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前女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身穿白色晚禮服的女子呼吸急促,高聳的胸部起伏劇烈,簡直要撐開禮服了,不得不說,她的氣性很大,差點將手中限量版的精緻手提小包砸出去。

  「吳茵!」旁邊有人扶住她的手臂,低聲勸慰。

  王煊很英挺,較為放鬆的站在這裡,臉色淡然,雙目清澈,很自然的看著幾人,他平和而從容,沒什麼情緒波動。

  身穿白色晚禮服的年輕女子名為吳茵,看到他這麼平靜,深吸了一口氣,給自己的火氣降溫。

  「既然你們緣分已盡,你就不要再糾纏,天空那麼廣闊,各自展翅遠行,留給對方美麗的背影與足夠的空間,比什麼都好!」吳茵說道。

  王煊搖頭,道:「你入戲太深,沉浸在自己的情緒世界中,臆想我是如何的壞,你不要再給自己加戲,我就是一個路過的,有人請我來吃飯。」

  吳茵剛平復下去的情緒,騰的一下子,又冒了出來,連呼吸都重了許多,臉色有些發紅,當然不是害羞,而是她氣性確實大,平日間從未有人這麼評價她,對方連臆想都說出來了,這是在暗示她精神有問題嗎?

  王煊起初還沒注意,現在不禁多看了她兩眼,這女子身材似乎很有料,晚禮服隨著加重的呼吸都要撐破了。

  客觀來說,這個名為吳茵的女子面容姣好,尤其是身材曲線驚人,雖然那張嘴很討厭,但確實是個美女。

  吳茵忍無可忍,目光凌厲,道:「我就沒見過你這樣的男人,早就沒關係了,你這樣來這裡有什麼意思?我就不信你一個剛畢業的學生吃個飯都要跑到蒼鼎大廈最頂層,你肯定是聽到消息趕過來的,別自討沒趣!」

  王煊本來想轉身離去了,但是,他畢竟是剛離開校園的學生,終究還是一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

  他雖然沒有動怒,但臉上的笑容卻消失了。

  「你火氣這麼大,身體肯定出了問題,最近是不是失眠,焦慮?你現在雖然很生氣,但臉色不紅反白,明顯有些貧血症。另外你精神波動劇烈,心中明顯有不安的事,這樣看來你身心都出現了問題,得需要調養,不然你脾氣會越來越大。不要謝我,也不要吃驚,我是一個精研舊術的人,擅長養生。另外,你身上似乎有淡淡血腥味,與人動手受傷了,嗯……再見!」

  說到這裡,王煊趕緊打住,不再給她進行病理分析,因為他似乎發現了什麼,最後還不小心說了出來,估計這女人要炸。

  果然,吳茵起初還愕然,驚疑不定,因為她最近確實出現那些問題,但聽到最後忍受不了,直接拎起手中限量版的小包,向著王煊砸去,羞怒憤懣,道:「流氓!」

  旁邊,周婷無言,這個王煊不僅舊術造詣驚人,連嘴巴也這麼厲害,簡直刺激的閨蜜吳茵要爆炸了。

  周婷覺得,擱她身上也受不了,女子最狼狽的日子居然被人發現,還一本正經的當病理給點評出來,確實讓人要炸。

  她趕緊抱住吳茵的手臂,今天日子特殊,不能在這裡鬧出風波。

  王煊發誓,他真不是故意的,開始只是依據對方易怒與臉色發白的症狀點評,誰知道這麼巧。

  「王煊,你別說了,趕緊走吧。」另一位女子開口,她覺得趁早送走這個頗為俊朗的男子比較好,不然會出事兒。

  其實不用她們相勸,王煊也不想在這裡呆下去了,轉身就走。

  「你別走!」吳茵不忿,掙開周婷,看得出她身手不凡,頗有些舊術功底,最為關鍵的是,她雪白的手臂上泛出淡淡的藍霧,是一個修成超術的人!

  現階段但凡練成超術的年輕人,背景都不簡單。

  王煊停下腳步,看了她一眼,道:「你別對我動手,我的身體本能一旦判斷出你是敵人,對我有生命威脅,你即便是女人我也打。」

  他自然不會在這裡動手,不過是嚇唬對方罷了,說到這裡他還看了一眼周婷。

  周婷嘴角微撇嘴,這該死的王煊,不搭她的交情,逼得她不得不開口勸阻閨蜜,並且還提到她哥的事。

  「吳茵姐你不要和他動手,我哥……都被他打傷了。」周婷小聲勸道。

  想到她哥周雲,她就有些無言,今天是被人抬回來的,據說,她哥已經不恨王煊了,覺得他人很厚道,贏了他都沒有下重手。現在她哥特別恨一個混血兒,回來後,僅這半天時間,就磨叨不下上百次了。

  事實上,一個七星級酒店中,周雲現在還在叫呢:「藍眼珠子的混血兒,我早晚要打斷你的五肢百骸,別讓我再看到你!」

  蒼鼎大廈頂層,吳茵身體略微一僵,她還真怕遇上一個「渾人」,二話不說,將她揍一頓,那可就丟人了,現在身邊可沒有機械人與保鏢跟著。

  這時,王煊的大學同學柳芸上前,扯了扯王煊的衣袖,道:「今天就不要多說了,就這樣算了吧,凌薇被她的父母帶著……與男方家長見面。」

  果然,這與王煊猜測的差不多,他點了點頭沒說什麼,既然早已分開,他無權干預別人的生活。

  柳芸又小聲對她說了幾句,男方家姓吳。

  王煊頓時明白,為什麼吳茵看到他出現後,神色最為不善。

  「周家、凌家、吳家,今天生意上似乎遇到了很麻煩的事,所以吳茵姐今天心情有些糟糕,脾氣大了一些,她平日不是這樣的。」柳芸細聲細氣地告知。

  王煊對她刮目相看,這位女同學看起來很柔弱,但其實長袖善舞,情商很高,通過凌薇的關係,這才多長時間,就與吳茵、周婷等人這麼熟稔,成為閨蜜,實在有些不簡單。

  同時他意識到,今天在青城山動手的還有吳家的人,他只能說對不起了,破壞了你們三家的「生意」。

  想到這裡,王煊不自禁笑了,他看向吳茵,道:「抱歉,再見!」

  他不想再呆下去了,沒有必要再計較什麼。

  吳茵一怔,原本怒氣值要爆棚了,沒有想到他居然這麼輕飄飄來了句歉意的表達。

  她淡淡地開口,道:「王煊,你已經留在舊土,聽說就在這座城市工作,以後就安下心來吧,腳踏實地好好工作生活,不要再糾纏什麼,祝你一切順利。」

  王煊直接定住腳步,而後轉過身來,他原本不想說,但現在覺得有必要讓這個女人清醒一下。

  「第一,我並不知道凌薇與人在這裡見家長,也就無從說起我來這裡糾纏。第二,在這種場合,如果你覺得不難看,可以繼續發難,丟人的不是我,但我覺得,即便你們誤會了什麼,也請彼此放過。第三,人生都有各自的選擇,若是意外相逢,可以各自問好,不需要歇斯底里,我祝凌薇她一切都好。當然,對於你,不管是否誤會,還是其他原因,從此陌路。第四,再見!」

  王煊說完這些,向流金歲月餐廳中望了一眼,正好看到凌薇朝這邊看來,顯然外面的爭執引起了裡面那些人的注意。

  王煊對她點了點頭,沒有等她有什麼反應,轉身大步離去。

  身後幾個女人安靜,短時間沒人說話。

  「王煊,這邊!」這時,秦誠來了,一邊走一邊不滿的嚷嚷著:「不知道哪個土財主將流金歲月包場,太豪橫了,惹不起,我們去這層的『人間千年』餐廳吧。」

  他拉著王煊就走。

  遠處,吳茵、周婷、柳芸幾人面面相覷,都一陣無言。

  「咦,趙女神,你也來吃飯嗎?」秦誠一眼看到趙清菡,正好從電梯那邊走過來,身邊跟著兩名女子,像是保鏢,又像是朋友。

  「要不一起?」秦誠臉皮很厚地問道。

  趙清菡依舊清秀美麗的驚人,臉上帶著笑容,道:「真巧,不過今晚不行,有朋友提前約好請我吃飯。」

  秦誠熱情無比,道:「好,那以後有機會再聚,路過新月別忘了,那是我地盤,有時間登上月亮去看風景。」

  趙清菡笑著點頭,答應以後路過去看他,然後她又對王煊微笑:「王同學,以後說不定我們還有合作機會,這是我的聯繫方式。」

  她笑容甜美,親自走過來送上一張名片,看到秦誠眼巴巴的望著,也笑著給了他一張。

  直到趙清菡走遠,秦誠都還在感嘆:「趙女神太會做人了,人美,心思也細膩,真是難的難得一見的佳麗。」

  王煊嘴角翹起,笑道:「一張名片就讓你暈乎乎,我覺得有必要告訴你女友一聲,再次讓你讓你痛哭流涕的清醒下。」

  「別啊!」

  他們進入「人間千年」餐廳,找到包廂坐下,秦誠還是有點不服氣。

  「拋開其他,不說容貌,我覺得趙清菡人確實不錯,每次見到都讓人覺得如沐春風,很舒服。」

  王煊點頭:「這是必然的,你也不想想她有什麼來歷,你少年懵懂無知時,人家就早已跟隨父母參加各種重要活動了。」

  秦誠道:「我覺得吧,人性是天生的,她是典型的人美心善。」

  王煊不得不給他普及一下,道:「你得要透過現象看本質,人家的微笑與甜美已經成為自然反應。你要知道,她自幼就經過各種教導,從接人待物,到社交等,再到控制自我情緒,都是專業的,想給你什麼印象,就保證讓你確信應該就是那個樣子。」

  秦誠不信服,道:「老王你是不是把趙女神想的太精明老練了,我看到她,為什麼總覺得那種笑容有治癒效果呢,特別純淨。」

  王煊翻白眼,道:「看你這沒見過世面的樣子,人家的表現必須是專業級的好不好,不同人面前,不同的氣質。」

  王煊不會忘記,有次在校外看到,趙女神高冷無比,女王范盡顯,將一個平日頗有些名氣的成功人士訓斥的像個小學生似的低頭。

  那時,趙清菡表情冷淡,話術特別有講究,可以說,心理相當的成熟,絕非秦誠口中那個笑容治癒系的女神,完全是精英女王范。

  王煊說完當日見到的這些情景後,感嘆道:「所以啊,女神的自我修養從學業到話術,再到社交,以及其他各種技巧,缺一不可,經歷過泥石流般猛烈洗禮,你和人家比……太嫩了!」

  秦誠道:「我去,老王,聽你這麼說趙女神,我怎麼覺得你也不是什麼善類啊,感覺不是好鳥!」

  王煊臉色發黑,道:「我這是好心提點你呢!」

  「行,那你說說以後是不是要防著她點?」秦誠問道。

  「防什麼,你又沒有她看重與需要利用的地方。」王煊無所謂地說道。

  「老王,扎心啊,我要和你絕交!」秦誠一副悲憤的樣子。

  「我只是讓你有個正確的認知,別整天對著趙清菡傻笑,人家想青澀時就青澀,該高冷時就高冷,可純淨,也可撩人,你保持點清醒的自我認知吧。」

  王煊說完,就開始點菜,不想說這些了。

  然而,他忽然覺得不對勁,抬頭時發現秦誠正對他猛使眼色。

  王煊剎那回頭,突兀的發現,趙清菡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包廂門口。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