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真的不一樣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唐生有些心虛地擺手說道:「不會,不會,輝伯,你看我像是那樣的人嘛!」

  唐炳輝冷哼一聲,斜眼瞥了他一眼說道:「我看挺像的。」

  額!

  唐生瞬間無語,這話是沒法聊了。

  唐炳輝嘆氣搖頭,好一會才苦口婆心地勸道:「小唐,我知道你現在好不容易有了份事業,也賺了一些錢,但是人最重要是要懂得知足,如果貪得無厭,那最後痛苦的只能是你自己。」

  「而且,這世上唯小人與女人難養之,你要是想以後過得舒心一點,最好就不要招惹太多女人,安安穩穩守著老婆孩子,才是最穩妥的。」

  「你不要嫌我多嘴,你爺爺去世前,拜託我們要照顧好你,我真的不希望你走上歪路。」

  唐生聽完有些默然,這些道理他都懂,可是有些東西一旦擁有過後,就很難去放手。

  換做是其他男人,想必也同樣很難把自己的女人拱手讓出去吧!

  他能夠控制的,只能是不再去招惹更多的女人。

  腦海中泛起許多念頭,他最終微微苦笑說道:「輝伯,我知道了。」

  唐炳輝嘴唇蠕動了下,有些感慨地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然後把目光放在門口不遠處的兩輛豪車上面,笑著說道:「你小子看來沒少賺啊!」

  唐生嘿嘿笑道:「還行,還行!」

  接著,唐炳輝眼睛發亮地走到那輛保時捷911旁邊仔細打量起來,身為一個男人,誰還沒一個跑車夢呢!

  要不怎麼會說,男人至死是少年啊!

  看到唐炳輝這個樣子,唐生笑了笑,轉身進了屋裡,跟許倩雲拿了車鑰匙,重新走出來遞給唐炳輝。

  唐炳輝有些意動地看著車鑰匙,然後擺手說道:「不了不了,我也沒開過跑車,到時別把車給颳了。」

  唐生二話不說,直接就把鑰匙塞到他的手裡,然後推著他往駕駛座那邊走去,「怕什麼,車刮花再修就是了,輝伯,我以前在你這蹭飯可沒客氣啊!你現在是不是看不起我?」

  唐炳輝半推半就,很快就上了保時捷911的駕駛座,他眼帶笑意,裝作一臉羞惱的樣子,「哎,你怎麼這樣,真要把車撞了,看你到時哭不?」

  說著,他很快就被駕駛室里各種功能給晃花了雙眼,一時間,他心裡是真的有些發虛,急忙說道:「要不還是算了吧!」

  說完,他就想下車,可是很快就給唐生給摁了回去。

  唐生一臉不以為然,「算什麼算,這車買來不就是讓人開的麼,你踏實坐著,不會開我教一下你不就行了。」

  過了一會,在他仔細教導說明下,唐炳輝也慢慢搞清楚了一些基本功能,不說能有多熟,但是簡單的開車是沒問題了。

  唐生慢慢退到旁邊,任由唐炳輝打火開車,把車向後倒出路口,然後油門轟鳴聲一響,車子就向著村口開去。

  接著,他可以聽到轟鳴聲在村里不斷響起,明顯就能知道唐炳輝想幹嘛!

  不久之後,當唐炳輝把車開了回來,唐生看到車上的軟篷已經被打了開來,他不禁搖頭失笑,沒想到唐炳輝那麼大年紀了,還有這愛好。

  看來不管年齡多大,都避免不了裝批啊!

  唐炳輝把車停好,一臉依依不捨地下車,把鑰匙遞給唐生,說道:「真不愧是跑車,那感覺就是爽。」

  唐生直接又把鑰匙遞過去說道:「那這兩天你留著開,等我回去花城你再給回我就行。」

  唐炳輝眼睛一亮,想了一下,還是擺手拒絕道:「算了,我都一把年紀了,開這車太招搖,能體驗一下就行了。」

  唐生暗自覺得好笑,剛才都不知道是誰在整個村里使勁踩油門的,不過他也沒有再勸,不要拉倒。

  接著,他又在唐炳輝家裡待了一會,婉拒了晚上在這邊吃飯的邀請,然後就拿著唐炳輝給準備的食材,重新和米倪雪她們回到了自己家裡。

  米倪雪和許倩雲她們回到家就馬上擼起袖子打掃衛生,唐生就帶著小米粒和金子在院子裡玩。

  金子剛一來到這裡,就到處開始撒歡,相對比花城,它應該還是比較喜歡自由自由的鄉下。

  經過了最開始的陌生,小米粒也漸漸放開了手腳,在院子裡追著金子跑個不停,幸好之前的雜草已經被唐生給清理過一次,不然像小米粒這樣瘋玩,非得沾一身草籽不成。

  可就算是這樣,她還是玩到一身髒兮兮的。

  米倪雪忙完出來查看情況,一眼就看到彷佛變裝了的小米粒,她頓時就皺起眉頭,快步走了過去,一把拉住小米粒,訓斥道:「你看你,玩得像只大花貓一樣,髒死了。」

  唐生看到這個情況,剛想悄悄溜走。

  可是米倪雪轉眼就瞪著他說道:「你也真是的,讓你帶孩子你就是這麼帶的麼?這好好的一身衣服,你看現在都成什麼樣了?」

  唐生訕訕笑道:「這洗洗不就好了嘛!難得孩子玩得開心,你就不要那麼生氣啦!」

  米倪雪一臉嫌棄地白了他一眼,一把抱起扁嘴裝可憐的小米粒,進屋去洗漱換衣服了。

  唐生目送她們進屋,剛想嘆氣搖頭,突然就看到伸長舌頭喘氣的金子。

  他瞪眼罵道:「都是你,讓你帶孩子玩,你怎麼能這麼帶呢?看你把小米粒帶得一身髒兮兮的。」

  金子默默翻了個白眼,扭頭走向龍眼樹下趴著休息,明顯是不肯背這個鍋。

  唐生眉頭一挑,氣得有些跳腳,「嘿!你這...」

  最終,他還是熄了甩鍋的念頭,老老實實地拿起鋤頭,把院子裡那些雜草徹底清除乾淨。

  忙忙碌碌中,不知不覺已日落西山。

  晚霞餘暉映照在大地上,這棟老房子時隔多年,又一次升起了炊煙。

  唐生站在院子門口,遠眺老爺子和父母的墳地,一臉沉默地站了好久。

  直到最後一縷餘暉消失在山後,他才轉身進了院子,向著溫馨熱鬧的屋裡走去。

  這一刻,他才真正發現自己和以前徹底不一樣了。

  他,真的重新有了一個家,一個生機勃勃、熱鬧溫馨的家。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