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女神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夜空下,一道銀光划過,並逐漸接近,向著校區深處落去。

  「新星的飛碟,是女神回來了?」秦誠抬頭,拉上王煊就走,要過去看一看。

  校區中有一個停機坪,設施較為完善。

  王煊道:「是你的女神,別拉上我。」

  他覺得,秦誠安靜時有些感性,但激動起來時又有些毛躁,比如現在就很不靠譜。

  「其實一樣的,你要知道,幾乎所有人都承認她是女神。」秦誠非要拉著他一起過去。

  用他的話說,看一眼少一眼了,過幾天可能就再也見不到了,此生再無緣。

  王煊無言,這是什麼話,真是你心中的女神嗎?總有種去看遺容的錯覺。

  「你放心,我這是純欣賞,我是有女朋友有原則的人!」秦誠強調。

  王煊想了想,那片區域距離林教授的住所較近,他確實要過去看一看,老教授過幾天也要離開舊土了。

  事實上,前幾天林教授就和他通過電話,讓他有時間過去坐一坐。

  他明白老人的心意,應該是想和他商議下,看看怎麼幫他,獲取一個前往新星的名額。

  王煊一向不願給人添麻煩,尤其是,他知道舊術研究這個項目背後投資方的行事風格,外人很難插手。

  他尊重老教授,知道他對自己好,這樣就更不願意看到老人因為他去找投資方而被拒絕。

  校園很大,距離有些遠,當王煊與秦誠接近時,停機坪那裡早已寂靜,估計人都走遠了。

  王煊看了一眼那架銀灰色的飛碟,對秦誠道:「你自己過去看你的女神吧,我去林教授那裡坐會兒。」

  「算了,黑燈瞎火的跟過去,別被趙清菡誤會,萬一有保鏢跟著,挨頓揍都沒地方說理去,我和你一起去看望林教授。」

  臨到最後秦誠又慫了,決定做個有原則、對得起女友的好男人。

  林教授的住所是一座小院,距離這裡不過幾百米,很快他們就到了,在院外他們意外遇到一個人。

  趙清菡,也就是秦誠口中的女神,在校園中人氣非常高,確實極美。

  路燈下,她一頭及肩的髮絲在微風中飄起幾縷,瑩白的瓜子臉,非常漂亮的雙眼清澈明亮,紅唇有光澤,面孔清秀甜美。

  她上身的白襯衣第一個扣子沒有系,領口敞開,微露鎖骨,白皙晶瑩,下身則是休閒長褲,穿著相當隨意。

  但是,她依舊給人非常驚艷的感覺,在夜色下竟有些晃人眼。

  「趙清菡。」秦誠喊道,沒有想到在林教授的住所外看到她。

  「是你們呀,這麼巧。」趙清菡笑著打招呼,清新美麗,道:「林教授很久未回去了,有人托我給他送些新星的特產。」

  看的出來,她晚間簡單的穿著搭配,是為了自身的舒適,但這樣也難掩她的好身材。

  她身高能有一百七十幾公分,該有曲線的地方弧度驚人,雙腿筆直修長,身材極佳,再加上少見的美貌,確實非常吸引人的目光。

  「送新星特產啊,有我們的嗎?」秦誠笑著問,自來熟的拉近距離。

  幾名黑衣人迅速出現,很警惕地看了過來。

  秦誠神色微僵,他就這麼給人很不安全的感覺嗎?他覺得自己長相還可以,面色和善,怎麼就被人這麼不信任呢。

  「他們兩個是我同學,你們不需要這樣。」趙清菡擺手示意,讓幾名黑衣人不用過於緊張。

  然後,她又笑著對王煊與秦誠揮手,道:「我先走了,剛從新星過來有點疲累,困死了。」

  直到走出去很遠後,趙清菡才止步問幾名黑衣人,剛才為什麼那樣戒備?

  「那個年輕人很厲害,被他看了幾眼後,我們覺得非常危險。」一個黑衣男子回應道。

  趙清菡先是吃了一驚,然後她又笑了,在晚風中如明艷的花朵綻放,燦爛而美麗。

  「秦誠?不可能,真要動手的話,他遠不是我的對手。」

  如果秦誠在這裡聽到,一定有些想哭,他眼中的女神認為他毫無威脅,很弱,連她都打不過。

  黑衣男子搖頭,道:「不是他,是另外那個只對你笑著打招呼卻沒怎麼開口的青年,被他掃視後,我們都覺得不對勁兒,這個人很強。」

  「你是說王煊?」趙清菡點頭,若有所思,道:「我一直覺得,單以舊術而論他也不如我,現在看來,我離開的這段時間他採氣成功了,可惜,剛才沒有仔細看。」

  她仔細回想,王煊很平和,安靜,始終掛著微笑,雙眼清澈有神,有一種發自骨子中的從容與自信。

  似乎,他剛才沒怎麼看她?反而一直在靜靜地打量她身邊的幾位黑衣人。

  趙清菡向後看了一眼,自語道:「後面找個機會……」

  剎那間,她有所覺,數百米外的夜色下,似有人向這邊看來。

  趙清菡轉身離去,她有種感覺,剛才回頭望向林教授的小院門口時,王煊似乎覺察了,朝她這邊看了一眼。

  ……

  秦誠不滿:「長這麼大,我還是頭次被人劃分到危險分子當中去!」

  王煊安慰他:「那幾個黑衣人針對的不是你,他們是在對我戒備。」

  「啊,你辦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該不會是以前你對趙清菡做過什麼吧?」秦誠的聯想相當豐富。

  「想什麼呢,我剛才覺得那幾人實力還行,想看看他們練的是舊術,還是說走了新星的另一條路。」

  秦誠的精神頓時為之一振:「行啊老王,瞧你這從容淡定的樣子,不聲不響,就摸了人家的根底,怎麼樣?」

  王煊立刻給他糾正:「你把稱呼給我改了!」

  秦誠嘿嘿直笑。

  王煊思索,道:「我覺得還是舊術的路子,但舉手投足間,本能反應等,又不夠純粹,似乎結合了其他路數。」

  接著他又補充:「另外,趙清菡沒你想像的那麼柔弱,你遠不是她的對手。」

  「不會吧,她將舊術練到一定層次了?」秦誠頓時有些發木的感覺,喃喃道:「在剛才的一群人中,難道最弱的是我自己?」

  這時院門開了,林教授出現。

  「我剛送走清菡,就又聽到院外傳來說話聲,原來是你們。」

  林教授頭髮花白,六十幾歲的樣子,身體有些發福。

  他當年是一個舊術高手,但曾受過很嚴重的傷,身體恢復的不是很好,無法再實戰。

  自那以後,他就專心舊術的理論研究,經文考證等,加上以前的實戰經驗,他在舊術探索方面很有名氣。

  王煊上前,開口道:「林教授,這幾日一直想拜訪您,但又怕給您添麻煩,所以拖到現在。」

  「你呀,太見外了!」老人讓他們進院子裡說話,同時搖了搖頭:「我確實也幫不了你,被人給拒絕了。」

  王煊聽到後,心頭頓時一熱,明白怎麼回事,很感激,林教授不惜拉下老臉去找人,但投資方行事風格強硬,誰的面子都不給。

  「給您添麻煩了。」王煊認真地說道,他不願意看到林教授去求人而被拒絕的場面,心裡很過意不去。

  林教授擺手,不在意這些。

  院子不大,栽種著一些花草,靠右手邊有個魚池,睡蓮浮在水面,錦鯉擺尾遊動,為小院增了不少生氣。

  客廳的燈光很柔和,茶几上擺放著一本相冊,略顯陳舊,頗有年代感。

  相冊翻開的那一頁是個女子,處在風華正茂的年紀,罕見的美麗。

  「林教授,這是誰啊?真漂亮。」秦誠問道。

  「一位女畫家,歌唱的也很好,紅了很長時間,我們那個年代的人都很喜歡她。」林教授告知。

  王煊仔細觀看,相片的邊角都磨損了,感覺有幾十年的歷史了,林教授卻一直保留著它。

  秦誠自然也注意到,因為很熟,所以敢開玩笑。

  「您真長情,喜歡一個人幾十年都沒變。」

  林教授點頭:「是啊,我高三的時候喜歡她,現在三高了,還是喜歡她。」

  王煊、秦誠發呆,都很無言。

  「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林教授問王煊。

  王煊如實告知,先去工作,但也要在舊術這條路上走下去。

  「要去新星!」林教授說道。

  然後他低頭看相冊,略微思索。

  王煊趕緊開口:「林教授,你不用再為我出面去找人。」

  林教授抬起頭,問王煊與秦誠,道:「你們覺得,列仙存在過嗎?」

  王煊敏銳地發覺,剛才林教授並不是低頭看那名女子的照片,而是旁邊的一張。

  那是一張泛黃、帶著歲月感的老照片,拍攝光線不好,很模糊,但也能大致看出,像是在地底,一張石桌上有一堆竹簡。

  這樣的竹簡多見於先秦大墓中,頓時讓王煊產生不少聯想。

  還未等王煊與秦誠回答,林教授再次開口:「你們覺得,新星那邊究竟發現了什麼?」

  感謝叄生緣貓貓成為白銀盟主。

  也感謝:時光飛逝吖、嘯傲三尺雪、jue戀殤、總回憶遇見你、嘴角那抹微笑つ、東哥書迷遮天、永恆的丶放逐、完美熊孩子、NC10、飛天つ熊貓、阿芙洛狄允、我永遠喜歡清野神的腿、九天玄飛傻、煙波古臨川、叄生緣仙帝、拜仁迷asan迷a、叄生緣青寶寶、李家白丁、青溟、遙遙風月長相思、rwqq、澹臺千秋、叄生緣天子、天王尒二黑、莫易小坑、Mesmes、是南衫呀、風風風兮兮、魅之語、sunny戒、一縷v清風、秦逸0。

  謝謝以上這些盟主。

  也祝所有收藏、投票支持本書的朋友,天天好心情。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