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不許成精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接下來兩人很默契的沒再提探索的事,為以後究竟是否合作留下可選餘地。

  他們聊到舊術,主要是王煊在問,他想了解一些情況,比如先秦的金色竹簡。

  趙清菡明確告訴他,關於這種「奇物」就不要多想了,這麼多年也只出土四份,而且還有兩份遭各方爭搶,從而分散。

  真正意義上的先秦金色竹簡,目前完整的只剩下兩份,被鎖進新星最大銀行的最為最堅固的保險柜中。

  王煊心有遺憾,這種東西可望不可及。

  即便舊術沒落,那些組織、財閥也沒有放手的意思,最起碼目前還看不到希望。

  趙清菡告訴他,不要說金色竹簡,但凡是先秦方士的傳承,任何一篇都無比稀珍,因為存世太少。

  「也就說,普通的先秦竹簡也價值連城?」王煊問道。

  趙清菡瞥了他一眼,道:「與先秦方士有關的竹簡沒有普通一說。」

  王煊意識到,林教授送他的先秦竹簡譯文多麼的珍貴。

  事實上,當年林教授為此竹簡險些喪命,九死一生的逃出先秦大墓,僥倖活下來。

  「聽聞新星那邊曾出過宗師,最終卻因練某種體術耗死自身,那個層次的人到底有多強?」

  趙清菡稍感意外,覺得他消息並不算閉塞,連新星的這種事都知道,判斷出他必然有其他路子。

  王煊說完,就知道她肯定有各種想法了。

  但他不在意,兩人很快就要各奔東西,正常情況下交集不多,反正他目前不想蹚趙清菡那個探索計劃的渾水。

  趙清菡有些感觸,舊術這條路相當的崎嶇,非常不好走,沒有幾人能練出成就。

  「那位宗師就是練了你剛才惦記的道教祖庭的一篇秘傳經文,結果將自己搭進去了,五臟像是被煮熟般爛掉了,死的相當悽慘。」

  王煊凜然,竟然這麼危險?

  他對自己手中的金書愈發的重視與謹慎,張道陵留下的東西絕對不弱於道教祖庭的秘傳經文。

  秦誠感嘆:「何苦呢,都宗師了,最後還來了個五臟大亂燉,人啊,永遠不知足。」

  「你說的輕巧,當他一天天老去,得悉練那種體術一旦成功,可以讓老化的五臟獲得新生,延壽數十年,你說他經得住誘惑嗎?」

  「有這麼大的好處,要是我……也想試試!」秦誠點頭,悠然嚮往。

  「宗師的層次離先秦方士有多遠?」王煊問道。

  「不是一個數量級的,差的太遠,沒法比較。」趙清菡平淡地說道。

  然後她看向王煊,道:「我看你似乎很想在舊術這條路上一直走下去,目標難道是先秦方士?」

  王煊道:「我是被放棄的人,接觸不到新術,那就只能在舊術這條路上走下去了。」

  秦誠聽到後,深有感觸,為好友惋惜。

  趙清菡覺得,王煊在舊術這條路上很有天分,未來會怎樣誰也說不準。

  秦誠卻搖頭,道:「老王生不逢時,如果是在古代,有可能會成長到可以縱橫天下的地步,成為傳說,甚至神話。但在這個年代,科技文明興起,他練舊術到極高深的領域又能怎樣?根本擋不住現代的武器。星河燦爛依舊,秦皇漢武都成了黃土,奉命為他們找不死藥的方士,也都死在歲月中,舊術這條路難啊,看不到什麼希望。」

  這個話題有些沉重,生活在這個時代,舊術確實暗淡了,很難再看到它煥發出光彩的希望。

  舊術再強又能怎樣?一名精銳士兵持一把先進的科技武器就夠了,可以直接解決掉舊術領域的高手。

  趙清菡看向王煊,發現他很平靜,顯然這是一個內心強大的男子,有自己的信念,他難道認為舊術還有出路?

  「所以啊……」秦誠再次開口,承接前面的話,看向趙清菡,道:「老王如果這麼被埋沒,實在太可惜了,趙女神你有沒有門路,幫王煊一把,比如新術的練法等,或者將王煊帶到新星去。」

  說了那麼多,他只是為了鋪墊,不惜拉下臉面,請趙清菡幫王煊。

  王煊擺手,止住他的話語,然後拍了怕他的肩頭,道:「我的路,我很清楚。」

  他與秦誠不說謝,明白其心意,但也不想他這樣求人幫忙。

  趙清菡告知,她回新星後會去推動這件事,但不能保證什麼。

  王煊對她表達謝意,但卻婉拒了,他想再考慮一下自己的路。

  趙清菡點頭,笑了笑,不久後起身告辭,說以後還會相見,到時候再聚。

  王煊與秦誠起身,目送🦴她離去。

  秦誠道:「老王,你似乎不想和她牽扯過深,可就這麼拒絕了她,我覺得有些可惜,她如果願意幫忙,多半可以把你帶到新星去。」

  王煊搖頭:「高端玩家啊,現在已經開始著手探索某片神秘地域,目前惹不起,我不想摻合進去。」

  秦誠點頭,道:「有道理。你說那是什麼地方,她提到有人心存野望,想點燃神火又是怎回事?」

  「目前得到的的消息太少,無法明確究竟是什麼情況,但聽著像是與西方的信仰封神有關。」

  「我去,不會吧?!」秦誠吃了一驚,道:「在這個時代,真能有人妄想成神?瘋了吧!」

  王煊道:「誰知道他們都發現了什麼東西,她不是說也有人在做白日夢,想著成佛作祖嗎?」

  秦誠感慨:「看來星空深處真的出現了了不得的狀況,我似乎都能感覺到那邊起大風了,星辰大海,新時代,無限廣闊,搞得我都激動了,恨不得立刻趕過去。」

  「建國以後,不許成精!」

  秦誠聽他突然來了這麼一句,頓時無語,覺得這個笑話有點冷。

  王煊道:「我的意思是,在科技這麼發達的情況下,新星那邊某些財閥臆想一下也就罷了,如果真敢出格,估計會死的很慘,其他組織與大機構必然出手,而國家更不會坐視,違逆大勢者,會被各方碾壓成齏粉。」

  ……

  晚間,王煊回到住所,仔細研讀林教授送給他的竹簡,用心去感受那些埋在歲月中的力量。

  秦誠的話多少還是觸動了他,在這個時代,科技文明如此燦爛,舊術中的頂尖高手也擋不住那些武器,看不到出路。

  星河燦爛,人間千年,時代變了,舊術還能獲得新生嗎?

  王煊放下竹簡經文,又去看金書上記載的體術,按照第一頁的幾幅刻圖練了片刻,當感覺到五臟略痛後,他便停了下來,不敢強求。

  他知道,張道陵留下的東西肯定是無價之寶,但不能急於求成。

  讓他比較安心的是,那種痛與青木所說的不同,他似乎可以慢慢適應,稍微休息後,可以接著練。

  半個小時後,他覺得達到極限,便果斷停下,不再練金書上的體術。

  「看一看周明軒送我的舊術經文。」

  前兩日,在同學聚會上,他從周明軒那裡得到一部舊術秘本,帶回來後還未去仔細翻閱。

  他沒抱什麼希望,不認為對方會給他了不得的東西。

  「咦,與我練的金衣體術相仿,甚至就是其後續?」王煊訝異,開始仔細研讀。

  這是一種名為「金身」的體術,似乎擁有強大的效果,按照記載,到了後期可以無懼人間刀兵。

  王煊啞然,書中對這種體術的描述有些誇張了吧?

  如果真有這麼驚人的效果,周明軒怎麼可能會送給他。

  當王煊看到後面,臉色變了,直接將這冊秘本摔在了桌子上。

  「老周啊,別怪我揍你兒子,以後機會合適的話,遇上一次打一次!」

  他覺得被周明軒耍了,這是什麼破秘籍?記載的東西一看就虛假,根本不靠譜,難怪老周會送他。

  這種名為金身的體術,按照記載,第一層次練成後抗擊打能力就驟增,大概需要花費一年的時間。

  接著,秘本中寫的很清楚,後面每提升一個層次耗時都需要翻倍,這是什麼人才能練的體術?

  王煊簡直想立刻去打周雲了,按照這種算法,不活上幾百年,想把這種體術練到較高深的境界,做夢去吧!

  他向後翻頁,都超出九層了?整整……十三層!不對,他仔細觀看,居然還有推演中的第十四層與第十五層!

  「我去!」王煊發呆,幾百年都說少了,這是給人練的體術嗎?

  「老周你就折騰吧,等著瞧!」王煊將這本泛黃、看起來像是古物的經書扔在一邊。




章節目錄