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小王太猛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又翻車了?!王煊自己也覺得無言了,上次也就罷了,完全是秦誠亂插話導致的,這次則不同,他自身被抓了個現行。

  包廂門口,趙清菡亭亭玉立,穿著一款氣質輕奢的修身裙,束腰,包裹過臀部到膝蓋上方,貼在美好的身材上,盡顯曲線美。

  不過她沒像上次般維持著笑容,原本清秀甜美的面孔掛上冰霜,非常冷艷,給人與平日完全不一樣的感覺,高冷的竟有些出塵。

  「還站著幹什麼,趕緊進來啊。」王煊打招呼,站起來主動迎接,頎長的身材,燦爛的笑容,道:「我和秦誠說了,不急著點菜,一會兒趙同學肯定會過來,看看有什麼是你愛吃的,就等你來點菜呢,別替我省,臨別之際作為本城的地主,我得招待好趙同學。」

  秦誠張了張嘴,很想說,明明是我花錢請客!

  他看到趙清菡冷若冰霜的氣質,竟覺得相當驚艷,他又看了一眼王煊,暗自腹誹,老王你自求多福吧,這次不能怪我。

  趙清菡一頭長髮烏黑柔順,瑩白的瓜子臉清秀,但現在卻不甜美,有種拒人千里之外之的冷冽,一雙漂亮的大眼逼視王煊,目光不再像往昔那麼柔和,竟有種壓迫感,帶著光澤的紅唇更顯冷艷。

  此時,她沒有什麼笑容,略微揚起雪白的下巴,審視王煊。

  不過她還是走入包廂中,鑲嵌水晶的高跟鞋與地面發出聲響,也是寂靜現場中唯一的聲音。

  秦誠起身,拉開一個座位。

  不過她沒有過來,而是到了不遠處供休息用的沙發前,一語不發的坐下去,並沒有併攏雙腿淑女地偏向一側,而是抬起,優雅地放在茶几上,雙緊腿並在一起,不擔心走光。

  不得不說,趙清菡雙腿筆直,特別修長,盡顯好身材。

  這種形象,這樣的氣質,與秦誠平日所見的趙女神完全不同,現在她果然像是王煊所說的那種女王范,顛覆了對她過去的認知。

  她什麼都沒說,雙手抱胸,不經意間愈發顯得曲線起伏,一語不發的看著王煊,看他能有什麼合理解釋。

  一次,兩次,連續被她抓現行,她現在看向王煊的眼神絕對跟溫和不沾邊,雖然整個人依舊很美,但是氣質高冷,略凶。

  王煊起身,嚴肅無比,向著趙清菡走去。

  秦誠現在反倒淡定了,難得看到老王狼狽,現在他倒是頗為期待,看王煊這次怎麼解釋過去。

  「抱歉!」

  王煊來到近前後,竟然直接道歉?秦誠略感遺憾,他是看熱鬧不嫌事大,還想看老王的表演呢。

  畢竟在他看來,王煊從來都不循規蹈矩。

  然而,下一刻他就驚的睜大雙眼,差點大叫出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果然不愧是你老王,居然……對趙女神動手了!

  王煊說完抱歉兩字,右手如刀直接猛烈地向著趙清菡的脖子劈去,隱約間帶著風雷聲,力量大的駭人,動作更是快的驚人。

  空氣中似發出爆鳴聲,氣流劇烈地震盪,將茶几上的紙巾都掀飛出去。

  秦誠震驚,雖然知道王煊從來不按套路出牌,但是這次也太狠了,直接對趙女神下狠手,毫不留情。

  他無比緊張,張大了嘴巴,這是什麼劇本?老王也太猛了,直接就要辣手摧花?!

  趙清菡也吃驚,美麗的臉龐上終於變色,這個王煊實在不可預料,居然敢在這裡對她激烈動手。

  她反應神速,右手瞬間帶著晶瑩的光澤,像是瑩白的匕首般向著王煊劈落的右手掌刺去,雖然在後發動,但是動作極快,讓空氣輕顫。

  與此同時,她的左手捏拳印,雖然看起來秀氣,但是力量可怕,發出震盪之音,轟向王煊的心口。

  王煊另一隻手也動了,右手掌刀進攻姿勢未變,左手抓向趙清菡潔白的拳頭,要生猛地抓住。

  砰!

  茶几崩碎,僅是因為趙清菡雙腿稍微用力收起,就導致它四分五裂。

  她雙手進攻,纖細的腰部用力一扭,一雙大長腿像是風神之鞭,側抽向王煊的頭部與胸口,穩准狠。

  王煊反應神速,應變過人,欺身向前,右腿膝蓋抬起,格擋對方的雙腿,並且雙手與趙清菡的手掌與拳頭碰撞後,作勢要鎖住她。

  秦誠在旁看的心中劇震,然後,他屁股下像是安裝了彈簧般直接跳起,沖向門口那裡,迅速關門,不敢讓人看到。

  嗖!

  趙清菡輕靈而敏捷,從沙發那裡橫移身體,脫離王煊的進攻範圍,一雙大長腿下,高跟鞋踩踏的地毯都出現窟窿,可見她現在繃緊的身體蘊含著怎樣一股恐怖的力量。

  她的面孔上寫滿肅殺,與往日的清秀甜美完全不一樣了,她現在保持著極其強大的戰鬥姿態。

  秦誠咽了一口唾沫,感覺難以置信,早先王煊曾告訴過他,就他這種身手遠不是趙女神的對手,他還不相信,現在看到她居然能與老王對決,頓時傻眼,徹底被鎮住了。

  不過,現在不是多想的時候,他一把將房間中一根電源軟線拔了下來,對王煊低語道:「要捆綁起來嗎?!」

  在兄弟與女神之間,他自然毫不猶豫地選擇前者,先拿下趙女神再說。

  王煊無語,緩緩吐氣,雙手垂了下去,沒有再保持進攻姿態。

  趙清菡則是恨狠狠地瞪了一眼秦誠,她也收起舊術的攻擊架勢,繃緊的身體放鬆,扭動腰肢,高跟鞋踩在地上發出聲響。

  王煊開口:「佩服,果然早已採氣、內養功成!」

  他一直覺得,趙清菡可能很厲害,但沒動過手,並不知道她究竟有多強,直到今天短暫的碰撞,他確信,這個女子極其厲害。

  無論是上次,還是今天,趙清菡都能無聲的出現在他的背後,距離很近後才被他感知到。

  儘管這兩次與現場過於放鬆的氛圍有關,他沒有戒備,但也能說明一些問題。

  尤其是,探險組織的青木曾對王煊說過,對實驗班中的兩個學生頗感興趣,認為潛力極大,能成為大高手。

  那時王煊就意識到,班中有個隱藏的厲害人物。

  只是,他與趙清菡接觸太少,這個女子經常不在學校,一走就是十天半個月,每月在校平均沒幾天。

  所以早先時他無法確定她究竟練舊術到了什麼層次。

  趙清菡攏了攏秀髮,輕嘲道:「你還真是另類,不接受規矩束縛,兩次奚落我後,居然還敢直接對我動手。」

  秦誠趕緊打圓場,道:「嗨,都是誤會,坐下喝茶,點菜,紅塵往事舊怨皆在杯酒談笑中。」

  趙清菡瞥了一眼他手中的電源軟線,想打他一頓,這傢伙嘴上一口一個女神的喊,關鍵時刻居然想幫王煊捆綁她!

  那種不善的目光頓時讓秦誠尷尬不已,他迅速將電源軟線扔到身後的角落裡。

  「點菜,我們邊吃邊聊。」王煊笑著說道。

  趙清菡細長好看的眉毛微微挑起,道:「是你心太大,還是你覺得我心胸實在太寬廣了,什麼都不計較?」

  「我確實有點心大。」王煊看了看她,道:「你也不是一個斤斤計較的人,在我眼中,你心胸寬廣,身材好,人很漂亮。」

  剎那間,趙清菡眼神凌厲,神色相當不善,雙手抱胸坐下,對他冷笑連連。

  王煊微笑,道:「你既然練成舊術,而且造詣驚人,應該知道我們這種人感應敏銳,我覺得你一直在遠處盯著我,不知道要做什麼,但似乎視我為獵物,想拉我下水,所以我心警兆,對你防範。」

  趙清菡心中發堵,很想說,你那是防範嗎?分明是在背後編排我,上次也就罷了,這次連可清純可撩人都說出來了,實在欠打!

  王煊道:「趙同學別生氣,來,請坐,我們可以邊吃邊聊,看一看究竟有沒有合作的機會。」

  通過有數幾次的接觸,王煊確信,對方找他必然有事,不然都快離開舊土了,沒必要對他伸橄欖枝。

  「你倒是挺自信。」趙清菡暫時不計較那些,準備和他談一談。

  當服務員進來後,頓時有些無言,這三位到底來吃飯的,還是拆房來了,茶几破碎,地面全是高跟鞋踩的小窟窿,不得不給他們換個房間。

  趙女神很大度,沒有再提剛才的事,不過先出去了一次,穿了件外套回來,因為她始終覺得王煊剛才的話不對頭。

  三人落座,氣氛融洽,有說有笑,直接將剛才的事揭過去,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一般。

  王煊很嚴肅地開口:「趙同學你盯上我,多半是看中我的身手,先說好,如果去干黑活,純粹的下黑手,你別拉我下水,我遵紀守法,從不犯錯,是舊土的良好公民,長這麼大都沒傷過人,哦,對了,上次同學聚會對周雲出手那次不算,我完全是迫不得已自衛。」

  趙清菡看著他,無論如何也不相信這個不循規蹈矩的同學會像他自己所說的那麼自律,細查的話應該會有一些黑材料。

  她很平靜,談及正事,經驗非常老道,沒有急著說,相當的淡定,反倒說了一些關於超術的秘聞。

  「超術,也有人想稱它為神術,完全是探索到某個地方的意外收穫。」

  她不急不緩,慢慢說著這些事。

  突然,她直接說道:「有人心存野望,還沒探查清楚,就想著點燃神火了,呵,還有人想的更遠,連什麼成佛作祖的想法都臆想出來了,可笑,先解決他們自身沒多少年好活的壽元問題吧。」

  當聽到這裡,王煊意識到了什麼,道:「你該不會是想找一些人去某個地方探索吧?初期過去的人絕對是送死的炮灰,別找我,不去!」

  趙清菡笑了笑,明艷燦爛,道:「你的想法就是多,同學一場,我會坑你嗎?那可是一場不可預測的大機緣!」

  王煊一點都不感冒,從心底就拒絕了。

  「放心,和你想像的完全不一樣,是機緣不是危機,不過,你現在連新星都去不了,留在了舊土,過早說這些意義不大。」

  兩人都打哈哈,聊了又聊。

  最後,王煊直接道:「趙同學,你如果執意請我,那也行,請問準備先預付嗎?有道教祖庭的秘傳經文嗎?」

  趙清菡想打他,道教祖庭的秘篇?虧他敢說出來,想什麼呢!

  王煊又道:「那有先秦時期的金色竹簡嗎?」

  趙清菡神色不善,她覺得沒法聊了,王煊擺明不感興趣,故意獅子大開口,堵死了這條路。

  秦誠感嘆,老王真兇猛,早先直接對趙女神動手,現在又寸步不讓的談起了合作與生意,讓趙清菡眼中都冒火了。

  他趕緊打圓場,道:「喝酒,人生得意須盡歡,對了,清菡,我實在沒有想到,你將舊術竟練到這種層次,竟然能和王煊對決,你究竟是怎麼練成的?」

  趙清菡漫不經心的回應,說是為了保持好身材,所以每天都要練上一段時間。

  秦誠當場就鬱悶了,低頭喝酒,不想說話了,甚至有點想哭,人家為了保持魔鬼身材,隨便就練成一個舊術高手,自己流血又流淚,吃了幾年的苦,也沒採氣成功,找誰說理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