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列仙不存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關於新星,應該是出現了神秘現象與超自然力量等,但王煊與秦誠所知有限。

  主要是消息不對稱,他們生活在舊土,難以獲取最前沿的秘密。

  至於列仙,那就更顯得飄渺了。

  王煊認為,很久以前曾有一群人,或練採氣術,或專注於冥想,調理肉身與精神,得到遠超常人的力量。

  他的這種猜測,可與一些古籍印證。

  王煊在《黃帝內經》看到過相近的記載:上古之人,法於陰陽,和於術數,故能形與神俱。

  在古代時,山野大澤中,如果出現單臂伏虎的異人,多半就會被先民敬畏,禮拜。

  而隨著時間推移,流傳的故事可能會「走樣」,漸漸成為神話。

  當然,不排除古人中有極度強的個體,將冥想等練到最高層次,內養己身,從而獲取不可思議的力量。

  比如,古籍中記載的少數個例,有方士形體與精神極致旺盛,可單手擲象。

  王煊覺得,如果將舊術練到盡頭,有可能做到這一步。」

  當個人的力量達到這種層次,在古人中意味著什麼?那就是神話的體現。

  王煊認為,從未有仙佛,只是有一群人,曾經很強大。

  所以,在舊術這個領域,他不迷信,只是沿著前人的足跡不斷探索,要以自身去驗證這條路。

  王煊講出自己的猜測後,又做了一些補充。

  「被神化的人,是否有個體繼續提升,實力達到我們所不了解的程度,那就不得而知了,畢竟現在舊術式微,早已沒落。」

  或許,列仙就是那些傳說中的異人、方士,又有所精進後的體現?

  王煊認為,那只是人類中有數而特別的個體。

  漫長歲月過去,無論是神話,還是列仙,早無痕跡。

  林教授對王煊笑了笑,道:「按照你的猜測,仙佛也是人,所以,列仙、諸佛都已消散。」

  王煊點頭:「只要是人,結局早已註定,都已消亡。」

  秦誠聽的入神,很感興趣,然後,他又覺得殊為可惜,道:「如果古代人類中,那些極致強大的個體活到這個時代,藉助高科技,再觸及新星那邊存在的超自然力量,是否可以續命,甚至如財閥所渴求的那般,長生有望?」

  「歷代,無論是財閥,還是有權勢的人,到了相應的高度後,都在孜孜以求,對長生的野望從未變過。」

  林教授有感而發,因為他親身接觸過一些人,如今正在推動這些研究,投入大量的資金。

  「你要研究舊術,我不攔你,我這裡有些東西可以送你。」林教授起身,從書架取下一些紙張。

  他很嚴肅,遞給王煊,讓他收好。

  秦誠頓時好奇,神長脖子湊過來看。

  林教授看了他一眼,道:「你要學,我也不攔你,但練這種東西,需要無比紮實的根基,你還得努力,不然,你可能會出現非常嚴重的問題,生命受損。」

  林教授明言,採氣未成,無法內養己身,不能碰這東西。

  秦誠聞言,臉色頓時垮了。

  王煊聽到這裡後立刻明白,這應該是某種非常厲害的「根法」。

  內養、採氣、冥想等,可以從根本上改變一個人的體質與精神,在舊術中被稱為根之所在。

  體術等雖然絢爛,在實戰中至關重要,但卻需要依附在根法之上。

  「照片上那堆竹簡中記載的東西被我破譯,並記錄在這些紙張上。」林教授告知了根法的來歷。

  紙張記載的東西,竟出自先秦大墓中。

  王煊深感驚異,這可真是名副其實的古法,年代太久遠了。

  那個時期,尤其是竹簡能保存下來實在不易。

  年代過於久遠的墓穴還未開啟前,竹簡便早已爛掉了。

  即便它未腐爛,但在開啟的剎那,由於內外環境劇變,九成的竹簡也都會毀掉,更不要說留下文字記載了。

  林教授道:「如今,技術越來越發達,古代留下的一些好東西在出土的剎那,是能夠被迅速處理與保留下來的。」

  秦誠想了想,問道:「兩三前千年過去了,這些記載還有用嗎,是否過時了?」

  林教授點頭:「你說的有道理,時代總是在不斷向前發展,但這堆竹簡上的記載價值很高,畢竟那個時期出現了一些極其強大的方士,同年代的根法不會太差。」

  並且,林教授明確告知,這部法經過了驗證,是好東西,甚至說非常了不起。

  王煊聽完後,鄭重地收了起來。

  林教授告又道:「舊術實驗班解散後,你面臨兩個問題,一是沒有了以稀珍食材配製的藥膳,二是缺失更高深的舊術經文。」

  關於前者,楚風早已意識到是個問題,但關於後者舊術,他已學了不少,而且都很有來頭,如博物館的孤本,財閥的稀珍收藏等,難道還有比這些更驚人的東西嗎?

  林教授告訴他,實驗班的教材確實很好,來歷不凡,但都是各自稀珍秘本中的一部分記載,他所學的並不完整。

  甚至,林教授都沒機會看到那些後續的篇章。

  「因為那些東西非常珍貴,他們只拿出了根法前面的一部分給你們,如果真有人全部練成,自然會有人送來後續法門。」

  但很可惜,實驗班解散了,舊術研究這個項目被放棄,所以也就沒有後續的根法了。

  秦誠笑道:「這部竹簡記載的根法算是幫王煊解決了所要面臨的一問題,如果有一天,他在現代成為一名強大的方士,那就有趣了,值得期待。」

  「如果確實鑽進透徹,並練成,或許將他另外一個問題也解決了,不再需要稀珍食材與藥膳配合練術。」

  林教授的這番話,讓王煊都吃了一驚。

  這意味著什麼?竹簡上記載的根法極其神秘與驚人!

  「有這麼厲害?」秦誠訝異。

  「當然,那些方士留下的東西都不簡單,那個時期舊術相當璀璨,追尋長生藥等也都與方士有關。

  林教授告知,在某段時期,新星的財閥們曾耗費大量的人力與錢財等,來舊土尋找上古大墓,想挖掘與方士有關的東西。

  現如今,舊土地下歷代的諸多墓葬群都被翻遍了,很少再有漏網之魚。

  「所以,你即便想走舊術這條路,也要去新星,因為許多珍貴的典籍、秘法等,歷代的稀珍經文都不在舊土了。」

  秦誠不滿的咕噥:「財閥中的一些人是不是有某種特殊的收集癖啊,他們要這麼多的舊術有什麼用?」

  「自然有用,經過驗證,舊術被某些生命研究所解析,應用,在生物領域中,有針對性的開發出一些現代成果,可以延緩部分老傢伙的衰老。」

  林教授講出了很多秘聞。

  事實上,上古大墓中挖出了很多好東西,比如有人曾挖出過金色的竹簡,那是一種特殊的竹子,歷經漫長歲月而不腐,至今堅硬如鐵。

  但是,這種植物在舊土早就絕跡了,挖出前根本不知道這類植物的存在。

  可想而知,那樣的竹簡上記載的的東西絕非凡俗,一定極其了不得。

  但很可惜,這類東西被那些組織、研究所、財閥得到後,就此秘不示人,外人再難見到了。

  在某段時期,那些財閥、各類型的組織曾耗費巨大,常年在舊土尋找這類東西。

  林教授解開自己的上衣,露出身上的舊傷,挨著心臟,在胸口那裡居然有兩個拳頭大的傷疤。

  看樣子,當年他被某種外力生生洞穿了身體,現如今那裡看起來還很可怕。

  「當年,為了照片中的竹簡,我接連受創,都是致命傷,一處是被人用拳頭轟穿的,另一處則是被人用現代武器射穿的。」

  也正是因為如此,林教授這個曾經的舊術高手無法再實戰了,事後能活下來已經算是奇蹟。

  可見,當初各大組織與財閥等為了爭奪這類東西多麼的激烈。

  看到現在的王煊,林教授就仿佛看到了年輕時代的自己,對舊術有一顆強烈的探索心,可惜,他自己的路早已斷了。

  王煊安慰他,未來或許會有新型藥劑出現,能解決林教授身體上的問題。

  「都這麼一把年紀了,該放下的我早放下了。」林教授搖了搖頭。

  秦誠道:「這麼說,王煊即使想走舊術這條路,也需要去新星才好,好東西都被那邊的人搜颳走了。」

  林教授很嚴肅:「不止如此,關鍵是那邊的發現,可能影響深遠,甚至,未來或許會引發某些變革。」

  「我所說的都是自己的猜測,並不是從研究所、某些組織內部得到的消息,因此無需保密。」

  新星那邊所傳的神秘現象與超自然之力是與一些物品有關。

  並且,關於這些傳聞與消息,其實早在數十年前就有蛛絲馬跡,但直到近年才漸漸泄露出一些屬實的情況。

  關於那些秘密,像是有了突破性的進展。

  不然的話,這邊的舊術項目也不會被拋棄。

  「所以,機會難得,既然新星似乎找到了另外一條路,財閥手中收藏的稀珍竹簡、各類根法等,可能會因此流傳出來,不再被重視,遠比過去容易得到!」

  王煊聽到後怦然心動,他真的有點想去新星了,遠比過去更渴望。

  直到現在,秦誠還很不滿:「新星那邊到底找到了怎樣的一條路,才會扔掉舊術與我們,簡直是棄如敝履,無情地將我們淘汰放棄了。」

  「多半不止是一條路那麼簡單。」林教授談及自己的感受。

  最近數十年來,新星上出現一些稀珍的新物種,比如某種名為「安神」的小樹,通體潔白,葉片散發清香,可以養人心神,每天吃上幾片葉子,有抗衰老作用。

  據說,這種天價小樹是在新星大開發的過程中,從大荒中發現的。

  類似的還有其他植物、藥草,以及特殊的小生物等。

  林教授當年是個舊術高手,早年曾獨自貫穿過新星各地的山川,根本就沒有發現過那些物種。

  「我懷疑,他們發現的不只是一條路,而是有可能又發現了一顆有生命的星球,或許涉及到了超凡。」

  這無疑是驚人的,新星那邊疑似早有發現,很早就探索到這樣一個地方,但卻瞞著普通民眾很多年。

  林教授補充:「過去那些年,他們多半遇上了麻煩,而近年來才有了進展,但我覺得,無論發現了什麼,他們想立刻獲得超自然力量,還不太現實呢。」

  有一點,林教授特別強調,如果真的發下了新世界,那裡的藥草,各類資源,超凡物品等,一定對舊術有很大的幫助。

  他低頭看著相冊上的女子,有些猶豫,要不要去見下這位故人,為王煊爭取一個名額。

  新書剛開始上傳就遇上了修羅場,竟是四倍月票時間段,還請各位書友投票支持下,感謝啊感謝。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