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棄若敝履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秦誠愕然,他花了很長時間,消耗大量精力,通過家裡的關係才探聽出一些秘聞。

  可現在王煊通過自己的觀察,就已經推測出更多的東西,懷疑另有一條觸及超自然力量的路。

  「所以,舊術就這樣被撇棄了?!」秦誠非常不甘心。

  在探聽到那些秘聞時,他心中還很激動,認為終於洞徹真相,研究舊術是為了觸及超自然力量。

  也是在那一刻,他堅定了信念,從此要開始認真鑽研舊術,在這條路上克服一切困難走下去。

  可現在卻聽聞,想接近超自然力量,似是另有一條路,這頓時給他剛火熱起來的心潑了一盆冷水。

  好半天秦誠才回過神來,有些受打擊。

  新星究竟發現了什麼,除卻神秘現象外,還找到了一條真正可以通向超凡的路?

  顯然,如果為真,這將會引發無法想像的衝擊,有觀念上的,更有現實世界的某些變革。

  秦誠嚴肅而認真:「眼下,前往新星的機會越發顯得珍貴,如果可以觸及超自然力量,走在最前沿,凡你所想,皆有可能!」

  兩人一邊聊,一邊吃早飯。

  「從深空運過來的特殊食物,真是吃一頓少一頓了,當初還覺得口感糟糕,現在卻有些不舍了。」

  兩人頗為感慨。

  雖然這些食材非常稀珍,昂貴的嚇死人,但是各種食材搭配在一起後,味道確實不怎麼樣。

  秦誠詢問王煊,有沒有去找教導他們舊術的老教授聊一聊,看有沒有辦法解決去新星的問題。

  王煊搖頭,老教授雖然很喜歡他,但卻沒有那麼大的權利,在這個舊術研究項目中,只是被請來傳授舊術,其他都沒有參與。

  「他們選人到底什麼標準?」秦誠不滿,覺得對王煊很不公平。

  王煊想了想,道:「我估計應該是與敏銳的心靈、釋放遠超常人的潛能等有關,總之就是稍微觸及了神秘領域。」

  他曾看過第一批被選中的名單,做出這種推斷。

  比如,班中有一對雙胞胎姐妹,彼此間經常有莫名感應,妹妹意外受到驚嚇,姐姐也會同時心悸。

  而有一次,姐姐削蘋果時在手指上留下一道很深的血口子,當時妹妹有事在另外一座城市,雖然相隔很遠,但相應的手指也跟著作痛。

  這種現象無從解釋。

  這次挑選實驗班的學生時,她們兩人在第一時間被選中。

  「那何清是怎麼回事?」秦誠不解地問道。

  在他的印象中,實驗班中的何清內向淳樸,平日不怎麼愛說話。

  據悉,當初何清對舊術並不感興趣,聽說畢業後可以保證一份得體且薪資很高的工作,他才報名。

  所以秦誠有點想不明白,何清明顯有牴觸情緒,怎麼最後還會被選中?

  「在何清身上曾發生過一件事兒,他十四歲那年,曾目睹他的弟弟即將被飛馳過的汽車撞上,他奮不顧身地沖了過去,猛力推開他的弟弟,自己卻被汽車從身上輾軋過去,但是,他並沒有受傷,只是在身上留下被輪胎輾軋過的烏黑痕跡。」

  當時所有人都震驚,有些想不通,最後只能認為他在生死關頭爆發出人體的某種神秘潛能。

  舊術研究項目的投資方,將何清少年時期的這件事挖掘出來調查過,可見對他們了解有多深。

  第一批被選中的人都有各自的特殊之處,比如有位女生感知超常,最出名的一次經歷是,有次登機前她心慌的不得了,以為自己病了,心臟出了問題,嚇得臨時跑去就醫。

  結果,當日她錯過的那架飛機竟失事了。

  「這都能行?我們班上還有這樣的怪物!」秦誠目瞪口呆,在這之前沒聽說過這件事。

  王煊也有些感慨,他第一次聽到時也一陣出神,但也就這個女生最為特殊,其他的人與事都勉強可以接受。

  ……

  當日,被選中前往新星的名單最終確認,果然沒有再添新人。

  實驗班中有一部分人留下來,一直沒有放棄,等待最後的機會,現在結果揭曉,他們無比失落。

  一些人雖然早有預感,但心中還是非常難受。

  王煊很平靜,對於這個結果早就預料到了。

  秦誠嘆氣,為好友惋惜,將舊術真正練出名堂,可卻被放棄了,只因深空盡頭的超自然力量露出冰山一角,另一條路出現了!

  新星那邊選擇超凡,正式放棄舊術!

  秦誠與王煊聊了很多,談到班中提前離去的幾位好友,兩人一陣悵然。

  王煊還好,留在舊土,與那幾人還能再聚。

  秦誠問他:「你不去和女友見一見?她就要返回新星了,再不去就真的沒機會了,以後恐怕再難見到了。」

  王煊搖了搖頭:「都分開一年多了,我就不去送她了,免得她家人知道又多想,給她造成困擾,各自安好吧。」

  秦誠嘆氣,有一位來自新星的前女友,當初對王煊來說也是各種壓力,那女生的家人相當強勢,直接來舊土警告過數次。

  「你這次沒被選中,會不會是她家裡人出力了,要壓住你,不讓你去新星?」秦誠忽然想到這種可能。

  因為,王煊前女友家裡很不一般。

  儘管現在舊術被放棄了。

  但現在回過頭來看,早期有些人將子女從新星送來學舊術,明顯是在為接觸超自然力量做準備,肯定有些背景。

  「不會!」雖然接觸次數有限,但王煊了解她家裡人的性格,不至於如此,再說都分開一年多了,彼此間沒有了交集。

  此外,舊術研究項目背後是一些財閥,沒有人敢隨便亂動手腳。

  夜幕降臨,繁星點點,兩人無話不談。

  「再過幾天我就要去新月了。王煊,我心裡有些矛盾,真的希望你有機會前往新星,可以接觸到超自然力量,踏上那條新路。但我又覺得,他們將舊術隨手扔掉,棄之如敝履,很過分,我們都被拋棄了!」

  說到這裡,秦誠平復了一下情緒,再次開口:「所以,我又有些希望你在舊術這條路上能有大成就,如果那些神話傳說是真的該有多好,有一天你可以憑藉舊術對抗超自然力量,能壓制新星那邊超凡領域的生靈,讓他們明白放棄舊術有多麼錯誤!」

  他過去一直對舊術持懷疑態度,但現在卻希望歷代的神話有跡可循,能再現出來。

  只是稍微冷靜後,他又沉悶地吐了一口氣,那一切都不現實,所謂的傳說毫無根據。

  王煊仰望星空,列仙、神話等在古代是否出現過?

  他搖了搖頭,即便有確鑿的證據表明列仙曾經在世,也不過是給後來者信心而已,但對他來說沒有任何意義。

  因為,他不信仙佛,研究舊術從來不是因為那些神話,他只是因為自己喜歡探索,想看一看舊術這條路究竟可以走到哪裡。

  列仙是否存在過,他並不在意,他信念堅定,在以自身驗證這條路。

  聽說今天晚上投月票會乘四倍,太兇殘了,雙倍都不夠看了,有月票的話請大家給《深空彼岸》投下吧。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