籌碼,就可以進入下面的大廳,第一個大廳裡面都是一些賭桌,骰子,牌九,紙牌...等等,和現代的賭場沒有一點兩樣。

  這李明達也是厲害,她的記憶力很高,李佑的形容,僅僅是一遍,李明達就可以直接的記住,跟著還一點一點的紀錄在紙上,後面就將這些給一一的還原了出來。

  第一層完畢之後,就到了第二層,這第二層都是包廂,一個包廂裡面都是一桌一桌的麻將,桌椅都是最好的桌椅,而麻將都是象牙製作,這裡就是李佑說過的,只有繳納一萬貫以上才可以進入的包廂。

  至於最後一層,也就是第三層,那裡就更加的厲害,那裡是賭梭哈的地方,五萬貫以上的身家,你才能上這第三層。

  低於五萬貫,滾下去。

  「啊...!」李明達坐在第三層的一張椅子上,看著外面那人來人往的平康坊,李明達嘴角微微笑道:「寶兒,你做的不錯...這裡以後就交給你打理了。」

  「啊...?」肖寶兒一個慌張,連忙搖頭道:「這可不行呀...我只能幫你這麼多了,要是幫多了,我可能會被老師知道的,要是被老師知道我在幫你弄這個,我真的擔心我就完蛋了。」

  「切...!」看著肖寶兒那害怕的模樣,李明達無語的道:「我五哥有什麼好害怕的呀...最傻的人就是他了吧。」

  說完,李明達嘻嘻一笑。

  只是一邊的肖寶兒卻有些腹誹,你是不怕,因為你是李佑的掌上明珠,可是我們就不一樣了,李佑在自己這些人的面前,那可是有嚴師的一面。

  上一次狄仁傑因為耍了個小聰明,直接被李佑逮住,蹲馬步蹲了不下小半個時辰,等狄仁傑結束懲罰的時候,走路都不知道該怎麼走,還是自己和蘇慶節給抬著回來的。

  這事情還不能告訴家裡,要是告訴家裡,很可能爹媽還要罵一遍,甚至再罰一遍。

  所以肖寶兒等人可不敢對李佑有一點的不敬。

  「這裡可真的好呀...!」李明達再次感嘆:「對了,寶兒,什麼時候可以開業呀?」

  「一切順利的話,三十天後..。」

  「這麼長呀...真的想要明天就開業,嘻嘻...這樣就可以讓父皇,五哥,九哥對我刮目相看了,要是等日進斗金,就會更加的讓他們驚掉下巴。」

  「那當然了,兕子你想的東西一定是最好的...!」看著靠在椅子上一直逍遙的抖腿的李明達,肖寶兒微微一笑。

  ...........................

  就在李明達在自己的高級會所流連忘返的時候,李佑這邊則是還在開著會議。

  「晉王呢...?」李佑進來就問李治。

  「晉王一早就進宮了,說是陰妃娘娘想念,所以很早就走了...。」曜宇回答。

  「知道了...。」李佑點頭,跟著再次問道:「這段時間的招兵事情怎麼樣了,是不是有多一點的人來了?」

  「沒有。」薛仁貴起身道:「而且最近天氣熱了起來,幾乎是沒有一個人來報名了,現在我們所有的招募,僅僅不到兩千人。」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李佑也是無語了起來:「我們的餉銀已經不低了,為什麼還是不願意來參軍,而且我們也說了以後會保障他們的生活,即使他們在戰場上犧牲了,我們也會將他們的孩子,父母都給贍養好...他們不會有後顧之憂的。」

  李佑是真的有些著急了,已經過去了那麼多天,自己這邊有一萬五的兵額,現在居然兩千都沒有招到,要知道招滿兵源的話,還不是結束,才僅僅只是開始,這一萬五千人還需要訓練,可是卻卡在了這一開始。

  要知道這一萬五千人對李佑是很重要的,那是以後李佑日後依仗,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現在居然有了機會,可是卻卡在了招募的環節,你說李佑怎麼可能不著急。

  只是不管李佑如何著急,招募不到就是招募不到,李佑一點辦法都沒有。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