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六章 衝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上有天堂,下有蘇杭,這句話大約出自宋朝范成大的《吳郡志》。

  人人盡說江南好,遊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於天,畫船聽雨眠。

  如此江南好風景,又有美人在側,實在是不可辜負。

  老傢伙們接受地方政府的宴請應酬去了,只有沈某人還有閒暇帶著李莉去游畫船。

  一葉扁舟,如果能伴隨著波浪的起伏做一些兒童不宜的動作,那該是一件多麼美妙的事情啊。

  想坐船並不難,這裡畢竟是京杭大運河的起點,而且烏鎮,寒山寺也都是可以乘船去打卡的地方。

  李莉平時很少出門,看一切都很新鮮,但是也有一樣好處,若是沈光林不安排,她便也不想去。

  李莉一直都是安安靜靜的女孩子,像極了古時候的油紙傘和紅酥手。

  如果不是出行在外有太多人喜歡圍觀偷窺他們了,沈光林有時候甚至會忘記李莉的存在,因為這些人都是看他的,他長得太帥了。

  其實,能夠遊覽江南的好風景,李莉也是開心的。

  只是她表現開心的方式不像姐姐那麼外放,頂多是晚上做配合的時候解放幾個新姿勢而已,要麼就是情到酣處叫上幾句羞羞人的稱呼罷了。

  沈光林卻最吃這一套,每次都欲罷不能。

  可惜的是李莉還是比較保守的,比如,她就堅決不同意來上一發船震。

  而且,兩個人都不會撐船,只能僱傭一艘烏篷船並聘請一個艄公,這樣就不能進行更加浪漫的舉動了。

  反正有錢,沿著京杭運河到處走,看到小河道也鑽一鑽,看到美食就嘗一嘗,也挺不錯的。

  即使不看風景,只看看民生,也是蠻有趣的一件事。

  現在的京杭運河還在承擔著內河運輸功能呢,河道很是繁忙。

  現在的河道上,運糧的,拉沙的,運煤的,川流不息,處處充滿著煙火氣。

  沈光林他們行走的也很隨意,沿著京杭運河到處溜達,很快就到達了拱宸橋南,運河在這裡又分出了一條河岔,行成了一條綿延百米的小河。

  沿著河邊修建的便是各種民居,黑瓦黛頂,層層疊疊,這裡大概就是「人家盡枕河」的小河直街了。

  沈光林在這裡帶著李莉又上了岸,準備在這樣的古早老巷裡尋覓一下歷史的感覺,這是沈光林的愛好,李莉做了一個很好的跟隨者。

  這時,五六七八個老外拿著相機也在巷子裡咔嚓咔嚓的拍照,看這樣子他們跟沈光林的愛好相同啊,都喜歡這種帶著歷史滄桑感的民俗風。

  其中有幾個老外還對明眸皓齒的李莉比較感興趣,非得把她也拍進去不可,這種東方風景更需要東方美人的襯托。

  沈光林則衝著他們擺手,用英語說道:「不要拍我們,這是我們的隱私。」

  他相信老外都是注重隱私權的,能夠聽得懂他的意思。

  「你會說英語啊?」老外們很驚奇,在華夏,遇到能夠會說英語的不太多,「不好意思,你的愛人太美了,我們沒忍住就拍了幾張照片。」

  可是,他們也並沒有刪除照片的意思。

  沈光林可沒有心情跟他們認朋友,「你們把拍攝我女朋友的照片刪掉,底片剪掉,我們不喜歡被人拍攝。」

  旁邊手持小紅旗穿著旅行社馬甲的女導遊卻不高興了:「這位同志,請注意一下素質,這些都是外賓,人家對華夏街巷文化感興趣,你不要在這裡煞風景。」

  這是一位大約20出頭的女子,一副扯高氣昂的樣子,正是這個時代一些人崇洋媚外的真實寫照。

  「你們的外事紀律關我卵事,照片刪了走人,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沈光林是真的不高興了。

  他們這幾天到哪裡都有人偷偷拍攝,這倒是沒有太大關係,但是這群老外在拍攝的時候有人輕佻的說了一句:「Niegirl。」

  這話語很熟啊,沈光林在打望美女的時候也經常這麼幹。

  但是,他自己這麼幹可以,別人這麼幹就不行。

  而且,這語氣聽著就帶點輕浮,沈光林不開心也是應該的。

  「我們走吧!」姑娘搖動旗子,準備招呼老外們走了,嘴裡還嘟囔著,「這人真沒教養。」

  這話可就過分了,這就想有了?沈光林扭身叫了一句,「阿偉。」

  邵老頭的這兩個保鏢還是有用的,得知沈光林要出門玩,方女士就分了一個厲害點的給沈光林。

  阿偉這會兒就還真的跟著沈光林他們呢,聽到沈光林的召喚立刻就沖了出來。

  阿偉可是不簡單的,他可是某社團曾經的雙花紅棍,手上功夫不弱。

  反正沈先生罩得住,怕什麼。

  沈光林都沒繼續說什麼呢,阿偉衝上去就是一陣摟。

  等大家反映過來的時候,相機已經被收到他手裡了,阿偉對付這個很有經驗,膠捲全部扯出來曝光了不說,還給扔河裡去了。

  這樣不好吧,多污染環境啊。

  沈光林對阿偉的專業性表示肯定,但老外們卻不幹了,這是他們這段時間旅遊的成果呢,裡面不只是有李莉的照片,而且也有幾位老外沒有拍李莉的。

  有些老外還要為自己討回公道,然後被阿偉三兩下放倒了。

  「KongFu!」老外們驚呼,這個年代布魯斯李的影響力是全球性的。

  「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對待外賓?我要報警抓你們。」

  女導遊氣壞了,她沒想到沈光林這人如此可惡呢。

  沈光林心裡卻清楚,這些老外算什麼外賓。

  估計他們本身就是窮游一族,仗著外匯的便宜,來華夏沖當大尾巴狼來了。

  這個年代來華夏的一般就是兩種人,其中一種就是真正有能力有地位的,他們是帶著政治任務來的,目的也很明確。

  另一種就是自己也沒什麼存款,說不得是花了自己所有的積蓄,過來就是為了充當一回人上人,有些渣渣甚至還能拐帶一兩個如花似玉的美女回去呢。

  真正的中產階級都忙著呢,哪裡有精力來旅遊啊。

  不過,打了外賓,畢竟是大事,反正又沒吃虧,也懶得計較,沈光林招呼阿偉和李莉,跳上船,走了。

  就在沈光林帶著李莉二游杭城的時候,關於杭城紡織廠的人事安排和調整也在進行了。

  確切來說,是李綱所在的紡織廠正在進行人事調整。

  杭城號稱華夏六個絲綢之都之一,杭城的絲綢和刺繡也一直都是很有名的,甚至,他們的刺繡還是皇家貢品,後來還成為了非物質文化遺產。

  李綱所在的紡織廠其實不只是棉紡,他們也緙絲,絲綢也是他們主要營業項目之一。

  近些年,每個企業都開始有創匯任務了,他們紡織廠也在積極進取,努力尋找出口渠道。

  前幾年,還是副廠長的李綱攀上了一家叫做長城服裝的深城公司,給他們供應原材料,他們可以提供外匯,由於質量好價格低,訂單就開始源源不斷了。

  有了外匯和銷量,工廠的效益越來越好了,李綱也水漲船高當上了廠長。

  還是廠長好啊,想在哪睡就在哪睡。

  紡織廠里最不缺的就是女人,身處蘇杭之地,長相美好的女子也是真的多,即使她們嫁人了,那也是美婦人。

  自家的婆娘丑一點就丑一點吧,畢竟是給自己生了個兒子的。

  只可惜這個兒子也不省心,處處惹是生非,還好自己有幾分面子,不然很多時候都下不來台。

  這次全系統又開會了,可能,又要受表彰了吧,成績太好也煩人,都找不到競爭對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