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初步磨合的關係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有些靜謐的夜色下,老房子亮起了橘黃色的燈光,雖然沒有城市裡的燈光那麼耀眼絢爛,可是卻別有一番溫暖。

  晚餐是許倩雲和梁一伊一起下廚做的,米倪雪和蔡麗茹就在旁邊打下手,除了還用著原來的灶台,其他廚具餐具都是從花城買回來的。

  四菜一湯,全都是一些家常菜,味道也一般,可大家都吃得津津有味。

  吃完晚飯,唐生和許倩雲把椅子和桌子都搬到院子裡,米倪雪抱著小米粒,蔡麗茹給泡了一壺茶,梁一伊又把買來的零食瓜果給擺上,一家人就圍坐在家門口閒聊。

  夜風習習,蟲鳴聲陣陣。

  許倩雲整個人靠在椅背上,望著晴朗無雲的夜空,帶著一絲感慨說道:「好久都沒有試過這麼放鬆了,特別是這風吹得人好舒服。」

  唐生笑著說道:「那是,要說舒服,城市裡哪有農村舒服,無拘無束,自由自在,連空氣都是帶著草木泥土清香,不像在城市裡,到處都是工業灰塵和汽車尾氣。」

  蔡麗茹給其他人都倒上了茶水,聞言笑道:「現在不都流行回農村了嘛!不說其他人,就連我爸媽這幾年都總是往老家農村里跑,我記得上次回家還吃上了他們從農村里種出來的蔬菜呢!」

  梁一伊接著點頭說道:「對啊!我爸媽這些年也經常回老家,上次打電話回家,他們都說準備要在老家建棟房子,以後好回去養老。」

  唐生有些感慨地說道:「以前人們總想著往城市裡跑,特別是一些交通不方便,經濟不發達的地方,有些村子的年輕人都跑光了,現在卻是想著要回來,真是一時一個樣啊!」

  「現在國家政策好,很多農村都在搞新農業,做得好了,收入也沒差城市裡多少,要是我沒有開餐廳,說不定最後也會考慮回老家創業。」

  米倪雪白了他一眼說道:「那不是幸好你沒回來創業,不然你這輩子都可能不知道自己還有個閨女。」

  說完,她還略帶深意地看了許倩雲她們一眼。

  唐生頓時就有些尷尬地笑了下。

  許倩雲她們也都閉上嘴,免得火上澆油,一時間氣氛變得安靜起來,只剩下小米粒大口咬蘋果的聲音。

  米倪雪看到這樣,在心裡嘆了口氣,也沒再繼續說什麼,伸手在桌子上拿了把瓜子,扭頭看著院子外面的夜色,默默嗑起了瓜子。

  要說她心裡沒有怨氣,那是假的。

  只不過,事已至此,她也只能發泄一下心裡的不爽而已。

  許倩雲她們也都明白,不過既然已經決定要跟著唐生,那她們也都有了一些心理準備。

  唐生感覺氣氛有些怪異,於是乾咳一聲說道:「那個,明天我帶你們去摘荔枝吧!你們喜歡吃荔枝嗎?」

  許倩雲看了米倪雪一眼,發現她沒有繼續發作,笑著應道:「好啊!我以前只吃過荔枝,還沒試過親自去摘呢!」

  小米粒快速咀嚼了下,把嘴裡的蘋果咽了下去,有些好奇地問道:「粑粑,荔枝是什麼啊?好吃嗎?」

  她年紀還小,以前一直都沒有吃過荔枝。

  唐生笑著說道:「荔枝是一種水果,甜甜的很好吃,明天粑粑摘多點給你吃好不好?」

  小米粒開心地歡呼起來,「好耶!明天吃荔枝咯!」

  經過這麼一打岔,氣氛又回到了之前輕鬆的狀態。

  許倩雲看米倪雪把手裡的瓜子嗑完了,急忙伸手抓了把遞過去說道:「小雪,給。」

  米倪雪看了她一眼,最後還是伸手接了過來。

  接著,在許倩雲她們刻意地迎合下,米倪雪也沒有一直板著個臉,最後東拉西扯的,她們開始聊起了護膚品和女人的保養方法,也算是初步建立起了關係。

  唐生看到她們的關係進展,不禁在心裡鬆了口氣,這也算是初步達成了他的目的了。

  不管是什麼事情,要想和諧統一,就一定要有人退讓。

  好在許倩雲她們都明白這個道理,也願意配合,所以才能如此順利。

  特別是許倩雲,也許她一直都認為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是她,所以她一直都在主動撮合著大家的關係,不然也沒那麼順利。

  總之,經過這一次夜聊,他們倒是有了那麼一兩分,一家人的樣子。

  唐生全程都沒怎麼說話,任由她們自己相處,等到小米粒睡眼惺忪,他乾脆直接先抱著小米粒進屋睡覺。

  等到他哄睡小米粒再次出來,就發現屋外只剩下米倪雪一個人在那。

  他走了過去在旁邊坐下,米倪雪看了他一眼,順勢靠在了他懷裡。

  唐生嘴唇蠕動了下,有心想要問下她們相處得怎麼樣,可最終他還是沒有問出口。

  似乎是知道他心裡的想法,米倪雪幽幽開口說道:「你放心,我說了默認她們的存在,就不會故意針對她們,我只是心裡有些難受。」

  唐生用力把她摟緊,有些愧疚地說道:「雪兒,對不起,委屈你了。」

  米倪雪沒有說話,只是眼角最終還是滲出了一行熱淚。

  誰不想自己的愛情能夠完完整整,可是造化弄人,最終走到這一步,只能怪自己命苦。

  唐生默然無語,自知理虧的他也沒去說什麼廢話,反正他如果不想放開許倩雲她們,就一定會傷害到米倪雪。

  這不是說說就能掩蓋過去的。

  最後,也許是米倪雪哭累了,又或者是她想通了,她居然趴在唐生的懷裡睡著了。

  唐生微微苦笑,小心翼翼地把她抱進屋裡,然後躺在床上,看著她和小米粒一大一小兩個身影,愣愣出神。

  他不知道自己的選擇是對是錯。

  人總是貪心的,就算他很清楚地告訴自己,他這樣做是為了負責,為了以後不會後悔,但是這也並不能否認他渣的行為。

  或許,人生在世就沒有誰能夠是完美的吧!

  就算是再好的人,也會有缺點,也會去犯錯。

  想到最後,他只知道自己無論如何都不想讓身邊的人離開,為此,他可以不惜代價。

  夜深了,老房子的燈光一直亮著,好像在證明新的生活就要從這裡開始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