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大不了和韓秀秀一起共赴黃泉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顧安看了眼張進,這個憨厚的年輕人,眼神充滿了堅定,他心中始終有自己的底線和堅守的東西。

  雖然這個東西在很多人看來只是迂腐和不通變數,但是它確實很可貴……

  這是許多人所沒有的東西。

  「多謝了……」

  顧安認真的看著張進,認真的道謝。

  張進一愣,他雖然為人憨厚,小心思不多,可並不傻,雖然這幾日和顧安相處下來,這個新來的師弟給他的感覺挺平易近人的,還熱心腸幫助張黃五在老天師那邊求情,現在又特意為了韓家村到龍虎山來尋找辦法。

  這看上去是一個很熱心很善良的人,但是張進心裡,始終覺得顧安若有若無的存在著一絲傲然,這份傲然不是那種有意為之的嘲諷,而是那種似乎天生就存在的……

  就好像……他們這群人都是土著一樣。

  所以,這一次顧安的道謝在張進看來非常難得,很是讓他驚訝。

  「除了這些,還有其他的嗎?」

  顧安這時候又詢問著。

  張進搖了搖頭:「這些書我還沒看完,雖然以前都看過,但是沒有特意的去關注過這方面的事,所以這次需要重溫一下,想看看有沒有什麼遺漏,還需要一點時間。」

  顧安點點頭,張進短短時間內找到這些消息已經說明他很厲害了,這點時間,顧安還是願意等的。

  也沒有再打擾張進,顧安直接坐在一旁,閉目沉思。

  也不知過了多久,這時候一位龍虎山的弟子小跑過來,他步子急促,看上去很焦急,似乎發生了什麼嚴重的事情。

  「顧先生,老天師有請!」

  那弟子正是老天師身邊的傳話弟子,他滿臉急促,也顧不得書閣不得大聲喧譁這個規矩了。

  顧安猛然睜開雙眼,沒有墨跡,直接起身示意對方帶路,看得出來,應該是真有什麼大事。

  書閣內其他弟子也好奇看過,這個老天師身邊的傳話弟子他們當然都認得,平日裡可從未這般失態過,今天也不知是怎麼了。

  張進好奇的看了一眼,然後思緒了一會後又繼續看書,一邊的張黃五睜著眼,和張進一眼,出了會神後又重新投入到書中。

  另一邊,顧安跟著這名傳話弟子,一路不停,走了不少路。

  這次去的不是老天師的住處,是另一個方向。

  傳話弟子在前面一路小跑,顧安緊緊跟著。

  很快,他就將顧安引到一處洞口前,道:「顧先生,老天師他們就在裡面,您請進去。」

  傳話弟子顯然沒有吩咐不准進入,只能在外等候,而且外面四周還有不少弟子嚴守,看得出來,這裡是龍虎山的重地,一般人不得隨意闖入。

  顧安點點頭,然後一頭扎入洞中。

  這洞口在外面看著不大,但是進去後卻很寬廣,四面的牆壁上都掛著火把,照亮著每一個角落。

  顧安沿著路面的痕跡一直走著,大約幾分鐘的時間就聽到了裡面傳來的動靜。

  老天師那熟悉的嗓音顧安是認得的,似乎正在和另一個人說著話。

  「顧先生,快過來!」

  看到顧安,老天師連忙招著手。

  他旁邊,有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一身皮包骨,坐在一輛輪椅上,他整個人無精打采,面色蒼白無血色,看上去一副大限將至的模樣。

  顧安走了過來,同時打量著這位老者。

  老天師看著顧安,指了指旁邊這位老者,道:「這位是我們龍虎山的大長老,一直負責鎮守封印之地,今日,他剛好出來,我便將你昨晚的事情告知與他,他就急著說有話要對你說,我便讓人將你請來了。」

  老天師輕聲說著話,同時簡單的介紹著這位的身份。

  短短几句話間,顧安不但知道了這位的身份,還同時了解到,這龍虎山的長老們看來都待在封印之地鎮守,每隔一段時間可能會出來那麼一位,今日剛好是這位出來了。

  至於其他的長老,應該還在裡面繼續鎮守著。

  這一次只能出來一位長老,也說明了裡面的局勢很緊張。

  「大長老好。」

  顧安心裡想著,明面上也充著這位老者打了個招呼。

  大長老背靠輪椅,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他輕輕點頭,聲音有些沙啞:「顧先生,你也好……」

  「老夫我聽天師說了關於你的事情,這韓家村,老夫勸你最好別去……」

  大長老語出驚人,直接說出了顧安沒有料想到的話。

  站在龍虎山的角度,這除魔衛道是他們的本份,遇到韓家村這種情況,他們應該比誰都積極才對,怎麼今天反而勸起自己來了。

  大長老似乎看出了顧安的疑惑,便輕聲道:「顧先生,你不去,但是我們可以去……只是這時間上暫時來不及,可能還需要拖半個月……」

  顧安眉頭一皺:「為何?」

  大長老僵硬一笑:「因為啊……我們一把老骨頭了,是將死之人,若是臨死前能為蒼生做點貢獻也算值了,但你不同,你還年輕,你還有更多的機遇與機會,送死這件事,還是我們來吧……」

  顧安頓時啞然,沒想到大長老接下來會是這樣的話,他一開始,甚至還懷疑這是不是龍虎山的一點私心,這韓家村是不是有什麼好東西寶貝之類的,沒料到結果會是這樣。

  但他也不是輕易相信別人的人,所以,他選擇了沉默。

  大長老這邊繼續道:「老夫我算是龍虎山如今最年長的人了,也比其他人多知道一些事情……剛剛天師和我說了關於韓家村的事情後,老頭子我也想告訴一下顧先生,這韓家村有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的人,那旁邊必定會伴有『陰河』。」

  「陰河現在應該還在醞釀之中,等到了合適的時機它就會徹底爆發,那時候,整個韓家村方圓之內都將遭到毀滅,而顧先生你若是這時候去韓家村,必死無疑!」

  顧安知道陰河的厲害,那裡是詭異的源頭,讓自己完全沒有反抗能力的存在,所以沒覺得大長老是在唬人。

  如果陰河真的爆發,那自己確實必死無疑,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樣,他才想著找到破局的對策。

  「如果我將韓秀秀和韓家村的人帶離那裡會怎樣?」顧安試著問出自己心裡所想。

  大長老搖搖頭:「韓秀秀已經和陰河相伴,彼此之間有了羈絆,她若是離開韓家村,那陰河必然會提前打開,倒時候,萬鬼復甦,神仙難救……」

  韓秀秀不能離開韓家村……

  顧安立刻眉頭緊皺起來,如果這樣的話,他很多計劃都會被大亂,許多心中提前計劃好的事情都將無法施行。

  這不是他想看到的結果。

  想了想,顧安道:「我聽說龍虎山第一任老天師也是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之人,他當時為何沒事,還創建了龍虎山?」

  大長老眼睛微微一眯,似乎陷入了回憶之中,然後道:「我小時候聽門中的長輩說過,這祖師爺當年是千年難得一見的修煉奇才,為了阻擋陰河的出世,他苦修技能,後來更是帶來當時龍虎山周邊的一些村民一起修行抵抗。

  再後來,村民們聚集的越來越多,學習的人也越來越多,甚至還有些外來者慕名而來……因為當時祖師爺所待的村子叫張家村,裡面人都姓張,所以很多人開始漸漸稱呼祖師爺為張天師。

  張天師這一輩子都在和陰河鬥智鬥勇,用盡了辦法阻止陰河現世,他也確實做到了……硬是將本來應該要出世的陰河硬生生壓制了數百年。

  後來,他憑一己之力,帶領張家村的眾人在這山頭上建立了龍虎山。而陰河也被他用各種陣法克制封鎖,也就是現在的封印之地。

  但是陰河始終是陰河,不管怎麼壓制,它終究會有出世的那一天……

  壓制了數百年,老天師也是垂垂老矣,就憑藉這最後一口氣一直吊著命。有一天,他招來弟子,說自己快不行了,他如果死了,那陰河必然會爆發,到了那時候,整個龍虎山都將無人可以鎮壓,萬鬼復甦,必然是生靈塗炭,天下大亂。

  於是,他就說,自己因為體質特殊,對陰河有莫大的吸引力,他便打算主動以身獻祭,跳入陰河之中,用自己的肉身來穩住陰河暴動的力量,可以再次起到壓製作用……

  只是,這所謂的壓制只是我們一個明面上的說法,實際上,大家都知道,老天師說過,這不是獻祭,而是用自己的命來討好陰河,祈求它延長爆發的時間……

  老天師也確實做到了,他以身獻祭,成功穩住了即將爆發的陰河,他就算是死,臨死前的那一刻,也將自身的價值全部發揮了出去,只不過是想人間安穩……

  如今,我們龍虎山這塊封印之地,因為老天師的緣故,雖有動盪,但是起碼還能穩住,而韓家村,那新誕生的陰河,充滿了個中年不穩定的因素,而且你說得那個叫韓秀秀的姑娘,她不通術法,也沒有老天師那樣的資質,她壓不住陰河,也不懂怎麼去壓制。

  你這時候去韓家村,不過是陪著她一起送死……你還年輕,有很多機會,你以後可以去找對付陰河的辦法……但是我們不一樣,我們老了,時間不多了,不過是將死之人,希望還能盡一些微薄之力……」

  大長老一口氣說了很多,顧安一字不漏的全部聽了進去,他明白大長老的意思,就是想保住年輕的血脈,用自己的身體去換韓家村陰河的安寧。

  但是,他不是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的人,拿什麼去穩住韓家村的陰河……

  所以說,他也不過是在賭運氣,那自己的命去賭……

  顧安眼神複雜的看著大長老,他不會說什麼感性的話,也說不出口,那種感情深受的話,他只會對詭異說,可大長老是個人,除非他死了……

  所以,想了想,搖搖頭:「大長老,謝謝你的好意,但是我還是要去一趟韓家村,我要救韓秀秀。」

  大長老聽到這話,他有些急了,抬頭看了眼顧安,道:「為了一個女人值得嗎?你背後的師門難道就沒有告訴過你,行走天下,自當是為了天下蒼生,而不是為了一人,你還年輕,你先要做的就是保全自己,然後找到辦法徹底解決掉陰河!」

  「而不是現在一時衝動去冒然送死!」

  顧安這時候突然想到了張進的話,於是看了眼大長老:「您老覺得,救萬人而殺一人是對的嗎?」

  大長老搖搖頭:「這事無關對錯,為了天下蒼生,只能如此,若是可以,老夫我願意替那女娃子待在韓家村等死!」

  「顧安!你可知,很多事情都在一念之間,你今日去送死,可能會牽扯到各個方面,許許多多的人和物,你若是死了,也許整個韓家村的格局都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那陰河也許將會暴走,會死更多的人……」

  大長老勸阻的話顧安只是聽在耳中,但是沒有記在心裡,雖然,大長老說得事情確實是最理想的。

  但是這是因為大長老和韓秀秀不相識,他們沒有交集,無牽無掛,所以他能站在最理性的角度來分析這件事。

  可是自己不一樣……

  韓秀秀,怎麼說,也是自己拜過堂的結髮夫妻,天地為證,那種種誓言至今還歷歷在目。

  他做不到大長老這樣,所以,他看著大長老,認真且嚴肅:「大長老的好意我心領了,韓家村我非去不可,大不了……和韓秀秀一起共赴黃泉……」

  顧安的聲音不大,但是吐字清晰,很有力道,這山洞內,還迴蕩著他的聲音,大長老再次抬頭看著他,驀然無言。

  一邊一直沒有說話的老天師這時候也側頭看了眼顧安,他的眼神很複雜,那雙老眼的背後帶著惋惜,有些恨鐵不成鋼,但是,又帶著一些欣賞和認同……………………

  似乎,有種同是天涯路人的感覺……

  ……

  PS:求下票票~~~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