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一點點小小的私心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老天師見多識廣,可願意和我下山去韓家村一起看看?」

  顧安這個時候,像老天師發出了邀請,這位德高望重,經驗豐富,帶他一起去韓家村怎麼說也比帶其他人更有把握。

  老天師聽到這話,苦澀一笑:「我龍虎山那塊封印之地最近出了點問題,老頭子我暫時需要坐鎮龍虎山,等那封印徹底平定下來才能離去,恐怕不能陪著顧先生你一起了……」

  顧安眉頭一皺,老天師是識大體的人,這說明,龍虎山的封印之地重要性肯定是大於韓家村的陰河。

  如果自己後來真的改名成了張恆之的話,這或許就是當年自己沒有邀請老天師的原因。

  剛剛他還在奇怪,要是歷史一直這麼走下去,自己當年為什麼不邀請老天師下山,畢竟這麼強的一個戰力,現在算是明白了。

  「是我唐突了,那我過些時日,找個機會再回韓家村看看,倒時候我打算帶著張黃五一起過去,也許能給他長點見識。」

  顧安這邊看了眼張黃五,這傢伙,是應該多讓他長點見識,免得百年後一問三不知。

  嗯……不過大概率還是一問三不知……

  老天師聽到這也點點頭:「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的人可是極為少見,張黃五跟著去確實能增長不少見識,是好事情。」

  一邊的張黃五一臉懵逼,他什麼話都沒說,什麼都沒有表態,這兩人已經提前替他安排好了接下來的路了。

  「行,那我就不打擾老天師休息了。」

  這邊說完之後,顧安也沒有得到太多關於陰河的消息,於是便起身告辭。

  老天師也微微站起身,點點頭:「嗯……顧先生,凡事不可強求,去了韓家村後,多加小心。」

  善意的提醒下,顧安微笑著點頭回應,隨後便帶著張黃五一起離開了屋子。

  屋外,張進一直站在那裡,哪也沒去,就這麼靜靜等候著,他是個老實人,這憨厚的外表不是表面的偽裝,而是內心的實在。

  「師弟……」

  看到顧安出來,張進立刻上去打個招呼,然後又看了眼張黃五:「怎麼樣了?老天師答應了嗎?」

  張黃五笑著點頭:「答應了,全靠顧先生幫忙!老天師還說以後我可以隨意出入書閣。」

  張進聽後憨厚一笑:「那就好,恭喜了,這麼多年的願望你算是滿足了。」

  張黃五在一旁傻笑著,沒有說話,沉浸在愉快的喜悅之中。

  顧安這邊也微笑著示意張進領路,幾人開始返回。

  返回的不是書閣,而是住宿。

  張進和張黃五都有固定的休息之所,張進在門中比較受寵,有單獨的房間,張黃五理論上來說就是屬於一個雜役弟子,和一群雜役弟子睡在一起,明天或許可以搬到和普通弟子睡一起了。

  至於顧安,那是龍虎山的貴客,已經特意單獨給他準備好了一座比較清靜的屋子,裡面都打理的跳井有序,環境也非常好。

  「好了,師弟,這就是給你準備的房間,我就不進去了,有事再喊我,我先回去了。」

  張進親自引領著顧安到他的房間前,然後提出告辭。

  顧安點點頭,寒暄幾句,準備回屋時,卻看到來自天師府的位置,上空隱隱有紅光閃爍。

  這些紅光很鮮艷,就好像黃昏時的晚霞降臨在黑夜之中,照亮了那一正片天空。

  面對這種異象,顧安發現,龍虎山的弟子們表現的好像很平靜,沒有出現任何的混亂和大喊大叫的痕跡。

  張進看出了顧安的疑惑,道:「這是封印之地出了點問題,經常時隔那麼幾天晚上就會出現這些跡象,聽說師門裡的長輩們都已經去鎮守了,不用驚訝,好好休息吧。」

  老天師提到過封印之地,張進也提到過封印之地,顧安終於有了些好奇,問道:「封印之地到底是什麼?」

  張進想了想,也沒覺得這是什麼秘密,直言道:「這個封印之地存在已經很久了,我龍虎山開派至今就一直存在,見證了龍虎山一代代的傳承……那裡聽門內前輩說好像有很多詭異源頭,如果不及時鎮壓的話,裡面的東西就會冒出來為禍人間。」

  「我們龍虎山當初之所以將門派建立在此,也是方便於第一時間解決這不穩定的因素,這種情況,一直僵持至今。」

  張進耐心的解釋著什麼是封印之地,還說了些裡面一些比較厲害的詭異,之前趁著封印之地出現裂縫的時候溜出來過,但是被龍虎山的前輩們解決掉了。

  顧安默默聽著張進的話,特別是在張進說起詭異源頭的時候,他自然的想起韓家村底下那陰河裡的門,那也是詭異源頭……

  這還是當時在張進的日記里看到過的。

  顧安思緒著,感覺好像領悟了一些什麼,連忙問道:「你們龍虎山第一代祖師爺是不是也是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的?」

  這突然的提問讓張進愣了一下,似乎沒有料到顧安的話題跳躍的這麼快,他思考了一會,仔細想了想,腦海中回憶著自己翻閱過的那些書籍。

  在龍虎山,大部分弟子只記得歷代老天師的名字,但是從未有多少人去認真了解過他們的過往,最多也都只是大概的知道一些,更別提第一代老天師了,都隔了這麼久了……

  如今面對顧安這突然的提問,張進回憶了許久才點點頭:「你這麼一問,我好想有點印象了,龍虎山第一代老天師如果書冊里沒有記載錯誤的話,那他確實是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的……」

  顧安點點頭,這次在聯想一下老天師之前說得話,這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的人旁邊大概率會出現『陰河』,兩者相生相剋,就如龍虎山第一代祖師爺一樣,他當時身邊也有『陰河』。

  不過後來應該是老天師笑到了最後,他成功將『陰河』封印,便有了現在的封印之地,而且也將龍虎山一代代的傳承了下來,持續至今。

  換個方法來說,韓秀秀身邊有『陰河』,如果自己能幫忙解決掉,那裡是不是也會成為新的封印之地?

  顧安沉默了半天沒有說話,一直在思考問題,一旁的張進小聲道:「師弟,你怎麼了?」

  被打斷思緒,顧安抬起頭,看著張進:「這幾天你幫我多查找一下關於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之人的書籍,一條都不要放過,這事對我很重要。」

  顧安神色嚴肅認真,張進看著也覺得事情應該沒自己想的那麼簡單,連忙點頭:「行,這個我在行,這幾天我啥都不干,一定幫你找到這些書籍。」

  顧安微微一笑:「多謝了。」

  張進憨厚的抓了抓頭:「都是師兄弟,謝啥謝,說起來我還要感謝你幫了張黃五呢,這幾年來,張黃五一直都想修煉,可是門內的長輩們沒有答應,我也不敢私自偷偷教他,現在好了,老天師親口答應了,張黃五以後也能和我們一樣了。」

  顧安再次笑著點點頭,張進總是喜歡為別人考慮,很少去考慮自己,和這樣的人做朋友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行了,夜深了,師弟你先休息吧,我也回去了。」

  張進抬頭看了眼天色,也不在多廢話,直接告辭了。

  顧安同樣也回到屋內。

  翌日,顧安醒來第一件事就是去了書閣,在陌生的房間睡了一宿還有點不習慣。

  書閣內,張進早早就蹲守在裡面翻閱著書籍,張黃五也在一旁,這傢伙昨晚興奮的一晚上都沒有睡覺,恨不得當天晚上就住在書閣。

  他現在看的這些書都是張進幫他挑選的,等他對修行有個大致的了解之後可以直接去演武堂找專人進行初步的調教。

  等他初步的掌握一些技能之後,張進才會根據他的情況來指導,再往後,那也不是張進能指導的了,完全要靠師門的長輩。

  「顧先生好。」

  看到顧安進來,張黃五立刻起身打了個招呼,然後繼續低頭看書,他現在一副痴迷的樣子,恨不得整個人都鑽進去。

  顧安笑著點頭回應,然後也沒有打擾他們,就獨自在書閣逛了逛,隨便抽出一些書籍看了看。

  但是這繁體字,他看不懂,全靠半猜,很快就選擇了放棄……

  也沒有在書閣久待,他乾脆離開去外面逛了逛。

  這龍虎山上下的風氣很好,每個弟子要麼在勤學苦練,要麼就是泡在書閣看書,基本上沒有懶散之人,修行的風氣很好。

  顧安這個閒人倒是顯得很特殊,但是也沒有人在意他。

  他是貴客,整個龍虎山除了一些禁地和比較忌諱的地方之外,他都可以隨意觀賞。

  很快,半天的時間過去了,等他再次返回書閣時,就發現張進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有些欲言又止。

  他答應了顧安,幫忙查找他需要的信息。

  以前他看書的時候都是隨便看,不會特意的去爭對某一個點,現在得了顧安的委託,便專攻了一項,結果,還真找到了許多關於這類的消息。

  張進是個老實人,他眼睛裡陰晦的東西瞞不住顧安。

  所以,靠近張進之後,顧安直接道:「想說什麼直接說,不用吞吞吐吐的。」

  張進想了想,然後道:「我剛剛看了下,發現了一個問題,就是之前說得,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的人旁邊都會伴有『陰河』,而這個陰河我發現……居然和我們龍虎山的封印之地及其相似……」

  「再加上師弟你昨晚問我龍虎山第一代天師是不是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的人時這些話……我更加可以肯定,這兩者就是相似的,那麼你說的韓家村,很可能會成為另一個封印之地……」

  「這事情很嚴重,我要第一時間通知老天師他們。」

  張進一口氣說完,眼神很嚴肅,顧安想了想,搖頭道:「老天師現在正忙著應付龍虎山這個不穩定的封印之地,根本就沒有時間去管韓家村的事。」

  張進一聽這話有些急了:「那怎麼辦?這要是誕生出第二個封印之地,那要死多少人啊?要不把這個消息告訴別的門派?它們底蘊也很深厚,並不弱於我們龍虎山……」

  顧安繼續搖頭:「有點難度,龍虎山這麼大一個門派都要傾盡一派之力去鎮守封印之地,更何況其他的門派?它們恐怕也都有類似於封印之地的存在需要鎮守,甚至守得比龍虎山要艱難得多。」

  張進一愣,然後思緒了一會才點點頭,小聲道:「你說得對……是我想當然了,不過這個消息等下我還是要匯報給老天師他們……」

  顧安點點頭,繼續道:「還有其他線索嗎?」

  他剛剛明顯感覺到張進看自己的目光有些躲閃,而目前說得這些話,完全沒有必要躲閃自己,這說明,他有話沒說完。

  張進聽後立刻眼神閃爍,說話時也吞吞吐吐起來,最後還是抵不過顧安的眼神,說道:「我剛剛看了些東西,都是書中一些記載,但是不能明確……書裡面說,最有效扼制封印之地的辦法就是用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之人的三魂七魄去獻祭……」

  「以此達到鎮壓封印的效果……不過這樣的話,那個叫韓秀秀的姑娘就會死了……可她是無辜的……而且,她又是師弟你喜歡的人……我怕你會為難……」

  「反正我也不知道怎麼說,就是覺得我要是站在你大家角度來思考的話,一邊是避免為禍人間,一邊是喜歡的人,很難選擇……」

  「可是我還是覺得她是無辜的,救萬人殺一人始終不是正途……你要是選擇保護她,我支持你……」

  張進在那裡喋喋不休的說著話。

  顧安表現的倒是很沉默,他一開始就已經知道了這些,就是通過日記知道的,他來此的目的也是想改變韓秀秀的人生,就算張進不提醒,不說這些,他也會去想辦法保住韓秀秀。

  無關人性,就是他一點點小小的私心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