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七章 挖掘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會議的內容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更出乎了李綱的預料。

  這次會議竟然是人事調整會,而且被調職的竟然只是李綱他自己。

  他以後就不再擔任紡織廠廠長了,而且暫時並沒有安排新的職務,賦閒在家。

  什麼意思,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這要問你自己。

  李綱經過多方打聽,這才得知,竟然是自己那不成器的兒子「調戲」了香江客人的女眷。

  人家在宴會投訴了。

  看樣子,讓自家婆娘去施展苦肉計沒有奏效,他們還是給上了眼藥。

  這件事對李綱是大事,但是對於人家香江客人來講,也就是提一嘴的事。

  聽說,就是陪同港商的沈教授多說了一句,這才讓事態惡化了。

  領導也說了,停職只是權宜之計,等香江客人們走了,說不得會官復原職或者另做安排呢。畢竟李廠長是個有能力的人。

  香江客人是沒有盯著李廠長,但是,紡織廠里還有副廠長們呢。

  李綱剛被停職,舉報信就接踵而來了。

  舉報信里說的還是有鼻子有眼睛的,李綱有作風問題,貪污腐化,任人唯親

  誠然,李綱是有能力,可是,他的屁股也不乾淨啊,身上毛病也是不少。

  這下子難了。

  李綱先是停職,然後是撤職,然後聽說還要辦他。

  或許,再過幾日,連人身自由都得不到保障了。

  李綱還是一個頭腦聰明的人,他知道這種情況下牆倒眾人推,他們缺少的就是一個契機,現在契機來了。

  別人給他提了建議:要不,你辭職吧。

  ……

  京都大學終於要開學了,李莉需要回去註冊,因此不得不走了。

  臨走前這幾天,兩個人都沒有出門,沈老師決定一定要吃個飽的,因為下次再吃到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早上有晨練,中午有午休,晚上有功課。

  總之,沈光林已經把寬衣解帶這項技能練習的爐火純青了。

  年輕真好。

  這幾年妹妹的身材有了二次發育,終於不再是一對A了,至少也是B。

  這是特別值得慶祝的事情,只是他愉悅的心情都不知道跟誰去說。

  妹妹人長的好看,身材也好,穿著帶凸點的睡衣一樣遮不住玲瓏的曲線。

  沈光林看到了就忍不住的想要,李莉也沒有拒絕的意思。

  要就給。

  生活如此的美好,享樂需要趁早。

  「我想回國了。」李莉昂著頭,任由沈光林在她的鎖骨處探索,突然說了一句沒頭沒尾的話。

  「什麼?」沈光林瞬間有些清醒了,「你現在不就是在國內的嘛,怎麼就回國了?」

  「我的意思你懂,你打算怎麼安置我。」

  這句話沈光林確實懂。

  李莉要是回來的話,她和姐姐之間的關係怎麼處理。

  這件事沈光林也想過,但是一直沒有想的很透徹,李莉突然提出來她要回來,沈光林一時沒有了準備。

  李莉看樣子這段時間在國內遊玩確實很開心啊,她大概是不打算長期留在扶桑了。

  也不知道李莉是什麼時候產生的這個想法,不過沈光林也說不出拒絕的話,他沒有這個立場。

  而且,現在兩個人還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狀態呢。

  沈光林趕緊聳動幾下,然後就一動不動了。

  他在思考怎麼安置妹妹。

  她說這個話是什麼意思?她是真的不想回去了還只是隨口這麼一說。

  熱身運動結束了,再繼續壓著還是挺沉的,李莉終於有些忍不住了:「你起來點吧,去洗一洗。我是真的想回到國內來了,在扶桑那邊也沒有什麼相熟的人,我覺得回國也能繼續做物理研究的,你會支持我的吧。」

  隨著賢者時間的到來,沈光林的精氣神也有些萎靡了。

  但他還是強打精神要想一想接下來的該怎麼給她安排。

  以後就要考驗他怎麼協調三個人之間的關係了,這個課題還是挺複雜的。

  其實,沈光林對李莉回到國內來心裡還是隱隱的有些期待呢。

  甚至,他還有了一個不成熟的想法。

  三人行,必有我師。

  沈光林確實想過,留李莉在扶桑確實也不太好,扶桑距離華夏雖然很近,但畢竟是異國他鄉,沈光林去那邊的次數不會很多。

  「莉莉,你這話說的有些突然啊,我都沒有做具體準備呢?你想留在哪個城市?有意向嗎?是要回京大嗎?還是想留在南方杭城?」

  沈光林整理了一下思路,仔細的向李莉問道,他也怕李莉只是一時衝動。

  李莉並沒有覺察沈光林情緒的變化,她只是繼續說道:「等我研究生畢業的時候再說吧,你說過會幫我建設一個實驗室的,還算數嗎?」

  「這個當然沒有問題,經費不早就準備好了嗎。」

  沈光林拍著胸脯說沒問題,他別的沒有,就是有錢。

  畢竟是白天,兩個人起得床來,稍微整理了一下散落的床單,然後又一起去洗鴛鴦浴。

  「那我回頭就開始幫你安排了,你還有兩年就畢業了吧,時間來得及。」

  「嗯,並沒有兩年了,還剩下一年半的時間,我不讀博了。」

  也行,沈光林小心翼翼的說道:「你留在津門怎麼樣,距離京城也近,津門大學也是一所好學校。」

  沈光林和楠開大學的關係已經沒有以前那麼親密了,反而和津門大學的關係越來越好了。

  李莉沒有繼續說什麼了。

  「姐姐還有兩個月就要畢業了。」

  這是李莉走之前留給沈某人的最後一句話。

  隨即,李莉就上了回扶桑的飛機,從杭城轉魔都,然後飛東京。

  沈光林出了默默看著她出走,心裡五味雜陳,又還能怎麼辦呢?

  沈光林不可能娶她可。

  他娶姐姐是眾望所歸,可是他和妹妹真的在一起,卻得不到任何人的祝福。

  最終還是要看李莉怎麼想。

  李莉還是走了。

  沈光林的心境也開始變得亂糟糟起來,做什麼事都沒有什麼力氣。

  還好,沈光林捐獻的200萬港幣在這個時候起作用了。

  西湖管委會還專門成立了一個雷峰塔修繕委員會,就是專門負責雷峰塔重建的事情。

  他們邀請了沈光林做指導專家,畢竟是他捐的款。

  其實新的雷峰塔樣式圖早就設計好了,只是沒有錢修建而已。

  沈光林外行人不說內行話,他對這個沒有建議,他其實就是想看一看考古發掘的過程。

  借著這個事情轉移一下注意力吧。

  重建雷峰塔開始了。

  而雷峰塔要重新修建的話,地基是必不可少的一環,重新挖掘地基的話,自然就會碰到地宮,沈光林就是想看看地宮裡面有什麼。

  究竟是不是有佛骨舍利,這真的是釋迦摩尼的嗎。

  一連好幾天,沈光林都陪著施工隊伍清理碎磚頭。

  不要小看這些磚,這也是歷史文物,有些上面還銘刻著文字。

  只可惜,在雷峰塔倒了之後大部分碎磚頭都被附近的居民拿走修房子去了,估計已經不能再找回來了。

  重修雷峰塔畢竟是一件盛事。

  聽說雷峰塔要重新修建了,還是有很多人慕名而來,其中就有不少過來旅行的團隊。

  這天,沈光林正在雷峰塔附近轉悠呢,一個陌生的女子突然指著他說:「就是他,就是他毀壞了外賓的財物。」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